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魔法时代 海逸小猪

187.赢黎.我们走

    奇岩城的警卫营骑士们站在城墙之上,远处近百只飞龙穿梭在厚如棉絮般的云层中,城头数百架床弩纷纷调整好角度,巨型弩箭放进弩槽之中,弓弦也缓缓被绞盘拉开,俯仰角支架上仰三十五度,纷纷对准云层中那些兽人飞龙骑士。

    最近这几年奇岩城没有任何战事,警卫营方面对于守城器械的例行检修工作由于经费问题,已经延后了将近半年有余,雨季之后,这些床弩的各部分活结连接处变得锈迹斑斑,此刻被警卫营的弩手们装上牛筋弓弦,绞盘在刺耳的吱吱呀呀声中,床弩的弓弦被弩手们拉开……

    一群警卫营骑士们正在拼命地用磨刀石,给刺龙枪的枪尖打磨,这些老旧军械的木柄上面已经长了一层霉斑,甚至堆叠在底部的木器军械上面已经长出一层五彩斑斓的蘑菇来。

    守城士兵和警卫营的骑士们相对无语地站在城墙上,双方长官们也没有任何交流互动的打算,场面一度非常的沉闷。

    警卫营的骑士们在城头上战战兢兢地等了半天,发现远处的那群飞龙似乎没有空袭奇岩城的打算,就果断留下一部分骑士继续守在这儿,剩下大半的警卫营骑士们原地解散……

    ……

    五只陆行巨蜥满载着从蛮荒沼泽古扎赫尔部落带回来的物资,钻出茂密的雨林,在城头这群警卫团骑士们目光纷纷集中到我们这支队伍上,在城门口等待入城的民众们也都哗然,五只陆行巨蜥向前缓缓而行,总有一些人因为胆怯而不断地向后退,城门口的场面一度非常的混乱。

    奇岩城的城门还没有打开,城外的民众给我们让开一条路。

    纳撒尼尔兴奋地站在最前面的陆行巨蜥头顶上,将身上的穿着的砍袖皮马甲脱下来,精赤着上身用力挥动着手里的皮马甲,对城头上的警卫营骑士们大声喊道:“快点打开城门,让我们进城!”

    城头上的守城士兵们从墙垛之间探头向下观察了半天,没有发现其他可疑情况,又看着纳撒尼尔站在巨蜥头顶一副趾高气扬的模样,连忙放下吊桥,打开城门将等候在城外的人们放进城内。

    等待进城的人很多,并不是所有人都害怕我们。

    等在城门口最前面的是群骑这古博来马的轻甲骑士,他们虽然目光带着一丝警惕,却没有和其他民众一样躲开。

    我们一行人排着坐在陆行巨蜥的背上,也是排在这群骑士的后面。

    或许因为我们一些人骑着五条陆行巨蜥的缘故,这种巨型蜥兽长相凶恶,无论是等待进城的贫民,还是坐在马车中的贵族,都躲得我们远远的,根本就不愿靠近我们,以至于我们后面很长一段距离空无一人。

    上次进城的时候,奇岩城城门管控得没有这么严格,我们一行人几乎没有受到任何盘问就进了奇岩城。

    可是这次好像要严苛许多,而且周围的那些奇岩城平民们也全都以一种奇怪地眼神望着我们,警惕的目光中带有强烈的鄙夷之色,看起来奇岩城一定出了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变故。

    等排到我们进城,城门口的守卫根本就没有上前检查的意思,而是纷纷站在拒路马的后面,手持帝国制式强弩与我们一行人对峙,纳撒尼尔一脸诧异的站在陆行巨蜥头顶,他飞快地从陆行巨蜥身上溜下来,跑到城门口与那群不愿上前的城门守卫交涉。

    那些城门守卫根本不愿搭理纳撒尼尔,因此我不得不亲自出面解决这件事。

    对于这些城守来说,我的贵族身份远比一两枚金币更有效果,于是我佩戴着象征侯爵身份的贵族勋章走上前去,那些城门守卫不认识我,却是认识我胸.前的贵族勋章,他们远远地躲在拒路马后面向我行礼。

    “我们要进奇岩城,为什么不放行?”我质问那些城们守卫。

    那群城门守卫中,一位士兵队长站出来对我解释道:“这位侯爵大人,最近接到奇岩城城主府的命令,凡是从沼泽归来的冒险团都需要由警卫营的骑士们亲自盘查,我们也是例行公事罢了。”

    说完这些,这位士兵队长哧溜一下,躲回城门口的拒路马后面。

    没多久,城里面冲出一队警卫营骑士们,在城门口将我们团团包围,守在城门口的守卫们才算松了一口气。

    一名骑士队长骑着古博来马从队伍中走出来,他跳下马对我行了一礼,皱着眉头对我盘问道:“侯爵阁下,您是从蛮荒沼泽那边回来的?”

