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魔法时代 海逸小猪

55.第三次降价

    透过干净的玻璃窗,刚好看到贝蒂抱着一本账册从庄园外走了进来。

    门房里的看门人殷勤地跑出去开门,她和看门人热情地打着招呼,从大门口一路走进庭院台阶,遇到的侍女和仆人们都主动向她行礼,她的脸上洋溢着自信与微笑,对问候她的每位仆人都会点头致意,偶尔也会聊上两句,但是脚步却未曾停下。

    贝蒂脚上穿着一双精致的马靴,下身穿一条羊皮紧腿马裤,上身穿一件带有蕾丝花边儿的白衬衫,外件棕色羊皮马甲,脖颈间没有挂任何的饰品,只有一条细绳,上面拴着一串儿铜钥匙,头上卷发被她扎成马尾,看上去简单而干练。

    一年时间,跟随在艾丽娅身边的贝蒂已经成为了一位可以独挡一面的副手。

    艾丽娅穿着一件真丝睡衣坐在梳妆台前,白腻的肌肤透出淡淡绯红,用一只梳子在梳着略微有些蓬松的金色卷发,我端着酒杯站在露台旁边,手肘依着窗台的大理石板,她似笑非笑地看我一眼。

    “发往海音丝城那边的第一批皮革,上周一搭乘‘海音丝号’魔法飞艇离开空港小镇。”她说。

    艾丽娅说这些话的时候,身体在椅子上坐得笔直,修长的脖颈挺得就像高贵的白天鹅,她的笑容里面包含了格林帝国女人最柔媚的东西,问我“那位叫弗雷德的制皮工匠是你的远方亲戚?”

    我抿了一口金苹果酒,回答说:“嗯,当初我在商队里跟着一位老兽人流浪的时候,他曾教会我很多东西,比如一些关于剥皮的技巧。”

    埃尔城的秋天比DìDū来得还要早一点,每年快要到丰收节的时候,就是酿造金苹果酒的日子。

    我走到艾丽娅的身后,怔怔的看着镜子里的这个女人。

    “那些是你童年里的一段抹不去的记忆?”她问我的时候仰起头,展开白藕一样的双臂勾住我的脖子索吻。

    “差不多吧。”我在她额头上轻轻地点了一下,脑海里想到了那片连绵不绝的新西亚奇斯山,轻轻一叹:“其实他是一位很不错的制皮师。”

    艾丽娅撇了撇嘴,并不赞同我这句话,她对我说:“得了吧!我派人了解过这位弗雷德先生,到目前为止他只是一位普通制皮匠,最擅长的是给铁匠工坊制作耐火的牛皮围裙,他可没有制作任何皮甲的经验。”

    我将空酒杯放到桌上,旁边的侍女端着酒瓶用眼神询问我是否要添酒,我笑眯眯地摇了摇头。

    用手指尖按住艾丽娅柔软的嘴唇,对她说:“在商队那会儿,他经常给商队里护卫们制皮甲,他虽然没做过魔法皮甲,但我相信以他的手艺完全能够胜任这份工作。”

    艾丽娅是个性感的女人,而且也足够聪明,她见我这样说,便说:

    “呵,这事你说了算!”

    我以为她既然问了一些关于弗雷德大叔的事情,自然也会谈及辛格姐,等了一会儿不见她说起,我忍不住追问她:

    “你难道不想问问别的什么?”

    她的眼睛不是最漂亮的,但却是足够的妩媚,尤其是眯着眼睛的时候,她问我:

    “比如?”

    我说:“关于辛格姐的事?”

    她浅浅一笑,对我问道:“琪格殿下的贴身侍女辛格?你希望我问你点什么?”

    她居然知道辛格姐的过往,也许是因为她比较了解琪格,我只能哈哈一笑说道:“哈,没什么……对了,你有没有想过要去一座海岛度假?”

    她挑挑弯弯的眉毛,饶有兴致地仰起头问:“和你一起?”

    “当然!”我点头说是。

    “只有我们两个?”她又追问了一句,那眼神分明有着一种挑.逗的味道。

    唔,是蜜糖的滋味。

    我笑了笑,俯身凑在她耳边说:“假如你希望这样的话!”

