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李仲道

第267章 游人五陵去

    安南郡产生第二个还真境修士,并未让徐亦山的心里有太多震动。

    这与那日发生在聚星楼中的事有一定关系,先是小凝气散让十个孩子步入不可思议,后是他“亲手”造就了南屏秀的从引气到炼形,再后,就是那位存在对他的垂青。

    这三件事,如连天浪潮,一浪接一浪,当最后一浪打来的时候,徐亦山都敢说,以后在任何一件事面前,他都可以淡定从容了。

    同时,徐亦山本身过往的经历,也让他对于外界的一切,都有了足够的抵抗力。

    他是在别人的毁誉中走过来的。

    “天阶弟子”,这个身份,带给了他太多太多。

    而一路走到至今,他收获的,不止是修为。

    澜水宗庆典后,第二天,徐亦山在静修之地,开始“炼纸”。

    十好几种树木的材料,有的取皮,有的取汁。

    似乎有点复杂的样子,但有了之前观看和参予小凝气散的炼制,这十好几种的材料,相形之下就显得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了。

    最后,当一种淡绿色泛着淡淡馨香的纸页在他的手上诞生时,徐亦山心中居然生出一种莫大喜悦,而这喜悦竟似是丝毫不逊于修为上有了不小的突破。

    以后但凡写划,都用这种纸好了。

    闻着那陌生但却一点都不突兀的淡淡香味,徐亦山当即在心里下了这么一个小小的决定。

    然后,他开始做正事。

    向师尊请教。

    嗯,这边的师尊。

    请教什么呢?关于这个问题,其实徐亦山这些天来一直都在思索。

    肯定是修行上的,这不用多说。

    关于修行界关于小凝气散关于青云之路关于南屏秀等等这些,不是不能问。以那日短短接触下的认识,徐亦山几乎都敢说,他只要问,师尊应该都会回。

    但师尊不止是师尊,更是圣尊。

    向一位圣尊问这些问题?

    他是嫌自身的造化太多呢,还是嫌自身的运道太好呢?

    所以,尽管关于这些方面,他其实有很多的问题想问,但这些所有,还是第一时间就被他排斥出了意识之中。

    正本清源,回到“修行”这个问题上。

    关于修行,其实也有很多问题。

    而徐亦山一直在思索的,就是问关于修行上的哪方面问题。

    对于第一个问题,应该说,徐亦山是慎之又慎,重之又重。

    基于那天短短的打开了“灵眼”后所看到的情况,最终,徐亦山确定了自己的问询。

    三江四海是前尘,岭上山头幻此身。

    南域川峡水浩淼,北州原野雪纷纷。

    曾同村舍村人近,亦与圣人圣地邻。

    日暮天长何处去?繁华落尽见真淳。

    在纸页的开篇,徐亦山一笔一划,认认真真地写下了这一首那日和许同辉的同主题拟赋,云。

    这也是可以代表着他所有过往的一首道诗。

    道诗之后,是徐亦山的详细说明。

    本是一寻常家族一寻常小子,然后被师尊收为门下,然后凝气通脉开窍,然后引气炼形还真。

    六个境界,一步一步。

    每一步,都有太多好说。

    徐亦山没有任何隐藏地,把自己的一路修行,展示在纸页上,甚至几天前在山谷中的遭遇以及发现诸多问题的情况也说了,然后问道:

    “师尊,我该如何是好?”

    如何做,才“好”?

    这是一个有点滑头的问题,不,是很滑头,徐亦山写完,甚至是有点偷偷地一笑。

    但他想,师尊应该是不会介意的。

    笑意转为凝重,徐亦山带着前所未有的忐忑和期待,把这纸页点燃。

    纸页燃烧后,只留下一点点的细细粉末,以及一时散不尽的馨香,而没过多久,徐亦山的心神就突然进入了昏冥之境。

    一段影像,悄无声息、如梦似幻地降临。

    一个很寻常的石雕。

    徐亦山甚至很熟悉,因为郡城里面就有石雕店铺,一个这样的石雕,大概十个金币就可以买到。

    下一刻,这石雕散为无数碎片。

    那些碎片有大有小,但不管大还是小,所有的碎片都是一支长箭的形状,箭头、箭枝、箭尾,一应俱全。

    碎片全都消去,又一个同样的石雕出现。

    下一刻,这石雕再次散为无数碎片。

    这一次,所有的碎片都是圆球,大大小小的圆球。

    又一个石雕。

    这一次,石雕不是散为无数碎片,而是散为极细极细的一堆粉末。

    随后,紧接着这影像,出现了一段文字:

    “殊途者曰法,同归者曰道。”

    “道唯一,法万千。”

    “道法双举,是修行正途。”

    ◇零零看书网◆

    “法不足时,以道演法;道不足时,以法演道。道法皆不足时,但寻机缘。”

    “亦山,为师这里,有道,也有法。”

    “道未抵天地大道,但引你超凡入圣,绰绰有余;法亦不甚精妙,然让汝初识造化,却也并非难事。”

    “前有十小童,彼等天资禀赋,各有不同。”

    “设汝为其师,不依成法,但以汝现有之高度,可否为彼十小童研创不同之法门?”

    “亦山,以汝之十法,换吾之一法,此等交换,你觉得如何?”

    徐亦山从“梦境”中醒来。

    感叹了一番,又沉思了一会之后,徐亦山让薛守一去把许同辉叫来。

    许同辉正躺在院子里晒太阳呢。

    好些天了,他都懒得很,早上,晨练然后又早饭之后,他就躺在躺椅上晒太阳。

    这些天几大宗门忙得很,没人有闲工夫理他,许同辉也就暂时能够偷得浮生几日闲了,不再像前阶段那样,今天这家请,明天那家请,偶尔没有请时,却是别人找上门来。

    像这样啥事没有的晒太阳,简直太美了!

    可惜,天不遂人意!

    徐亦山又来请。

    薛守一比以前更显恭敬,但许同辉对这位老人,从见到的第一面起到现在,也是一直都保持相当尊敬的,两人前后相偕着来到了郡守府,然后薛守一还是退下,把空间留给了两人。

    “同辉,你闯了大祸知道不?”徐亦山一脸郑重。

    许同辉:???

    我好好地在家晒着太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地,怎么就闯祸了,还大祸?

    “你的那十粒小凝气散!”徐亦山解释。

    许同辉:???

    看许同辉还是不解,徐亦山痛心疾首,“同辉啊,你的那十粒小凝气散,让十个孩子有了完全可以说是千载难逢的际遇!这对那些孩子来说,是天大的大好事!但是,同辉啊,你想过没有,那十个孩子的以后,怎么办?”

    许同辉:???

    徐亦山伸手拍拍许同辉的肩膀,然后搂着他一副哥俩好地往后头走,一边走一边说道:

    “同辉,你想过没,对那些孩子来说,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

    ==

    咕咕咕,大家新春快乐!

    呃,最近小咕几天,大家应该都理解哈?其实我最近好勤快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