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玄镜司 剑舞秀

第四百零四章 伪装·识破

    一座城,两座城,三座城!

    此时的靳归从来没有这般狼狈过,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身边每一个人都有种择人而噬的感觉。尸山血海从来不在乎人命的死活,但他们也不是杀人魔,所以即使心里再着急也不至于做出屠城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来,可为了找到被认为隐藏在城市中的孟晓两人,他们做起了拆迁大队的工作。走到哪拆到哪,实在找不到了便辗转向下一个城市追去,身后独留下房屋被毁的百姓们怨声载道!

    城市之中的驻军与悬镜司分部自然不会是他们这般凶神恶煞之徒的对手,在得到之前城市通知的情况下,及时组织百姓们外出避难,倒也没有再多造成什么伤亡。

    然而靳归等人就郁闷不已了,都已经追了三座城市,可竟然连蛛丝马迹都没有发现。

    “会不会是我们追错了方向?”幽冥罗不得不这样怀疑。

    靳归冷道:“不会,无数入道三境的高手正在向着这里而来,北境方面虽然实力强大但却不会庇护他们。而悬镜司的队伍只有一个三司主有强大的战力,但也绝对挡不住众多入道三境高手的围攻。所以他若是不傻一定会朝着都城跑!因为只有在大司主坐镇的都城,那些入道三境的高手才不敢放肆!”

    幽冥罗闻言倒也觉得有理,“那……会不会是方向没错,但路线错了过去?”

    靳归沉默,这种可能倒也不是没有,虽然他们找的很仔细,但难保孟晓不会有什么特殊的手段。“好吧,你去带人顺着另一条路线追。”

    幽冥罗并没有在意对方颐指气使的样子,只是点头带着手下离开,不过刚刚出城不远这些人又停顿了下来。

    令狐血奇道:“师弟为何不走了?”

    幽冥罗很不屑的哼道:“这靳归倒是打的好主意,他肯定孟晓等人是走那条路的,所以即使一时搜不到也不会放弃,反而将我们支开!我可不会那么傻,咱们就在城外潜伏起来,看着他找!”

    令狐血嘴角抽了抽,“难道你就不怕孟晓真的走了另一条路线?”

    幽冥罗很是不屑的切了一声,“另一条路线多是平原草地,就连树林都很少,沿途还要经历众多小城村落。我们血海的卧底在光之国有不少,如果他进了人口密集区,将很有可能被我们发现。现在他们正是逃亡的关键时刻,绝不会挑那些没遮没掩的地方走!”

    令狐血挑了挑眉头,“呵呵!”

    ……

    “老板给我们来一串糖葫芦。”

    孟晓接过一串糖葫芦宠溺的交给玉珑儿,玉珑儿满脸欣喜的接过,那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得人心情愉悦。

    孟晓微笑捋了捋下巴上的胡子,此时在外人眼中他们就是一个老父亲宠溺的为女儿买零食吃,那种父慈女爱的画面能够让周围的平民露出会心的微笑。

    幽冥罗的分析很扯淡,明明不是个擅长玩智战的笨蛋,非要煞有介事的乱分析,这次打脸了,幸好不是当面打。

    孟晓与玉珑儿还真就大摇大摆的路过了一座座小城与村庄,稍稍有些区别的是他们进行了简单的易容。

    孟晓染了头白发、换了身朴实的衣物、贴了几条胡须,玉珑儿在头顶梳了两个包子髻又将脸色涂的暗了点,虽然没有以前漂亮但还是充满了青春活力。

    孟晓抬头看看天色不早,带着玉珑儿大摇大摆的进入了悦来客栈,挑了一个二楼靠窗的位置,这样他们看得见外面,外面也看得见他们,倒也坦荡的很。

    “逃命逃成我们这样的,还真是少见啊!”玉珑儿小声感叹着将糖葫芦放在一边。

    孟晓毫不客气的一把拿过来,边撸下一颗边哼唧道:“只能说他们傻而已,像这样大海捞针的找两个人谈何容易?若没有特殊魂宝,就算是借助整个光之国的力量也未必能成。尤其是这种在不停行进的途中,所以他们应该明白唯一的机会是提前到终点等我们。”

    玉珑儿却是笑道:“可是他们不知道,我们的终点由始至终就不是都城,而是同样行进中的古沉等人!”

    孟晓微笑点头,“不错,古沉与白如冰在一起,而白如冰是樱如心的儿子!只要跟着他们到了北境,到时候就会受到北境军队的庇护!就算对方高手再多,面对浩如烟海的军队也得掂量掂量!”