    虽然他注意到了我胸前的贵族徽章,却没有表现出本该有的恭敬。

    “没错!”我对着那位骑士队长说道。

    他将目光落在陆行巨蜥的身上,看到蜥兽背上驮满了物资,却没有蜥人奴隶,脸色更加的难看,对我盘问道:“您没有捕猎蜥人奴隶吗?”

    我嗤笑了一下,说道:“我们只是普通的冒险团,又不是那群奴隶贩子,自然是不做捕奴生意的。”

    骑士队长似乎松了一口气,但随即脸色又是凝重起来,盯着巨蜥背上那些货箱,对我询问道:“侯爵阁下,陆行巨蜥背上驮的是什么货物?”

    我很钦佩这位骑士长的勇气,在面对一位贵族侯爵的时候,说话居然还如此的硬气。

    我耐着性子回答说:“一些蛮荒沼泽狩猎到的魔兽材料和魔法草药。”

    那位骑士长看到我们一行只有寥寥几人,却是携带这么多物资,便对我说:“侯爵阁下,请诸位跟我们到警卫营接受进一步身份确认,最近奇岩城里出现一群打劫普通冒险团的强盗团伙,这些强盗多数由城里的贩卖蜥人奴隶的团伙成员组成,我初步怀疑阁下与此事有关联,所以请你跟我们到警卫营走一趟。”

    见到那位骑士长不讲任何道理,就想把我们带到警卫营去,卡兰措和贾斯特斯带着十名兽人构装战士从后面走上◇◆来。

    这时候,赢黎连忙从陆行巨蜥上跑下来,拉住我并对那位骑士长说:“……请允许我送信给奇岩城执政官诺曼侯爵,我们与诺曼侯爵是旧识。”

    骑士长看到赢黎身上虽然没有任何贵族标志,但也不敢怠慢地说:“这个没问题,我们也只是在例行公事。”

    ……

    诺曼侯爵比我想的要来得快很多,我们坐在陆行巨蜥的背上,被一队警卫营的骑士押解刚走进警卫营的大门,诺曼侯爵的马车就从外面疾驰而来,将我们一行人拦住。

    马车的车门被两位骑士扈从打开,仆从们搬过来一只凳子放在车厢门口,一位穿着华丽贵族服饰的中年男人从车厢里缓缓地走出来,周围那些警卫营骑士们纷纷向着中年男人行礼。

    中年贵族随意地挥了挥手,然后径直向赢黎走过来。

    我和赢黎连忙从陆行巨蜥的背上跳下来,赢黎乖巧地对着诺曼侯爵打着招呼:“诺曼叔叔……”

    不得不说,贵族特权真是个好东西,尽管我们还没有对警卫营的骑士们作出任何的解释,但有诺曼侯爵出面,警卫营这群骑士根本不敢扣押我们,就在警卫营的大门前将我们放行。

    诺曼侯爵将我们请进他的魔法篷车里,其余人则是乘坐陆行巨蜥跟在后面。

    陆行巨蜥在城市中行走的速度并不快,所以魔法篷车也缓缓向前行进,我与这位诺曼侯爵第一次见面,不过看起来他与赢黎很熟,而且在赢黎的面前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恭敬。

    据说,这位诺曼侯爵曾在詹姆士亲王手下任职,出身于奇岩省贵族家庭,离开南风军团之后就回到奇岩省任职。

    坐在车厢里,我向诺曼侯爵问道:“执政官大人,城里究竟出了什么事,居然要对所有从蛮荒沼泽归来的冒险团进行盘查?”

    诺曼侯爵神色有些古怪地看了我一眼,不疾不徐地喝了一口茶,然后对我讲述:

    “说起来,这件事真的是有些难以启齿……事情大体上就是这样,总之奇岩城最近半年当中有数十支冒险团莫名其妙的在雨林中失踪,其中包含了七名魔法师,这件事已经引起帝国魔法工会总部的关注!”

