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魔法时代 海逸小猪

33.誓约

    维基王后向赢黎提出邀请,请她参加艾瑞利尔公主明天的葬礼。

    虽然艾瑞利尔公主在无尽海对迦娜人所做的这些事迹无比耀眼,但是赢黎并没有因此冲动到不顾一切的答应下来。

    她坐在维基王后的身边,轻轻地撩了一下耳后的长发,认真地思考着。

    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她的心里面显得无比纠结。

    也许是因为维基王后的这些话语有很强的煽动力和感染力,这一刻就连我都有些心动了。

    赢黎望了我一眼……

    “我是葬礼的主持者,明天也将会由我来完成葬礼前的转嫁仪式,我在此立下魔法誓约,我不会做任何能够危及到赢黎.安琪博尔德公主以及她身边诸位随行者的事情,如违背此魔法誓约,我将会遭受万雷穿心。

    立誓人赞普拉.斯托乌玛。”

    赞普拉大巫师立下这份魔法誓约的时候,脚下淡蓝色的魔法阵缓慢地成型,就像无数条魔法枷锁将她的身体团团围住。

    当她说完这些誓言之后,无数条魔法力编织而成淡蓝色锁链化成了一道道符文之语,聚集在她皮肤表面,她苍老的身上就像是写满了杂乱无章魔法符文,那些蓝色符文颜色一点点的转淡,直至最后从她身上彻底消失。

    这几乎我见到最强大的魔法誓约,虽然不知道赞普拉大巫师的真正实力,但是我猜她的实力应该脱离了二转高级魔法师的范畴,至少是三转以上的魔导师才会给人这么强烈的压迫感。

    每次靠近她的时候,她身体说散发出来的静电力场让我有一种身体所有汗毛都要根根立起来的奇异感觉,她整个身体就像是一个核心,身体周围所有雷电元素都在围绕着她的身体缓慢旋转,围绕着她的身体所形成的魔力漩涡,足足比我身体里小小的魔力漩涡大上成百上千倍。

    迦娜大巫师赞普拉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压迫感,在帝都我只从皇家魔法学院的院长大人以及帝都魔法研究院副院长布鲁斯大人身上感受到过。

    赞普拉大巫师在我和赢黎犹豫不决的时候,立下这样的誓言,赢黎不可能再没有任何表示。

    “好吧,维基王后,赞普拉大巫师,我愿意试一试!”赢黎站起来,对维基王后和赞普拉大巫师说。

    听到赢黎这样说,维基王后忧郁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微笑来,她对赢黎说:

    “赢黎公主,你真是一位善良的姑娘,我相信艾瑞利尔的梦想和爱一定会在您的身上得以延续。”

    也不知道维基王后到底有多少烦心事,似乎她额头间的忧愁怎么也化解不开,她笑得很勉强。

    这时候,立下了魔法誓约的赞普拉大巫师拄着魔杖颤颤巍巍地走过来,她就算是佝偻着身体,但是迦娜人高大的身体依然让她可以低头俯视赢黎,她目光柔和地盯着赢黎,堆满了皱纹的嘴唇不断地颤抖着。

    充满了雷电之力的眼睛终于散去那炽白的电光,露出干涩浑浊的眼球,声音干涩地对赢黎说:

    “我可以现在就做出保证,将来无论在无尽海的任何一处海域,都绝不会有迦娜人敢用武器指着你,你将是无尽海最……最尊贵的客人。”

    维基王后也站起来,摊开双手用充满着感染力的声音说道:

    “愿格林帝国与无尽海迦娜王朝友谊长存。”

    宫殿四周那些迦娜美人鱼侍女们也都纷纷俯下身,附和着维基王后的话语,跟随着维基王后齐声说‘愿格林帝国与无尽海迦娜王朝友谊长存’。

    赢黎此刻也是一脸感动,对维基王后说:

    “我只希望格林帝国人和迦娜人能够继续保持和平。”

    我知道赢黎这个名字的读音,在精灵语中恰好就是‘和平’,当初詹姆士亲王和曼达夫人给赢黎取这个名字,大概就是希望帝国人和迦娜人能够和平相处吧!

