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24岁总裁老婆 天耀

第一百三十九章 红颜一怒,又如何?

    李怀风心情讪讪,他很苦恼,心说:自己也不是很勇敢,至少,这一刻他当了逃兵。

    “等等,舞会开始前,我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白子轩一抬手,忽然起身走上抬去,从怀里掏出一个锦盒,里面装着一枚三克拉蒂芙尼白金钻戒。

    “画音,请允许我在所有人的见证下向你求婚,我愿用我一生给你最好的生活与爱,嫁给我,成为我的公主!”

    白子轩没有单膝跪地,只是微微躬身。将钻戒拿出,要戴在韩画音手上。

    这个场景,韩画音上台之前就已经知道,母亲以整个韩氏集团产业作为威胁,如果自己不答应。韩家就会破产,父亲也要面临层出不穷的各种麻烦。

    从前,韩画音以为自己的婚姻,只会凭自己的心愿选择。

    然而现在,她明白自己不过是沧海一粟,一枚棋子,甚至与晚会的拍卖品无异。

    在别人看来,嫁给白子轩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一生荣华富贵的象征,但在韩画音眼里,这是一场阴谋,一场操控的游戏。

    她没从白子轩眼里看到深刻的爱,只有赤裸裸占有和利欲熏心的贪婪。

    她知道,自己人生将走向地狱,幸福二字此生无缘。

    白子轩冷笑一声。没做过多理会,伸手要把钻戒带上。

    你现在可以对我高傲,可很快,我会在床上把你像奴隶一样征服,成为我的玩物。

    场中鸦雀无声,有人假意祝福,更多是为女神花落别家感到惋惜。

    就在这时,一道突兀的嘲笑声,骤然响起。

    “自古人心多险诈,一颗仙桃落狗牙。”

    声音甫落,场中千人齐刷刷转头看去,只见李怀风翘着二郎腿,吊儿郎当坐在凳子上抽烟,眼中一片轻蔑色彩。

    “又是你?”叶庭美拍案而起,指着李怀风喝道:“保安呢,把这个不入流的贱东西,扔出去!”

    保安立刻冲过来,一看,居然是李怀风这尊瘟神,之前在咖啡厅一幕让他们心有余悸。态度谨慎起来。

    蒋曼歆杏眼微眯,不解的看着李怀风,心说:他不会愚蠢到打自己的脸吧,危局如何化解?

    “我只是说了句实话,这也不让?”李怀风撇撇嘴。悠然起身,看向台上白子轩。

    这一刻,不管白子轩心中作何感想,至少韩画音无法淡定了,她没想到李怀风能混进来,更没想到,他会无所顾忌的挺身而出。

    每个女人心中都有一个白马王子,都期盼有一天,在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对方架着七彩祥云而来。为自己披上完美的婚纱,说出:我爱你,三个字。

    韩画音也有过这种想法,只不过是在梦里。

    今天场面,她心中不抱任何希望。可看到李怀风,她确实感动了,为自己曾经有过的怦然心动,感到值得。

    有些人,有些事。留下回忆就好。

    “你是说,我不配娶韩小姐?”白子轩转过身,居高临下看着李怀风。

    “你还有点自知之明!”李怀风冷笑道。

    “子轩,不用跟这种人废话,他只是给我女儿开车的车夫,不入流的垃圾!”叶庭美不想让精心设计的局面难堪,吩咐保安动手。

    “等等!”

    白子轩一抬手,呵斥众人,朝李怀风勾勾手指,轻蔑之意尽显道:“你说我不配?难道你配!给我一个让人信服的理由。我放过你,如果没有,我会让你付出千万倍的代价!”

    李怀风晃晃荡荡朝白子轩走去,玩味道:“理由我有一万种,你想听哪个?”

    白子轩从容不减。寒声道:“在场宾客都知道我白子轩的身份,我若用家世压你,未免让人耻笑,但,纵观各个方面,我都找不出你在我面前说话的资格,告诉我,你凭什么大呼小叫?”

    “白大少说的对,想装英雄,也要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他就是个自取其辱的白痴而已!”

