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天幕神捕 东城令

第一百七十六章 斩情丝,明心志

    “你到底是谁?”看着宁月的身形消失在朦胧毫光中,落叶再一次厉声喝道。

    “你们倒是有眼无珠,方才我与叶师兄称他为宁公子,难道你们就没猜到他便是现在江湖风头最盛的宁月么?”何迁月微微的抬起眼,一脸鄙夷的看着呆若木鸡的一众武林人士。

    “琴心剑魄宁月?江南道武林盟主?”虬髯大海突然尖着嗓门叫道。

    “原来是他?难怪难怪!若非如此惊才绝艳,若非如此出神入化,他又如何能一剑斩杀十二楼楼主?我早该想到……”

    背后的议论声纷纷响起,而呆滞在原地的血剑三英脸色却变换无常。他们是自傲的人,也有自傲的资本。但宁月只露出一记身法,只露出武功的冰山一角却将他们的自傲打击的支离破碎。

    宁月不知道他此刻已经名动江湖,也不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人人鄙夷的天幕府捕快。宁月的名字,已经从宁小神捕换成了琴心剑魄换成了江南武林盟主。

    不要小看一个江南武林盟主,江南道在九州十八道足以排进前八。即便以前尖端力量有所欠缺,但整体实力确实异常雄厚。

    而现在,沈千秋突破天人合一,再加上一个宁月。江南道武林盟行走江湖足以傲视群雄。从一个无名小卒只花了一年半时间便名动江湖,宁月的成长原本就是一段传奇。

    历心劫,走的虽然是山路,历的却是心劫。一步一天堂,一步一地狱。宁月在踏出一步的时候,眼前的场景猛然间变换了。

    空气中飘满着桂花的香味,宁月突然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一间布满红色纱帐的房间中。房间里点着十八支红色的蜡烛,每一根蜡烛上都贴着金片压制的囍字。

    “这是一间新房,异常温暖舒心的新房。但是……我为什么会在这?”宁月茫然自问,低头一瞬间,突然发现自己的身上竟然也穿着红色的锦袍,红的就像一张红包。

    “我是新郎?”宁月眉头一皱,“我结婚了?我不是在……等等……为什么我想不起来?我要去做什么?”宁月迷糊的晃了晃脑袋,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事被他遗忘,但他什么都想不起来。

    “吱嘎”一声清脆的开门声响起,一身红色纱裙的千暮雪渺渺的走来。哪怕头上戴着透明的红纱,宁月还是清晰的看到了千暮雪精致的面容。一手拿着它从来不会离手的剑,另一只手却端着一个红色的托盘。

    “相公”

    这是宁月第一次亲身听到千暮雪叫他相公,也是宁月第一次看到千暮雪欲语还羞的微笑。千暮雪原本就美得不似人间,而此刻却美得让宁月甘愿永坠轮回。那是一张看一眼就移不开眼睛的脸,而此刻,宁月的灵魂仿佛被这张脸吸引永远的陷入美丽的漩涡。

    “相公,你发什么呆?我们要喝交杯酒了!”

    “啊?”宁月被千暮雪的娇嗔换回了神,“千暮雪,我们成亲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相公,你该称我娘子叫我雪儿即可。今天是八月十五,你我成亲的日子。相公平日这么精明的人,为何就犯了糊涂?”

    “哦……”宁月仿佛受到了电击一般三魂归体,“对对对,三年后中秋就是我们的婚期……不对啊,三年才过去了一年半,我们怎么这么早就成亲了?”

    “难道你不高兴?”千暮雪嫣然一笑,刹那间宁月只感觉一阵恍惚仅剩的理智已经消失不见。

    “高兴!天下间多少人欲求千暮雪一面而不可得,我却能与堂堂月下剑仙拜堂成亲,这怕是几世修来的福分。”

    “千暮雪亦如是!”千暮雪再也没有往日飘渺出尘的气质,更没有以往生人勿近的气场。此刻的千暮雪仿佛从天山雪莲变成了荷塘中的荷花,虽然冰清但却触手可及。

    “暮雪以为天底下再无一男子能让暮雪动的一缕凡心,在暮雪决心问道之时,却遇上了相公,相公哪怕身处卑微亦能卓尔不群。从那一刻,暮雪就知道相公绝非池中之物。

    相公习武已晚,原本暮雪以为相公再无武道之路望相公能行文宗之法。但没想到,相公竟然如此惊才绝艳,无视根骨限制直接返后天为先天。相公如此优秀,即是暮雪之幸亦是暮雪之悲……”

    “悲啥呀?”宁月下意识的问道,突然,宁月似乎想起了什么,“今天既然是我们成亲的日子……为什么桂月宫这么冷清?芍药她们呢?怎么……”

    “暮雪醉心剑道,一心想踏上无上之境。太上忘情,无情怎可忘?原本暮雪以为今生再无踏出那一步的可能。但相公的出现成全了暮雪武道,在此暮雪真心感激相公的成全。”