    赢黎继续说:“我们虽然生活在同一世界里,但是却是分别执掌着海洋和陆地,我们的敌人不应该是彼此,而是那些在烈焰地狱中的那些魔族和冥界里的那些亡灵一族,如今冥界里的亡灵大军再次点燃了烽火,兽人部落所在的帕伊高原已经发现了亡灵大军,黑暗天幕出现在死亡森林的上空,兽人部落正在召集全种族的力量共同抵御亡灵大军。”

    “而我们格林帝国各个分属位面也出现了渊狱魔族的黑暗军团,位面上的战火不断地蔓延着,这些信号都意味着魔族大军很快便会卷土重来,它们才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维基王后听到这些坏消息,并没有说什么,反而是在旁边的赞普拉大巫师紧锁眉头,双眼重新罩上了一层炽白的雷电之力,说:“陆地上的情况也已经恶化成这个样子了吗?”

    赢黎点了点头。

    这时候,就听到宫殿前面传出一片杂乱的声音,维基王后沉着脸问身边迦娜美人鱼侍女:“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吵?”

    细腰迦娜美人鱼提亚显然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迅速地向宫殿前院那边走去,刚走到一半就遇见了赶过来送信的银甲迦娜守卫,那位银甲迦娜守卫在美人鱼侍女提亚耳边耳语了几句,美人鱼侍女提亚连连点头,随后又迅速地转身跑回来,向维基王后低声说了几句。

    维基王后微微点了点头,与迦娜大巫师赞普拉对视一眼。

    随后大巫师赞普拉便对我们不紧不慢地说:“赢黎公主殿下,想不到您还是一名出色的魔法师,不知道愿不愿意去参观我们的魔法塔图书馆,海渊之城的魔法塔图书馆拥有着近千年的传承,里面记载着数量众多的魔法以及一些魔纹法阵的图解,对于一位魔法师来说,那里可是消磨时光的好去处。”

    迦娜人的魔法殿堂,平时这种地方几乎是禁地一样的存在。

    没想到参加艾瑞利尔公主的葬礼,居然有机会到魔法图书馆里浏览一番。

    每个种族都拥有属于自己的魔法传承,我听肖恩学者说,迦娜人在水系魔法领域拥有最完整的魔法技能体系,能够有机会到迦娜人的魔法殿堂里逛一逛,绝对是我们梦寐以求的事情。

    赢黎听到赞普拉大巫师这样说,也是眼睛一亮,显然她也十分清楚这个善意的邀请对我们将会有多么大的好处。

    “好啊!赞普拉大巫师。”赢黎欣然答应道。

    “诸位请跟我来……”迦娜大巫师赞普拉没有说别的,对着我们点了点头,便做出邀请的手势。

    这时候,赢黎看了身旁的维基王后一眼,维基王后对着赢黎微微颔首,以眼神鼓励她跟随赞普拉大巫师去魔法塔的图书馆。

    于是我们便向维基王后辞行。

    赞普拉大巫师佝偻着身体,拄着法杖带着我们从水晶宫殿另一侧的偏门离开。

    一队银甲守卫跟随在我们身后,看上去很有排场。

    就在我们离开了艾瑞利尔公主水晶宫殿的时候,我隐约听见了庭院里传来了一连串儿争吵声,只不过那些争吵是用迦娜语在交流,我没办法听懂什么,一个声音来源于维基王后,另一个近乎咆哮的声音来至于陌生迦娜人,虽然我听不懂他们到底在说什么,但是我心里滋生了一些不太好的预感。

    我来不及细想,迦娜大巫师赞普拉转身对我说:“你是水系魔法师?”

