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魔法时代 海逸小猪

388.帝都里的夏夜

    太阳从西侧的马扎罗群山落下,一道星河在湛蓝天幕中浮现出来,那些璀璨的群星一盏接着一盏在逐渐变暗的夜空中点亮。

    仰望头顶上那座灯火辉煌的浮空王城,狮鹰骑士们在空中无声的翱翔。

    第七区是帝都最大的区域,它包含了帝都最大的一部分贫民区和城市边缘的小型作坊。

    塞恩广场与坎贝尔疗养院算是第七区标志性建筑,将苏送回坎贝尔疗养院的时候,几位疗养院的护理人员正焦急地等在疗养院门口,他们看到苏一脸平静地走下了马车,连忙跑过来。

    一位抱着本厚厚白皮书的年轻助手站在苏的身边,脸上写满了委屈,对苏小声嘀咕道:“索拉大人已经催您几次了,她希望您能尽快处理好巴赫侯爵的腿伤。”

    苏伸手接过那本厚厚的白皮书,翻开羊皮纸的纸页,面无表情地说:“巴赫侯爵有没有做出决定到底锯不锯腿?”

    那位助手苦着脸说:“他在做出决定之前,就已经陷入了昏迷。”

    苏狠狠地合上书页,将厚厚的白皮书丢进那位助手的怀里,并对她说:“那就先把他叫醒!我们不能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剥夺了他的双.腿。”

    没有停下脚步,苏分开人群,向疗养院大门走去。

    助手咬着嘴唇,追在苏的身后说道:“他的家人下午的时候,已经赶过来了。”

    苏轻轻地叹息了一下,扭头对身后的助手说:“好吧,截肢手术准备好之后立刻叫我。”

    助手立刻回答:“手术台那边早就准备妥当,只等您了。”

    听到这苏就再没有说什么,脚步更快了一些。

    我从没有见过苏的工作状态,原来竟然是这样的。

    不知不觉之间,那个喜欢在柠檬树下读书的柔弱女孩儿,竟然蜕变成为一名医者,或者在这片大陆上,称之为祭司更适合一些。

    那位助手继续一路小跑,跟在苏的身后说:“今天又有三十七名伤者被送到了您这里。”

    苏停下来,冷着脸说:“接待部究竟想干什么,他们难道不知道,我的病房区域,拥挤得连一只苍蝇都飞不进来了,伤员被安置在哪里?”

    年轻的助手面带委屈地指了指疗养院后面的庭院,说:“三楼的走廊摆满了床铺,还有一些被安置在后花园新搭建起来的凉棚里。”

    苏寒着脸,低声咒骂:“该死的,要是下雨怎么办?”

    那位助手咬着嘴唇,小声地说:“索拉大人吩咐,要我们尽快将那些伤势已经趋于稳定的伤者清理出去……”

    苏看了我一眼,转身对那助手说:“知道了。”

    魔法篷车缓缓向前行驶,我坐在车窗旁边,对苏挥了挥手。

    ……

    两侧的街景向后飞驰。

    卡特琳娜靠坐在软椅上,问我:“还不打算对她说果果的事儿吗?”

    我犹豫了一下,对她说:“在等等吧,但愿这次瓦丝琪位面之行能找到灵魂号角,总要将果果姐唤醒,这些事情才好解释。”

    “嗯!”卡特琳娜温柔地答应一声,柔软的身体依偎进我的怀里,她的头靠在我的胸口上。

    她的头发散发着一种淡淡地香气,温凉的手臂抱着我的一条胳膊,闭上眼睛,长长的眼睫毛随着马车的颠簸而轻轻抖动,难得又这样安静的时刻,来享受一下两个人的幸福时光。

    我将目光从她胸口白腻的肌肤上移开,跟她说:“对了,在荒原上的时候,听你说起过,你还有个弟弟来着。”

    见我谈及到了她的家人,卡特琳娜脸上露出甜蜜的微笑,对我说:“嗯,服完兵役之后,他加入了一支冒险团,说是要跟着那群冒险家们一起去埃提亚王国探险。”

    她慵懒的样子像一只橘猫,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静止了一样。

    我想起了强巴赫,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没有他的消息,也不知道他跑哪去了。

    展开了宿舍管理员给我那张信函,看到安琪博尔德皇室的印章赫然出现在纸上。

    羊皮纸上每一个字母写得都很漂亮,这是一张很普通的邀请函,只不过当它印以皇室的徽章之后,于是有了更深一层的含义。

    詹姆士亲王打算在周五上午,在位于帝都第一区的城堡里召见我。

    我算了算时间,竟然就是明天。

    该来的总会到来的,我将邀请函折好揣进怀里,打算去见一见这位南风军团的最高统帅。

    或许他是想从我这里询问一些关于赢黎的消息,如果是那样的话,我应该怎么说呢?

