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魔法时代 海逸小猪

233.不同

    夜风温柔

    浮空皇城在璀璨的星空下,用灯火勾勒出皇城大致的轮廓,偶尔会有一两位皇家鹰狮骑士团的骑士,从夜空中飞进浮空皇城的阴影里。

    入夏后的帝都俨然成为了一座不夜城,城市里的大街小巷都灯火通明,很多帝都人喜欢在晚饭后从家中走出来逛街,很多小商贩们也会在这时候走上街头,来至于北境省的美食红豆沙冰已经成为了帝都人夏季消暑的新宠,街头的十字路口总会有一些卖冰点的摊子。

    摊主拿着刨刀在巨大的冰砖上努力的刮下冰屑,然后浇上一勺红豆沙,再加上一勺枫糖浆,还会根据个人口味的喜好,加上一些香草、薄荷或者柠檬汁,如果选择更高档一点的,沙冰的下面还会铺上满满一层时令鲜果的果肉。

    精灵世界一直是格林人所向往的地方,因此来自于布宜诺斯城的炸鱼也一直是帝都人的最爱,在这暑气消退的夜晚,许多帝都人喜欢坐在街边的小椅上,点一份炸鱼,在来一大杯冰镇麦酒,一群年轻人喝着略微苦涩的麦酒,可以聊上整晚。

    魔法篷车经过热闹的街市,贝蒂望着那些喧闹的人群流露出羡慕的目光来,身为艾丽娅的贴身侍女,她大概很少会有属于自己的闲暇时间,跑到夜市上来随便逛逛。

    “要不要陪我下去走走?”我将头探向窗外,忽然看到夜市的街边居然摆着烤肉摊,羊腿肉在炭火上被烤得滋滋冒油,那种带有浓郁香料味道的肉香冲进我的鼻子里,让我的肚子也不禁咕咕咕地响起来,于是我便对贝蒂问道。

    尽管水系魔法师沙龙上有许多美味的食物,但是我被那些想要学习‘持续霜冻’魔纹法阵的水系魔法师们纠缠了整晚,除了一肚子柠檬茶之外,就只有在刚开始的时候,品尝到了两片面包,我甚至没来得及在面包片里加上火腿和番茄,

    “啊?……好。”贝蒂没想到我会突然冒出这样的想法,愣了一下,才回答说。

    马车夫就在街市的路边停下来,贝蒂跟随我走下马车厢。

    这种街边夜市的小吃摊,基本上面对的人群都是帝都里的平民阶层,在这里很少会看到有身份的贵族,对于帝都里的很多贵族们来说,面子远比味道重要。

    周围的人看到一位年轻的魔法师贵族带着侍女从魔法篷车里走出来,也没有太过注意,只是下意识的会默默的让开,越过了充溢着香气的烤肉摊,在经过了人满为患的炸鱼麦酒摊,来到冰点的摊位前面,原本在冰点摊位前排队吃冰的人群像是受惊的麻雀,轰的一下散开。

    摊主脸上露出想笑又想哭的尴尬表情,然后对着我耸耸肩,小心翼翼地说道:“尊敬的魔法师大人,您想要来点什么?”

    “两杯红豆沙冰……”说完我才想起来似乎应该征询一下贝蒂的意见,于是我转头看向她。

    “一杯加薄荷叶。”贝蒂适时地补充了一句。

    我们俩并没有在摊位前逗留,而是走到摊位最角落的位置上坐下来,那里原本有两个平民少年,当看到我们径直走过来的时候,果断选择让开了原本属于他们的位置。

    当我和贝蒂坐在方桌前面,我们俩也是轻轻地吁了一口气,看到冰点摊铺前面重新回归原来的秩序,这时候我才忽然有所感悟:平民的世界已经不再属于我,我与这里的一切原来早已经格格不入。

    或许有一天,当我摘掉胸口的魔法徽章,脱掉身上的魔法长袍,穿一件普通的旧衣服,才能真正的享受到这个街市的喧嚣,真正的融如这里。现在的我只能坐在魔法篷车里,老老实实地做一名路过的看客罢了。

