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李仲道

第36章 惊喜之后是茫然

    叶小叶的背诵自然是流畅的,没有任何卡顿,任何其他小孩的背诵都不能比他更好,最多只是一样流畅。

    但是……

    “不对!”

    广清心中带着犹疑地看着叶小叶,而直到叶小叶背完回去坐下,她还是没发现哪里不对。

    随意地又叫了一个小孩上来背。

    而这个小孩背着背着,广清却突然明白了,她发现问题在哪里了!

    节奏!

    叶小叶刚才的背诵固然是流畅的,但和其他小孩的流畅没有什么不同。

    然而,昨天和前天晚上,他在居舍里背诵的时候,不是这样的,细细想来,他那时的背诵反而没有刚才这般的流畅,那时,字与字之间,句与句之间,是有着一些长短不一的停顿的。

    或者,不应该用停顿来表述?

    广清想了半天,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形容。

    她恨不得把叶小叶再叫上来,让他重新再背一遍,并且强调,“像你晚上在居舍里背的那样子。”

    但终是没有。

    这个上午的教导和今天下午的教导还是像往常一样,平平淡淡地过去,倒是散学之后,有不少小破孩窃窃私语,大师姐变得更漂亮了!

    时间很快地来到晚上。

    广清例行查房。

    她的行为是“例行查房”,但她的心思,广清自个自然是知道,并不那么“例行”。

    尽管她还是在石板道上从这头到那头地漫着步,也还是倾听着从不同居舍中传出来的声音,有谈话声,有笑闹声,也有背诵者,但她最大的注意力始终是放在那几个声音上。

    在她慢慢走到一个半来回的时候,那声音终于来了!

    风浩然的声音。

    已经是第三天,风浩然的背诵比第一天时好太多了,简直都不像是一个人。

    “这小子也不笨么!”

    广清思忖道。

    风浩然之后是宗平,宗平之后还是青弧。

    青弧背完。

    一息、两息、三息……十息……二十息……

    等了差不多足足有二十息,广清也没听到她最想听的那个声音,也就在这个时候,她听到青弧那小毛孩带着诧异地说道“咦,三哥,你今天不背吗?”

    “是啊,老三,轮到你了,没睡着吧?”宗平的声音。

    “我今天被大师姐叫上去,已经背了一遍了啊。”广清听到叶小叶这般说道,“我今晚就不背了,明晚再背吧!”

    听到这话,广清顿时无语了。

    这一刻,她的心情和感受只有#%&*!&*&*!%*&+!#*……才能形容。

    “不啊,你背嘛,三哥,我想听你背!”如果没听错的话,青弧那小毛孩是在撒娇?

    “是啊,老三,再背一遍又咋了?”宗平也在劝说。

    “叶子,你看,嘿嘿,老二和老四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风浩然同样这般地说道。

    这一刻,广清对这三个小孩的好感简直是唰唰唰地上涨,她甚至自己都想上阵,也加上一句,“背啊,难不成一天背两遍还能把你口水给背干了?”

    “你们为什么都要我背啊?”紧接着,广清听到叶小叶这般问道。

    “屁话,我们四个是一体的!我们都背了,你凭啥不背!”风浩然道。

    “就是就是。”宗平道。

    青弧没说话。

    “给你们再说一次的机会,说实话。”叶小叶道,“你们要是说得不让我满意,我今晚不背,以后也不背了。”

    “别啊老三!”广清听到一个骨碌声,不知道是不是宗平从床上爬坐起来。

    “嘿嘿,叶子,这不是你背得最好听嘛!”风浩然道,“不知道咋回事,听你背了后,我觉得我对清净经一下熟悉起来,你看我昨天都还背不熟的,结结巴巴的,今天就背得那样好!叶子,真的,不骗你,我很笨的,没有这么聪明!”

    “我也是!”宗平紧紧张张地跟上,“老三,听你背了后,我好像都能理解里面的好多东西了,本来都不理解的!”

    “老四你呢,你说话最好听了,说点好听的来听听?”叶小叶道。

    “三哥你又笑话我!”青弧小毛孩扭扭捏捏,“三哥,不知道咋地,听你背着背着,我就睡着了,可是你的声音我还是能听见,第二天起来精神特别好!”

    “行,算你们乖巧,那我就再背吧!”静谧的夜色下,广清听到叶小叶这么说道,“你们不知道,以前在我们村,我经常都会背书给大树听的,背着背着,大树都会睡着的。”

    “三哥你又乱说!”青弧笑嚷道,“大树怎么会睡着!”

    “你才几岁的小毛孩,你知道什么。”叶小叶道,“经常我开始背的时候,大树的叶子还哗啦哗啦地,等我背完的时候,大树的叶子就不动了,可不是睡着了?”

    “那是风停了吧?”风浩然无语道。

    “还想不想听我背了?”叶小叶道。

    “想!”风浩然的声音。

    “想!”宗平的声音。

    “想!三哥我错了,你说的都对!”青弧的声音。

    哪怕带着别样心思,这一刻,广清还是听得不由得地在嘴角泛起笑意。

    而就在下一刻,叶小叶的背诵声响起。

    平和的,缓慢的,似乎没有任何特色和奇怪的,但就在这平和的诵读声中,广清的心神不知不觉地就又被牵引着,进入了清净经的世界。

    那个世界是小小的,又是大大的,是安静的,却又好像……

    好像有微微的风,在静谧的夜晚中吹拂着,吹拂过后山,吹拂过树林,吹拂过湖面。

    湖面上,一点点的涟漪散开。

    树林里,大树的叶子发出轻轻的哗啦哗啦的声响。

    时间在叶小叶的诵读声中慢慢地流淌,听着听着,广清有点分不清究竟是她的心神散发到了这整个凌宵别院,还是凌宵别院的这些山、水、树,进入了她的心神之中。

    现实,仿佛变得虚幻。

    这虚幻却又那么地真实。

    而这一切,都是属于一个叫做“清净”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她的身心感受,安静却也飞扬,激荡却又悠远。

    不知何时,诵读停止。

    而她心神感受中的那若有若无的树叶哗啦哗啦声,仿佛也跟着静止了下来,整个天地,都进入一种幽深之境。

    广清举步而行,慢慢地,走在了几个湖之间的大道上,走在了连接湖与山的大道上,然后也如昨日一般地,再次来到了小山顶上。

    这一次,她没有进亭子,而就是静静地垂手站在小山顶上,在极其轻微的晚风之中,也在无边静谧的夜色之中,站了一夜。

    这一夜,广清感觉自己变成了一棵树。

    和风吹拂而来,吹得身体中的气血仿佛也跟着一起流动,然后发出如同树叶般的哗啦哗啦的声响。

    不知多久,风渐停,响渐寂,而广清又感觉自己变成了一个湖。

    天上的星光月光,如同细雨,绵绵密密地洒下,落入湖中,而湖面上,同样绵绵密密的涟漪,不停地泛起,又一个接一个地散去……

    早上,醒来。

    仔细感受了一下身体的情况,广清喜悦之中又带着莫名复杂。

    如无意外,再来一两次这样的夜晚,她应该就会晋升了。

    而原本在她的预计中,以及在师尊同样的看法中,她下一次的晋升,应该是会在十年左右的时间之后到来的。

    师尊和他们几个人定下了十年之约,广清当时想的就是接下来这十年里她要好好修行,再见之时,给师尊一个不大不小的惊喜。

    这才却只是过了三个月。

    而真正地,从某个方面来讲,其实,才只是过了三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