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魔法时代 海逸小猪

166.蜥人部落间的战争

    我们沿着皮亚蒂拉山脉边缘丘陵地绕行了近百公里,穿过蛮荒沼泽的边缘地带,沿途一些蜥人部落已经被夷为废墟,大部分蜥人都已经迁徙到蛮荒沼泽深处。

    我们经过一座蜥人部落废墟,发现这个部落里的许多蜥人们都喜欢在棕榈树下搭建茅草棚,这种茅草棚是采用一种干香茅草铺成的屋顶,于是整个茅草屋散发着淡淡的香草味,这种香草的味道不仅有安神功效,还可以驱散丛林里一些毒虫。

    沼泽边缘区域地带几乎看不到活着的蜥人,因为在蜥人战士们的眼中,当一些小部落灭亡后,他们所能得到的最大一笔财产就是这些蜥人俘虏,蜥人部落之间的战争在某一方彻底失败后,那些蜥人俘虏将会成为获胜部落里面的被奴役者。

    蛮荒沼泽里面存在许多的威胁,稍不注意就会丧命于此。

    比如蜥人部落里的游猎者,他们身体本身就呈现淡绿色的条纹,这些游猎者隐藏在丛林中很难被发现,他们凭借高超的箭术在沼泽里狩猎,无论是蛮荒沼泽里的魔兽,还是格林帝国的冒险团,都是他们眼中的目标。

    还有一些在这种穷山恶水中活下来的魔兽,也对我们这种冒险团存在很大威胁,仅是蛮荒沼泽边缘皮亚蒂拉山区就遇见了拥有三阶初期实力的剧毒风蛇,据说沼泽深处藏着更多中阶魔兽。

    作为一名经常生活在蛮荒沼泽中的向导,纳撒尼尔心里面牢记数百处险恶地区,这些险地除了一些蜥人大部落之外,还有就是一些群居魔兽的领地,这些魔兽往往都是极难对付,身上魔法材料又没什么实际价值,成群的低阶魔兽霸占蛮荒沼泽边缘大片土地,很少有冒险团愿意招惹这些群居魔兽。

    另外蛮荒沼泽中遍布险绝之境,一旦误入就会危及生命。

    如果冒险团里没有经验丰富的向导,擅闯蛮荒沼泽是件极其危险的事情。

    ……

    一队蜥人游猎者从百米外的灌木丛中穿过,青绿色皮肤带有浅色斑纹,只是在腰上围着简单的皮裙,身后背着一张狩猎短弓,金色的眼瞳中散发着冷芒。

    百余名兽人战士躲在荒草后面的泥地里面,静静地等待这群蜥人战士从面前经过,这队蜥人游猎者并没有发现潜伏在草里的兽人战士,双方险之又险地擦肩而过。

    等到这群蜥人游猎者慢慢消失在密林里,牛头人鲁卡才从泥水里爬了起来,坐在荒草地的干爽地方,掏出一把匕首将贴在胸口的一只吸血水蛭剜了下来。

    贾斯特斯从牛头人鲁卡身边探出头,他眯着眼睛望着蜥人游猎者消失的方向,添了一下嘴唇。

    好像三天前对奴隶贩子那场杀戮让他的内心产生了一些细微的变化,海妖的本性就像是一棵嫩芽儿在他心底不断地滋生,他望着敌人眼神,总好像是在渴求鲜血的味道。

    在蛮荒沼泽中穿行,实际上雨林景色并不能给我们带来任何的新奇,我们进入第一周还能对这片雨林沼泽充满好奇,但如今早已习惯了睁开眼睛就能看到茂密的热带植物,伸手就能摸到巨大的芭蕉叶,这里千篇一律的雨林景色,让我觉得有些乏味。

    虽然拥有耶罗土著们提供的驱虫药膏,但是每天依然会有一些虫子在眼前飞来飞去,牛头人气血旺盛,一些会飞的虫子喜欢围着他四处乱飞,他摇晃的脑袋,不断地驱赶着蚊虫,脸上流露出一丝心浮气躁的神色。

    沼泽地就像是巨大的泥潭,我们经常会走着走着身体完全被泥沼吞噬,有时候整条腿都会踏进腐烂的淤泥里,或者被一些植物的根茎紧紧缠住,这里很多植物都有捕猎的本能,它们缠住猎物之后,那些根茎就会拉着猎物,死命地往地下泥土里拖。