    “好啊!”她说道。

    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笑得更弯了。

    ……

    透过院墙外面的行道树,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街上一辆接着一辆载货魔法篷车从巷子里驶出。

    随着辛柳谷魔印工坊里面魔法刻印机不断增多,魔印工坊的产能也再次出现爆炸式增长,这次默里收到的魔法符文板大概能维持符文工坊近一个月的生产需求。接下来我所面临的问题就是符文工坊扩张的问题,其实早在两个月前,默里向我提出关于扩建符文工坊的方案,但是被我否决了。

    虽说查尔斯陛下身体方面没有任何问题,但我不能比考虑一下符文工坊在DìDū这边的发展,毕竟在我娶了赢黎之后,我身上就算是打上詹姆士亲王一系的烙印,格林帝国王位继承人查理王子与詹姆士亲王并不亲近,众所周知,詹姆士亲王更加欣赏威尔士王子,而且我还与乔治王子之间存在着一些矛盾,以上无论哪点,都足以让我将魔法工坊搬离DìDū。

    诺亚邀请过我,他和路易斯都希望我去瓦丝琪位面发展,或者去帕莱斯蒂纳省的伊格纳斯城,那里有片美丽的翡翠海湾,另外海音丝城也是不错的选择。

    对我而言,北境才算的是我的故乡,其实我更倾向于将这些工坊都搬到史洛伊特城去。

    ‘笃笃笃’的敲门声响起,让我从沉思中清醒过来。

    艾丽娅正在侍女的帮助下绑一条束腰,她尽量收腹挺胸,再将胸腔里多余的气吐出去,力求能够让自己的腰看起来更纤细,她平静地说了句:“进来!”

    卧室的门被推开,贝蒂站在门口,她对艾丽娅和我说:“主人,默里来了。”

    艾丽娅看了我一眼,见我点头同意,便对贝蒂说:“请他在会客厅等一会儿。”

    “好的,主人。”说完,贝蒂便退了出去。

    旁边的侍女帮我整理了一下白衬衫,帮我将袖口的扣子系好,又拿来了一双擦拭得铮亮的皮靴蹲在我的面前帮我穿好,审视了一下自己的穿着没什么问题,我便沿着回廊走下楼梯,赶到一楼的会客厅去见默里。

    默里安静地坐在客厅椅子上喝着一杯红茶,见我推门走进来,连忙起身问候。

    他的眼睛里充满了细密的红血丝,看起来最近几个晚上应该是没怎么睡好,我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对他说道:“临时被一些事情耽搁了,符文工坊这边情况怎么样?”

    默里脸上挤出的笑容比哭还要难看,他脸上的法令纹很深,露出一脸的苦笑,并对我说:“这两天,符文工坊的大门几乎都被那些魔法商人踩破了,平时都不曾有这么多商人同时到工坊提货,听说工坊这边的货源紧缺,等在门口提货的商人居然比平时多出了一倍,并且每位魔法商人采购量照平时比起来几乎都多了一倍,天知道那些魔法商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在我的面前大倒苦水,看起来这几天一定是受了不少的气。

    我问他:“工坊那边安排得怎么样了?”

    默里拍着胸口对我说:“我已经派人召集雇工,务必要在今晚连夜赶制一批铜火锅和排风机,其实那些铜火锅和排风机装起来简单得很,明天早上一定能恢复正常供货。”

    随后默里对我说了一件事,是关于比利.巴宾顿公爵当初向DìDū符文板商人的那个承诺,针对DìDū里的铭文师们,巴宾顿家族开始生产初级空白符文板。

    “最近圣卡洛斯城产的初级魔法符文板大量涌入DìDū,这些赤铜镀层的魔法符文板价格也足够低廉,导致DìDū这边许多原本早就不做聚火术符文板和微缩龙卷风铭文师又觉得有利可图,虽然这些手工制作出来的魔法符文板售价要比我们高十银币,但在符文市场上还是有一些竞争力,同样是初级魔法符文板,但一部分DìDū人就是比较认可圣卡洛斯城这块招牌。”默里说这些的时候,显得有些激动,用手用力敲着椅子扶手。

