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诡神冢 焚天孔雀

第四百六十五章:羽毛

    【感谢:尘墟居士,大赏100000,进入盟主名单。】

    事情终于告一段落……

    从山东回来之后,陈智就一直待在宿命堂里。

    而胖威他们则去处理后事了,这一次之后他们和组织算是暂时复合,而胖威自然而然的又回归了黑衣人。

    据胖威说,后续的事情极其的搞笑。

    他们真的将孔清寒的尸体送上去了,看到那可怜又可怕的尸体之后,孔家爷俩儿嚎啕大哭了一场,决定将他埋葬在祖坟里面,用原来的名字做墓碑。

    然后孔老爷子还想用些人脉关系,想找当届著名的学者文人过来办一场祭祀,算是给孔清寒一个好归宿。

    邀请的大多是孔清寒在世时好友的后代,还有就是当代大儒和大学者。

    但半夜的时候,孔老爷子就做了一个噩梦,梦见孔清寒拿着自己的两个眼珠子,向孔老爷子讨债。

    说不愿意入祖坟,也不愿意在见到那些衣冠禽兽了。

    如果真的是为他着想,干脆连孔姓都不要,让他安安静静的入土就好了,否则从此以后就要跟着孔老爷子不得安生。

    孔老爷子吓得大病了一场。

    最后还是用母性,将孔清寒葬在了祖坟里,冷冷清清没有任何人知道……

    而那个金丝边眼镜孔教授,也就是孔家的五舅舅才是个真正的逗逼。

    弄了半天,西岐发现这里就是他泄的密。

    这家伙自从在飞机上和胖威顶了两句嘴之后,就发了个朋友圈,把胖威都给偷拍了,说这是他见到的最没文化的人,肥头大耳素质低什么的。

    这视频还在抖音上火了一段,然后就被组织发现了。

    组织那边派了人过来将他抓住了,没吓唬几句他就招了。

    然后才有了西岐人进到孔家井下,去和陈智他们汇合的事情。

    不过这种人向来是最会见风使舵的,胖威现在过去办后续的时候,这家伙看胖威原来是有背景的,立刻就趋炎附势各种谄媚,作为孔家的代表,帮着联络各种事宜,变成了舔狗中的佼佼者了。

    凤帝去世之后,从理论上来说,凤帝这一称号算是断绝了。

    凤族没有真正的雄凤,只能寄希望于下一代。

    但是简狄是凤帝直系的后代,凤帝临死前也对她进行了肯定,所以凤族现在视简狄为最高的神灵。

    简狄悲痛欲绝,有意厚葬她的父亲,在当代世界建造神墓。

    可她的父亲已经化成了灰烬,只留下了一把凤爪刀,于是就拿这把刀做了衣冠冢,以尘珠的那个位置为埋葬点,大兴土木。

    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那个地方地处炎热,人类根本无法进入,只有火性的半神可以自由来往。

    陈智下了一道令,让乌甲传给各地火系半神。

    得令之后,所有火系半神必须进入尘珠,帮助简狄建筑神墓,不计耗费多少,只要宏伟壮观为上。

    鲍平那边也传下了自己的意思,这件事情不是人类所能插手的,但是从鲍家拨了很大一笔款项。

    用于购买所有耗材,协助建造凤帝神墓,当是西岐这边对凤帝最后的行为表达敬意。

    这只凤凰到临死那一刻,没有违背自己的誓言,这是神灵最后的底线,让人尊敬。

    现在想起来,如果他当时违誓了,那么现在的结果也许大不相同。

    一切都结束之后,西岐继续长白山修建之事。

    最终的事实还是表现在面前,那长白山中的三年之约,马上就要到期限了。

    到时候所有人的安危以及这个世界的存在与否,都是未知数。

    西岐众人都在紧锣密鼓中,在这种紧张的气氛下,看着路上行走的普通人,对即将到来的危险茫然不知,依然平静的过日子,不觉让人非常羡慕。

    在这段时间里,陈智和鲍平之间的联系反倒少了。

    所有人都知道一件事,那就是鲍平一直都在等陈智的答案。

    关于他立场选择的答案。

    这段时间里,鲍平派鬼刀送过来一个匣子,那匣子完全都是金属制造,外面镀着金,是很久以前的东西了。

    鬼刀告诉陈智,鲍平亲自将这匣子找到,而姜子牙留下的那根羽毛就放在这里面,让陈智自己打开看吧。

    那金属匣子外面锁的紧紧的,边缘像是拉锁一样满是锯齿,是用老式的密码锁打造的。

    陈智将这金属匣子照了下来,发给他的父亲,又把边缘那些锯齿般的机关细节拍给他看。

    没过一会儿,密码就做出来了……

    破开密码之后,那金属匣子开始“嘎嘎嘎嘎”的响。

    那是精密机关独有的清脆声,听起来十分的悦耳。

    而最后砰的一声盖子掀飞了,里面露出晶晶亮的一团,只闹人的眼睛

    再仔细看时,原来那匣子里果然放着一团灰色的羽毛,

    这只羽毛看起来像是在大型动物身上摘下来的,又像是大雁或者是其他大型的飞禽,颜色呈现亮灰色,上面晶晶闪亮挺漂亮的。

    但是就和鲍平所说的一样,真的就是一只很大的普通羽毛,唯一奇怪的就是,历经了这么长时间,没有任何破损的样子,也没有萎缩。

    “这是什么东西呢?”,

    陈智心中默默想着,拿起那个羽毛,在空中照了照,在阳光下,那根羽毛真的算是晶莹剔透,很是完美,每一根细绒都非常的漂亮。

    但是陈智完全可以100%的肯定,这上面没有一丁点的咒法,也没有什么痕迹。

    但是在陈智的脑海中,有史可记的动物中,可没有拥有这种羽毛的东西。

    如果要有的话,那应该是已经灭绝的大型兽禽类或者是什么……

    既然暂时理不出头绪,陈智就将这个羽毛收了起来,然后开始默默的等待时间度过。

    三年之期就快到了,西岐那边一直处于繁忙的准备中。

    而同样的,下一个占卜的时间也快到了,这是陈智一直打算的事情。

    任何猜测都是没有意义的,如果想得到一个准确的答案,那么最直接的,就是去问占卜。

    这一次,他要在长白山神的嘴中,问一问所有事情的真相。

    细细想起来,5000年前的一切发生的太不合逻辑了。

    这奇怪的姜子牙到底是在筹划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