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魔法时代 海逸小猪

54.翅膀

    耶基斯学者今年夏天发表过一篇关于节能魔法方面的论文,这篇论文在DìDū魔法界产生了不小的反响。

    许多符文板工坊的魔法商人们纷纷找上耶基斯学者,希望能够从他手中购买到与节能魔法相关的符文板设计图纸。

    耶基斯学者对此没有敝帚自珍,他将这些符文板设计图拿出来与魔法商人们共享,而且还表明不会收取任何的费用,他还提醒这些魔法商人们,节能魔法符文板将会变得更加廉价,如何更有效的控制成本,才有可能让符文工坊生产出来节能魔法符文板更好的延续下去。

    有些魔法商人们觉得耶基斯学者对于魔法符文板市场的某些看法太过悲观,这主要是由于巴宾顿家族在今年夏季之后强势进入低端魔法符文板市场,巴宾顿家族这个决定给魔法商人们带来了很大的信心,大家认定巴宾顿家族制作的空白符文板标价将会成为低端魔法符文板的风向标,同样魔法商人们也看好耶基斯学者所设计的节能魔法,认为这一系列魔法符文板在魔法市场上前景广阔。

    进入秋季以后,DìDū的魔法市场上逐渐出现了种类繁多的节能魔法台灯,据说某位魔法商人已经拿到了DìDū第五街区魔法路灯的大笔订单,一时间成为了魔法报纸上热议的话题人物。

    “这两个月我尝试了用多种方法绘制这幅‘聚能魔环’魔纹法阵,就没成功过!”耶基斯学者坐在试验台前,轻轻抚摸着面前的金属符文板,颇有些感叹地说道。

    他的实验室角落里散落的魔法材料被收拾得很整齐,这不是他的风格。

    试验台上摆着一摞符文板,上面绘制的魔纹虽然一丝不苟,甚至没一处的转折点都分毫不差,但是这些符文板上却没有聚能魔环绘制成功后才能形成的法力漩涡,看起来是些废弃的符文板。

    关于那张神秘的符文板,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来历,我在上面只是领悟了两幅伴生魔纹,就已经觉得受益无穷。

    听耶基斯学者这样说,我猜他最近也在尝试破解那幅伴生魔纹,但是看起来并没成功,于是我说:“说起来‘聚能魔环’和‘法力回复’终究还是有些不同,‘聚能魔环’魔纹线太过复杂了。”

    耶基斯学者一脸苦笑,随后问我:“什么时候能回来帮我?我想尝试简化‘聚能魔环’这幅伴生魔纹。”

    我盘算了一下,对耶基斯学者问道:“最近应该会有些时间,不过那些魔纹构装的订单要怎么办?”

    话说耶基斯学者手里握着几分关于‘巨熊之力’和‘大地之盾’魔纹构装的订单也都快要到期了,我需要抽点时间将这些魔纹构装绘制出来才行,绘制近百套魔纹构装可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情。

    耶基斯学者沉吟了一下,又说道:“还是抽空先做一些吧,算算时间差不多也快到交期了。”

    “……”看起来他最近想要做的事情倒是蛮多的。

    我盘算了一下最近大概会一直在DìDū,便对耶基斯学者说:“那我这几天尽量多抽点时间!”

    ……

    从耶基斯学者的魔法实验室这边离开已经是下午了。

    马不停蹄地赶到皇家魔法学院教导处销假,免不了受到教导处主任弗里曼大人的盘问,说到底还是因为有詹姆士亲王的信函,因此这次销假还是比较顺利的。

    经过学院教学楼前面的广场,很多认识我的魔法生都将目光落在我身上。

    喷水池群像雕塑旁边聚集着一群DìDū帮的熟悉面孔,这些人看我从水池边经过,便纷纷将脸扭开,有些魔法生的脸上甚至对我露出了敌视,似乎我们之间的矛盾在皇家魔法学院已经算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

    伊凡和迭戈也在其中,他们只当做没见我。

    我没时间搭理他们,据说伊凡和迭戈的符文板工坊在开学前夕就已经宣告倒闭了。

    不过看样子两人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反倒是甩掉了这样一个大包袱之后,两人的精神状态好很多。皇家魔法学院的铭文学社一直是由学院里的DìDū帮所把持。