    我轻轻的揉了揉眉心,对默里说:“那这次就由你出面,通知那些与我们有合作关系的魔法商人们,铜火锅和排风机的售价再往下降二十枚银镚儿。”

    默里听到我这样说,表情有些凝滞。

    半晌,他才对我说:“额,……也就是说,每张‘聚火术’魔法符文板和‘微缩龙卷风’符文板的售价只有三十枚银镚儿?这个价格刚好是DìDū初级铭文师对初级魔法符文板的代工费用,除非符文板商无偿为那些铭文师们提供空白符文板,否则他们铭文师根本没办法将回售的价格压到三十枚银镚儿,我的天!不知道明天那些与符文板商人签下协议的铭文师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气得发狂……”

    他没问我会不会亏本,看来是对我有一定的信心。

    随后他又问:“……那冰箱呢?”

    我想了一下,说:“冰箱暂时不下调价格,不过那些冰箱接下来可能会做一些设计上的变更,工坊那边做得冰箱太粗糙了,这种冰箱只能针对鱼店出售,没有人会喜欢这种大木头箱子,我们需要向市场上投放一种更加精致的冰箱,应该将它做成厨房里的储物柜,这个我会给你设计图,由你来找木匠,哦,还是找一位铜匠吧,这种储物柜要做得高档一点,我们要面对的客户可不是DìDū里的那些鱼商,是那些DìDū里的贵族领主,入秋以后冰箱就会进入淡季,正好可以转型!”

    DìDū魔法商店里摆着的冰箱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地窖里面的大木箱,非常粗糙,里面铺了一层厚棉被之外,就是在四壁上钉了四张‘持续霜冻’符文板,有的木箱甚至连盖子都盖不严,很容易散发出凉气了,于是一些人只好在冰箱上铺一层棉被,防止凉气快速挥散。

    默里听我这样说,立刻答应下来。

    “另外铜器工坊那边魔法台灯的灯罩做得怎么样了?”我问默里。

    贝蒂为我端来了一杯茶,摆在我面前。

    艾丽娅也穿好了裙装,从楼上走下来。

    默里看到艾丽娅的时候,立刻恭敬的站起来,露出一脸的尊敬,艾丽娅做出一个‘请默里继续’的手势,他才有些拘谨的重新坐下来,对我说:“第一批五百台铜制人物雕像台灯灯罩已经做好了。”

    我盘算了一下才说:“很好,后天到仓库这边取‘微光照明术’魔法符文板,初期的售价就定在二十五枚银镚儿吧,好吧,就这样!”

    听到我的这个价格,默里有些错愕,他一脸不解地问我:“可……可是老板,这些铜制人物雕像的灯罩要比铜火锅造价高一点,难道这些台灯的售价不应该定得再高一些吗?”

    我说:“我是想让这些魔法台灯尽快打开市场,毕竟市场上的蜡烛和煤油灯价格低廉,就算是鲸油也不算有多贵,想要在DìDū这边打开局面,我们还要花一番心思,所以暂时就做五百台试试水。”

    其实针对魔法台灯,我还有个更加大胆的销售计划,这种魔法用品并不是必需品,因为有更廉价的蜡烛和油灯,魔法台灯怎么说都是有了一些小资情调,DìDū里面有能力购买台灯的人很多,但是如何让他们了解这些魔法台灯,才是最重要的。

    “好的,老板,听你的。”默里倒是没多想,在他看来说有魔法物品都是高档奢侈品,属于贵族们才能用得起的物品。

    ……就这样,在这个秋天里,DìDū里的魔法市场迎来了第三次初级魔法符文板大降价,这次降价的幅度直接将‘聚火术’和‘微缩龙卷风’两种符文板的价格再次压到了只要那些初级铭文师想要赚取手工费,那么符文板工坊那边就将会无利可图甚至亏本的境地。

    这也是迫使铭文师们想要绘制这两种魔纹法阵,就势必要降低篆刻魔纹法阵的手工费。

    这一举措,立刻惹得DìDū里的一些铭文师们怨声哀道……

    而作为事情始作俑者的我,却是在第二天早晨,安安稳稳的出现在皇家魔法学院的课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