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3章 小爷我不打女人

    半推半搡的送黄兰香出门,当务之急是我必须得把金大娘给我脑子里灌的东西缕顺了!

    黄兰香走的有些不情愿,因为她一口咬定我是被人挠的精神不正常了!

    我没时间解释,锁上房门自己就对着灯泡发呆,整整一晚,彻夜未眠。

    首先,我弄顺了这个金大娘的故事,也就是现在的我,金多瑜。

    她算是替她姐嫁给这个军医的,至于这个军医的大名,我又看了一眼结婚证才知道,霍毅。

    这俩人在婚前还真一面都没见过,完全不认识,算起来这个出身农村的金多瑜压根儿没那命嫁给一个军医,按照八八年的军衔体制推断就是少校,专业技术正营级。

    这哥们儿能在二十七岁就爬到这级别还是挺让我诧异的,不过一想想年代的特殊性以及这哥们的出身也算是能揣测出一二。

    月老就是这金多瑜的爹,她爹最早是霍毅父亲手下的一个兵,很点正的在战场上救了霍团长的命,或许用点正不太合适,记忆告诉我金大娘和我聊过这些,当时她那是满脸自豪啊……

    总之,这就把当时的霍团长感动了,说,老金啊,回去以后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金大娘他爹浑身弹片的痛哭流涕道,有团长这话,我老金此生无憾啊!

    日后待老金复员回家自然就落了一身病根儿,可当兵的有骨气啊,他一直没麻烦过这个已经高升成军区参谋长的老首长,等自己要不行了,才给这个霍首长发了电报,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老金头不?

    霍首长一看,能忘了吗,那可是为我挡过枪子儿的啊,自己虽说身体也不好,但还是执意驱车去了这老金家,进门一见满目落魄,不禁泪如雨下,“老金啊,苦了你啊。”

    老金头呼扇着最后一口气还在说,“我就是放心不下我的儿女啊。”

    霍首长当即拍了胸口,“我大儿子还未婚配!娶你女儿进门,绝不亏待!”

    老金这才心满意足的咽了气

    算起来,这金大娘上头还有个姐姐,本来这馅饼是砸她头上的,她年纪也和这个霍毅相当,才差五岁,可这大姐不知道抽了哪门子风,跑了!

    于是,就窝窝囊囊的才十九金大娘替着姐姐来了市里,没错,十九,我一29的男青年现在就成了这19的黄毛丫头了!

    一到地方,金多瑜真是两眼一抹黑,有勤务兵带她到了作战部队的附属医院家属楼,告诉她,“霍军医随部队驻训拉练未归,你在这里等他就好,有需要就叫我。”

    金大娘惊惊惧惧的自己待了十多天,没等来这个霍军医倒是见到了一个上门的女人,白白净净,一进门就对着金大娘哭,哭着说自己多爱霍军医,多不容易,求金多瑜不要拆散他们。

    金多瑜哪里见过这个,说自己也没见过这个霍军医,是她娘和她说来这做官太太的,这十多天连他屋都没敢进,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女人就说没见过你还不赶紧走,霍军医脾气爆全野战部队都知名,你这满身的旧社会习气再说个他不爱听的不得天天揍你?

    金大娘吓得呦,收拾着自己的小包裹就吵着要回家,结果刚一下楼,就和这霍毅狭路相逢了!

    敲了敲自己的头,这事儿金大娘得老年痴呆后好像也跟我念叨过,“肖啊,你都不知道那是多好看的男人,就跟那戏文里说的似得,眼如寒星眉如剑,白袍小将赛罗成……”

    用当今的话讲,金多瑜一见钟情了。

    金大娘是老实,不傻,想到是那个女人诳她,这就咬死了不走,结婚。

    但霍毅忙啊,对她不冷不热还经常抓不到影子,这女人就隔三差五来烦她,对门的黄兰香因和金大娘的情形差不多,也是父母安排嫁过来的,外加也是农村的,俩人就在短暂的时间里发展出了闺蜜情,金大娘看那女人老来就心里憋闷,朝黄兰香吐苦水,黄兰香就给出了个主意,说是再来你就揍她!你明媒正娶的还怕她?

    所以……

    具体的过程呢,就是结婚当晚,这个女人就带着个姐妹上门道贺来了,金大娘一见她就满胸口都是窝囊气,上去就推搡说你来干啥!!

    那女人没说我来咋滴!嗝~的一声,玩了个绝的,晕了!