    开学之初,他们也会吸纳一些学院里面擅长铭文的魔法生。

    走进教学楼,我也没有回到教室上课,而是偷偷溜到了教学楼顶的魔法塔下冥想。

    虽然学院明确规定不准学院魔法生在教学楼顶停留,DìDū里面著名的七座魔法塔,其中之一就坐落于皇家魔法学院的教学楼顶,魔法塔运转的时候会从天空中汲取大量的雷元素补充进DìDū下面的防御型魔法矩阵之中,这座魔法矩阵最大的作用就是‘禁空’,据说这座魔法矩阵还有其他的功能,我曾问过肖恩学者,他告诉我这些属于DìDū魔法工会高层们才有权限知道的机密。

    站在教学楼顶,感受着从魔法塔上传导过来的阵阵雷电之力,整个教学楼顶上都充斥着浓郁的雷元素,甚至空气中时常会产生一些电弧,凭空跳出来以后,发出‘噼里啪啦’爆豆一样的响声后,瞬间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盘膝坐在教学楼顶,让自己处于充满了雷元素的空间里,感受着身体周围充盈的雷元素,很快便围绕着身体汇聚出天然的魔法漩涡,随后有大量的雷元素法力像海潮一样灌入我的身体里,这一刻让我清晰地感觉到全身上下都种莫名的酥麻。

    右侧的肩胛骨在融合了雷之种子后,身体对于雷电之力有一定抵御能力,雷元素法力进入身体之后,迅速充入肩胛骨。

    那种感受就像是一位在沙漠中渴了很久的旅者走进了一片绿洲,并发现绿洲中心居然一潭清澈的湖水,于是我置身于湖水之中,让清冽的湖水包裹着我……无数雷电之力从高塔上就像是脱缰的野马一样奔涌下来,一**冲击着我的身体,我觉得身体随时都有可能被这些雷瀑烧成灰烬。

    这一刻,我居然再次进入到一种很玄妙的境界,右侧肩胛骨好像成为了某个核心,整块骨骼完全就是由雷电之力构成,无数雷电之力在魔法漩涡的压缩之下,强行灌注到身体之后,我居然发现在充裕的雷电之力的滋养下,我右侧肩胛骨发生了一些异变,有雷元素构成的肩胛骨似乎在慢慢地成长,一道道电弧在我背后织成了一张电网……

    不,那不是一张电网!

    我的魔法感知力在身后的空间蔓延,那些电弧所组成的轮廓分明就是一只翅膀!

    这只用电元素编织而成的翅膀不断地汇聚着雷元素法力,在我身后向一侧张开,那些雷电之力不断地向周围延伸,然后我发现居然控制不了那只雷电之力组成的翅膀,身体好像是被无形之力托起来,双脚离开了教学楼顶漂浮起来,只是由于一只翅膀让我没办法在空中保持平衡。

    下一刻我强行中断了冥想,身体周围的旋涡瞬间消失,那些充盈的雷元素之力随着魔法高塔【零零看书网.】注入DìDū的魔法矩阵中,漂浮状态一下子消失,随后我便摔在楼顶上,所幸的是刚刚漂浮起来只有一米高。

    摔下来的时候,我也没受什么伤,只是着实吓了一跳。

    躺在楼顶上,就能避开游离在空中的雷元素,虽然周围的雷元素依然很浓郁,至少那些雷元素不像坐在楼顶冥想时候那样的狂野,脱离冥想状态之后,身后用电弧编织成的翅膀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身体重新充盈着雷元素法力,这才是我来此的目的。

