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财源滚滚 老鹰吃小鸡

第1699章 独生女的优势

    李东在想着真假。

    提前一步离去的袁家三口,也陷入了沉默。

    车上,袁母开车,没敢让气头上的袁中庆开车。

    老两口坐在前排,女儿独自坐在后排。

    车开了一截,袁中庆忽然转头道:“你刚刚说什么?”

    “我怀孕了。”

    “你!”

    袁中庆火气瞬间升起,咬牙切齿道:“那王八蛋结婚了,结婚了你知道吗?

    他老婆家有背景!

    换一个人,真到了这地步,老子再不乐意,大不了逼他离婚!

    可这狗东西怎么弄?

    你居然……老子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东西!

    找谁不行,你非要找他?”

    袁中庆一脸的恼怒,见女儿依旧和往常一样,也没什么情绪波动,一口气憋在嗓子眼,越想越恼火!

    见丈夫气的脸色通红,袁母也忍不住道:“阿雪,你爸跟我从小就没怎么管你,你也不用咱们管,从小就懂事。

    可这事你要想清楚了,你还年轻,现在也想的没那么远。

    你爸都是为了你好,你自己想想,再过些年,还能和现在一样吗?

    你说你怀孕了,妈知道你什么意思。

    可你真要生下来了,你让我外孙从小就当个没爸的孩子……”

    “李东就是。”袁雪轻声道。

    “你……”袁母唉声叹气道:“你妈我再傻,也知道他不敢放明面上说。

    有跟没有,也没什么差别。

    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

    袁雪语气如初,依旧平和道:“妈,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未婚妈妈又不是我一个。

    就算我和李东分了,我也不觉得有什么。

    我出去工作,养我自己和孩子还是可以的,再说您和爸不是有产业么……”

    正憋着气的袁中庆闻言恼火道:“老子有钱也不留给你!”

    袁雪平静道:“那你留给别人好了,我自己也能养活我自己,大不了找李东要赡养费。”

    “你……”

    袁中庆觉得自己真要被气爆了,自己女儿不但不安慰自己,还在刺激自己,自己怎么这么命苦!

    袁母知道女儿的脾气,这时候知道强逼没用,转移了话题道:“阿雪,这事你真要考虑清楚了。

    李东有钱是好事,也是坏事。

    更别说他丈人家有背景,他这么有钱,你真要生了孩子,他老婆能不担心?

    这种事瞒不住,要是被人家知道了,那就是大祸事。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别说不是一个妈生的,就是一个妈生的,你看看,兄弟争遗产的事还少了?

    咱家能和人家比吗?

    一套房子,亲兄弟都能打破头,别说这么多钱了。

    你读书读了这么多年,这点道理还看不明白?

    到了那时候,你无依无靠的,李东要是出了祸事,你怎么办?

    听妈的话,明天咱们去医院……”

    袁雪却是不再说话,袁母和袁中庆对视一眼,眼中闪过一抹忧虑,也没再吭声。

    女儿脾气就这样,逼也没用,要不然早就听他们的去相亲了。

    可两口子是真的忧心忡忡,富贵人的生活他们不知道,尤其是到了李东那个级别,他们更不清楚。

    可电视上放的还少了?

    在他们眼中,李家不就是正儿八经的豪门大族。

    哪怕现在这个豪门大族,只有李东一个人撑着,那也一样。

    他老婆家又是有大背景的,这要是女儿的事被知道了,没生孩子还好,这要是生了孩子……

    两口子打了个寒颤,都不敢深想下去。

    这年头,几十万几百万的都能让兄弟反目,几千上万亿……

    为了这么多钱,弄死几个人算什么。

    大概看出了父母的忧虑,袁雪咬咬嘴唇道:“妈,我不要他的钱,孩子也不要他的!

    而且他也会安排好的,沈……沈茜也不是那种人。”

    “你啊,太年轻。”

    袁母摇摇头,叹息道:“财帛动人心,最好的办法还是现在断了。

    你现在还年轻,李东能看得上你。

    可等你老了呢?

    这女人居家过日子,就得找个踏实点的才行。

    你说你也不图他的钱,那你非要找他干啥?

    我也没看他好到哪去,还不如你张叔叔家那小子。

    阿雪,爸妈都是为了你好,咱家就你这么一个闺女,爸妈能害你吗?

    你爸发这么大火,还不是为了你着想……”

    袁母一路规劝,袁中庆则是一言不发。

    同样的,袁雪也没怎么说话,至于听没听进去,老俩口这么多年下来,哪还不了解,显然没太当回事。

    ……

    等到了家,袁雪进了自己房间。

    袁中庆两口子则是在客厅坐着,两人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许久,袁中庆咬牙道:“明天带她去医院!”

