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魔法时代 海逸小猪

96.迪伦学长归来

    返回帝都的第二天,安琪博尔德皇室北坡的狩猎场出现大群魔族生物这件事就排到了帝都魔法报的头版,报导指出这件事背后策划者是黑魔法隐修会的余孽,有许多参加皇室组织的秋季狩猎的贵族因此而受伤,却没有报导这次事件死掉了多少人。

    阳光明媚的午后,躺在自家别墅二楼露台的躺椅上,温暖的阳光照到身上暖洋洋的,放下手里的神秘符文板,依然没能找到开启第三页的方法,我将如同一幅油画一样符文板丢在旁边的木桌上,卡特琳娜穿着米色毛衣和棕色亚麻布长裤屈膝坐在对面长椅上,她手里正拿着一把黑色匕首,仔细的观察匕首上面的魔纹。

    耶基斯学者说这把匕首算是把史诗武器,匕首被赋予了非常特殊的能力:生命汲取。

    它是一把来至地狱界的魔族武器。

    卡特琳娜眯着眼睛,沁凉地秋风吹起她柔顺的红发,有着成熟女人那种妩媚的丰腴,美得像是一幅画卷。

    皇家魔法学院里的校园生活多少有些安逸,由于我的魔法等级几乎超过了半数以上的四年级学长们,所以在学院里所有关于冥想类的修炼课几乎都看不到我的身影,偶尔还可以在学院图书馆二楼安静的坐上一下午,但多数的时候还是要去帝都魔法研究院帮助耶基斯学者完成他的一些魔纹构装的新设想。

    至于我和路德维希阿斯顿侯爵的交易上午的时候就已经完成。

    路德维希阿斯顿侯爵派人将五十架床弩运到了帝都这边的仓库里面,十万支单属性巨弩箭头分装到两百只木箱中,由贝蒂全权负责交付给那位经理人,我与路德维希侯爵的第一次合作完成得很顺利。

    辛柳谷的魔印工坊快速的发展壮大,每三天都会有一台崭新的魔印机被制造出来,这些魔印机正逐渐取代那些老旧机器,那些老式魔印机不仅魔印的时候成功率低,而且故障率也是居高不下,就算更换一些易损件,也没能有任何的改变,这种初代魔印机到了这个时候,算是完成了它们的使命,我让老矮人工匠们将它们全部换成新式魔印机。

    魔印工坊这边的产能呈爆炸式增长,相比之下缫丝车间的情况却是每况愈下,最近半月内缫丝车间产能连续下滑,最近这段时间,接连淘汰掉五十余只被抽丝抽得只剩下空壳的巨型蜘蛛,这些巨型蜘蛛死掉之后,并没有新的巨型蜘蛛补充进来,因此魔纹蛛丝锭的产量持续走低。

    去年艾丽娅的纺织工坊几乎垄断了魔纹蛛丝布的市场,于是有很多布料商人们看到了魔纹布的市场前景,也开始到处寻找魔纹蛛丝的供货源,这群商人终于在杜尔瓦省的一些大领主们手中发现了零散了魔纹蛛丝,并开始大力收购这些这种丝线,今年夏天耶罗位面战争取得决定性胜利之后,帝都这边有两家大型纺织工坊也开始出售魔纹蛛丝布料。

    魔纹蛛丝布的市场竞争也是极为惨烈,不过艾丽娅的纺织工坊在魔纹蛛丝布市场始终保持着主导地位,艾丽娅最近一直在烦恼,一旦辛柳谷里的巨型蜘蛛死光了,要去哪里寻求魔纹蛛丝布的货源。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看起来最近还要去一趟耶罗位面。

    桌上的盘子里摆着几个金苹果,这东西是她的最爱。在她的床头柜上始终会摆着一两个金苹果,只有闻到那种苹果上面淡淡的香气,她才会安心入眠。不过现在露台上静悄悄,小艾拉不见了踪影,普雅卡和科妮也去了无名海岛上的种植园,庄园里一下子变得安静了很多,也冷清了很多。

    这时候,花园里传来侍女的尖叫声,我和卡特琳娜纷纷从椅子上站起来,向前院花园那边望去,只见就在花园门口处的空气变得异常扭曲,随后凭空出现一道道电弧编织成一扇门,两位恰好经过花园,被眼前这一幕惊吓得尖叫连连,我和卡特琳娜看向那边的时候,扭曲的空气中出现一道裂缝,这道裂缝慢慢被两只带着白手套扯开,一位穿着占星者魔法长袍的年轻魔法师宛如掀开了某扇门的门帘,轻而易举地迈步走进我家的花园。

    “迪伦学长!”

