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李仲道

第250章 君投我以琼瑶

    sript>sript>

    从定中醒转,再次见到许广陵的时候,石九阳什么话都还没说,便直接给了他一个深深的躬身,执弟子之礼。

    许广陵坦然受了他这一礼。

    根骨从三品提升到二品,提升的不止是根骨,更是未来的道途上限。

    本来止步于人阶的,可能就会冲上地阶;本来止步于地阶的,可能就会冲上天阶。

    这对一个修者来说意味着什么,无须多言。

    连一个字都不须说,是个修者就懂。

    刚入门的凝元境小修士懂,地阶天阶的大修士一样懂。

    而一个在大修士中的“常识”是,修士从人阶到地阶,从生死境突破到灵台境,才有机会改易一次根骨。

    第二次的改易根骨,则更是从地阶到天阶的事了。

    除此之外,若通过外力来改变,不管什么手段,大抵都需要“功参造化”那个级别。

    因为改易根骨,这其中涉及的,就是根本和造化!

    其难度,其珍贵,亦同样无须多言。

    石九阳就算灵性领悟等再好,若无四念法作为导引,引动乱神香之前那段时日里对他的辅助和加持,也绝无可能在等闲情况下,抓住道机,契入造化,给自己来上一番如此级别之提升。

    这种提升,应该说,是内外因的共同作用。

    内因不用说,石九阳自己。

    外因就是乱神香+四念法了,而且是乱神香和四念法缺一不可。

    然后,内外因共同作用下,更加上可遇不可求的某种冥冥中的道运,才一起铸就了这个堪称是奇迹的效果。

    当然,以石九阳此时的级别,是不可能知道自己得到了根骨层面的提升的,但他自己能够感受到的身心方面的提升,肯定不算小,所以才会有这样一个极为郑重的执弟子之礼。

    不过这一礼之后,再站起身来时,石九阳又还是那个老大哥。

    老大哥又提了一坛酒来。

    于是,还是那个亭子,还是两人对坐。

    唯一不同的是,那场雨早就停了,现在外面是一片阳光普照。十数日前那场持续了差不多两天半的雨,现在地面上连一点点的痕迹都寻不到了。

    那天的谈话也并没有结束,所以继续。

    “乱神香,所遵循和秉持的,就是四念法的阴阳互转之理,通过对‘魔’、‘俗’、‘业’此三种心识念的催动,使其最终归入‘道’中。”

    经过之前四念法的讲述,此刻,重拾话题,许广陵用一句话阐述乱神香的作用机理。

    而石九阳也一下子明白了,当日初闻乱神香,为什么他会馋到以真一境的身心状态,都有点难以控制自己,更难以平定心神,而其后,他为什么又会意识之中纷纷扰扰,过往的经历,全都泛起。

    再其后,为什么又会一下子万念俱消,身心臻入一种不可思议的空明神妙之境。

    这哪里是什么他自以为是的澄神香。

    这根本就不是澄神!

    当然,许广陵自己说的乱神香之名也太过随意,而且,也只涉及了“乱”,未涉及乱了之后。

    这根本就是珍贵到简直无与伦比的悟道之香!

    对于这香,石九阳一开始就非常深刻地认识到其珍贵,而后来从老师对这香的珍视和对许广陵的尊重更认识到这香比他一开始认为的还要珍贵,而且是珍贵的多!

    但现在,从许广陵的讲述中大略知道了这香的作用之理,石九阳才真正明白,这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珍贵!

    而遇到许广陵,给他带来的又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造化和机缘!

    “师尊恐怕都会羡慕我!”

    这是石九阳此刻泛起在心中的最真切的念头。

    然后,继这个念头之后的第二个念头是

    何以为报?

    答案其实很简单,无以为报!

    遍视一身,他所能拿出来的任何东西,在这样的一份造化面前,都显得是那么的浅陋和渺小,微不足道。

    不要说他此际只是一个真一境的修士,就算日后,他成为师尊那样的灵台境大修士了,届时,他多半依然无法对等甚至哪怕只是大致对等地回报这份造化!

    道业俗魔。

    道、业、俗、魔,君馈之以道,而我能还之以君的,大概也就只有“俗”了。

    论“道”,某不配。

    论“业”,某还是不配。

    早先还以为真一境对开窍境,就算万药宗的出身比不上凌霄宗的出身,但终究有着个人境界上的居高临下,可以或多或少地抵消那差距,甚至总体上还是居高临下。

    现在才知,那想法到底有多天真和可笑。

    小许确实是出身凌霄宗不假,但他更大的根脚,不是凌霄宗,而是凌霄宗又或其它某仙宗的天仙甚至真君级存在,为其传道护道。

    把小许的根脚认为是凌霄宗,就和更早时候认为其根脚是青林宗一样不知所谓。

    从青林宗,到凌霄宗,再到某位不能深想的大能级存在。

    你小子身上披了这么多层壳,将来到底是要蒙骗多少世人啊!

    我看你比天运宗的修士还要诡谲得多!他们跟你一比,简直纯洁得像白纸一样!

    石九阳心中半是笑着半是感叹,笑是笑自身的际遇,感叹则是感叹这个世界的水真的是太深太深了,就像对面这个层次只是开窍境的小辈,外人若不知,还只把他当成一个仅仅只是凝元境的小修士呢!

    谁又能知道,其一身牵扯的,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可怖可畏!

    禁忌、传说、神话……

    举凡类似的形容,都能和对面这家伙挂上钩!

    “某以往还是太高调、太轻浮、太浪荡、太不知所谓了,和小许比起来,简直就是个什么玩意儿!”

    “以后要低调!”

    “以后要老实!”

    “出身万药宗,又有着一位灵台境的大修士为师尊,某以前虽然未曾以此而骄傲,深心之中,却又是颇足自豪的。”

    “但现在再看。”

    “万药宗算什么。”

    “灵台境又算什么。”

    “唔,师尊勿怪,弟子绝无半点轻视师尊之意!”

    “至于某自身的真一境……真一境又是什么东西……”

    ……

    (此处省略一万字)

    ……

    (所以本章共计一万二千余字,大章!家人们,来个三连好不好?唔,串台了。)

    ……

    sript>sript>

    sript>srip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