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李仲道

第3章 万界

    琼华大世界。

    雪飘飘落下,将整个天地染成一片洁白。

    殿外不远处便是梅园,园中除了梅,还有其它不少凌寒而绽的植物花卉,这使得整座大殿内外都弥漫着或浓烈或清淡的草木花香。

    这一刻,这个帝国的中心,仿佛远离了权谋,远离了污秽,也远离了种种不可言不可说的阴私。

    仿佛。

    内殿,大帝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夹着浓痰和一些莫名的暗黑杂质。

    “王上!”一名内侍近乎歇斯底里地喊着,他的嗓子早就嘶哑。

    房间里的,不止是内侍,还有臣子,还有妃子。

    只是他们或她们各有立身之资,并不像这位内侍一样,一身所有,生死荣辱,全都寄托在卧病床上的这个人身上,所以,他们或她们,虽然也有焦虑,但并没有这名内侍那般的心神失守。

    大帝的目光虚弱,浑浊且无力。

    他的目光缓缓地在病床前扫视着,虽然知道这人实在命不久矣,那是不止一位国手御医的断定,但多年积威之下,所有人还是不自觉地或低下视线,或左右它顾。

    没有一人敢与大帝的目光正面交错。

    见此情形,大帝面上泛起一阵莫名的深沉笑意,但也就在下一刻,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不可抑止地泛起。

    说没有一人敢对上他的目光,也不太正确。

    还是有一人的。

    那名内侍。

    “王上!王上!你怎么样了?”

    “小八,去传青元御医,让他来给我看看。”大帝的这话,说得断断续续,甚至个别词语都已经无力到含糊不清,但唯独“青元”那两个字,房间里所有人听得清清楚楚。

    有人不解。

    有人疑惑。

    有人的神色则似完全不知“青元”为何人。

    其实被叫做小八的内侍就不知道,因为这些年里他随侍王上身边,特别是最近几年,不知有多少御医轮换着给王上诊断,但其中根本就没有王上刚才说的“青元”这个人。

    是王上说错了?还是已经有点意识模糊不清了?

    他有点茫然着,但下一刻,对上王上那早已虚弱不堪却仍然熟悉无比的目光,他一个激灵,“王上,我这就去!”

    青元御医并不难找。

    凡御医,必住在“大医苑”。

    大医苑的范围虽然很大,而且有着重重的草木山水隔断,但每一位御医住在哪个苑区,却是有记录的。

    循着记录,在苑区管理的带领下,内侍进入了一个有点荒凉的小山口。

    说荒凉,主要是路。

    本来相当宽阔足以供好几辆车驾并排而驰的青石大道,不知什么时候,早已被大道两旁的草木及杂草之属给左右交叉覆盖,而且道上的那些青石缝隙,也几乎俱都被杂草占据。

    随着行进,内侍目光疑惑地看着几名带队的管理。

    “大人,咳。”管理中的那名头儿连咳了几声,咳到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才有点呐呐地道:“大人,平常时候,我们是不可以随意踏入苑区的,所以对苑内的具体情形,也不是很清楚。”

    “咳,咳。”

    不管内侍还是管理,一行人全都怀着复杂的心情行进,花了不少额外的工夫,总算是进入了山口,然后他们才发现,荒凉的只是外面。

    站在山口向内望,视野一下变得极为开阔。

    草屋,水井,穿过山谷的一条小河流,生机盎然几乎平铺了整个山谷的草甸,还有,分散在整个谷中,看似零乱却相当有序而且明显被精心打理着的各种药草。

    几人一时居然有点看愣了。

    但也只是愣了一小会,随即,那头儿朝谷内扬声道:“是青元御医吗?内廷大人来访!”

    这人都做好了要再喊上几声甚至不排除一时间无人应答的准备,因为这个山谷不小,但就在他的话音刚落,一个听起来很年轻的声音响起在众人耳边。

    “知道了,有请客人到草屋来,其他人回去吧。”

    听到这话,一行人有点面面相觑,但很快地,那头儿回过神来,向着谷中抱拳一掬,“是!”

    “大人,您请!”

    当进入草屋的时候,内侍看到的一个大概只有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盘膝坐在草垫上。

    “是宫里的那位叫你来的?”

    内侍还愣着神没有回过神来,就听得面前的这个年轻人这般说道。

    “你,您……您就是青元御医?”内侍还是愣着。

    御医一般都是老者,五十到六十之间都算是很年轻的,至于五十以下的,内侍从未见过。

    至少这些年跟在王上身边,他从未见过。

    “御医么?算是吧。”那年轻人微微笑着,然后道:“我已经知道你的来意了,喏,你把这个盒子带回去。”

    有太多的不解和疑问,但这一刻内侍仿佛完全失去了思考,而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宫内,并且就站在王上的面前。

    殿内,其他人似乎全都让王上撤下了。

    “王上!”内侍跪伏床前,两手高举着带回的木盒。

    “打开,看看盒内有什么。”王上艰难地伸手,但只是做了个示意就把手缩了回去,然后带着喘息地说道。

    “喏!”

    “王上,是一粒丸药,还有……好像是一封信。”

    随后,在内侍的服侍下,大帝服下了那粒丸药,“小八,信,念。”

    “是!”

    并未封口的封内,薄薄的几页纸,只是简单地做了个对折,而当打开信,才一眼看去,内侍就再次愣住了,心中惊疑不定。

    但这并未妨碍他的动作。

    咽了咽吐沫,也顺便舒缓一下莫名干涩的喉咙,内侍微微垂下视线,强迫自己什么也不想,只老实念着纸上的字:

    “二弟,不知今时今日,卧于病榻之时,你有何想?”

    “为兄并不觉得是你输了,也并不觉得是我输了。”

    “光阴如流水,而我辈处其间,不过浮沤泡沫,随时可灭。所以什么时候死,远没有我们想的那么重要,重要的是,在我们还没死的时候,怎么活。”

    “我相信,这个时候,你应该是后悔的,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选我这条路。”

    “但假如真的选了我这条路,有朝一日,临终之时,你也还是会后悔,后悔为什么没有选择当初未选的那条路。”

    “所以不管怎么选,到头来,还是会后悔。”

    “会不甘。”

    “所以我也后悔,我也不甘。”

    “我后悔的并不是没选你那条路,而是当我获得了很多也知道了很多之后,才知道当初的一个承诺,要用命去还。”

    “那人说,我此去,必死无疑。”

    “那人又说,虽然我会死,但我可以转世,而他到时,会再次找到我,并像这一世一样,点化我。”

    “哈哈,二弟,这话你信吗?”

    “反正我不信。”

    “不管怎样,二弟,这是我们这辈子最后的交流了。”

    “盒子里的药,并不能延长你的寿命,但可以让你不再那么痛苦,安心地走完剩下的半年。”

    “至于为兄我么,现在,你读到或者听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了。”

    “呵呵,就这样吧。”

    ……

    紫云大世界。

    ……

    无极大世界。

    ……

    七旋大世界。

    ……

    九华大世界。

    ……

    就仿佛,一道无声的号角吹响。

    十方世界,万千领域,形形色色的人物,林林总总的布置,就在这个时候,拉开了帷幕,走向了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