    玉珑儿看着孟晓胸有成竹的样子不禁有些感慨,这个男人太自信了,也太有底气了。

    “你的伤怎么样了?”孟晓挥退了上菜的小二,轻声问道。

    “没有什么大碍了,心脏处的裂口在几天前就已经补好,只是粉碎的骨骼与皮肉因为光点用尽恢复的有些缓慢。”

    孟晓点头放心道:“未免暴露的麻烦,我现在不便动用植物能力,你也不宜吸收灵气治疗自身,只能等我们安顿下来再给你治疗了。”

    玉珑儿摇头笑道:“非常时期自然不会讲究那么多,只是一开始还以为要一路上披荆斩棘的前进,谁想到只是简单的易容便方便了这么多。想想倒也真是稀奇!”

    孟晓顿了一下接道:“有时候事情就是这么简单,同样的情况有多种方法可以做到,只不过因为每个人眼界的局限,所以才故步自封不懂变通。”

    玉珑儿看着他,孟晓又道:“我不知道你前几世有多么强大,但是你虽然见多识广可却仍然喜欢凭借多样化的攻击手段与高超的实力来解决事情。说明你前世是一个能用武力解决大多数问题的人,但这种习惯并不适用于如今尚且弱小的你我!”

    玉珑儿沉默半晌展颜笑道:“谢谢你的提醒,有时候当局者迷,你不说我一时半会真的未必能够想到。”

    孟晓严肃的脸瞬间垮掉,嬉笑道:“大家都是同僚嘛,你若是成功把古沉忽悠到手,就是我弟妹了,不用客气!”

    玉珑儿白眼一翻,“你怎么肯定不是嫂子?”

    孟晓理所当然的摊了摊手,“因为我从来不当人小弟啊!”

    玉珑儿嗤笑出声正要继续抬杠却见孟晓的脸色突然间一僵,伸手在头顶的凝碧簪中摸了下,一只冥蝶停留在手心中。

    “怎么突然间主动跟我联系?你就不怕暴露我的位置,让靳归知道吗?”孟晓有些不爽的问道。

    冥蝶之中直接传来古沉的声音,“靳归那帮家伙已经拆了三座城市了,就是傻子也能猜到你已经摆脱了他的纠缠。”

    孟晓撇撇嘴,“你又知道了!话说你都已经是叛逃人员了,竟然还能从悬镜司那方面得到消息?”

    古沉得意,“这就要感谢古天齐了,经过他多年的捣乱,如今的悬镜司还有多少人是那种视真相如生命,精忠报国的烈士?”

    孟晓沉默了片刻,脑海里突然间回想起任毅与卫羽,跟他们的交道之中丝毫没有再他们身上看到那种不知未来与毫无信念的迷茫,相反!他们似乎比大部分的悬镜司密探还要坚定!孟晓总是很疑惑,那个九幽的首领真值得他们这般死忠吗?

    “你们现在在哪里?我们现在隐藏了起来,人多毕竟容易被发现,你们还是通过冥蝶带路来找我们吧。”古沉没有管孟晓的沉默,直接说道。

    孟晓想了想道:“也好,看冥蝶的反应,咱们应该已经相隔不远了。”

    当孟晓将冥蝶揣进怀里的时候,玉珑儿已经状似无聊的收回了望着窗外的视线,接着拿起糖葫芦撸了一颗。

    孟晓见状毫无违和的望着她,眼神中满是慈爱,“好吃吗?好吃的话,爹一会儿再给你买!”

    玉珑儿满脸惊喜的不停点头,手指却沾了清水在桌子上写道:供奉!

    孟晓心中一沉,好嘛躲过了尸山血海的追捕,竟然又一头扎进了朝廷供奉的包围网。

    两人的动作没有任何异常,吃光了糖葫芦之后两人对着饭菜一顿开整,表现的就像是寻常父女。

    街道之上,一名面皮黝黑身材有些臃肿的中年汉子在状似不经意的瞄了眼二楼之后转身离开了。只是刚刚松口气的孟晓与玉珑儿并不知道,那汉子转进一个阴暗的胡同之后便掏出了电话虫。

    “蓝先生,我找到一对儿可疑的父女。”这黝黑汉子如是说道。

    “哪里可疑?”电话虫中一个莫名熟悉的声音缓缓问道。

    黝黑汉子闻言想了想道:“我闻到了血腥味,那个女子身上应该有伤。但是我看她身上并无明显的外伤也没有任何行动不便的样子。”

    “嘿嘿嘿,大黑虫!该不会是你想念处女的腥味了吧,哈哈哈哈!”电话虫中先是传出一堆嘻嘻哈哈的叫嚷,然后那个声音又问道:“什么样的血腥味?”

    黝黑汉子没有管调侃而是继续郑重道:“是处女的血液,不过与女子月事经血完全不同,其中夹杂着心头血的味道。”

    电话虫对面一片寂静,那个声音道:“孟晓此人擅于隐藏,会些简单的易容术也不足为奇。根据情报,玉珑儿被偷袭洞穿心脏,这应该就是他们了!”

    “请指示!”

    “先跟上,不要轻举妄动,相信他们会送给我们一个大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