    我不禁痛苦地抓了抓头发。

    ……

    帝都第七区的落叶大街尽头的露天广场上,举办着一年一度的盛夏麦酒节。

    色泽金黄的炸鸡,

    杯口堆满了泡泡的麦酒,

    古老的乡村音乐,

    在广场上欢快跳舞的人们,

    瞬间点燃了这里的气氛。

    在夜幕降临之后,这里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从四面八方涌来的人们挤满了这个广场。

    这里恰好位于平民区与工坊交汇处,那些从工坊里下了工的平民们带着家人和朋友,纷纷聚集在这里。

    大家吃上几块炸鸡,喝上几杯麦酒,畅快的大声聊天。

    这里有廉价的麦酒,有香喷喷的炸鸡,也有一些平时在帝都难得一见的各地小吃。

    渐渐地也有很多贵族们慕名而来,他们也会坐下来,喝一杯廉价的麦酒,品尝一些风味独特的小吃。

    第七区的盛夏麦酒节逐渐的变得声名远播,到了今天,光是各地不同口味的麦酒就汇聚了几十种之多,更有从矮人国度不远万里赶过来的酿酒师,将矮人国度里那种添加了蜂蜜的甜味麦酒带了过来。

    艾丽娅夫人穿着带有金色暗纹的长裙,脸色酡红地靠坐在一张椅子上,在她的面前摆着一大杯麦酒,醉迷的眼神看着热闹的舞池,在这里跳舞的人们都是谈不上拥有什么优美的舞姿,但是却都能完全融入这份欢乐之中。

    看到我拉着卡特琳娜艰难的从人群中挤进来,艾丽娅夫人招呼一位头顶着木质托盘的侍者,托盘上放着十几杯麦酒,那位侍者双手扶着托盘,在拥挤的人群中穿行,那些酒杯里的麦酒竟然完全不会洒出来。

    艾丽娅夫人的贴身侍女从一旁站起来,接过两大杯麦酒,并将几枚铜板塞进侍者的口袋里,那侍者献媚的笑了笑,听到一旁有人招呼,连忙向那边挤过去,他的身体在人群中被挤得左摇右摆,但是头顶上的麦酒却从没洒出来过。

    我对坐在圆桌另一侧的尼克和布伦南两人点了点头,尼克这时候一改之前的颓色,他穿着一件纯白的衬衫,领口扎着精美的领结,胸前别着一枚纯金的胸针,满面红光地坐在椅子上。

    我对着尼克举起手里的麦酒杯,随口说:“最近那边工坊一切顺利吗?尼克。”

    尼克一手举杯,另一只手向外一摊,耸了耸肩膀说:“一切还好,哦,说实话,你的精金魔纹赤铜符文板的点子太妙了。”

    我的舌尖儿触及苦涩的麦酒泡沫儿,感觉到麦酒浮起的一层泡沫里,略微还有一些细碎的麦粒渣滓,这多少有些影响口感。

    喝惯了精细酿制的金苹果酒,我不觉得这种大口喝的麦酒有什么更特别的。

    我对尼克说:“是不是感觉事情一下子变得简单多了?”

    尼克眯着眼睛,脸上露出得意的微笑来:“那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就像面前生长了一棵长满了银镚的大树任我采撷,我现在一刻钟都不想浪费……”

    坐在一旁的布伦南连忙鼓动自己的好友:“尼克,我觉得你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扩张,无止境的扩张,尽可能将符文板工坊的生产规模扩大,趁着这个难得机会,就要从众多符文板工坊里脱颖而出。”

    “扩张?”尼克对布伦南疑惑的问。

    “没错,现在这个阶段,当然是要找几家投资公司对你们的这间符文板工坊进行投资,这样才能以最快的速度扩张起来,然后占据整个帝都的魔法符文板的市场!”布伦南一口气将这些话说出来。

