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2章 神呐!

    镜子里那少女的五官惊恐而又狰狞,委屈复杂的就像是一觉醒来让人意外阉割!

    不是像,就是!!

    连续几拳砸向大衣柜门,呼哧出几十口颤抖的粗气后我看着有些渗血的小白指节嘴角居然诡异的上扬,“肖鑫,淡定,淡定,这肯定是幻觉,呵呵,呵呵,来,闭上眼小爷就能回去了,闭眼……”

    我站到镜子前闭眼,此刻只想祈祷列祖列宗别玩我了,想想更是可悲,我连自己列祖列宗是谁都不造!

    脚下咚咚咚的跺地,我如个神棍般三个手指冲天,跺的自己腿都麻了才随意对着一个方向一指,“回去!!”

    蓦然睁眼,答案很明显,我既没有眩晕,又没有感觉到超自然现象的发生,身体依旧处于这个地面乱遭的客厅……

    自然不服,我继续闭眼,跺脚,无师自通的认为这是个回去的渠道,穷折腾的劲头甚至有些可笑,但我心里却满是惶恐,就像是莫名被扔到了外太空,没人告诉我为什么扔你过去,你能做什么,肖鑫怎么就成了金多瑜!

    “回!!”

    再睁眼,我甚至还蹦了一下,手指胡乱的指向了地面,空气很安静,只有我自己闹出来的声音,定定的,我看着指向的东西,那个被我摔地上后散落打开的结婚证

    脑子里忽然有画面涌进,记忆样的东西,我直直的看着照片上的女人,兀的睁大双眼,“金,金大娘?”

    是她!?

    我想起自己的为何会发的心绞痛,就是因为这个金大娘,她在我们养老院住了三年,无儿无女,身无分文,说句难听的,她算是我捡回来的。

    当初我去帮后厨采买,骑着电动车一出养老院大门就看她在掏垃圾桶的里的东西吃,那头发鸟窝一样在脑袋上粘连,周身全是苍蝇,臭就算了,脸还其丑无比,大概经历过烧烫伤,各种增生的瘢痕,看着可怜而又让人不太敢靠近。

    虽然谁都说我肖鑫爱耍贫嘴不靠谱,但我常年和老人打交道,真就见不得岁数大了还没个着落的,心酸。

    她对我说饿,我心一软,就给带回去了,本想给她吃顿饭塞点钱就送走谁知道她就赖上我了。

    养老院里的大爷大妈都打趣我给自己找了个妈,我一合计,算了,反正我就是个孤儿,在养老院一个月两千五的工资拿出五百给她也没啥,就这么的,一养就三年,最初她交流还没问题,但只会写自己的名字,后来就老年痴呆了,每天就给我织毛衣,告诉我那叫啥阿尔巴尼亚针,还爱念叨她年轻时候的事儿,结婚啊,本来嫁的特别好,虽是父母之命,但对方是一威风凛凛的军医……

    “军医?!”

    想到这,我赶忙去了另一个改成书房的小卧室,在墙上,看到了挂着的白大褂以及一件绿色的军装外套!

    八零年,还是六五式绿军服,三片红,啪!的拍头,对上了。

    绷着脑袋想,她说结婚当天她就和人打了一架,被挠的脸都花了,再看镜子里的那张脸,啪!的再拍脑袋,又对上了!

    继续想,她说她窝囊了一辈子,唯一爆发的那天就是结婚,还是邻居新认识的朋友黄兰香给她出的主意,说是这样,她就不会在受欺负了。

    正合计着,外面的门被人粗鲁的拉开,随后就是凌乱的脚步声起,进来了一个系着绿色围巾穿着土黄色对襟外套的女人,她也算是我莫名到这后见到的第一个活人。

    “妹子啊!你没事儿吧!都是我的错,我就不应该给你出这主意啊!你放心,那个女的绝对是装的,她就是装晕!霍医生肯定能看出来!”

    我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个面容黝黑的瘦弱女人,有些不可思议的叫出她的名字,“黄,兰,香?”

    “你咋的啦!”

    她脸也被挠出个道子,站在我身前就仔细的看我,“妹子,是吓到了吧,我也没合计那个女的还会找来帮手,太猛了,有人拦着咱俩都没打过,给你挠坏了吧!”

    我心里有数了,她虽然没答应,但显然认可自己的名字,只是觉得我有些不太正常,头瞬间就疼了,脑海里全是金大娘这身体里给我灌输的记忆,她怎么窝囊,离婚,最后毁容,流浪街头……

    不断地消化,最后就是她去世时的场景,她用力的抓住我的手,眼睛睁的大大的,“肖啊,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啊!”

    抓的我是真疼啊,我本身就有心脏病,不能激动,忍着疼还控制着情绪安慰她瞑目,“金大娘,您放心的走吧!后面的事儿都交给我!”

    “肖啊,我这辈子憋屈啊,一手好牌都打烂了啊,打烂了……”

    我合计这就是人要走了说胡话,看着她闭不上的眼就安抚着,“我帮你打,你放心吧!这手牌我给你打!打好了!!”

    “你答应我,答应我……”

    她的指甲几乎抠到了我的肉里,我大力的点头“我答应!”

    随后,心口就一阵绞痛,我这还没来得及给自己嘴里塞硝酸甘油呢,再睁眼,就变成这个场景了

    黄兰香还在我身后滔滔不绝的说着什么,我却发懵的走到镜子前,先轻打了自己嘴唇一下,让你嘴欠儿,这是落口舌了,所以……

    我这就是来给金大娘还愿的?

    镜子里的姑娘表情先是无语,随后这嘴角便自嘲的翘了翘,是哪位神仙办事效率这么高,我答应了一句话就给我弄来了?可这主机和驱动程序也不他娘的匹配啊!

    心闹得厉害,黄兰香说什么我一句没听,转身,几步走到窗台前,哗的一下拉开窗帘,外面很黑,只有零星的灯光,想起我在养老院的单身宿舍时望出去的繁华夜景,这里有些太过安静了。

    打开窗户,夜风很真实的吹到我的脸上,很自然的就闻到了一股泥土清冽的味道,隐约的,还有号角的声响。

    “这是什么声儿?”

    黄兰香以为我被打傻了,咽了下口水应道,“里面部队的熄灯号啊!金妹子,你要不要去咱这医院看看啊,或者是等霍医生回来让他给看看,是不是头真的出毛病了。”

    “熄灯号……”

    我呢喃着,嘴里发出一记笑音,“我肖鑫,居然穿越了,还是买一赠一,穿越加重生……1980,改革开放,遍地黄金啊!!”

    喊了一声,我却又很想哭,神呐,我真不想变成个娘们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