    嘲笑声响起。带头说话的却是华少云与孙少涵。

    在场千余嘉宾,都不觉得以李怀风的身份,能拿出任何有分量的东西反击,只觉得这是一场笑话。

    李怀风对周围嘲讽置若罔闻,从脖子上扯下一条不起眼的项链。随手抛给台上主持人道:“我送给韩小姐的礼物!”

    主持人提溜起项链,仔细看了看,然后就笑了。

    “你好歹拿条金的唬弄一下,这破玩意都生锈了,白给我都不要。”

    主持人将项链扔到台下。不屑一顾。

    前排几个高端名流低头一看,是一根小拇指粗细,锈迹斑斑,上面挂着一个破铜牌的链子,都没自己裤腰带值钱吧,懒得看。

    “果然是一个白痴!”白子轩玩味一笑,失去跟李怀风玩下去的兴趣,对方层次太低。

    “把他给我拖出去!”他随意挥手,一众保安急忙上前,就要带走李怀风。

    “等等。”

    然而这时。一号桌一个鹤发童颜老者拄着拐杖,将地上项链拿起来,神情严肃的端详一番。

    “孔老,您这是要干嘛?”叶庭美一脸不解询问道,语气却很尊敬。

    老人目不转睛的拿着项链端详。一言不发,看着看着,情绪明显激动起来。

    “开灯!”老者要求工作人员打开灯,大厅很快灯火通明。

    见状,所有人大惑不解。却又无可奈何,孔老是场中地位最高,资历最老,身份十分特别的重要人物,他们不敢顶撞对方。

    孔老足足看了十分钟。又是拿放大镜,又是让一旁助手打光。

    最后,长叹一口气,转身看向李怀风,声音凝重道:“此物,你从哪里得来?”

    “朋友相送!”李怀风声音淡淡。

    “朋友姓甚名谁?”孔老目光灼灼。

    “姓拿!”李怀风熄灭烟卷。

    闻言,孔老身体狂震,激动好半晌,点头道:“这就对了!”

    说完,孔老不顾周围宾客不解的目光。拄着拐杖上台,走向韩画音,亲手将她头顶皇冠摘下,把那条破项链为女神戴上。

    “孔老,皇冠是我送韩小姐的礼物,你这是何意?”白子轩不乐意了。

    孔老冷哼一声,没回答他的问题,微笑着对韩画音说道:“有些东西是钱买不到的,姑娘,且行且珍惜!”

    韩画音柳眉紧簇。抚摸这条项链,确实很不起眼。

    “孔老,你这样做有些不合规矩吧?”叶庭美声音发寒,暗藏怒意。

    “孔老,你最好给我一个合适的理由?”白子轩拳头紧握。虽不敢对孔老怎样,但对方做的确实过了。

    无数双眼睛看向孔老。

    老人微微一笑,想揭晓谜底,却又有所顾虑,用询问的目光看向李怀风,意思在说:我可以说出真相吗?

    李怀风无奈耸耸肩,他觉得,应该为可怜的冰锥子送去些温暖,红颜一怒又如何?

    孔老感受到李怀风的目光,强自握拳,尽量让身体不因激动而颤抖,沉声道:“你们知道,这条项链上一代主人是谁吗?”

    众人面面相觑,目光灼灼。

    砰的一声,孔老龙头拐杖落地,声音骇然道:“欧洲之王,法国皇帝,拿破仑一世!”

    什么?

    拿破仑!

    举座四惊。

    “挂坠上雕刻的是,拿破仑大帝在战火中死去的爱妻头像,通体罕见乌金打造,历经二百多年,人物形象依旧栩栩如生,永恒的微笑。”

    “这条项链记载了一段历史,一段永恒不灭的爱情,岂是寻常珠光宝器可比?这位年轻人将无价之宝送给心仪女神,老夫我有幸当个见证者,你们觉得,过分吗?”

    一句落下,全场鸦雀无声,静到可怕。

    永恒的微笑,拿破仑大帝的无价之宝,岂是这座复刻版的王冠可比?

    云泥之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