    虽然我在教学楼顶冥想过数十次,但每次搞得都惊心动魄。

    不得不说这里算是DìDū范围内雷元素最为充裕的地方,我想要迅速恢复身体里的雷元素法力,就只能跑到这里来。

    我离开这里之后,楼顶便恢复了平静。

    ……

    再次打开了连接辛柳谷的传送门。

    这次终于不用担心传送门因为雷元素法力枯竭而随时有可能关闭。

    随着女半兽人将整箱整箱的物资扛出来,DìDū这边的仓库里再次堆满了魔法符文板与魔纹蛛丝锭,除此之外还有整箱整箱的巨弩箭头和圣银弩箭。

    关于这些掺了魔法黑铁的魔法弩箭头,前者是需要优先供应给南风军团那边,这件事我已经与康纳德伯爵谈妥,明早会有南风军团后勤军需部的魔法篷车到这里来取货。

    至于后者,将近八十箱圣银弩箭头则是要运往帕伊高原支援那边的兽人们,但现在只能放在这边的仓库里。

    亡灵大军在帕伊高原的死亡森林附近集结,兽人们要组织军队抵抗亡灵大军,一定需要这些圣银弩箭。

    马文和司佩这次帕伊高原之行还没有归来,暂时没有更适合的人来接收这些圣银弩箭头,只能存在这边的仓库里,或者找个时间运到琪格贸易商行那边去。

    北杜伊斯堡铁匠工坊那边按照之前的订单,仓库这边囤积了大量铜板底材和黑铁箭头,足足花费了整整一下午的时间,才算被女半兽人搬回辛柳谷去,兽人战士们这次回归辛柳谷之后,也承担起部分的搬运工作,所以搬运工作要比以往更加的效率。

    艾丽娅穿着银色宫廷长裙,站在仓库门口对贝蒂问道:“通知默里那边过来取货没有?”

    贝蒂习惯在白天抱着一本账册,听到艾丽娅这样问,立刻回答:

    “已经派人通知了。”

    艾丽娅又对侍女贝蒂吩咐道:“贝蒂,你留在这边,记得要把这些魔法符文板统统交付给默里,让他今晚把货全都运走,一定要把仓库空下来,北杜伊斯堡那边明天还有一大批符文板的底材要送进来,罗伯特那边已经派经理人催了几次了,我们总不能一直占用北杜伊斯堡铁匠工坊的临时周转仓库。”

    贝蒂认真听艾丽娅说完,然后答道:“知道了,主人。”

    艾丽娅吩咐完这些,便和我一起登上一辆魔法篷车,她坐在车厢里软皮沙发上,对我嫣然一笑说道:“这几天,听说符文板工坊那边的大门几乎被魔法商人堵住了,默里几乎每天都要跑到我这催货,你再不回来,那家伙估计就快被那群魔法商人们逼疯了。”

    我伸手拿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一口气喝进肚子里。

    没喝水的时候还好,喝了一杯茶水之后反而觉得更饿了。

    这时候我才想起来中午就错过了午餐,转眼已经黄昏时分了,除了上午在湖畔庄园的城堡里吃了几块白面包之外,我这一天几乎还没有吃别的东西。

    很多时候艾丽娅都会在车厢的小桌上准备一些糕点与饼干,但是此刻我却没看见,肚子里传来一阵咕噜噜的轻响。

    我有点无奈的摸了摸肚子,对艾丽娅说:“抱歉,这次我们在一座无名小岛上困了七天时间,真没办法赶回来!”

    艾丽娅探出胳膊在车厢一侧柜子里翻出一盘酥饼出来,含蓄地笑着摆在我面前,她总是可以准确解读出我心里的想法,很多时候根本就不需要我说出来。

    她的唇就像玫瑰花瓣一样嫣红,笑的时候露出精致雪白的牙齿来,嘴唇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说道:“干嘛莫名其妙的说抱歉?你去海渊城那边看到那些美人鱼了?”

    “拜托!迦娜海族所有女性不都是美人鱼吗?”我有点无语,没想到她这时候居然还会关注这个。

    “那些美人鱼是不是真的都很漂亮?”艾丽娅有些不屈不挠地追问道。

    我耸了耸肩膀,轻描淡写地回答说:“我可从没觉得这些人身鱼尾的迦娜人鱼有多顺眼……有些人鱼上身也会长出鳞片,看多了就会觉得她们与蛇人后裔其实没什么不同。”

    我其实对于那些迦娜美人鱼真的没什么好感,尤其是出现了艾瑞利尔公主这件事之后,就觉得迦娜人是一群相当阴险的家伙,如非必要根本不想和他们打交道。

    艾丽娅问我,我也是照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