    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后勤补给没有任何问题,不用每天狩猎沼泽雨林里的野兽改善伙食,几乎每天都能吃上白面包、蔬菜汤和肉排。

    赢黎和苏偶尔也会坐在牛头人鲁卡的肩膀上,她们这些法师们身体本身就十分孱弱,有时候走累了,善良的牛头人就会将她们托到自己宽厚的肩膀上,让她们歇一歇。

    我们小队沿着莫拉雅曾经走过的路,向蛮荒沼泽深处又走了三天。

    ……

    “好了,大家休息一下。”

    我大喊一声。

    兽人们毫无形象地纷纷原地坐下来,这样热的天气,就算躲在阴凉下也会出汗,更不用说穿着硬皮甲穿行在密不透风的沼泽地里,兽人纷纷解开腰间的水囊,大口喝着凉水,并将剩下的水淋在头顶。

    每次休息的时候,赢黎都会拿出一块‘聚水术’符文板,将它挂在树干上,魔纹法阵运转之下,清冽甘甜的清水落入集水器中,这些兽人们休息够了,就会排着队到‘聚水术’符文板前面,将自己的水囊重新接满清水。

    我从魔法腰包里捧出十几个滚圆的绿皮西瓜来,在纳撒尼尔一脸错愕地目光下,将这些西瓜分了出去。

    纳撒尼尔双手捧着我递过来的一块沙瓤西瓜,忍不住问我:“吉嘉大人,您野外历练的时候,还要在魔法空间里存放一些水果?”

    我摸了摸鼻子,面对露出一脸崇拜目光的纳撒尼尔,只好硬着头皮说:“额!在魔法包裹空间充足的情况下,我喜欢什么东西都带上一点儿。”

    纳撒尼尔脸上笑得很勉强,那种眼神就好像是在看一位骄奢淫逸的贵族公子,我觉得他一定是觉得我将无比珍贵的魔法腰包装满没太大用处的蔬菜水果肉食,纯粹是暴殄天物。

    我不可能向他解释我其实拥有一个半位面,只能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说:“你如果有什么需要,都可以找我,这次冒险我准备得非常充分。”

    我对纳撒尼尔客气地说,毕竟还需要他带我们找到藏在蛮荒沼泽中的上古遗迹。

    走进雨林这么多天,我也终于知道莫拉雅为什么会提前赶到奇岩城来,其实她就是为了专程赶过来邀请纳撒尼尔,虽说莫拉雅曾在雨林中见过那处上古遗迹,但是想要在这么大一片蛮荒沼泽里找到那处小小的上古遗迹,莫拉雅是绝对不可能办得到的。

    纳撒尼尔的皮肤黝黑,大概是炎炎烈日下暴晒后形成的肤色,他的鼻子有些塌,前额十分饱满,眼睛十分有神,身高只有不到一百七十公分,格林帝国的南方人差不多都是这样子,相较人高马大的北境人来说,稍显矮了一些,不过胜在头脑聪颖,他就像是蛮荒沼泽里的活地图,很多东西都牢记在他的脑子里。

    他比较怕卡兰措,对于这位身高一百九十公分的兽女战士,纳撒尼尔站在他面前就像半大孩子,只要卡兰措随意瞥他一眼,我就能感受到纳撒尼尔小腿上的肌肉都在抖动,他真的是很害怕。

    纳撒尼尔偶尔会将目光停留在海伦娜绝美的容颜上,每当这时候,他就会躲进一处不宜被人发现的角落或是树后,张开嘴巴,眼睛发亮的样子,实在是有些猥琐。

    莫拉雅和海蒂老师坐在一起,她那条猛毒花藤围在她身边,不停地从泥土里钻进钻出,这片沼泽根本就是最适合它生活的地方。海蒂导师浑身罩着黑色.魔法长袍,就连她的那张脸也隐藏在帽兜下,虽然烈日炎炎,但她身体周围总会散发着一些寒气,她晋升二转魔法师之后,毫无疑问拥有了冰元素之体,身上散发的寒气,大概就是来源于她的本身。

    她最近好像一直在研究‘关于冰元素融合’这一魔法课题。

    我轻轻叹了一口气,大概是她是知道了果果姐目前的身体是个冰元素之灵,将来就算是恢复灵魂残片里的记忆,最好结果就是果果姐与冰元素之灵融合,成为一名元素世界的冰元素使。

