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魔法时代 海逸小猪

55.弗朗西斯学者

    弗朗西斯学者按照之前与琪格的约定,每月向我提供一定数量的魔法金属溶液。 小 说    .

    虽然他这个人脾气有些古怪,平日里很少与外人沟通,但却是一位遵守承诺的人。

    从最开始符文板工坊里需求的精金溶液,到后来魔印工坊里需求的赤铜溶液,只要我说出所需的具体数额,并向弗朗西斯学着提供相应的魔法金属,他都会按时准备好金属溶液等我来取。

    他比我上次见面的时候更瘦了,眼窝凹陷得很深,深黑色的眼袋,苍白如纸的脸颊,深紫色的薄嘴唇总是向下耷拉着,平时很少看他露出笑容。

    他说话尖酸刻薄,唯独对琪格有些特别。

    “你怎么来了?今天可不是约定好区金属溶液的日子。”弗朗西斯学者抬起沉甸甸的眼皮,对我有气无力地说道。

    看来服用大量精神类魔法药剂之后,对于他身体的损伤还是蛮严重的。

    只是这位学者有一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一旦专注于某项炼金学的研究就会变得很疯狂,他是那种为了验证一个答案可以彻夜不休的人。

    琪格一直在向弗朗西斯学者偷偷提供一些违禁的精神类药剂,那些药剂里面含有一定成分‘恶魔之血’,这是一种一旦服用就很容易成瘾的黑魔药,经过琪格的提纯之后,虽然副作用小了许多,但却并不是没有。

    他这人脾气非常的古怪,明知道含有‘恶魔之血’成分的魔法药剂服用多了会成瘾,却似乎毫不介意。

    他对于炼金术的研究很明显已经陷入一种癫狂的状态。

    然而,在我的眼中他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魔法学者,炼金术就像是他的心魔一样,他想要寻找到答案。

    我对弗朗西斯学者说:“额,是我来早了。弗朗西斯学者,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苏的治疗方式没效果吗?”

    为了避免他的身体被‘恶魔之血’彻底搞垮,我让苏帮他治疗他身上的毒瘾。

    看起来效果并不算好,失去精神类药物的支撑,他整个人都变得憔悴不堪,身体也一天比一天消瘦下去。

    弗朗西斯学者再次撩起眼皮瞟了我一眼,撇了撇嘴说:“为什么要这么问,那位坎贝尔疗养院的漂亮女祭司不是你向我推荐的吗?”

    他在我身边的高脚椅子上坐下来,他的那位魔法助手端来了两杯茶,放在长条平台上。

    他自顾自地拿起一杯,双手捧在嘴边,轻轻地吹气,停顿了一下才又说:“还是说你对她的那些治疗手段也和我一样没多少信心?”

    他索性将手里的茶杯放下来,凑在我的面前,像一条阴冷的毒蛇一样向我问道:“或者是你们串通好了,跑我这儿来,就是为了将我当成实验台上小白鼠?”

    我站在那里,被他问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弗朗西斯学者却是淡淡一笑,将另一只茶杯推到我的面前,歪着头,颇有些感慨地对我说道:“嗨,吉嘉,其实我一直很想知道,琪格究竟垂青你身上的哪一点,居然会放弃格林帝国最有前途的皇室将星,偏偏选择了你,一位来至于边陲小城的冰系魔法师,纵使你拥有无人能比的出色魔法天赋,也不可能打动那个心高气傲的公主啊,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一直猜不出来。”

    我笑了笑,对弗朗西斯学者说:“呵呵,或者是神的旨意。”

    “得了吧!”他这次连眼皮都没有撩起来,坐在高脚椅子上,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落在稻草人肩膀上的乌鸦。

    稍微沉默了一小会,就在我刚想说出来意的时候,弗朗西斯学者忽然抬起头,皱着眉头对我说道:“那位坎贝尔疗养院的祭司治疗手段蛮不错的,你难道就一点都没看出来,我最近的气色还是蛮不错的?”

    “好吧……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我说道。

    弗朗西斯学者将头扭开,不在看我。

    不远处的魔法坩埚前面,他的魔法助手正在卖力地帮他搅动坩埚里的粘稠液体。

    弗朗西斯学者不再说话,看起来他只打算陪我喝完这杯茶。

    “对了,弗朗西斯学者,这个给你。”我从怀里抽出一卷魔法羊皮纸,递给了弗朗西斯学者。

    弗朗西斯学者接到手中,很随意的展开,一边看一边说:“这是什么?看上去像是一张炼金配方……”

    不过很快他便闭上了嘴巴,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完完整整的看了一遍之后,才一脸严肃地问我:“哦!这张东西你在哪搞到的?”

    我对他说:“在一位地精的手里抢来的,哦,是换来的,他把这东西献给我,我允许他们继续活下去,很公平,对吗?”