    “走吧,我们回去吧,我有点迫不及待的想见到艾丽娅了。”还没等冰点端上来,我兴致缺缺地对贝蒂说道。

    贝蒂顺从地点了点头,将一枚银儿放在桌上,单手提起杏黄色的长裙,跟在我身后离开。

    端着两杯红豆沙冰的摊主一脸莫名其妙地站在摊位前,目送着我们离开,大概心里在猜测我们究竟来他这里做什么……

    “我跟你说,其实我做的红豆沙冰比他的好多了……”

    ……

    艾丽娅穿着一身湖蓝色晚礼服,安静的等在一楼大厅门前。

    整个宅院一层所有的房间都点着灯,庭院主道两侧的魔法路灯全部亮起,魔法篷车的车轮从光滑的大理石路面上驶过,发出咕噜噜的轻响,魔法篷车在院子里台阶的红毯前面停稳,身后的喷水池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出粼粼波光。

    我从魔法篷车里走下来,艾丽娅轻提裙摆向我屈膝行礼,看得出她精心的打扮,我走上去将她拉起来,她挽着我的胳膊一同走进华丽的宅子里。

    “这是在干嘛?刚参加完舞会吗?”我见她穿着如此正式,不禁问道。

    艾丽娅舒展眉头浅浅一笑,她是那种浑身充满了妩媚韵味的女人,单手挽着我的胳膊说道:“帝都的贵族女人们迎接从战场上凯旋的骑士们,通常都会这样盛装打扮。”

    “额,这是在庆祝耶罗位面战争的胜利?”我问她。

    “我可以这样认为吗?”她转头反问我,那双眼睛就像是夜空一样深邃。

    我挠了挠头,有些尴尬地说:“稍微有点早了,我还在考虑着如何才能将那群尼布鲁蛛人彻底赶出去,有机会的话,我希望能够找到那条连接通道,并将它封印上。”

    艾丽娅皱了皱眉,说道:“我还以为你们将尼布鲁蛛人赶出黑森林,这次远征就要告一段落。”

    我回答说:“暂时算是告一段落了,那些杜尔瓦的骑士们需要好好休息一下,耶罗位面暂时也要好好地休养生息,我们现在只等着进入沼泽海的树精战士们能平安归来,这次远征就算结束了。”

    扎克和欧内斯廷手下的那些构装骑士需要返回佩雷拉城进行休整,而且夏季马上就要过去,萨尔塔的勇士们要在秋收之前返回萨尔塔去防范那些藏在帕伊高原南麓群山脚下沙漠里的沙盗,北风军团的构装骑士们需要计划一下归期,耶罗位面与史洛伊特省之间可隔着好远的路,我不可能一直霸占着十支构装骑士团不还。

    我握紧了她的手,说:“对了,艾丽娅,谢谢你!”

    “干嘛要对我说这个?”艾丽娅正要跨步走进一层大厅,听到我这样说,身体停顿了一下。

    我扶着她迈步走进客厅,然后说:“这句感谢是代表耶罗位面上那些北风军团的构装骑士、兽人战士和野蛮人奴隶、吉尔达部落土著战士向你说的。”

    “那么你呢?”她地眼眉间带着一丝妩媚。

    “你想要什么样的感谢……”

    ……

    格林帝国的一些附属位面上爆发的位面战争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每期的帝都魔法报纸上都会以巨大篇幅来描述:战争的残酷以及格林帝国的构装骑士团在前线如何的奋勇杀敌,希望有更多的勇士奔赴位面战争的前线战场,并号召帝都各个阶层的民众们对位面战争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然而,帝都人并没有受到位面战争的影响,这座城市里除了一些战略物资相对紧张之外,只有治疗药水的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帝都里的魔法草药商店里的魔法药水的柜台上,总是缺少颜色淡红的治疗药水。

    帝都依然是格林帝国的贸易中心,而山脚下的那座小镇几乎是格林帝国最大的一处物资集散地,每天都会有成百上千的飞艇由帝国各个地方汇聚到这里,这些魔法飞艇带来各个地方所盛产的,也会带走那些领主们所需要的。

