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高门贵妻 古典绿

93.修玉:生生世世爱

    作为女尊国的丞相,我便是文武百官之首,是为众臣表率。..

    “大人,事不宜迟,就劳你快去请陛下出来吧!”

    大伙儿站在女帝的寝宫门口,听着里面传来让人脸红心跳的呻吟和喘息声,小声对我催促道。

    今天是休沐之日,女帝不上朝,便如以往一般,待在寝宫里,纵情声色。

    可偏偏在今日,苍龙国的使者前来面见,说是有国家大事相商。是以,众臣便硬着头皮来请女帝出来商议。

    我被逼无奈,转头,狠狠地剜了一干胆小之辈。然后撩袍。跨过门槛进去了。

    守门的宫女幸灾乐祸地瞅着我,似乎已经能预想到我被革职回乡种田的场景了。

    这是确然的事情。曾有先例,上任的丞相因为打扰了女帝临幸男宠,便被罢官、逐出宫廷。

    我记得刚接任丞相之职,我还特意到她家乡去看望她,然后发现,在集市摆摊儿卖菜的潦倒大婶,便是以往英明神武的女相

    想到这,我脖子一缩,放轻脚步进去了。

    幸好,运气还不太差,没有撞见女帝的情事。

    此刻,她半躺在暖黄色的千工床上,半瞌着眼睛,皓白的手正抚着跪在脚下的男子的眉眼。

    看来,云雨停歇了。

    我脚步稍微放快,然后垂下头,躬身行礼,“微臣参见陛下,臣有一事禀告”

    “爱卿,”她出口打断我,纤细的手握住我的胳膊,然后将我拉了过去,坐在凤榻上,揽着我的肩,指着跪在地板上的七个男子,说:“这七人,都是其他国上贡给寡人的寿礼,你来看看,这几人谁生得最好看?”

    我额间的冷汗瞬间滴了下来,谨慎地答道:“他们都是陛下的人,自是个个好看的。”

    女帝摸了摸下巴,沉吟了一瞬,又对我道:“爱卿多年未成家,现下,寡人便为你挑一个贴身人吧。”

    说着,就叫他们都仰起脸来,笑说道:“看看我飞凤国的女相,长得可是倾城之姿,你们几个,谁能被她选中,那就是天大的福气。”

    于是,那七人便齐齐抬头看向我,在对上我的脸时,我瞧见他们眼中光芒大盛。

    平心而论,这七人的面貌都不错,身材有壮硕的,也有纤瘦的;面容有阳刚的,也有阴柔的只是不知为何,我看了只觉恶寒。

    女帝在一旁注视着我,眼神晦暗不明。我忙垂下头,恭敬地说道:“谢陛下好意,只是臣对男女之事不感兴趣”

    “哦?”女帝挑起精致隐约有些凌厉的眉,说:“寡人听闻,你至今还未破童子身,莫不是”她眼里浮现暧昧的色彩,挑起我的下巴,“喜欢女人?”

    我被那个‘童子身’雷得不轻。后面那句‘喜欢女人’更是吓得我一口水喷了出来!

    我赶忙说道:“陛下莫要再开玩笑,苍龙国那边来了人,现下要与您面见。”说完,我立刻唤了宫女进门,为女帝更衣。

    也许是方才那几个男宠伺候得让她舒爽,听见要出去面见使臣,倒没有要发怒的迹象,我暗里松了口气。

    正想出门等候时,女帝叫住我,漫不经心地说道:“爱卿也是老大不小了,等寡人忙完了事情,便为你赐婚。”未等我回话,她不耐地挥挥袖,“你莫要再说了,你这婚事。寡人今日管定了。”

    我心中默默哀了个嚎,只期盼那苍龙国的使臣带来的消息再劲爆点,让女帝无暇记挂我的终身大事。

    女帝换上龙袍时,那威严的气概一点都不比男子逊色。

    来到接待使臣的议事殿,才发现,来使一共六人。

    分别是苍龙国的大皇子,苍龙国的大将军,苍龙国的丞相。苍龙国的督察御史,苍龙国的外交官,还有苍龙国的总之这阵仗十分之豪华,貌似都是响当当的大人物。

    但是。

    问题这六位大人物,都特别年轻。

    年轻倒也罢了,为何还生得那么丰神俊朗?若要比较起来,方才那七位男宠简直就弱爆了好吗!