    袁母无奈道:“她自己不愿意,你还能逼死她?”

    “可……可那也不能就顺着她!”袁中庆恼怒道:“马德,逼急了我,我告他去!”

    这话说完,袁母看了他一阵,苦笑道:“告他什么?”

    “告他……”袁中庆还真说不上来,告李东什么?

    “那就找记者……”说到一半,袁中庆自己不说了,这事传出去,自己一家也没脸见人了。

    左也不是,右也不是,袁中庆怒气冲冲道:“那咋办?就这么认了?”

    袁母看了看房间,轻叹道:“我再去劝劝吧,实在要是没办法……那就找李东谈谈。”

    “找他谈什么!”

    袁母摇摇头没说话,她也不知道谈什么,可女儿这边劝说不管用,不找李东找谁。

    ……

    这一天,对李东来说,有些煎熬。

    回到酒店,李东几次想打电话问问情况,可想到这时候袁家两口子恐怕就在一旁,这时候自己打电话,恐怕让他们更上火,只好选择等待。

    ……

    一晚上几乎没怎么入眠,第二天一大早,李东的奥迪就开到了袁家楼下。

    车中。

    李东拿着手机犹豫了一阵,拨通了袁雪的电话。

    电话一通,李东就急忙道:“叔叔阿姨现在怎么样了?”

    “……”

    电话中,袁雪语气还算平静,倒是让李东微微松了口气。

    聊了几句,李东干巴巴道:“我现在在你们家楼下呢,你说我现在上去,会不会出事?”

    袁雪倒是平淡,直接让他上去。

    李东一听这话,连忙拎起了大包小包的礼物,刚准备上楼,一旁的谭勇就紧张道:“李总,我陪您一起吧。”

    “这……算了。”

    李东摇了摇头,老俩口再气恼,也不至于对自己咋样。

    没让谭勇跟着,李东拎着礼物,低着脑袋进了电梯。

    谭勇虽然知道危险性不大,还是让几个暗中跟着的保镖走楼梯跟了上去。

    自己则是靠在墙角,有些百无聊奈地想着,老板啥都厉害,可遇到这事,再厉害也没用。

    有时候谭勇甚至有些幸灾乐祸地想着,要是老板真被这些老丈人丈母娘揍个满脸开花,那才有意思。

    可惜,这种事发生的概率太小。

    无论是秦家两口子,还是老杜家的,又或者袁家的,这些老人都算理智类的。

    哪怕袁中庆只是个小商人,昨天气的够呛,也是理智型的。

    真正不理智的,小市民那种,看到李东恐怕都吓住了,更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要是再遇到现实点的,知道女儿找的是李东,往上贴的可能性都很大。

    想来想去,谭勇觉得想看老板被揍的希望都不大,有些可惜了。

    ……

    此刻的李东可不知道,自己的保镖头子,这时候最希望看到的就是自己被揍。

    要是知道了,李东大概会让谭勇先尝尝挨揍的滋味。

    ……

    袁家门口。

    李东按响门铃,开门的是袁雪的母亲。

    见李东提着礼物上门,袁母叹了口气,摇摇头没有管他,径直回了屋。

    昨晚上她和女儿交流了一晚,或者说她说了一晚上,口水都说干了。

    结果女儿几乎没怎么说话,完全没事人似的,这让袁母彻底没了办法。

    李东见袁母不管自己,也不在意,换好鞋进门,见袁中庆正在客厅沙发坐着,连忙道:“袁叔,我来跟您道歉的……”

    袁中庆看了他一眼,半晌才道:“我可受不起!

    李东,咱们开门见山,我女儿糊涂,我不糊涂。

    我招惹不起你,那我只能管我女儿。

    可现在,我女儿我也管不了,这事只能看你。

    你做到这个地步也不容易,你老丈人家出力大概不少,你自己想想。

    这事被你老婆知道了,那什么后果?

    你不在乎,你也要为阿雪考虑考虑,你真要喜欢阿雪……”

    “沈茜……她知道阿雪的事……”李东有些尴尬地说了一句。

    袁中庆愣住了,一旁的袁母也愣住了。

    两口子昨天半夜合计了一阵,这事恐怕真的只能从李东入手。

    外界知道李东丈人家有背景,李东崛起的又这么快,在他们看来,李东少不得要依仗不少。

    他在外面找女人,他老婆肯定是不知情的,李东大概也不敢暴露。

    在老俩口看来,这就是唯一的契机。

    用李东丈人家的权势,让李东自己害怕,这样一来倒是好办了。

    可结果一开口,李东说他爱人知道这事,这下子想不发愣都不行了。

    袁中庆喉咙有些干涩,闷声道:“她知道?”