    可她带来的那个姐妹生猛啊,这通给金大娘挠啊,别说,黄兰香很讲究,也上了,但俩人愣是没打过人那姐们儿,最后闹哄哄的一屋子人都送这晕倒的去了医院,黄兰香担心出事儿也跟着去看,然后,金大娘就独守空房的瘫坐在地了。

    没错,就是我刚穿过来时的窘样。

    挠了挠头,脑子里接收的东西总有些模糊,就像是看了一场快进电影,细节上很不清晰,大概的结果就是这事儿后来惊动了养病的霍首长,人跟我一样是心脏病,被金大娘气的当时连心脏搭桥都来不及做了,噶一下就过去了。

    想想如此仓促的形式婚姻,能有好结果吗?

    金大娘后来灰溜溜的回村还被便宜处理给了一老光棍,三天两头挨揍,有次一头栽倒了火盆里,半张脸烫熟了,于是这老光棍也不要她了,到城里打工人家还嫌她难看,末了就只能靠着捡垃圾流浪度日,直到,被我捡回去。

    我叹口气,这基本上就是金大娘悲催而又短暂的一生。

    想了一夜的脑袋木的厉害,清晨起床号吹起时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总觉得这还是一场梦,抑或者,是宇宙中那个解释不清的虫洞搭错了时空,醒了,我就还是那个嘻嘻哈哈的肖鑫了。

    咚咚咚!~咚咚咚!!

    睁眼时我还以为是地震了,从床上一跃而起后脑子还有些发懵,窗外的阳光刺眼,我缓了几秒低头就看到了胸口急促起伏的弧线,嘴里喝出一口长气,事实上,当我看到窗户的那一刻我就明白,这不是我的单身宿舍,而是这个金多瑜的新房,所有的……都是真实发生的。

    砸门声还在继续,一同响起的还有个粗糙尖锐的女声,“开门!开门!!”

    我怔怔的,嘴里却发出一声傻笑,我是被吓醒的,心口居然不疼了?!

    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儿,我虽极其排斥甚至匪夷自己会变成女人,但按照我自己的身体来说,掌心附到自己的心口,我不需要在随时随时吃药,能随意的跑来跳去了,这就是最大的收获吧。

    咚咚咚!咚咚咚~!!

    这门真是要被砸坏了,我穿上那双拉带的黑布鞋,心里还忍不住嫌弃了一把,小腹有些酸胀,走到客厅我思考两秒钟便决定先开门,不然这门就要被外面的女人给拍爆了!

    忍着尿意去开门,锁刚扭开我就被眼前的一睹冲进来的肉墙震慑的差点失禁!

    你妈!

    看着眼前这人高马大至少得有两百斤的铁姑娘我吓得脚下连退了五六步!

    “你是……”

    话一出口,我脑子里模糊的记忆就开始生出细节,张大嘴,这就是昨晚那以一己之力在众人围挡之下还能横挠我和黄兰香俩人的那狠人姐们!

    这长相让我第一时间就想起了九品芝麻官里的烈火奶奶,培养了鸡中之霸的牛叉老鸨子!

    果然,够生猛!

    “金多瑜,你打完人怎么还能在家睡的着!啊?!”

    她一进来就是气势汹汹,胸口撑得黑色翻领衣都要爆开了!

    妥妥的一女版猛张飞赛李逵啊!

    “我……”

    调节了一下情绪,秉持着好男不跟女斗的原则……

    额,在怎么重口也还是女人,拿出了一丢丢的绅士风度,我脚下一边被她逼着后退一边酝酿着措辞开口,“这位女壮士,不是,女汉子,女同志!你先别激动……”

    “你还装什么蒜!昨晚仗着霍医生在动手那精神头呢!”

    她咬着牙就扯住我此刻跟她对比起来毫无战斗力的小细胳膊,横眉立眼的瞪着我,“现在马上去医院给雪菲道歉!别以为有霍医生给你撑腰这事儿就能算了!!”

    雪菲?

    哦,就内后来自己先晕的啊!

    先且别说这事儿跟我没关系,就算是昨个的金多瑜吧,那也是她被挠了,看看我这脸!!

    用力的甩开烈火小奶奶拉扯我胳膊的肥手,情绪实在是控制不住了,“你丫有病吧你!”

    掐的我这个疼!

    先整理了一下被她扯皱的衣服,脑子里叮~了一声,去道歉?

    记起来了,金多瑜是去了,这就是导致那霍首长彻底拜拜的诱因,有坑等着我跳呢!

    她像是被我的态度弄的怔住了,比我高出半头的大马脸很诧异的看着我,“你,你骂我什么?”

    提了口气,我抬手指向她的鼻尖,“我告诉你啊,小爷我不打女人,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