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李仲道

第289章 并添高阁迥

    不能怪许同辉傻。

    应该说,任何人遇到他此时所面对的情况,都会傻。

    一百或两百年后成就天阶,已经是够让人惊讶的了。天阶是说成就然后就能成就的?别说天阶了,地阶也不那么容易啊,庄家不知励精图治了多少年,不还是没有一个地阶?

    但地阶的问题,已经被许同辉“攻克”了。

    尽管直到现在,他还是稀里糊涂的,不知道自己这个地阶到底是不是货真价实的地阶。

    怎么看,都像是个次品货啊?

    倒不是哪里哪里不行让他觉得自己是次品,而是这速度也未免太快了,修行,真没有这么玩的!

    现在,少爷又告诉他,让他成就天阶?

    要命的是,还两个可能,最要命的那个可能是,半年之内!

    许同辉的眼睛不由自主地发直,嘴巴也不知不觉地微微张开,半晌,还是差点从口腔里掉落的口水让他回过神来,然后把嘴巴给闭上了。

    眼睛也终于解脱了石化状态,开始活动起来。

    下一刻,许同辉直接蹦下床来,赤着脚,在房间里走着。

    房间内里不大,但只需要跨过一个小阁门,外间就很宽敞了。

    从阁门到对面的墙壁,是八十九步,而左右,从这边的窗口到那边的窗口,是四十七步。

    木质的地板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材料是少爷给的,而地板是许同辉自己铺的,包括从木头到木板的锯砍削刨等。他的手艺并非很好,以至于有些地方略显粗糙,但也只算是小小瑕疵,无伤大雅。

    房间宽敞,也很空阔。

    因为什么都没有。

    原本还有不少家具之类的,但铺设地板的时候全都被许同辉清了出去,后面却也没再搬回来,而是保持了这般空空如也的状态。

    但许同辉要保持的不是空空如也。

    而是清净。

    每天早晚,睡前起后,又或者白天夜里其它空闲的时间里,他最爱的事,就是在这房间里散步。

    赤着脚,无有任何隔阂地踩在干干净净的地板上。

    有时是清晨,阳光从左边的窗户透入,顺便带来庭院里的种种草木气息,但那些所有的草木气息,进入这个房间后,都会战战兢兢,蛰伏于地板所散发的那种淡香之下。

    其时,许同辉感受到的,是一种霸道,也是一种淡然。

    有时是傍晚,阳光从右边的窗户透入,灿烂却已经不热烈的阳光大片大片地洒在房间里,偶尔,许同辉会躺在地板上,躺在那阳光里,感受着那阳光的明媚。

    那明媚一般没多久就会转向安静,因为毕竟是傍晚,太阳很快就会下山,那光线简直时时刻刻都是处于变化中的,直到不再有光线。

    许同辉可能会躺在那里什么都不做什么也不想地一直躺上个好半天,直待夜晚完全地来临。

    恍惚间,他能感受到阳光是如何一点点地散去、远离。

    恍惚间,他能听到露水凝聚的声音。

    恍惚间,夜晚本身就有一种声音,在他的心头,像是流水一样地轻轻潺潺地流动着。

    此刻是清晨。

    还不到阳光透户而入的时间。

    房间里甚至有点幽暗,而下一刻,许同辉更是闭上眼,在房间里走着。

    一步一步。

    慢慢地。

    少爷的消息,给他带来的震惊、茫然等种种冲击,也就在这一步一步的散步中,被一点一点地消解掉。

    而后,时隔只有一年多的,他和少爷的一段对话,浮现于许同辉此时的意识之中:

    “少爷,修行为什么会有人阶地阶天阶的划分,它们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人阶就是人努力地修炼。”

    “地阶就是修炼者找一个好的地方待着。”

    “天阶就是这天地把修炼者拖着,步入它的运行。”

    “少爷,天阶上面还有吗?”

    “有啊,还有很多呢,但你确定你现在需要知道那些?”

    当时,许同辉缩了缩头。

    而此时,回想着那情景,许同辉却是睁开眼睛,然后微笑了起来。

    少爷,其实不用问,你也知道我的选择的。

    你可能希望我选第一种,但你也知道,我一定会选第二种!

    既然选第二种有生死两种可能,那属于我的一定是“生”!就算九死一生,我能抓住的也一定是那个“生”!

    寻常一天。

    这一个白天,许同辉再没有想这事,他正常地修炼,正常地躺在躺椅上晒太阳,正常地迎接了两波访客,正常地应下了一次回访,也正常地在庭院中练习起了“瞬闪迷踪步”。

    晚上,带着某个决心,他也正常地入睡。

    这一夜,他又做了个梦。

    梦很长。

    但梦的内容却很熟悉。

    梦里,他变成了青云之路里的冷青云。

    从童年开始,从孤僻开始,在遇到先生之后,孤僻依旧,属于修行的知识却一点点地入意入心。

    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开局。

    但走向,慢慢地却开始变得不一样。

    先生带他去了一个地方,然后告诉他,这叫“热带雨林”。

    那里的树,长得很高很大,也很密。

    有一种奇怪的树,树本身其实不奇怪,但无数的藤蔓缠在它的身上,并且,它临近地面部分的树干,有很多中空。

    倒是上面,枝繁叶茂。

    而就在这棵树的边上不远,是同样的一种树,但那树已经只有枯枝了,不管是临近地面的部分还是最上面,都被取代了,被藤蔓完全地取代。

    知道这两种东西是怎么长的么?

    先生问道。

    问,随后却又没说。

    先生只是带着他在那密林里不停地走,然后他就看到了,树是怎么一点点地长着,藤蔓也是怎么缠在它的身上,越缠越大,越缠越多,并且把它的枝叶缠进树身里头,而地下部分,它的根也缠进树的根里。

    最后,藤蔓完全取代了这树。

    还有很多其它各种奇奇怪怪的情况,先生一一带他看着。

    只是带他看,却不让他问,也不解释什么。

    不知看了多久,似乎是在密林里看够了,先生又拽着他的衣领,一闪,两人就闪到了另一个地方。

    大雪,很大的雪,漫天而落。

    先生,这是什么,不像是雨啊。

    这叫雪,在冷的地方,雨会变成雪。就像你烧水,热的时候,水会变成气一样。

    冷青云冷。

    冷得全身都在发抖,手也麻了,脚也僵了。

    先生,好冷啊。

    冷就在这里好好修炼,等你凝气大成,就不冷了。

    于是,从凝气一层,到凝气二层,然后三层、四层、五层……

    终于,凝气大成,然后,气行,脉现。

    他从凝气步入了通脉。

    然后,许同辉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