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重生原始时代 南州十一郎

第六十九章 火娘子现 狱火教灭

    就在东土诸宗宗主为处理狱火教火山根基愁苦的时候,远处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大荒火娘子求见长梧长老。”

    长梧眼前一亮,道:“有请。”

    东土诸宗宗主往声音传来方向望去,远处一道火红身影疾速往前飞来,越飞越近,身影由虚还实,现出一名身着宽大红袍,云髻高耸,斜插玉簪,酥.胸半露,款款而行,一举一动都流露出万种风情【零零看书网.】的妖艳女子。

    “好一个绝世无双的妖孽。”

    诸宗宗主内有定力不够的人,只看了一眼,就连忙低下头去,直念“无量天尊”。

    面对古老存在的大荒祖神,即使是阙清、纪云书、尊卢无趾这等东土大宗宗主也不敢轻慢,连忙上前行礼。火娘子盈盈一礼回过。

    长梧恭敬行礼后,问道:“不知火娘子所来何事?”

    “我见你等对如何处理地火犹豫不决,特来相助。”

    长梧虽有所料,但听到火娘子的话还是现出惊喜之色。只是此事非他所能一言而定,就转头和尊卢无趾等人商量起来。片刻后,才对火娘子说道:“如此,就有劳火娘子了。”

    “举手之劳而已。”

    火娘子轻语一声,长袖一甩,一颗魁伟挺拔,超级粗大的火红巨树就出现在活火山上空,垂下一根根粗大根须探入地火熔浆之内,汲取地脉火元,供养树身。

    肉眼可见,一股股地脉火元被几欲晶莹剔透的火红根须吸取,顺着须根输送到火红巨树主干当中。

    火树枝桠上,一个个只有花生米大,宛如含苞玉兰般的小蓓蕾得到滋养,飞速成长起来。

    只是片刻,就长到两指来长,鸡蛋粗细。

    随着火树吸收的地脉火元越来越多,含苞花蕾也现出不凡之色。一个个灵气氤氲,闪烁出莹莹红色晶光,好像要开放一般。

    身处远处巨舰的公良忽然看到昂然挺立在活火山上,直指长空,如同擎天巨人般的火树,不由瞪大眼睛。

    这火树他太熟悉了,果子空间就有一颗缩小版的。

    有火树的地方就有火娘子,难道她来了。她来这边干什么,怎么会从万古巨城来到这里?公良满脑子问号,可惜没人为他解答。

    “吼”

    突然,一头二三十米长,缠绕火焰,全身火红,背鳍脊骨如柱粗利箭,样貌狰狞,满嘴尖牙的怪鱼从翻滚的地火熔浆中跃出,往火树垂下的粗大根须咬去。

    “咻”

    根须有感,从熔浆之中探出身来,疾速往地火熔鱼抽去。

    “啪”的一声,地火虎鱼立被抽飞,重重砸在火山旁边赤红岩壁上。地火熔鱼皮糙肉厚,虽被抽飞,却安然无恙,站起来甩了甩身上尘土,就怒吼一声,继续往火树根须咬去。

    又一条粗大的火树根须从熔浆中探出,和前面根须一起往地火虎鱼飞去。

    根须速度疾快,带着清洌之音,咻咻声响飞近地火虎鱼,一根如蛇般顺着地火虎鱼的身子,将它死死缠住,让它动弹不得;另一根如利剑般刺入地火虎鱼脑袋,从下巴钻出。一丝丝火元生机顺着根须脉络输送到火树主干,眨眼睛,地火虎鱼体内的火元生机就被抽取一空,化为灰烬掉落在熔浆池中。

    “吼”

    “吼”

    “吼”

    紧跟着,一头头地火虎鱼跳出熔浆,往垂落根须咬去。火树根须如前一般,两两行动,一根缠住地火虎鱼,一根插入地火虎鱼体内,汲取火元生机供养树身。

    在古老的火树面前,这些地火虎鱼只能是白白送来的口粮。

    很快,地火虎鱼就全部被根须击杀,体内火元生机同样被吸取一空,化成火树养分。

    狱火教的人其实并没有离开,而是藏在地火熔浆下的一处秘窟之中。

    此时,隐藏在地火熔浆内的狱火教主看到自己辛辛苦苦培育的虎鱼被火树击杀,气得鼻吐白气,眼喷焱火。但又不敢出去,生怕被东土诸宗发现藏身之地。

    火山熔浆池中的地火熔浆在火树汲取下不断下降,一股危机感涌上狱火教主心头。

    过一会儿,池中熔浆越来越少,狱火教主心里的危机感越来越是强烈。

    转头看了教中强者一眼,狱火教主厉声喝道:“诸位,如此下去,地火熔浆势将不存,我等藏身之地也会被东土诸宗发现。既然这般,何不如出去与他们拼了,也省得如同鼠辈般躲在这里,让人耻笑?”