    弗朗西斯学者目光落回那张炼金配方上面,一边看一边说:“你居然在地精手里找到了这东西,不是说那些地精已经退化得与那些亚人类物种一副德行,怎么还能保留这种珍贵的东西?”

    我问弗朗西斯学者:“你也觉得这张配方很有价值?”

    弗朗西斯学者抬起头,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固执地对我说:“你应该先回答我的问题。”

    我摊开手,说道:“好吧,实际上我们探险小队无意间进入了一个洞穴,在那里发现了一支地精部落,这张配方图纸是我在一只藏宝箱里面发现的,箱子里装满了各种宝石,那张配方图纸当时被当成废羊皮纸铺在箱底,哦,你手里这张是我亲手抄录下来的手稿,原版图纸上写满了地精文字,并不容易辨认。”

    等我说完这些,弗朗西斯学者很干脆地将魔法羊皮纸卷轴卷起来,放在长桌上,又依依不舍地推到我的面前。

    弗朗西斯学者对我开门见山地说:“我需要这张炼金配方,你想和我换点什么?”

    “想要的话,可以送给你。”我说。

    弗朗西斯学者想都没想就拒绝。

    他对我说:“还是免了,如果你真打算送给我的话,那么就开出一个我能接受的条件吧。”

    我搓了搓手,对弗朗西斯学者‘嘿嘿’笑着说:“如果每月能够免费为我配制一些金属软化剂……”

    弗朗西斯学者还没等我的话说完,就抢先开口说道:“成交!三天之后,你到我这儿来取第一批金属软化剂,以后每月你可以将这两种药剂一起拿走,具体需要消耗的各种魔法材料,下次你来的时候我会给你列一个详细的清单出来。”

    “好的,就这么定了。”我对弗朗西斯学者说道。

    与弗朗西斯学者说完这些之后,我开始往魔法腰包里装那些封魔箱。

    那些封魔箱的玻璃瓶子里装满了赤铜溶液,搬起来异常沉重。

    在那位魔法助手的帮助下,我花费了好大力气,才将这几只封魔箱硬生生塞进魔法腰包里面。

    如今,辛柳谷魔印工坊里的那些魔法刻印机每次冲印的时候,需要用毛刷将赤铜溶液涂在魔印冲头上,这种魔法符文板整个底材都是普通铜板,只有上面的魔纹线是用赤铜溶液拓印上去的。

    正因为这样,聚火术符文板和微缩龙卷风符文板售价才会有这么的低廉。

    聚火术制作成本里面少了三大要素,所以价值才会这么低:魔法金属的镀层,魔法墨水,铭文师绘制符文板加工费。

    一直以来,真是由于这三大因素,才让符文板的售价一直居高不下。

    目前,魔印工坊里面出品的聚火术符文板和微缩龙卷风符文板已经遍布帝都大大小小各个角落,稳定的魔法效果与低廉的价格让这两种符文板迅速的占领了帝都魔法市场。

    现在几乎没有那个铭文师愿意绘制‘聚火术’符文板和‘微缩龙卷风’符文板了。

    听默里说,帝都里面一些专门经营排风机的制作工坊正在被迫寻找新的货源,符文板工坊这边铜火锅和排风机的出货量正在逐步上涨,老式排风机在市场上根本卖不出去了。

    ……

    等我返回耶基斯学者魔法实验室的时候,耶基斯学者正在坐在休息区的沙发里,兴致勃勃地向马文和司佩两人讲述着那台冰箱。

    我推门走进魔法实验室的时候,看他们聊得很开心,不知道耶基斯学者说了一句什么,三个人竟然爆发出一阵哄笑。

    走进了才发现茶几上还摆着一盏魔法台灯,这正是冬季魔法物品展示会上摆出去的那种节能型魔法台灯,没想到耶基斯学者把这种节能型台灯也拿了出来,展示给马文看。

    他们见到我走进魔法实验室,纷纷向我看过来。

    马文对我问道:“吉嘉,你不是说,准备让我来到帝都以后,就帮你销售这些魔法物品的吗?”

    我在马文对面的沙发上坐下来,说:“没错,当初我是这样说过,不过现在我的魔法商行那边缺少一位信得过的经理人,这件事无论如何你都要帮我。”

    “好吧,我听你的。”马文摊开手,笑着说道。

    我对马文说:“回头贝蒂会带你一起在贸易商行里清点物资的库存情况,我想办法将那些积压的午餐肉罐头和肉松砖统统卖掉。”

    这时候耶基斯学者站了起来,对我们说:“喂,好了,马文和司佩刚到帝都来,今天就别说这些关于贸易商行里面的事情了,我们将手里的事情放下来,好好地休息一天,我知道后街上一家新开业的酒馆很不错。”

    “好啊,那我们还在这里等什么,赶快走啊!”

    大家在酒吧里喝了一点酒之后,马文说要乘坐魔法篷车看看帝都的夜景,马文和司佩暂时住在第三街区出租的阁楼这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