    我点了点头。

    赞普拉大巫师故意将语速放缓,对我说道:“我们迦娜人精研水系魔法已经有几千年,因此,图书馆里有许多关于水系魔法师的传承。”

    贾斯特斯为我翻译这些话,就听赞普拉一路上对我说道:

    “以你现有的水平,我不赞成你去看那些高级魔法,那样将会很容易遭受魔法反噬,如果你想让自己的实力有一种质变的话,那么你就在图书馆里寻找一些三.级以下的水系魔法技能,那里珍藏着许多实用的水系魔法技能,有些技能对水元素的运用也许会颠覆你的认知。”

    她每说完一段话,都会停顿一会。

    等贾斯特斯帮我翻译完,直到我点头表示明白了,她才会继续说下去:

    “不过如果你想积累一些水系魔法知识的话,那就去寻找一些初级水系魔法符文解析卷轴,虽然里面都是迦娜语的注释,但你依然可以学到一些有用的魔法符文,希望你能够找到对你有帮助的魔法符文。”

    相比一些初级的水系魔法技能,显然魔法符文才是我更想要的东西。

    还没等我表示希望能够找到一些魔法符文,赞普拉大巫师又说:“或者你喜欢一些水系的魔纹法阵,请记住,所有魔纹法阵都是魔纹构装的基础。”

    每次她的目光落在我身上,都会让我很难受,有一种脱光了衣服被审视的感觉。

    但是她的这句话也提醒了我,除了魔法师之外,我还是一名铭文师。

    在格林帝国的魔法图书馆里很难找到完整的水系魔纹法阵图解,因此这么久了,我都没有绘制出来一套与水系魔法有关的魔纹构装来,这不得不说是水系魔法师的悲哀,既然迦娜族魔法塔图书馆里会用更全面的水系魔纹法阵,我希望自己能够学习消化一些。

    “赞普拉大巫师,您的这些话,对我有很大启发。”我对迦娜大巫师赞普拉说。

    赞普拉大巫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脸上的表情依然很淡漠,就连夸赞也很公式化。

    她对我说:“没想到格林帝国也会有这么出色的水系魔法师,希望你在魔法塔图书馆里能够有所收获。”

    我说:“谢谢您的指点,赞普拉大巫师。”

    她只是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也没有说话,径直沿着一条回廊带我们走出皇宫。

    看得出赞普拉大巫师进出皇宫非常的自由,我们离开皇宫的时候,因为有赞普拉大巫师在,甚至连最基本的盘查都省下了,就这样很顺利的离开了皇宫。

    ……

    海渊城的魔法塔图书馆位于一座位置颇高的魔法光罩中,我们从魔法传送门走出来,透过光罩甚至能够看到比邻魔法光罩里面华丽的皇宫建筑。

    虽然是仰望,但是从位于魔法塔图书馆的魔法光罩里看对面的皇宫,才能真正领略到它的雄伟与奢华。

    这座光罩完全就是一片魔法世界,光罩里有许多迦娜美人鱼巫师,她们应该平常就都生活在这里,在一些不知名的建筑里进进出出,看上去都非常的忙碌。

    我知道海渊城一定拥有非常庞大的魔法矩阵在维持它的平衡,无数魔法光罩,无数照明高塔组成了海渊之城的基础构架,这些魔法阵需要有无数迦娜魔法师辛苦维护,显然这座魔法光罩里面就是海渊城魔法系统的枢纽。

    迦娜大巫师赞普拉拥有很高的地位,我们行走在这座魔法光罩的大街上,所有遇见的迦娜美人鱼巫师都会主动避让到道路两旁,并且还会对赞普拉大巫师俯身行礼致敬,几乎所有迦娜美人鱼巫师都会这样做,她们眼中对赞普拉大巫师的那种崇敬是发自心底的。

    我们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了位于这座魔法光罩最中心位置一座圆形高塔前,这座魔法高塔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巨大的海螺,夸张的螺旋线一只延续到建筑的最高点,在海螺形高塔的顶端还有一盏魔法之灯。

    魔法塔图书馆外面拥有近百米长的台阶,我们沿着石阶而上。

    石阶两侧有一些迦娜守卫,他们看到赞普拉大巫师,纷纷行礼。

    就这样我们跟随赞普拉走进了魔法塔图书馆,偌大的魔法图书馆里堆满了按照螺旋线搭建起来的书架,无数书籍摆在书架里面,组成了一条条狭窄的通道,在图书馆一楼的入口处,摆在我和赢黎面前的那些狭窄通道居然有数十条之多。

    对于这座十分陌生的图书馆,一时之间我和赢黎站在原地,竟然有种不知道该从哪入手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