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李仲道

第255章 红豆生南国

    呆呆地看着床上的小秀儿半晌,更具体地说,是看着小秀儿的右手心半晌,随后,石芍有点茫然地转过头来,看着窗外。

    就这会儿,透窗的微光已经比先前要亮了不少。

    但石芍并不是看天色亮到几分。

    她看的是

    她自己也不知道她要看什么!

    南屏秀同样转头。

    她的视线缓缓地掠过了床,掠过了墙壁,也掠过了石芍在看着的窗口。

    但如果有另外的地阶在这里,那人就会发现,不管是南屏秀,还是石芍,她们的视线全都是失焦的。

    也就是说,不管她们是盯着一个地方看,还是先后地看向好多地方,其实,她们全都没有看任何东西!

    不管视线里有什么,这个时候,她们只会是视而不见!

    其实,最大的可能是,如果有另外的地阶在这里,那地阶多半也会出现和南屏秀石芍二人现在差不多的情况,视线失焦,而根本不可能去打量二人现在的状况。

    就这般茫然地打量了不知多久,某一刻,忽地有一片落叶被轻风微卷着,拂过窗口,又飘荡着几乎横穿了整个窗口。

    这个动静,终于是让南屏秀稍稍清醒了点。

    转过头,又定定地看了一会床上,随后,她微微地低下头来,视线也跟着下垂,是真的不再看向任何东西。

    但身为地阶炼形境大成的感应,却被完全放开到最大。

    其实,并不需要放到最大,只感应这个院子即可。

    灵气如水,静静地弥漫在天地之间,包括这个院落。

    但这一刻,院落外的灵气一如故常,而院落内,如果把这个院落比成一个小池塘的话,这个池塘中,不论水面水下,正暗生涟漪,而随后,多处的涟漪形成了一个“势”,开始慢慢汇聚成明显的流动。

    从四周,向中心流动。

    院落的中心是这栋屋子,屋子的中心是房间里的床,床的中心是上面的小秀儿,而那水或者说灵气流动的最终方向

    是小秀儿垂放在身侧的右手心!

    这是什么?

    明明情况已经再明显不过地呈现于眼前,过了很久,南屏秀还是不敢下结论。

    就因为那结论太可怕!

    可怕到那一天她的炼形大成,此刻看来似乎都已经不算什么了!

    就在这时,石芍转过头来,看向南屏秀。

    她的眸子里,仍然是一片茫然。

    她的嘴唇嗫嚅着,想要说话,但嗫嚅了好一会,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或许,她想要大声地说,以至于咆哮,但这话语和咆哮,还没有真正地形成,就仿佛触碰了什么禁忌般地,被彻底封印,然后转化为了沉默。

    不是话语上的沉默。

    是心里的沉默,也是意识中的沉默。

    这个时候,石芍彻底地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她的意识中,此时,其实是一片空白。

    南屏秀的情况其实也差不多,并不比石芍要好上多少。

    而如果某个新近被默认为是“徐天君”的人在这里,他的情况只会比南屏秀和石芍两人更加不堪!

    一个四岁多的孩子。

    凝气大成,已经是开千古之未有!

    跨入通脉,便已经让南屏秀和石芍两人失去想象。

    然而现在的情况是,她不是在继续通脉,她是在

    开窍!

    右手心窍。

    身体仿佛已经失去了支撑的能力,石芍缓缓地瘫坐在椅子上。

    还好椅子有靠背,可以让她进一步地支撑着身体,不然,以她现在的情况,绝对有可能直接向地上歪去!

    当然,身为一个地阶修者,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真的歪到地上去,哪怕心神和意识全都反应不过来,身体也会做出本能的反应。

    而事实是,这位澜水宗新任的石宗主,此刻,大概也就只剩下本能了。

    哪会有什么心神和意识反应!