    我没有接着这个话题往下聊,对于符文板工坊这部分的事务,我觉得艾丽娅夫人才拥有更大的话语权,毕竟几乎所有事情都是她在负责。

    显然,她最近早出晚归忙得不可开交,我觉得这样忙碌的生活,并不能算是美好的生活。

    我伸手在桌上的盘子里拿了一块儿炸鸡,外皮炸得酥脆,里面却又鲜嫩多汁,就又拿了一块儿递给身边的卡特琳娜。

    黛博拉穿着一件黑色长裙坐在艾丽娅夫人身边,她的面前摆着一只巨大的木盘,上面的炸鸡堆得像小山一样,她坐在那里一直埋头苦吃,无比的专注,竟然完全不理会我。

    她脖颈上系着一条青色的纱巾,很好的遮掩住女奴的身份,秀美清纯的面容频频引来周围的目光。

    艾丽娅夫人即使坐在这样露天广场上餐桌前,那份雍容华贵的贵妇风范依然难以遮掩,她的目光有些咄咄逼人,任何一个胆敢窥视过来的目光,都会被她从容不迫地对视回去,往往那些有些猥琐的目光主人最先败下阵来,端着酒杯仓皇的躲开。

    她掏出手帕,在黛博拉小脸上用力的擦了几下。

    年轻的鹰身女妖非常不满意的抗议着,她挣扎的时候,自然而然地想要扇动几下翅膀,但是一只羽翅和一只肉翅都被牢牢的束缚在裙子里,她的身体极为不协调的扭动两下,险些跌倒。

    毫不理会黛博拉的抗拒,艾丽娅夫人将木盘子推到一边,不准她再拿里面的炸鸡。

    板着脸对黛博拉说道:“你今晚吃得够多的了,一位淑女面对自己喜欢的食物,即便是再怎么想吃,也要克制自己的欲.望。”

    黛博拉可怜兮兮地看了我一眼,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终究是没敢继续伸手从盘子里拿炸鸡。

    我很好奇,艾丽娅夫人是如何让黛博拉屈服的。

    要知道,很多时候,这只鹰身女妖和魅魔的结合体,还是要依靠着本能来行事的,她外表看上去人畜无害,但是实际心中却是完全没有好坏善恶之分。

    艾丽娅夫人看着我说:“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抱歉,看到你放在餐桌上留言的时候,就已经很晚了。”我对艾丽娅夫人解释说。

    我环顾四周,周围已经变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我对艾丽娅夫人说:“没想到原来第七区竟然还有这么热闹的地方!”

    能够从金苹果酒中解脱出来,看得出艾丽娅夫人已经逐渐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她有些迷醉的眼神明亮而美丽,露在长裙外面的肌肤白皙而嫩滑。

    她用手托着下巴,对我问道:“之前听艾拉说起的暑期计划,这么说,你要离开帝都一段时间?”

    “没错,黛博拉和卡特琳娜都要跟我走,我们要进行一次位面旅行,帝都这边的事情就拜托你了。”我对艾丽娅夫人说道。

    说完,我像是变魔术一样一只空盘子里忽然之间盛满了冰块,随手抓起几块冰丢进酒杯里。

    在这样的一个热浪扑面的盛夏夜晚,喝一口冰凉的麦酒,也是一种享受。

    艾丽娅夫人向我眨眨眼睛,从她的口中喷出温热的酒气,对我说:“难道你就没有什么要对我交待的?”

    我看着她那像玫瑰花瓣一样嫣红的嘴唇,脑子里有一些恍惚,停顿了一下才说:“你是说符文板工坊或者是纺织工坊那些事?”

    她点了点头,喝了一大口麦酒。

    我很随意地笑了笑,说了句:“你决定就好了,哦,对了,别那么累,金币是赚不完的!”

    很高兴能够看到艾丽娅夫人能够从之前的困顿中摆脱出来,现在的艾丽娅夫人浑身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魅力。

    她怔怔地看着我。

    我对她说:“位面战争能持续多久,我们的符文板生意就能维持多久,这要看那些秘银矿场什么时候能重新开工,不过就算是新的秘银锭涌进帝都,我们的符文板也不是没有一拼之力。至于纺织工坊那边,我会给你准备足够的丝锭。”

    艾丽娅夫人对我问道:“难道就没有一些其他的期许?”

    我笑了笑,对着夜空中璀璨的浮空王城举了举杯,然后说:“帝都的夏天太热了,如果这边能脱开手,不妨去埃尔城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

    艾丽娅夫人靠在椅子里,说道:“你还真是一个很体贴的合伙人。”

    我的目光转向北方的夜空,心里想着,在那片星空之下,在这样的夜晚,埃尔城的那些朋友们会不会也像我一样,围坐在圆桌前,一起喝酒聊天。

    随后我又对艾丽娅夫人补充了一句:“如果看到安和黛米,请替我向他们问候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