    海蒂导师想要化身冰元素,大概就是与果果姐有关。

    安妮甩了甩长筒皮靴上的泥巴,随手用长剑扫平一丛青草,长剑上燃烧的火焰驱赶走潜藏在荒草中的蚊虫,长剑上的火焰并不是暴风剑本身自带的魔法效果,而是安妮凝聚了火系魔法元素,将之附着在长剑上。

    火焰对于那些青草中的蚊虫拥有不错的驱散效果,不时有一些飞虫在安妮的火焰剑下化成点点火星。

    她和苏坐在一起,她们姐妹总是坐在距离海蒂老师最远的地方,这一路上,她们几乎也没有和海蒂老师交流过,看起来双方还存在很大隔阂,并且这种隔阂无法用时间抹除。

    ……

    向导纳撒尼尔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爬到树顶或者高岗上,凭借经验判断我们小队是不是走在当初那条路上。

    这时候我也会将莫拉雅儿送给我的魔法影像水晶拿出来,对比一下周围的景色。

    纳撒尼尔站在一棵大榕树的树顶上举目远眺,指着十五公里外面淡淡雾霭笼罩下,数十棵擎天巨树组成丛林格外显眼,天空中下着沥沥小雨,雨幕中的景色有些模糊。

    他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雨水,对我说:“吉嘉,前面就是穆尼吉部落的领地,这支蜥人部落最鼎盛的时期,部落里大概生活有几万蜥人,是这一带最大的蜥人部落,他们的部落酋长敌视人类,我们需要从他们领地的边缘绕开,他们的蜥人游猎者活动范围很大,我们得小心点。”

    我点了点头,看着远处那一大片擎天巨树,倒是很想去这种规模宏大的蜥人部落里面看一看。

    从树顶下来,我来到牛头人鲁卡的旁边。

    这时候,我看到牛头人鲁卡前面居然还聚集着十几名蜥人战奴,这些蜥人只是腰间围着亚麻布片,纷纷盘膝坐在沼泽地里。他们身体骨架很大,身上充满爆炸性力量的肌肉,他们拥有竖直的金色眼瞳,目光里毫无感情。

    “那些蜥人不是都放了吗?”我将鲁卡拉到一旁,对问道:“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处理干净?”

    鲁卡一脸尴尬地说:“除了一些不愿走的,其他的早就放掉了。”

    听鲁卡说,有些蜥人奴隶居然不愿离开,也不愿恢复自由之身,这让我有些始料未及。

    “鲁卡,那群不愿意走的蜥人是怎么回事?”我随后问贾斯特斯。

    贾斯特斯走到鲁卡身边,对我说:“是有一部分蜥人奴隶不愿离开,他们认为既然我们杀掉了尤塔司和安格斯兄弟,那么他们就是我们的财产……”

    我有些狐疑地看着鲁卡和贾斯特斯,问他们:“怎么会这样?你没把他们脖颈上的奴隶项圈解开?”

    贾斯特斯无奈地摊开手,向我解释说:“那些蜥人奴隶听说我要帮他们解开奴隶项圈,就像是预感到世界末日来了一样,缩在一起瑟瑟发抖,依我看啊,这些蜥人就是当了太久的奴隶,好像自己就把自己当成了货物,他们早就忘了这里的丛林生活。”

    牛头人鲁卡向我问道:“我们难不成还要带上这队蜥人战士吗?吉嘉!”

    我低头想了一下,然后才说:“我想试试,也许他们会对我们的丛林生活有所帮助。”

    贾斯特斯听我这样说,立刻反驳道:“也许他们会引来一些蜥人战士,里应外合地给我们制造麻烦,在我看来,这些蜥人奴隶对我们没什么用,不如统统都杀掉,这样事情就简单多了。”

    “还是先留下吧,也许我们还会用到他们,打不了派几名兽人战士看着他们。”我对贾斯特斯说道。

    听我决定下来,贾斯特斯便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们小队一行人在沼泽中休息了一小会,便绕开前面的穆尼吉部落,贴着这支蜥人部落的领地边缘穿过这片地区。

    黄昏时分,我们终于走出穆尼吉部落的领土范围。

    这时候纳撒尼尔轻轻地松了一口气,看了看天色,距离天黑还有一段时间,便带着我们继续往前走。

    就在我们经过一处密林的时候,居然听见密林里有战斗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