    帝都这边有很多商会,这些商会为了避免行业内的恶性竞争,通常每年都会召开本行业的供应商大会,这种大会所邀请的通常都是一些在某个行业做出了一些成绩的商人,就比如前不久艾丽娅参加了帝都纺织品供应商大会,艾丽娅几乎一人垄断了帝都这边的魔纹蛛丝布市场,由于原料受限的原因,市场上其他的魔纹蛛丝布的丝织品在这一年之中,几乎都消失殆尽。

    因此艾丽娅已经是帝都布料市场上的巨头之一,纺织品商会这边要求艾丽娅加大对银月精灵那边的丝织品出口力度,提高帝都市场上魔纹蛛丝布的售价,降低魔纹蛛丝布在帝都市场的占有率,这样才能给格林帝国其他纺织工坊一定的生存空间。

    面对这些条款,艾丽娅虽然没有尽数同意,但是也做出了一定让步,获得的好处就是加入了纺织品商会联盟,成为了布料商人圈子里响当当的大商人之一,艾丽娅工坊出品的魔纹蛛丝布受到纺织品商会的保护,这样一来,艾丽娅纺织工坊里的这些魔纹蛛丝布就能通过纺织品商会里的一些渠道,进入格林帝国的其他省份。

    艾丽娅在泳池里翻起一片水花,便消失不见。

    等到她露出头来的时候,已经到了对岸,湿漉漉地从泳池里走出来,身上滴着一串串儿水珠。

    贝蒂连忙送上准备好的浴巾,艾丽娅在我的身边坐下来。

    趁着夜色在泳池中畅游自然是别有一番滋味,见到艾丽娅也尽兴地从泳池里出来,我这才将那块神秘的符文板收起来,自从在这块神秘的符文板上领悟到两幅伴生魔纹‘降低需求’和‘聚能魔环’之后,过去这么久了,我依然没有任何进展,而且对此毫无头绪,颇有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挫败感。

    无法开启这幅神秘莫符文板的第三页,这次做的努力再次宣告失败。

    艾丽娅侧身躺在身边的躺椅上,贝蒂站在她身后帮她擦干湿漉漉的头发,艾丽娅对我说:“默里那边送来消息,今年符文板供应商大会邀请你参加,你不想去的话,我和贝蒂去应付一下好了。”

    “大约什么时候?”我将神秘符文板放到一旁,问道。

    帝都里的其他魔法符文板商们终于肯正视我这间符文板工坊了,也不知道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后天下午,巴宾顿家在帝都的那座庄园。”艾丽娅回答道。

    “符文板供应商大会……巴宾顿庄园,看到那群人会不会有些尴尬?还是我去吧!”我想了一下,然后说。

    看起来圣卡洛斯城的巴宾顿家族依然掌控着格林帝国的符文板市场,居然聚会场所都选择在他们的庄园里。

    “嗯,那我明早让人通知默里。”艾丽娅对我的这个提议没有反对。

    既然决定下来了,于是便好奇地向艾丽娅问道:“这种供应商大会,一般都会做些什么?”

    艾丽娅对此了解甚详,认真地为我讲解说:“基本上就是那些大型符文板工坊的供应商们约定一下符文板的市场份额,让后还会约束那些小厂商们经营范围。”

    竟是符文板商人们在私底下讨论如何瓜分市场,我不禁皱了皱眉,问艾丽娅:“这是在搞市场垄断?安琪博尔德皇室会放任这种商会势力掌控魔法市场?”

    艾丽娅轻轻哼了一声,从一旁的桌上拿起椅背金苹果酒,抿了一口才说:“又不会有书面上的契约文件,只是一些口头约定,只要抓不到他们的把柄皇室那边就无从干涉,就算是抓到了一些把柄还能如何。”

    “听起来就觉得蛮无聊的。”我轻轻叹息道。

    说起来,我的魔法符文板工坊经营的项目很简单,只有三种魔法符文板制成魔法物品,铜火锅、排风机和冰箱。

    这三种魔法物品都是用最初级的魔法技能制造的符文板改装而成,由于这种魔法物品每天的出货量很大,所以我的符文板工坊也进入了其他大符文板供应商视野。

    没想到从耶罗位面赶回来,居然还能遇上这事,其实我也很想认识一下帝都其他的符文板厂商。

    “要不然让贝蒂跟着你一起去……”艾丽娅对我说道。

    “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