    “咳咳,”女帝低咳一声,扫了我和其他几位官僚一眼,淡淡道:“注意形象。”

    话落,本官和朝臣几人立即收回目光,面色迷之严肃,看得几位来使莫名不解。

    其中那位皇子清了清喉咙,说道:“陛下,此番来贵国,便是奉皇命前来请求和亲的。”

    我不得不佩服女帝的魄力。虽然她喜爱男色,但对于外人,即便对方再如何俊美高端大气上档次,她都不会多看一眼,仪态大方贵气。

    她没有直接答应,或者是直接拒绝。秀美一挑,饶有兴趣地问:“是谁要和亲都飞凤国来?”目光在他们六人的面庞上一一掠过,“是你?还是、你?或是你呢?”

    六人面色微有些不自在。倒是坐在中间的男子镇定从容地开口,不卑不亢道:“我等奉皇帝之命来此,便是要求娶贵国一女子,以结两国秦晋之好。当然,为表我国的诚意,特许女帝陛下从我等六人当中,挑选一名和亲对象。”

    这六人都是苍龙国的权贵,真是够有诚意的。

    方才说话的那位男子,面容清俊出尘,眉眼间似带着化不开的冷意。我正打量着他,忽然就见他转过头来,视线与我交汇。

    心中一悸,我故作淡然地切断对视。

    “不知是何人,这般打量我朝丞相,当真无礼。”女帝突然出声。

    女帝的声音听不出喜怒。

    只见那人不慌不忙地起身,淡淡说道:“在下为苍龙国左相。见贵国女相罕见的美貌。便移不开眼,若有得罪,还请陛下见谅。“

    “爱美之心人人皆有,想来女帝陛下这样凤仪大度的人,不会怪罪才是。”那位笑面虎皇子接口道。

    话说到这个份上,女帝即便是心中有气,也不能发作。她扬唇笑了笑,吩咐左右。“下去准备,给苍龙国的贵人们做洗尘宴。”

    “那个和亲”其中一魁梧男子欲言又止。

    女帝扫了他一眼,意味不明地笑了一声,“将军何必着急,这些事等会儿再说,寡人先为你们接风洗尘。”

    作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丞相,我眼观鼻鼻观心。已琢磨出女帝的心思。看样子这场所谓的洗尘宴,是正经的饯行宴才是。

    那位年轻的将军还想说些什么,身旁那位左相一个眼神看了过去,年轻将军便按捺住话头。

    纵古今来,每场宴会都少不了歌舞的助兴。女尊国自然也是如此,只不过,舞姬和歌伎都是男子罢了。

    场中央那块空地上,十几名红衣男子整齐地排列着。抛着水袖,扭着腰肢,很有节奏地晃荡着,跳动着步伐。

    而歌伎则坐在中间,抱着琵琶,或吹着笛箫,抑是展开曼妙的歌喉,柔柔吟唱。

    “嘭”的一声,我看到那位年轻气盛的将军用力捶了桌,盯着一群载歌载舞的男子,双眸几欲喷火。

    我听到他压抑着声音,语气颇为激动地说道:“男子汉大丈夫,理应上战场,持刀剑,保家卫国,怎可沦为欢场中的废物,女子的玩物!”

    来使六人的面色都不大好看,但是并不像那位将军一样震怒。

    大皇子警示地瞪了他一眼。

    这时候,那个左相命随从拿出一坛酒来,倒了一盏,递到女帝面前,谦恭地说道:“今日品尝了贵国的美食,也请陛下品尝我国的特制美酒罢。”

    未等女帝开口,我立即站起。出了坐席,走到他们面前,“本官既为飞凤国的大臣,这位酒,便由本官饮了。”

    女帝看着我,眸光赞赏。

    苍龙国左相没有异议。

    我从他手中接过时,手指不小心擦过他微凉的手背,让我心下一缩。下意识地抬眼。就见他幽深的眸子暗沉,似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翻涌。

    我不敢多看,举杯一饮而尽。

    “女相好酒量!”那位皇子拍手赞道。

    女帝多少是怀疑那酒里投放了别的东西的,她的眼紧紧地锁着我,不放过我丝毫表情。盯了我许久,也不见我有任何异样,便放了心,秀美舒展开来。

    不咸不淡地扯了几句后,夜色渐深,月上中空,宴会便也进入尾声。

    然后,在女帝的一声“为几位使臣安排了住宿”中结束。

    我随着宫人鱼贯而出的时候,脑袋适时地眩晕起来,身子开始阵阵发热。

    我暗暗心疑,莫非那杯酒里面真的投了毒?