    站在露台上,看到传送门里走出一位熟悉的面孔来,我一边用力挥手,一边大声呼喊。

    数月不见,迪伦学长在海风和烈阳下皮肤变成了巧克力色,整个人瘦得变成了衣架子,不过他似乎有了突破,随手在面前画出一道圆弧,就像是平时在家里推开一扇房门一样,我面前空间一阵扭曲,紧接着一扇门凭空出现,这次没有‘噼里啪啦’的电弧网,他一脸轻松地从传送门里走出来,随手闭合了那道时空裂缝。

    “嗨,吉嘉,听说你最近去了一趟迦娜海族,看起来还不错啊!”迪伦学长挑着眉毛,神采飞扬地说道。

    我走上前,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热情地说道:“迪伦学长,你怎么回来了?”

    迪伦学长很随意地坐在我的躺椅上,拿起果盘里的一个金苹果狠狠咬了一口,语气轻松地说:“休假啊,就算是参加位面战争,该有的假期也是有的,趁着最近洛琪位面战事不算太紧张,我趁机回到帝都休假。”

    我坐在卡特琳娜那张长椅上,靠着卡特琳娜柔软的身体,好奇地问他:“洛琪位面的局势怎么样了?”

    因为听说洛琪位面局势逐渐趋于明朗,威尔士王子赢得了一场决定性战役的胜利,所以我才会向迪伦学长确认这些传言的真实性。

    迪伦学长毫不掩饰地对我说出实情来:“那边最近应该没什么战事,那些纳克玛人被我们的构装骑士团赶进了大山里面,威尔士准备发动当地原住民的力量在那片山区坚壁清野,不过这种事情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也知道,那些纳克玛人和我们有着本质不同,而且与渊狱的连接通道就在那边,一天没将连接通道封印起来,那些纳克玛人总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看起来传送海船奇袭的效果还不错。”我轻声说了句。

    迪伦学长颇有些自得的笑了笑,说:“还可以,就是每次传送花费太大,你可以试想一下,成箱的魔晶石就像煤球一样放进熔炉里,整个战争就是在不停地烧钱,好在战争胜利会将这些损失都弥补回来,这种战争就是承受不住失败,除非你家里能有一座魔晶石富矿。”

    他向前倾斜着身体,凑近我身边又说:

    “我这次回来,就是想趁着休假的机会,到占星者工会这边尝试一个新的魔法课题,关于魔法传送阵中枢系统节能的新课题,所以我刚到帝都就立刻跑来找你,只有你才能精准的将我想要的东西画出来,每一个魔法符号,每一条魔纹线,都是那么的清晰明了,吉嘉,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问他:“只是你休假这段时间吗?”

    “……对!”迪伦学长点了点头。

    “那要多久?”我又问。

    迪伦学长算了算,说:“大概两个月,怎么了,你有什么事?”

    我停顿了一下,对迪伦学长说:“冬天的时候,我可能会离开帝都一段时间。”

    “你要去哪?”迪伦学长问我。

    “奇岩城。”我回答。

    说起来,我已经准备得足够充分了,只等着冬天里的假期来临,这样不至于耽误皇家魔法学院的课程。

    “是准备去南方雨林历练?”迪伦学长听说我要去奇岩城,有些诧异地问道。

    “算是吧,是去寻找一座上古祭坛,完成我的一个心愿。”我说。

    听我说得这样肯定,迪伦学长便没有在这件事上纠结,爽快地说:“那好,在你离开帝都之前,要全力帮我。”

    侍女端上来一些茶点,迪伦学长不顾形象地躺在藤椅上,闭着眼睛享受秋季午后的阳光,一脸享受地说道:“你这里还真不错。”