    “公主殿下,吉嘉侯爵,不瞒两位,这件事与皇室的乔治王子和布斯曼家族的昆汀.布斯曼有直接联系,所有线索都表明乔治王子和昆汀.布斯曼参与这场针对帝国冒险团的狩猎计划,几乎城里所有的奴隶贩子都参与了这个计划……”

    诺曼侯爵将事情来龙去脉讲述完之后,我和赢黎不禁面面相觑,原本以为是尤塔司和安格斯兄弟胆大妄为,没想到这件事竟然牵扯了这么多人,这件事居然也有乔治王子和昆汀的身影,原本还想着借着离开DìDū这段时间,可以与查理皇储殿下的关系缓和缓和,只是没想到再次踩到了乔治王子这颗雷上。

    偏偏我的身上又打着詹姆士亲王的烙印,偏偏詹姆士亲王与威尔士王子走得很近,这事搞不好要引起安琪博尔德皇室内部的争分。

    至少以后查理王子与我见面的时候,都不会给我好脸色。

    听到诺曼侯爵讲述完这些事情,我这才知道奇岩城里面发生了一系列重大**,而**的导火索就是我带人秘密地劫走了安格斯和尤塔司兄弟,这种几乎灭门的惨案必然受到奇岩城警卫营这边的重点关注……只是没想到后面牵扯出来更严重的**,这直接导致大家几乎忘记寻找劫持尤塔司和安格斯兄弟的真凶。

    随后的一个月,奇岩城的奴隶贩子们遭受奇岩省贵族领主势力们的大清洗,就连奇岩城里角斗场在一个月前都被迫关停。

    就在一星期前,奇岩省众议院召开了一场规模最大的公投会议,所有贵族对乔治王子和昆汀.布斯曼进行了公投,虽然奇岩省的贵族没有权利对乔治王子进行审判,但是却可以将其驱逐出奇岩省。

    ……

    诺曼侯爵将我们安置在一处清净的庄园里,我和赢黎坐在泳池边的太阳伞下,海伦娜和贝姬顶着烈日在泳池里游泳。

    “这么说,乔治王子和昆汀.布斯曼又被赶回DìDū了?”我对赢黎说道。

    赢黎穿着清凉的魔纹蛛丝织成的白色长裙,躺在一张躺椅上对我说:“据说克里斯军团长将这件事捅到查尔斯陛下的面前,查尔斯陛下盛怒之下,将乔治王子赶到安其拉多位面,正好查理王子在安其拉多位面两大秘银矿场,乔治王子应该会以管理矿场的名义,在安其拉多位面老实的待上一段时间。”

    “至于那位昆汀.布斯曼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虽然也是被遣返回华沙位面,但是华沙位面目前大部分区域已经被渊狱黑暗势力的恶鬼军团占领,布斯曼家族的军队缩在最后一座主城里,据说赖安公爵身受重伤,帝国这时候都没有出动皇家构装骑士团去援救布斯曼家族,看起来查尔斯陛下很可能要放弃布斯曼家族。”

    我轻轻一叹,心里面有诸多感慨:“没想到我们在蛮荒沼泽这一个多月,帝国居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

    我停顿了一下,随后我从躺椅上坐起来,蹲在赢黎身边,握住她白腻柔软的小手,鼓起勇气对她说:“赢黎,我打算放弃皇家魔法学院的学业,我要去埃提亚联盟王国找琪格。”

    赢黎美目流转,微笑着问我:“你决定了?”

    “是的,埃提亚联盟王国那边大概正在打仗吧,我想去帮琪格,我有点担心她。”我有点心虚地说。

    没想到赢黎很爽快地说:“那好,我跟你一起去,别试图丢下我。”

    我有些犹豫,想到把格林帝国公主偷偷带到埃提亚联盟王国去,詹姆士亲王会不会派遣手下二转强者亲自追杀我……

    我只能对赢黎说:“可是皇家魔法学院那边……”

    没想到赢黎却说:“我们可以暂时办理休学,我去请我的导师帕梅拉贤者给埃提亚联盟王国亚丁魔法学院写封推荐信,我到那边可以继续上学。”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好吧!赢黎,那我们明天就走!”

    (本书完)

    ……

    格林帝国公历2589年初,吉嘉侯爵出使埃提亚联盟王国。

    格林帝国公历2589年秋,吉嘉侯爵抵达埃提亚联盟王国,埃提亚联盟王国琪格女王册封吉嘉侯爵为亲王,拥有双子海沿岸近千公里海岸线,

    格林帝国公历2591年冬季,吉嘉侯爵与赢黎公主、琪格女王返回格林帝国,吉嘉应邀加入北风军团。

    格林帝国公历2592年夏季,带领麾下军团进攻冰雪苔原……

    ……

    各位,《魔法时代的法师篇》暂时就算是告一段落了。

    原本这本书的最初设定是三主角在魔法时代的浪潮中力争上游的故事,法师,骑士……后面不便透露。

    接下来,大概我要休整十天,或者两周左右,然后开始写骑士篇,希望能够用不一样的视角,给大家带来更精彩的故事,至少不会吃那么多的设定。

    好吧,后面应该会有些后记什么的,很多坑还是要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