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李仲道

第211章 看不透

    百药堂占地颇广,虽然没有叶小叶当初所在的凌霄下院那么豪横,却也一样是襟山带水、庭院深深。

    完全不是温东华的那个十药堂堂口所能比。

    两者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一种存在,或者说,差了好多个量级呢!

    从城中的街道进入百药堂的铺子,铺子后面直接就是一个堂口,而再后面,地势一路向高,高着高着,就变成了山脉。

    可以说,是真正的背山而建。

    山是灵山,而灵山之中,又有蕴含着灵气的溪流蜿蜒而下,成了百药堂的日常用水,以及更重要的药草栽培用水。

    一番带着些许探查兼训戒意味的谈话之后,石九阳叫过其一个弟子,给许广陵作安排,顺便也向他详细讲解一下日后在百药堂生活的各种注意事项。

    这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入职培训”了,花了大半天的时间。

    晚间,不知是因为青林宗的关系,还是因为许广陵本人的关系,石九阳居然难得地把他叫过去一起用膳。

    肯定是谈不上洗尘接风的,甚至连“款待”都谈不上,最多也只能说是大佬相邀,邀新进马仔一起吃个便饭。

    席上,连许广陵一起,计有十一人。

    石九阳当然是当仁不让地高踞主座,他也是这个百药堂上上下下唯一的真大佬级人物。

    真一境!

    坐在他左右两侧的,是他的两个弟子,一个初入开窍,而另一个,修为和许广陵目前展现在外的差不多。

    其他几人石九阳都没作介绍,从情况看应该是堂内的药师以及辅工之类,他们对石九阳表现得相当恭敬,却又稍许有点不拘小节,从这点看,石九阳的性子应是比较温和且也相当得下属尊重的。

    就这样,许广陵以“挂靠”的身份,开始了在百药堂的生活。

    堂口内的建筑很多,独门独户的院子不在少数,不过一个凝元境的小辈还捞不上这等待遇,许广陵被分配的住处,是一个院子里的一间房,这个院子里像这样的房间一共有好几十间,而目前住了大概有十几号人。

    住有了,吃有公共食堂,一天两次开饭,饭食居然还相当不错。

    除此之外,许广陵还有薪俸可拿,称为“润水银”,意思是拿去喝茶,一个月二十块银元,其购买力大抵相当于地球上华夏二十一世纪初的两千元人民币。

    不高,却也不低。

    用来“喝茶”,那真的是足够了。

    当然,进入百药堂的人,肯定没有人是为了这一个月二十块银元来的。

    为的只是两个目标。

    要么是修行。

    要么是医药。

    许广陵入住百药堂的第一天,住在那个有几十间房的大院子里,到了晚间,他的那些“院友”们纷纷归来,计有十四人。

    其中八个打起了坐。

    其中两个躺在床上仿佛睡着,实际却是运起了修炼法门。

    其中一人,以站着的姿势展开修炼,大概是为防睡着又或者入静的时候姿势不对,很熟炼地用一根从房上垂下来的绳子挂住自己的两个胳肢窝,脚一收都可以荡起秋千了。

    许广陵也就是随意扫了一下,看了下他们的情况,随后就不再关注。

    不过这一扫也足够了。

    得益于身体进入道化层次,天眼的能力也水涨船高地获得提升。

    而且还提升不少。

    质的变更。

    一眼之下,他的那十四个院友,不止是修为情况一目了然,就是他们体内的气血情况甚至是此际运转的法诀情况,对许广陵来说,也悉皆一清二楚,无有丝毫隐藏。

    然后他许广陵摇摇头,心中些许感慨。

    基本都不得法呀。

    下层修者的修行,大抵类似于此。

    许广陵在五云城中便已经见识过了,到了州府的这个百药堂口,发现情况依然如此。

    师难遇。

    法难遇。

    漫漫修行路,也惟有“漫漫”这两个字,可以最好的诠释。

    许广陵想起宗门藏经阁的那本《漫漫开窍途》,心中微微一叹。

    漫漫的,何止是开窍一境,对古往今来无尽修者而言,不管是低修还是高修,或早或迟,终归是要体会“漫漫”这两个字的。

    漫漫修行路。

    大道,既慷慨至极又吝啬至极,既温和之极又残酷之极,既有情,向一切众生施以造化,又无情,无情到无法用世间任何言语来形容。

    生命来此世间,万事皆需学,不学不会,唯“哭”不用。

    因为与生俱来。

    “小伙子,新来的啊?”

    早上,许广陵出了房间,来到院中,一个在院中打拳刚好打完收架的五十左右的老者问道。

    “是的,老哥早上好。”

    许广陵笑着回道。

    大概是被“老哥”这个称呼惊疑了一下,老者两眼微瞪,仔细地打量着许广陵,重点应该是看他的修为情况。

    不能说他草率。

    只是连真一境的堂主石九阳都无法精确地判断许广陵的凝元境具体修为情况,眼前这不过凝元境中段的修士想要一窥对面虚实,那确实是想多了。

    将来,如果他有幸突破到玄关境,会发现还是看不透对面虚实。

    如果他进入开窍境,会发现还是看不透。

    然后。

    真一境,看不透。

    荣枯境,看不透。

    生死境,看不透。

    等他终于突破人阶,成为一名顶天立地的地阶灵台境大修士了,会发现依然看不透对面虚实。

    继续。

    灵台境上是神通境。

    神通境上是地仙境。

    等到了地仙境,大抵他会发现,还是还是看不透哩。

    即使许广陵的修为静止在这个时刻。

    “小哥,什么修为啊?”

    左看右看横看竖看了半晌,连对面的半点边都摸不着,老者是真的惊疑了,连“小伙子”都跟随对方刚才的称呼,变成了“小哥”。

    “老哥,我姓许,你叫我小许就得了。”

    许广陵一边说着,一边向这块走来,“老哥,我的运道不错,所以目前的修为呢,要比你高上一点点。”

    嚯!

    一个五十岁的老者听一个十五岁的“小者”说修为比自己更高,是什么感觉?

    老者自己也不知道。

    反正,蛮震惊也蛮酸爽的。

    嗯,爽不爽真不好说。

    他看不透对面,一点都看不透。

    而对面却很坦白很直接地说修为比自己要高。

    其实最要命的地方还在于,十几岁,对方这才修行几年呀?

    哪怕在十几岁的基础上象征性地再加个十年,老者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地震惊。

    “我姓向。”

    老者自我介绍道,然后还是本能地止不住惊疑地一直打量,“许小哥,您这是,从哪来?”

    不好说是青林宗。

    因为对面这老者昨晚运转的就是来自于青林宗的法诀。

    你说巧不巧?

    就是这么巧。

    其实呢……也不算巧。

    因为青林宗就是九江州的三大宗门之一。

    现在这是哪里?

    这就是九江州的州府之地啊!

    从百药堂出门左转,走上那么一段距离,就有青林宗的一处会馆!

    而且名字就叫“青林会馆”。

    石刻上的字还蛮苍劲有力的,从其中所涵纳的气势看,应该是真一境以上修士的手笔,弄不好,就是出自青林宗的宗主之手!

    嗯,往代宗主。

    那石刻很有些年代了。

    总之呢,这真要认了亲,以这城中有不知道多少青林宗修士的情况下,弄不好以后他这里就成了青林宗的又一个堂口了。

    “我从五云城来,以前在那边的十药堂待过。”

    许广陵道。

    “哦哦。”

    许广陵说得轻松写意,站在他对面的老者却是轻松不起来,更写意不起来,连之前刚刚大开大合过的比较放松的身体姿势,都不自觉地端正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