    辛柳谷传送祭坛上的传送门始终要固定在无名小岛上,这导致我失去了与特鲁姆小镇之间的便捷通道,所以我打算在无名小岛上建造一座传送魔法阵,我不想要那种临时性的,虽然临时魔法传送阵造价低廉,但是传送费却高得让人咋舌。

    想到这,我便对迪伦学长说:“我有一件事想要拜托迪伦学长,我想在一座海岛上设置一座固定传送法阵,你可不可以帮我设计一座。”

    迪伦学长听我说起这件事,睁开眼睛认真地问我:“这个容易,不过那座海岛是在罗兰大陆还是在其他位面?另外你想将传送终端设置在哪儿,帝都,海音丝城,还是史洛伊特城,埃尔城?”

    我想了想,虽说我很想将传送门设在埃尔城,但是现在这种条件也不允许,说到底还是帝都这边更方便一些,于是就说:“暂时就在帝都这边吧。”

    迪伦学长连忙从魔法腰包里拿出一张羊皮纸和一支鹅毛笔,迅速在羊皮纸上一边记录一边问:“那你准备共享帝都魔法传送大厅的传送门,还是开辟专用传送魔法阵?”

    我想了一下,试探着问道:“我准备将传送门建在家里面,不知道可不可以?”

    北境的史洛伊特城的好多传送门都是修建在魔法象牙塔上,帕莱斯蒂纳省伊格纳斯城门萨家族的传送魔法阵是建在军港里,杜尔瓦省萨摩耶公爵的传送魔法阵是建在公爵府的后花园里,我觉得萨摩耶公爵修建的传送门似乎最方便,于是便对迪伦学长说想将传送魔法阵建在花园里。

    迪伦学长楞了一下,他委婉地说道:“当然……可以,不过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将来有一天那座海岛一旦开发得足够繁华,每天需要进进出出许多人,搞得你的院子像菜市场一样热闹,另外按照帝都治安管理条例规定,这套审批手续繁琐得很,你可能需要帝都警卫营,皇家鹰狮骑士团,魔法工会执法团联合审查,他们会评定你有没有这个资格……”

    我没想到建一座魔法传送阵居然还需要这么多麻烦事,便说:“那样的话,还是租用传送大厅传送门算了。”

    迪伦学长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欣慰的说道:“你能这样想就对了,第五街区距离这儿也不算远,而且我可以帮你向占星者工会申请最优惠的政策,在这方面,工会那边对我们内部人员一向很大方的。”

    “迪伦学长,可是我没有加入占星者工会。”我不得不提醒他一下。

    迪伦学长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说:“那有什么关系,你算是我半个助手,当然算是占星者工会的外围人员,我现在就带你去占星者工会进行登记,魔法传送阵这东西是需要提前申请的。”

    “现在吗?好!”我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快就定下来,立刻答应说。

    随后迪伦学长便和我一块乘坐魔法篷车来到占星者工会,迪伦学长在占星者工会颇有地位,无论我们走到哪,都有人主动跟他打招呼,一些上了年纪的魔法学者学者总会亲切地对他说:

    “迪伦,你回来啦!”

    穿着占星者魔法长袍的年轻魔法学者则会对他这样说:

    “迪伦赫塞列特!好久不见。”

    “哈!好久不见!”迪伦学长说。

    “迪伦,听说你的移动传送法阵这次在位面战争中大放异彩,干得漂亮。”

    “那可不关我的事,我只是负责检修移动式传送魔法阵,你也知道那东西暂时计算传送坐标点的魔法差分机还不算太稳定,时常需要调整一下,我这次回来就是想查找一下相关资料的,有没有什么好的推荐……”

    迪伦学长也总会非常热情地回应,随后还会趁机询问一些关于申请传送魔法阵的事情,这些常年混迹在占星者工会总部的魔法学者们对此都非常熟悉,立刻热情地向迪伦学长介绍申请流程,随后又告诉他可以到占星者工会一楼大厅的前台,那里有人专门负责申请传送魔法阵的事宜。

    我们又跑下工会大楼,直接找到前台这边的负责人。

    “迪伦学者,这种事您随便打发魔法学徒跑就可以了,哪里还需要您亲自来啊!”

    ……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