    此刻的李东恢复了平静,点头道:“知道,其实在结婚之前就知道了。

    我明白您二老担心什么,可我保证,绝不会发生那样的事。

    沈茜您二位不认识,大概也不敢信我的话。

    我对阿雪也有安排,阿雪身边也一直有人保护,另外我的财产,也都有安排。

    遗嘱我也立好了,哪怕我先一步走了,阿雪也会过的很好,这点请您二老放心。

    我知道,我说再多,也无法弥补我犯下的错误。

    事已至此,我不奢望二老成全我们,可我还是希望,您二老能接受阿雪的一切。

    毕竟她是你们唯一的女儿……”

    袁中庆恼火道:“我女儿我心疼,用得着你来教我!”

    发了一句火,袁中庆揉了揉额头,恢复了一些理智,咬牙道:“如果阿雪哪天要结婚生子,你有权有势,会不会阻拦?”

    李东没吭声,袁中庆恼怒道:“你回答我!”

    李东沉默了片刻,摇头道:“我相信不会有那天,如果……如果真有那天,一切由阿雪自己决定。”

    袁中庆冷笑一声,又道:“阿雪说的那个百亿公司,是你的?”

    “是。”

    “你是给阿雪了,还是你自己的?”

    “我自己的。”李东说着又解释了一句道:“我在,不会少了阿雪什么,我不在,她守不住这些家业,到时候富贵一生可以,几百亿保不住的。”

    袁中庆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遗憾,总之情绪极为复杂。

    李东真要说公司就是给女儿的,他反而觉得不太靠谱。

    可说不是,他又觉得女儿吃太大的亏了。

    事到如今,他的确没有什么好办法。

    女儿从小话虽然不多,可认准了的事,家里没人能劝得住。

    就如袁雪自己说的,她是成年人了,除非自己真的关她一辈子,要不然怎么阻拦?

    这事也没法阻拦!

    袁中庆有些颓然,看李东也愈发的不顺眼,最后有些厌烦地摆摆手道:“滚,以后别来我家,我家招待不起你这尊大佛!

    那死丫头随便她,老子死在她前头,两腿一蹬还能管她一辈子!

    到最后,她自己不后悔就行!

    李东,老子是没你有钱有势,可老子活着一天,我女儿能对不起你,你要是对不起我女儿,老子死了也咬你一口!”

    说罢,袁中庆烦躁道:“拿着东西滚蛋,我活着一天,你不许登我们家门!”

    “爸……”

    不知何时,袁雪从房间走了出来,看着父亲道:“我知道您疼我,可这是我的选择,真要有那么一天,我也不后悔!”

    “滚,都滚,滚远远的!”

    袁中庆愈发恼火,一挥手便将茶几上的烟灰缸扫落在地。

    袁母见状朝女儿摇摇头,见李东还在原地,不由叹道:“李东,你先回去吧。”

    李东点了点头,轻声道:“叔叔阿姨,那我先走了。”

    说着,李东起身往外走去,袁雪也跟了上来,见李东回头,低声道:“他看我火大,先出去,回头就消气了。”

    李东闻言没再说话,跟着袁雪一起出了门。

    ……

    门外。

    李东长长舒了口气,袁中庆虽然发了一通火,可最后还是默认了,这是好事。

    袁家这边的麻烦,差不多解决了。

    想到这,李东看向袁雪道:“叔叔不会真的一辈子不许我登门吧?”

    袁雪无所谓道:“谁知道,你下次来试试就知道了。”

    “额……”

    李东苦笑,接着想起了自己最希望知道的事,马上问道:“昨天你说……”

    “不知道。”

    袁雪的一句不知道,让李东有些目瞪口呆。

    袁雪却是不管这些,随口道:“昨天随便说说的,可想想好像挺久没来那个了,可能真怀了。

    有空去检查看看,我现在也不知道……”

    “别有空了,就现在!”

    李东一听居然有可能真怀了,哪还呆的住,急忙拉着袁雪往电梯口走。

    袁雪嘴角微微翘起,也不抗拒,她现在也想确定一下是不是真的。

    至于爸妈那边,现在在气头上,劝也没用,等以后真生了孩子,在袁雪看来,父母再大的气都消了。

    两口子就自己这么一个女儿,不认也没办法。

    这就是独生女的优势,袁雪有些天马行空地想着,如果自己有个兄弟姐妹,依父亲的脾气,说不定真能让自己一辈子不进门。

    可惜,谁让当年父母没再生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