    愈是细想,脑子便愈是昏沉。脚步也虚浮起来。

    眼看即将到达自己的居处,我加快脚步,小跑起来。

    隐隐听到身后有人亦步亦趋地跟着,我心中警惕,想跑得更快些,然,头脑的眩晕厉害极了,身上着了火一样,恨不得停下来,扒了衣裳凉快凉快。

    思绪的一瞬间停顿,是以,我的脚步也慢了一拍,就被那人从身后抱紧。

    那人黑色的衣料上,冷梅香淡淡地扑入鼻间。

    这熟悉的味道,让我忘记了挣扎和反抗,于是就这么被人打横抱起,入了我的住所。

    他的身体有点沁凉,我忍不住蹭了蹭他。

    他身子僵了一下。

    隐隐听见婢女的说话声,我模模糊糊地睁眼,有些好奇地想,不知他会如何跟我的贴身婢女解释呢,要知道我那婢女是个不好糊弄的。

    思绪漂浮着,使我分不清真实和虚假。

    当我的后背触到绵软的床榻时,我豁然睁眼。思绪渐渐清明起来。

    男子颀长的身体覆了上来,薄唇吻上了我。

    我大惊,顾不得身上滚烫的热度,那种叫嚣着想要与他交缠的渴望。抬手去抓他的衣襟,冷着声音道:“你是谁!”

    这男子,分明就是席上那位清冷出尘的左相。

    他没有撤离我半分,依旧将我压在身下,唇舌在耳边和下颔流连。

    我急了。改用手想去掐他的脖颈。这时,他顿了下来,乌沉的眼与我相对。

    “我是宁俢。”他哑着声音说,“我终于找到你,灵玉”

    我陷入他幽深的眼眸里不可自拔,好像他的眼里记录着过往的一切。

    见我怔愣,他不满地在我的锁骨上轻咬一口。

    我颤了一下,嗔了他一眼。

    而后抬手,环住他的腰,与他深深纠缠。

    沉沉浮浮中,他喘着声音说,“明日,你便随我回苍龙国,嫁给我吧”

    我暗想,原来这厮一早就计划好要我和亲。

    狠狠地拧了他光裸的肩膀一记,却惹来他更重的一击。

    我咬着唇。强忍着不出声。

    望着绣着鸳鸯戏水的床帐,我心里颇有些不甘。

    没想到啊没想到,本官保留了二十年的童子咳,处子身就在今夜没了。

    云雨停歇后,我埋在他怀里沉沉入睡,进入黑甜的时候,我担忧地想,这一世要等到二十年才找到彼此。真真不知下一世,还能否及时找到对方呢。

    那时忧虑深重,却没想过,曾有人,在很久很久之前,便予了我那天定的姻缘,注定生生世世,为爱纠缠。

    而下一世。我是歌女,他是剑客。

    再下一世,他是书生,我是修女。

    后来,我是求职不得,四处碰壁的初出校园的学生,他是西装革履,戴着无框眼镜,沉稳内敛的商界精英。

    他白色的袖子稍稍上卷,修长的手指夹着我的履历,薄唇一掀,凉凉地道:“抱歉,你不适合在我司任职。”

    这人明明连我的履历都没有看,在我将将在他面前落座的时候,他就把我Kkdt了!

    看着我愤怒的面色,年轻的面试官镜片后面的一双眼睛带着些许笑意,俯身靠近我,在我耳边说道:“我觉得你比较适合做我的宁太太。”

    我呆住,受惊地看着他。

    为何每次都是这厮先一步将我认出?

    他看了看表,忽然丢下文件,绕过来牵住我的手,往门外走去,一边说道:“民政局还在上班,现在就领证去吧。”

    我听了,顿住脚步。

    他侧头,以眼神询问。

    我干巴巴地笑了笑,“那个我忘了带身份证。”

    宁俢:“”

    办公楼门外的花圃上,五颜六色的花朵开得热烈,随风摆动。

    我忽然想起书上的某句话

    等一季花开,等一人归来。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