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李仲道

第254章 不敢过临洮

    修行,凝气境之后就是通脉境。

    凝气境是身体内气血的孕育和蜕变,其实只是一个准备,严格地讲,还没有真正地“上路”。

    就如一个人要出远行,还只是在准备资粮而已。

    哪怕准备得再充足,但,应该还不能算是正式开始吧?

    正式开始应该是从带着包裹出了门的那一刻算起。放在修行上来说,也就是凝气大成,突破门槛,撞入了通脉的门户之中。

    澜水宗的宗门秘录中,就有前辈记载着往古之时,修士们关于凝气境到底算不算是“修士”的探讨。

    那其实是没有标准答案的。

    现而今,修行界其实是通行着两套标准。

    第一套标准,那就是人阶的三大层次中,凝气境作为正式的第一个层次。

    而第二套标准,就是如澜水宗这样的宗门,门下弟子一般是进入了通脉境之后,才会被正式列名,以及进一步在宗内担任职务。

    且就算是底下的那些小家族,多半也是有人修为达到通脉境,才可以于族内自成一家。

    哪怕出身旁系,也可以升为主家那种。

    但其实,不管怎么说,进入通脉境,都是非常值得一说的一个标志了。

    很多家族,有子弟进入通脉境,是要大摆宴席的。

    哪怕在澜水宗这样的地方,哪个长老或者执事之类的门下弟子晋入通脉了,也多会邀集门内一些亲近上下,大伙聚在一起乐呵下,顺便也是对外告知一声,俺家娃子,通脉了。

    有点世俗子弟“ChéngRén礼”的意思。

    世俗人家,十四十六十八二十不等地“成年”,而对于修者来说,他们的成年就是跨入通脉。

    通脉之前,一般是禁绝男女之事的。

    如果有哪个修者在跨入通脉之前就成家了,那只能说明一件事,那就是不管其本身还是其长辈,都已经不再抱着其跨入通脉的打算了。

    也可以说,算是放弃了修行。

    哪怕是出身于修行家族,这一家,又或者说这一户,以后也只会被当成普通人家来看待。

    就比如庄明堂。

    其父,就是典型的“不肖子弟”。

    不过他们算是庄家嫡系,地位都是按照“五辈”来排的,也就是祖父不成看父亲,父亲不成看儿子,儿子不成看孙子,孙子不成看重孙,只有重孙也还是不成,这一户才会彻底地掉落出嫡系,沦落为支系、旁家。

    环境可以说是相当之宽松了。

    而说来说去说这么多,只为说明一件事,那就是,通脉境,在所有家族、宗门以至于修者自身那里,都是一个有着里程碑意义的重要层次。

    大抵类似于许广陵前世中国古代读书人的考中进士。

    进士还不是官,但即将为官。

    凝气后,通脉前,是一段小“空白”期,小秀儿现在就正处于这个空白期。

    南屏秀和石芍两人,就静静地坐在床边,等着。

    等什么她们其实自己也不知道。

    按理来说,一粒凝气散让小秀儿凝气大成就已经完全超越她们的想象了,而现在小秀儿纵然来到了通脉境,接下来,总需要通脉境的秘法配合吧?

    小秀儿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但两人的心还是不由得地怦怦怦地跳着。

    就因为小秀儿还在睡!

    如果她是正常睡的话,下午睡,傍晚就应该醒来了,最多晚上接着再睡。

    但现在,这都已经是深夜了,她却还是一直沉沉地酣睡着,看不出有任何半点醒来的迹象。

    通脉境的修行,有关卡吗?

    这个问题,问南屏秀,她会说,有;问石芍,她会说,有。

    问青水城庄家的那些长老以及家主,他们会说,有,当然有!

    问庄明堂庄明轩的祖父庄志清,他会瞪着两眼一脸的不可思议,这个问题也要问?这不是明摆着的么,你是傻子吧?

    就是问徐亦山,他大概也会先沉思半晌,然后回道,有。

    应该有!

    为什么有?