    南屏秀倒还站着,但她的整个人,此刻,仿佛都从里到外地变成了一个石雕。

    当震撼的程度太大,就会不再震撼,而会转为茫然和木然。

    而如果再进一步,连茫然和木然也都无法承载心神上的那种冲击,那这个人的意识就会进入彻底的空白状态。

    这也是南屏秀和石芍两人此刻的状态。

    然而。

    直到此时。

    这却仅仅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沉沦于意识无所归的空白中,不知几时,南屏秀和石芍两人忽地惊醒,而后,她们的目光再次地向着床上的小秀儿看去。

    小秀儿的左脚心!

    那也是她们之前手心贴脚心地进行探察时,手掌所贴的那个脚心。

    但这时。

    小秀儿先是五个小趾头微微蜷了一下,像是脚心发痒一般,而后,脚心的部位也开始微缩,但一缩即放。

    而就在这个时候,院落里灵气的流动,有了第二个中心!

    一部分灵气,依然向着小秀儿的右手心流去,但另一部分的更多的灵气,开始向着小秀儿的左脚心流去。

    石芍再也禁受不住心中的惊骇,手握成拳,紧紧地贴上了自己的心口,用力地,仿佛不如此做,心脏就要爆炸了一样!

    如果说开了一个手心窍,那还可以说是步入了开窍境。

    但小秀儿现在这情况

    不是通脉。

    不是开窍。

    她是直接步入了地阶引气境!

    南屏秀全身发麻,整个人都在微微地簌簌发抖着。

    随后,仿佛忽然想起了什么,她的眼神直直地盯着小秀儿的左手和右脚心处。

    就这般盯着,盯着。

    时间流逝。

    又不知过了多久,小秀儿的左手,五指动了动,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右脚的五趾也抓了抓。

    就在下一刻,院落中,灵气的流动,形成了四个中心!

    然而事实上,这却也只是表象而已!

    此时,小秀儿确实是在睡着,但她的意识,并没有睡。

    这是一个和现实仿佛一般无二的世界,床,房间,院落,院落的围墙,围墙内侧的树,只是这里的一切,都是水样的形体,既实又虚。

    小秀儿,一个同样和现实中一般无二的小人儿,正在那棵大树上爬着。

    飞快地爬上爬下的同时,她还不时地探头朝着树下喊道:“哥哥!哥哥!”

    某一刻,她又探头看着和喊着的时候,树下不远处的那个身影向前向上伸出了两手。

    这是一个小秀儿已经很熟悉的姿势。

    她嘻嘻地笑着,两只小脚随意至极地在树梢上用力一蹬,又像只是轻轻一点,然后整个人就向这边撞了过来。

    也像是轻盈地飞了过来。

    树下的那个身影动作轻轻也稳稳地接住了她。

    “秀儿,来,你看!”

    那个身影一只手托抱着她,另一只手向着身前指去。

    “哇!”

    小秀儿惊叹出声,满眼都是星星,然后小身子幅度不大地一下一下地蹦着,一边蹦一边大喊:“哥哥,哥哥,好好看呀!”

    “等会还有更好看的。”

    “这些字都教过你了,秀儿,来,把这两句话给念出来。”

    也就在这个身影说着的时候,小秀儿的眼前,出现了几个大字。

    她瞪大眼睛看着,然后用嫩嫩的嗓音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着:“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哥哥,哥哥,我念得对吧?”

    “对!秀儿是最聪明的!”那个身影说着,然后又道:“来,秀儿,更好看的来了!”

    随着这话,两人的前方。

    从近到远,又或者说从远到近,一棵又一棵,不知道一共有多少的树,就在这一刻,每一棵树上都开始冒出星星点点。

    那星星点点越冒越多。

    随便一棵树上,先是一点两点,后是十点八点,随后,百点、千点、万点

    两个身影的身前,整个视野中,都成了一片绚烂至极的花海。

    小秀儿都已经呆了,她不喊不叫也不蹦不跳了,只是两眼瞪得大大地望着前方。

    而她唯一的动作,就是把放在嘴边的小拳头,小拳头最上面的大拇指其实大拇指也是小小的,她把那大拇指往嘴里送,却也只是啃上大拇指外侧的一点根背,就定在那儿不动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或者,把“一夜”改成“一霎”,用在这里会更恰当些。

    而这句话,也正是现实世界中,小秀儿身体中现在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