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美味农家女 红茶姑娘

第233章 坐不了几天了

    “爹,”

    陈公子一见,他立即脸色惨白,赶紧扑过去抱住陈老爷,

    洛管事见了,他就颔首:“看来,陈老爷还是高兴的,瞧瞧,他这都高兴得昏过去了,也是,乌山镇上能出一家子这么厉害的人物,要换我是里长,我也高兴,”

    高兴,高兴个屁啊,他爹明明是被气晕的,

    陈公子恨得直牙痒痒,

    结果这个时候,徐老也插嘴说话了:“洛管事您说得没错,他们肯定是高兴的,就连老夫和他们家没有打过多少交道的,现在可都开心得不得了呢,”

    陈公子又听得心里一阵七上八下直打鼓,

    “你们都谈成了什么,”他忙问,

    “这个你现在不用问,回头你就知道了,反正啊,马上你们乌山镇上就要出大名了,少说也是在省城里出个大名,你说这是不是件叫人欢欣鼓舞的大好事,”徐老乐呵呵的对他说,

    陈公子顿时也眼前一黑,他也好想昏死过去算了,

    可是他还年轻,从小又保养得好,所以只是眼角嘴角拼命的抽了几下后,他就又慢慢镇定了下来,

    “是这样吗,”他轻声说做,慢慢低头看着依然昏迷不醒的陈老爷,他心里在咆哮爹,你快醒醒啊,出大事了,这一家子居然真的攀上洛家了,

    可是,不管他私底下怎么在陈老爷身上掐弄,陈老爷都没有睁开眼,

    反倒是洛管事这边,在三言两语打发了这对父子后,他就又回头冲苏染他们扬起笑脸:“好了,你们快把东西都给我搬出来吧,我先带着这些回去给老爷他们过目,你们这些天也不要闲着,继续做,我再给你们留几个人做帮手,你们有什么能让他们做的尽管吩咐,不用客气,”

    陈公子一听这话,他脑子里又是一阵晕眩,

    那边的苏染定定颔首:“好,”

    态度还是那么的不卑不亢,

    洛管事看在眼里,他又悄悄的在心里对他们记上了一笔,

    苏染表态完毕,李二就带着全哥儿安哥儿把早准备好的东西都给搬了出来,放到了洛管事的马车上,洛管事亲自给他们指挥,尤其当看到李二抱着那一匹兔毛织成的布走过来的时候,他的一颗心都高高提了起来,“慢点慢点,小心小心,这个最好用布包上,千万别弄脏了,”

    一回头,又看到苏染又抱着那小半匹白兔毛织成的布过来了,他更讶异的低呼:“这个……你怎么也拿出来了,”

    “反正就小半匹,也做不了什么东西,你拿走了,我们自己还能织,”苏染淡声说,

    这么不以为意的表情,搞得好像这就是一匹再普通不过的棉布似的,可是天知道,洛管事早已经在心里给它估了一匹不下五十两银子的价钱了,

    就这样的布,又轻柔又保暖,贴身穿着舒服,穿在外头也好看,还能染成各种颜色、印出各种图案,只要推出后,必定会受到达官显贵们的追捧,说不定价钱又能翻上几番,就算现在只有这小半匹,这也是白花花的银子啊,他都已经作出决定了这一路回去,他一定要贴身带着这一小块布料,直到把它交到主子手里位置,当然,他也早做出了要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才能说服他们把这小半匹布交给自己的心理准备,

    结果呢,还不等他多说,苏染就已经主动把布给抱过来了,还就这么大大方方的给了他,

    洛管事现在心里五味杂陈的,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不过,他也知道苏染说得很对,他们家里这么多兔子,白兔子虽然不太多,但估计现在也是整个省城里头白兔子数目最多的人家了,这小半匹布给了他,回头她又能接着纺线织布,只要兔子还有,他们的布就不会少了,所以,她根本就不怕,

    但是,道理是这个道理,可真正能这么大方的就把辛辛苦苦织出来的布拿出来给人,也足以说明她内心深处足够的自信,这件事要是换做自己,洛管事都不敢保证自己能这么爽快的做出这样的决定,