    就因为没有人可以一气呵成地从跨入通脉到通脉大成,而必定经历一个长期的、水磨的过程。

    今天通一点点,明天再通一点点。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不知多少年过去,可能是二十多年,也可能是三十多年,更可能是四十多五十多年,然后,终于通脉大成。

    通脉大成不是说体内所有的脉络都被打通,而是气血旺盛到终于打通了第一个关窍!

    身为天阶子弟,徐亦山走这段路,花了五十六年的时间!

    南屏秀花了二十四年,石芍花了二十九年。

    这短则二三十年长则五六十年的时间,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磨练甚至于煎熬,很多修者需要面对世事,各种各样的,包括成家等等,而就算专心修行的,也根本不知道哪一天才能打通关窍。

    时间跨度,太长了!

    时间太长,也意味着身、心、意、志,全都在变。

    三五年或不觉,十年一回首,二十年再一回首,早已迥异于当初。

    而这些林林总总,其实都可以算是“关卡”。

    但当站到某个高度,来看通脉境的修行,其实,关卡又是不存在的。

    通脉是什么?

    不过是气行脉中而已。

    但问题在于,这脉是通道,却不是管道。

    怎么说呢,管道的话,就像是烟囱,烟从底下进去,从上头出来,这个过程中烟的总量是不变的,而通道的话,就是烟囱还是那个烟囱,但烟囱里有水,当烟进入这个通道后,会被水吸收着。

    你必须有大量的烟一直进入,一直让水吸收着,直到它实在吸收不下了,才会有烟从烟囱的那一头冒出来。

    那就等于这一条脉道被打通了。

    不同的修者体内,那个烟囱大致一样。

    但烟囱中的“水”,却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不同的修者之间,差别很大!这其实也是修行“天资”的一部分体现。

    所谓天资,凝气境中有它的身影,通脉境中一样有它的身影。

    它会阴云不散地贯穿于整个人阶、地阶的修行。

    服用了凝气散之后,小秀儿一直睡,睡了好多天。

    其实如果单纯只是凝气散的话,并不至于让小秀儿睡那么多天,而且是一次地睡那么多天。

    真正的缘由,是“小五行内炼真形图”。

    法门+凝气散,天地间第一等法门,加上很可能也是天地间第一等的灵物(低层次),两者共同作用下,让小秀儿的身体进入了某种造化之境。

    这个条件,前世,许广陵没有,两位老人没有,沈欣没有,君长安没有。

    而以南屏秀和石芍两人的层次见识,也根本想象不到,小秀儿正在经历着什么。

    没有钟鼓,没有沙漏。

    这个世界,俗世间是有计时方法的,而且有好几种不同的手段,但对于修者来说,并不需要。

    任何一个通脉境以上的修士,都可以清楚地定位一天里的任何一个时间段。

    从今天,到明天,就在两天中的那个交界点,南屏秀和石芍两人俱都神情一紧,带着明显的异常关注,看着床上酣睡的小秀儿。

    然而。

    没有异常!

    两人不知该说是失望,还是觉得这才正常,对望了一眼之后,又都继续静静地等待着。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

    直到整个的这一夜都过去,窗户间,已经开始透出微光来。

    石芍站起身来,正准备向南屏秀行礼告别,她要去晨练,以及随后处理宗门事务,按之前几天情况来看,她会在中午的时候再过来。

    但就在她刚刚站起身来之后,忽地,呆住了。

    南屏秀也呆住了。

    下一刻,两人都是霍然地转过头去,看着床上的小秀儿。

    小秀儿还在静静地酣睡着。

    但这时的“静静”,和之前的静静,截然不同!

    就在石芍站起身来的那一刻,小秀儿一直持续着的小呼噜声,忽然中断了!

    两人正惊疑不定间,小秀儿垂放在床上身侧的右手,五指抓了抓,像是要抓什么东西一样。

    南屏秀和石芍两人的目光都瞬间移到了这里,而随后,她们的脸上全都露出了一种绝难形容的表情。

    大概说来,那里面,混杂了太多的震惊震撼以及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