    “轰”一道威势突然间升腾,仿佛刹那间天崩地裂。宁月的身体猛然僵直,只在刹那间浑身一动都不能动,唯有两个眼珠露出一抹深深的惊恐。

    “斩断情丝,暮雪从今只问天道。”千暮雪轻轻的来到宁月的身前,一双明亮的眼眸却孕育着浓浓的哀伤。伸出雪白的手指缓缓的抚摸上宁月的脸颊。

    忽然,千暮雪点起脚尖,樱唇缓缓的点在宁月的嘴上。那一吻,仿佛是天长地久,将宁月的整个身心融化。

    “相公,暮雪爱你!但暮雪更爱剑道!”

    宁月到了此刻,他终于相信了余浪的一句话。江湖儿女敢爱敢恨,也许仅仅一个回眸就能在两人间绽放炙热的爱恋。

    宁月一直不信什么一见钟情,也从来不相信缺乏相处就能绽放出爱的火花。但宁月此刻信了,他不是信了千暮雪对自己的情感,他信了自己的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牵系到了千暮雪的身上。

    从那一天得知自己与千暮雪的婚约开始,宁月已经无法做到将千暮雪忽略。宁月所有的作为,本质上还是抱着一个穷屌丝逆袭白富美的幻想。爱不需要时间发酵,在合适的时候遇到了正确的人就可以了。

    “噗嗤”宁月笑了,在千暮雪惊讶的目光中,他笑的很开心。根本就不像一个即将被杀死的人,反而更像一个死囚被得知自己重获自由的那一种快乐。

    “我想起来了,芍药她们死了!包括桂月宫里的所有人都死了……所以桂月宫才这样的冷清,只有你和我在此独孤的举行提前的婚礼。”

    “是啊,我杀了她们!为了斩断情丝,我杀尽至亲。而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了。只要杀了你,我就可以太上忘情……”

    “你错了!芍药不是你杀的,桂月宫所有人都不是你杀的,你也杀不了我!”

    “嗤”一道剑光炸亮,无垢剑气如炙热的太阳直刺宁月的胸膛。

    面对这绝杀的一剑,天底下绝对无人可以躲开。天底下也没有谁能直面千暮雪必杀的一剑,一剑之后,无论是谁都必须死只能死。

    但现实却出乎千暮雪的预料,剑光仿佛撞进了一个无形的黑洞一般消失不见。对面的宁月别说死,就连伤都没有受到一点。

    “因为你不是千暮雪!”宁月淡淡的说道,“千暮雪惊才绝艳,她不会输给天,不会输给地,不会输给剑道更不会输给自己。

    如果因为太上忘情而要改变自己,她就不是千暮雪。如果你真是她,因为无法忘情而无法踏上剑道。你挥剑斩断的绝对不是情丝,而是一剑劈开剑道之路。”

    视野急速的扭曲,仿佛整个世界突然之间嘣碎。当宁月的眼前再次放亮的时候,宁月不知何时自己竟然已经踏过了历心劫之路。

    “好一个历心劫,竟然能直指人心最深处的恐惧。心结,心劫,果然所言不虚。”

    “宁兄过奖了!”一个清亮温柔的声音突然间响起也将震惊的宁月唤回了神,抬眼望去,高处的一道身影如仙人一般渺渺的从山道上走来。

    “风兄好久不见!”

    “一去半年,哪里好久?倒是宁兄好大的手笔,不声不响已然成为皇朝封疆大吏,而更是成为江南道武林盟主可喜可贺……不对,更可喜的应该是宁兄的武道,竟然短短半年踏上武道之基,假以时日宁兄定然能在天榜之上有一席之地。”

    时隔半年,宁月再一次见到了风萧雨。风萧雨的风采没有一点的改变,依旧如此让人感觉温暖。风萧雨不是潇洒,不是风流,更不是放荡不羁。但风萧雨给人的感觉就是一道清风,一丝温暖的阳光。

    他不像沈青那样是一个暖男,但他却给人一种万分可靠的感觉。君子如玉,他比君子少一分腐朽。

    “半年不见,风兄的修为又精深了,可喜可贺!”

    “哈哈哈……”虽然风萧雨在笑,但却依旧不失他的稳重与诚恳,“宁兄能一眼看出在下的修为进境,可喜可贺的不是宁兄?我们也别在这互相抬高了,家师已在天机阁等候宁兄,请随我来。”

    “咦?不要钱?”宁月眼中迸射出惊喜的精芒。一万两黄金,就算宁月财大气粗也是异常心痛。这一刻,宁月瞬间暴露屌丝的小家子气。

    “宁兄助天机阁擒拿真凶替天机阁弟子报仇雪恨,若再收宁兄弟的钱你让天机阁如何自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