    狱火教强者对视一眼,齐声叫道:“杀杀杀”

    “嗯”

    看到众人表态,狱火教主满意的说:“既如此,我们就出去,剩下弟子可以顺地脉前行,说不定能获得一丝生机,将我狱火教传承下去。”

    “喏”

    狱火教弟子齐声应道。

    狱火教主点了点头,就带领宗门强者往外杀去。狱火教弟子也跟着进入地脉,顺着勾连地脉的火元往远处走。

    “狱火焚世”

    狱火教主一踏出地火熔浆,就擎出至强一招。刹那间,无边狱火自体内喷吐而出,源源不断的往漂浮在地火熔浆上空的火树烧去。

    可让他没想到的事,火树竟然将他的狱火全部吸走,点滴不剩。

    狱火教主原以为自己修行凝炼的至邪至毒至暗之火能够对火树造成伤害,没想到不仅没造成伤害,反而助长它的威力,让树上含苞花蕾变得更大了几分。

    狱火教主见此,迅即收起狱火,转用其它招式。

    “沉沦·黑暗世界”

    霎时,洞天横空,化成一界,笼罩天地。

    东土诸宗宗主和舰队上的人,忽然发现白天变成黑夜,伸手不见五指。

    “永恒天堂”

    狱火教主一声轻喝,再出绝招,并将好不容易凝炼的仙气疯狂注入洞天之中,以维持笼罩天地的神通。

    话音刚落,东土诸宗宗主和舰队上的人就看到暗夜天幕射下一道神光,那光中有山有水有人有兽有草木,俨然是另外一片天地。

    在这片天地中,众人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一切,恍若人间天堂。

    公良好像回到他来到这方天地前的世界,而且是小时候。

    因为重生,所以手里掌握了太多超前信息,一不小心就成了富翁,娶好几个老婆,过着混吃等死,娱妻弄子的逍遥生活。

    这,就是公良以前潜藏在心底最纯真的愿望。

    来到这边后,虽然不再去想,也没了那些想法,但曾经的念头却潜藏在内心深处。

    今天,却被这道神光牵引出来。

    眉心空间深处,巨人撑盘灯上的焱火发现盘坐于冰晶玉露盏上的魂身突然发光发热,摇晃不懂,虚虚实实,好像要崩溃的样子,连忙洒下几滴魂液。

    魂液入体,公良只觉一道清凉淋在头顶,打了个激灵,清醒过来。

    同样清醒过来的尊卢无趾眼见东土众人沉沦无穷欲.念之中,连忙取出一口古钟敲动起来。

    “咚咚咚”

    一声声钟鸣音波向四周涤荡,钻入东土众人耳中,纷纷打了个激灵,清醒过来。

    “轰”

    就在此时,顶天立地的高大火树忽然冒起熊熊火焰,一根根粗大的枝桠撕破笼罩天地的黑暗,给东土众人带来绚丽白夜。

    “噗”

    功法反噬,狱火教主猛然吐出一口鲜血,摇摇欲坠。

    旁边长老连忙上前撑扶,狱火教主抓住长老的手,艰难的说道:“东土诸宗不可力敌,赶紧让大家走。”

    长老听到他的话,就要传音。却见火树一根根粗大的根须从地火熔浆探出,如狂蛇乱舞,化成牢笼将他们团团围住。狱火教长老自然不甘就此受缚,纷纷使出最强招式攻击。

    但这些招式,在上古就已存在的古老火树面前,显得那么无力。

    火树将他们围住后,将他们的洞天一一刺破,废去修为,扔在东土诸宗宗主面前,然后继续垂下根须,汲取地脉火元。火娘子这么做,是为了避嫌,表示自己并无染指狱火教的想法。

    作为古老存在,活到她这岁数,什么东西没见过,早已不在意这些外物。

    长梧和各宗宗主看着火树扔在地上的狱火教强者,面面相觑,一脸古怪,也不知在想什么。

    不过,很快他们就把表情收起,开始搜找狱火教强者身上的东西,并进入地火熔浆,寻找狱火教有可能藏着的宝物。最后竟然真的让他们找到了一些东西,并发现了往外逃窜的狱火教弟子。

    这些人,自然是被全部击杀。

    不管是吠陀古教还是狱火教找到的宝物,最后都会汇聚到长梧和各大宗宗主手里,等回东土后,才会以功劳大小平分。

    击杀狱火教弟子,搜索完狱火教藏在地火熔浆里面的东西,东土诸宗宗主又在狱火教呆了几天。等火树吸完地脉火元,毁去狱火教根基后,长梧才和诸宗宗主一起,带着舰队回归东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