    这样一想,他对苏染就更钦佩了,

    赶紧亲手把这小半匹布给接过来,“好了,这个就交给我吧,小嫂子你放心,不出三天,我一定会给你带回来好消息,”

    “你也不用太赶了,我们不着急,”苏染顺从的把布匹交给他,

    谁说你们着急了,他是自己着急好不好,洛管事在心里大叫,

    这么现成的机会,怎么就落到自己头上了了呢,他现在想想,还觉得有些头脑发晕,而只要一想到把东西带回去后引起的震动,以及后续的一系列事情,他就忍不住的激动,真恨不能后背上飞出来两只翅膀,他这就抱着东西飞回去,再赶紧又飞回来,

    等他们把东西都给装好了,黄氏也慢慢的凑了过来,她带着柳姐儿姐妹俩,三个人一人怀里抱着一个小坛子,

    “洛管事,这是这些日子我们家新做的兔肉酱,这几坛子都是我特地叫我家染姐儿照着明哥儿的口味做的,算算日子,他带回去的那些肯定都已经吃完了,现在既然你来了,你就帮忙把东西带回去交给他吧,明哥儿他可是最爱吃我们家的这个酱了,”黄氏说着话,就把手里的坛子往他跟前送去,

    “明哥儿,那是谁,”洛管事愣了愣,

    徐老解释,“就是小公子,”

    “啊,原来是小公子,“洛管事连忙点头,但马上,他脸上就现出几分尴尬,

    “老太太,这个……”他怎么好说,上次徐明带回去的那些酱,其实都叫老夫人给扔了,

    这种事情,苏染当然也不会说来伤黄氏的心,

    现在眼看如此,她就轻咳了声:“这是我娘的一片心意,洛管事你就带回去吧,要是有机会遇到徐公子,就劳烦你把酱转交给他,”

    当然,要是见不到,他们也不会多勉强,

    后面的意思不用苏染明说,洛管事就已经意会了,

    他立即又扬起笑脸,“好啊,老太太您就把坛子放到我的车上吧,我亲自给您看着,回去后也带在身边,只要遇到小公子,我就一定把东西交给他,”

    黄氏顿时高兴得不行,连对他道了好几声谢,才乐呵呵的招呼着柳姐儿姐妹俩一起把坛子给放在了车上,

    最终清点一遍东西,确定该带的都带了,洛管事才又郑重的向苏染他们告别,才蹬车走人了,

    徐老在中间牵线搭桥,也帮着出了不少力,眼看这件事顺利完成了,他也舒了口气,就慢步走到陈公子身边:“陈公子,陈老爷还没醒呢,他这样可不方便骑马回去,那就让老夫捎你们一程吧,正好也是顺路的事,”

    刚才,苏染和洛管事之间的互动落入陈公子眼睛里,陈公子就已经绝望了这才多长点时间,这一家子人是用了什么妖法,怎么就叫洛家来的人对他们这么亲近了,甚至徐老的态度都明显比上次温和了不少,

    至于他们给洛管事搬上车的东西……他看了又看,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几个小包袱,看那轻飘飘的样子也不像什么值钱货,还有一大一小两匹布,一个灰不溜丢的,一个倒是白的晃眼,可也没看出什么特别的来,

    甚至,这洛管事就连对黄氏都客客气气的,就算是面对自己亲娘,他都指不定没这么好的耐性,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他正心里纳闷着,却见到袁先生又已经慢悠悠的过来了,见了这父子俩仓皇落魄的模样,袁先生就嘴角一勾,“陈老爷这是怎么啦,生病了,隔壁村子就有一个唐大夫,医术还不错,要不我们现在去帮你们把人给请过来,”

    陈公子现在看到袁先生就来气,现在对上这张笑嘻嘻的脸,他就更恨得咬牙切齿,

    都是这个人,要不是他写的那三出连环戏,他爹至于心力交瘁到现在昏倒吗,

    “不用,我们这就回去了,徐老说了要载我们一起走,”他恨恨的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话,

    “哦,那你们就坐车走吧,”袁先生点点头,

    末了,他又低低的添了句:“反正,你们也坐不了几回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