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诡神冢 焚天孔雀

第四百二十章:三个问题(二)

    【第1个问题】,

    这个蒙眼女人似乎并没有准备等陈智的答案,便伸出了一根猩红的手指,开始问出她的第1个问题:

    【用月算时,算出这条迷宫的7条出路!】,

    这女子的神文果然非常的娴熟,似乎就像是她的母语一样。

    而这个问题恰恰是陈智最害怕的问题……

    他知道月算时这个算法,月时属于古度量衡的一种计算方法,陈智曾经在古治料上看过他的方程计算方式。

    然而对一个现代人来说,古代的度量方法都是极其别扭的东西。

    就像是现在的五行八卦一样,子末辰时的概念让人感觉非常的麻烦。

    一个人去了解古计算方法,本身就需要一段时间和熟悉。

    而用这种生疏的计算方法,去运算迷宫的几种路程,就更加的困难了。

    就好像用算盘珠子算方程式一样,别扭的不得了。

    陈智刚才的确走过这个迷宫,也将气流将迷宫的地图完全绘画了下来,这张地图现在依然在陈智的脑子里。

    但是陈智当时用的是西方数学和现代编程习惯。

    在迷宫问题中,给定入口和出口寻找一个笔直路径,然后递归求解、回溯求解和队列求解。

    先考虑将迷宫数字化,这里将迷宫用一个二维的list存储,将不可到达的位置用1表示,可到达的位置用0表示,并将已经到过的位置用2表示。

    经过这样一个完整的推算之后,才勉强推算出这一条路径出来……

    然而现在用古算法,重新规划这个迷宫,陈智真的感觉头大了。

    在这个时候,陈智自然而然的想到一个对他非常有用的帮手,那就是他的父亲陈逸扬。

    因为现在已经没有西岐的帮助了,陈智身边可用的人手非常少。

    所以在这次进来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在之前的那段时间里,他父亲已经将他们的通信软件完善,便成了他们之间的私密聊天工具。

    这种通讯软件,甚至可以不用拨号,完全声音控制,直接与工作服的无线连接。

    也就是说,只要陈智愿意连接,他父亲的声音就会在那边响起,中间不会有任何插入。

    陈智随后咳嗽了三下,启动开关,将通讯软件唤醒。

    工作服类的无线能力还是很强大的,他父亲的声音很快从那边传了过来,虽然断断续续,但是完全可以听清楚。

    “爸!

    我现在在一个迷宫里,需要回答一些问题,才能继续向前走!”,

    陈智快速且简洁的向他父亲说着这边的情况……

    她尽量将整件事情说清楚,让他父亲知道这边的紧迫性,最后看了眼前方那个蒙眼的女人,轻轻的在无线中说道:

    “最好在十分钟内解决!

    我面前的这个东西……,很不稳定!”

    听到陈智的请求之后,陈逸扬在那边微微停顿了一下,最后用很平静的语气说了一句:

    “把月时的计算方式给我,我们各负责一半。

    试试吧!”

    之后的时间里,陈智和他父亲都陷入了沉默中。

    陈智以文字的方式,快速的将月时计算方法发送给陈逸扬,然后附加了这边的地图。

    陈逸扬本来就是个极其善于精密计算的人,他很快就进入了工作状态。

    这一段紧张的沉默之后……

    这场考验脑力的古数字计算终于结束了。

    陈逸扬没有辜负陈智的期望,大概在8分钟左右的时候,就将他那一部分算完了。

    而在最后时间结束之前,辅助陈智将他的一部分计算整合,最后彻底完成。

    “一共有7条路!”,

    陈智这时看向了前方那个蒙眼睛的女人,然后将手指放在空中。

    带着灵光的气流在空中画了出来,一条条线蜿蜒向前。

    这是7条路的不同方向到线路,全部用古算法推断的,准确无误的迷宫线路。

    那个蒙眼的女人,一直在茫然的看着半空中。

    不知道是用什么去看空中的图画的……

    她没有说是对还是错,而是陷入一阵短暂的沉默沉默。

    随后,她缓缓的伸出了第2根手指,

    【第2个问题!王子的死!】

    随着蒙面女人的声音响起,空中开始出现了一个透明的人形,那感觉就像是现代动画做的那种透明的剪影一样。

    这时候就听到这个蒙眼天象师,声音忽然变得美如天籁一样,好像是从天空中传下来的声音:

    【一位王子,王族嫡系,身份贵重。

    他住在一间寝宫中,日夜美食烈酒,神人歌舞,无人敢慢待。

    一日,他忽然身死。

    其肉被剁成肉丸,放入碗中,被其生父吞吃。

    众人惊骇!问其父原委……

    其生父却呆傻,告世人说,乃君王及王后,逼之吃亲子肉耶。

    违背天伦,人神共弃,国王王后从此百口莫辩!

    请问,此王子为何人?】

    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陈智的心脏猛然开始跳动起来。

    他越来越不了解这个天象师的目的了……

    他看着空中那个被天像师画出来的小人儿,那个小人儿是一个男人的形象,看起来很年轻,头戴王冠,体型壮硕。

    而过了一会儿之后,这年轻的身体,就被写成了一块块肉块,落到一个碗中。

    然后一个头戴王冠的老者,将碗端起,将其中的肉块吃净。

    陈智知道这个问题的主人公是谁……

    但是他现在却不想说。

    而面前这位天相师的目的,也似乎并不是真的想把它困在这里。

    而是通过这个方法,逼他去认清一些真相。

    去认清一些,哪怕他再不愿意面对,也要去面对的真相。

    “伯邑考……”,

    陈智看着那个蒙眼的女人,轻轻的说道,

    “你说的那个被亲父所食的王子,是西伯侯姬昌的嫡子,伯邑考……”

    “伯邑考……”,

    陈智看着那个蒙眼的女人,轻轻的说道,

    “你说的那个被亲父所食的王子,是西伯侯姬昌的嫡子,伯邑考……”

    “伯邑考……”,

    陈智看着那个蒙眼的女人,轻轻的说道,

    “你说的那个被亲父所食的王子,是西伯侯姬昌的嫡子,伯邑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