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4章 什么打法?

    一声下去,我从她眼里明显捕捉到了一丝名为疑惑加怯意的东西,提了提气,我继续用眼神镇压,怜香惜玉你也得看分谁吧,就这梁山好汉的长相的我真是闭眼都吃不下!

    本以为她能识相的马上离开好让我安静的当个美男子先把厕所上完,哥们这还得消化脑子里存储的信息量呢,谁知道她迟疑了几秒就怒了,腮帮子上的肥肉一紧,“你吓唬我啊!敢让我滚!?你才应该滚回农村!像你这种土包子配的上霍医生吗!”

    我呵了一声,小爷我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你别逼我动……哎,哎哎!!”

    这娘们是真猛啊,没等我说完她就先上手了,扯着我这两根累赘的辫子就往她怀里薅,“动手!你动啊!我看现在谁还能帮你!不去给雪菲道歉这事儿没完!!”

    我打过架,但没碰过女人,更别说这种近身肉搏,她真是扯着我就往她自己怀里搂啊,抛除头发被撕扯的痛感,我这脸,是左一下,右一下的被这女人闷到她那俩要爆炸的弹力球上

    这什么打法咱先不谈,疼不疼我他妈都忘了,对于一个偶尔会打开自己的私盘欣赏某国女艺术家们动作表演的男屌丝,这福利也太来势汹汹了!

    “你先松开!松开!!”

    我被这俩松糕闷得几乎都要背气儿,身上的红细胞草泥马般呼啸着直冲天灵,打可以,你玩什么胸咚,这不是考验哥们意志力么!

    “松开?我就得好好收拾收拾你这农村泼妇!能的你,还敢动雪菲!你知不知道雪菲她爸是谁!!”

    她还来劲儿了,闷得我真是头昏眼花的,只觉得脸上软啊,各种软啊,心脏是砰砰的跳啊!

    为了捍卫住自己的尊严只能各种不甘的挣扎,两腿凌乱的动着,脚上和她绊住,我一个发力,她身体一个摇晃,刺溜一声,随后就是她的惊叫声起,“啊!”

    我这双眼可算是重见了天日,一两秒的功夫我看到了地上被她踩到的苹果,一口长气还没喘出,腾空后仰的铁姑娘就伸出手一把拽住了我的肩膀衣服,本能的想要让我稳住她,“哎!!”

    这不是闹吗,她这体格我能扯住她?!!

    没等我反应过来整个人就被她力道带着一头栽了下去……

    砰!的一记重响后,窗户玻璃都震颤的发出嗡嗡的回声,地没塌都得说是屋子质量好,这他妈堪称六级强震啊!

    “呃……”

    后仰摔倒在地的小烈火嘴里开始哼哼,那疼痛一想便知,腰没摔断我算她点幸,可都到这步了她还用力的扯着我的衣服,我这半个身子压到她身上就算了,关键是这脸,更是不偏不倚,结结实实的再次闷到了她的腰腹以上,脖颈以下,忽略她的长相,这位置,还真是暖暖的,很贴心……

    苍天作证!真不是我故意的!

    “妈呀!!”

    门口忽然传出女人尖叫声,没抬头也知道,是黄兰香,“马铁红!你没完了是吧!!”

    谁,她叫马铁红?

    人如其名啊!

    我想抬头,奈何这小烈火就是不撒手!

    别介啊奶奶,哥们饿了二十九年了,别一下让我撑到成么!

    “松开!!”

    脚步声近了,肩膀上的手终于被人扯开,“金妹子,你没事儿吧!”

    我半伏在这小烈火身上,胳膊无力的抬起冲着黄兰香的方向晃了晃,“没事……”

    就是有点热

    别的不敢说,这小马自己仰摔的一瞬间还真是很有奉献精神得当了我的人肉床垫。

    “她怎么你了!她把你按地上打了啊,欺负我们农村人到这步了,我和她单挑!”

    这情形,像吗?

    但我实在是没心情去解释,就听着这黄兰香说的自己义愤填膺,嘎达一记声响,眼尾瞄到黄兰香放到地上的铝饭盒,心里算是明白了,我就说这马铁红怎么跟我肉搏这么长时间都没人过来凑热闹,合着她也是掐着大家去吃饭的点来找我茬儿的!

    “来,马铁红,你别欺负金妹子老实,今天有帐咱就一起算了,我看你……”

    “还在胡闹!!”

    就在黄兰香撸胳膊挽袖子的时候,门口又传出男声怒喝,“当这是什么地方!!”

    “林主任……”

    黄兰香的声音当时就没了底气,“不是我们胡闹啊,是这个马铁红,她仗着自己是城里人就欺负人嘛,你看给金妹子打的,半天都没起来。”

    林主任?

    我终于弄明白接收的金大娘记忆为什么有的会模糊了,脑子里就像是被金大娘忽然塞进了一本书,我囫囵吞枣的只扫了一眼目录,得看到这个人,才能翻开这个章节认真阅读,这个林主任,就是院政治部主任,有印象了,之前还给金多瑜证婚来着。

    “小金?”

    垂眼看到了身前站定了一双擦得锃亮的皮鞋,“发生什么事了。”

    我颤巍巍的抬起脸,红细胞顶的脸还在发胀,缓了好半天大脑仍旧有些缺氧,“没……”

    “啊!”

    没等说完,黄兰香就惊悚的指着我,“金,金……好多血啊!!”

    四十多岁满脸严肃的林主任也怔住了,“小金你这……”

    “啊?”

    我望着他们惊诧的眼神摸向自己早已热痒的鼻子,用手一擦,掌心猩红,“这……这是……”

    脸呼呼的像是着了火,看了一眼还在那躺着哼哼的马铁红,心里悲愤的分分钟要哭,肖鑫啊,此等肥腻,你、你、你……出息!

    反复的用手擦着写满丢人的鼻血,黄兰香还很配合的连声惊呼,“林主任你看到了吧,这么多血啊!是不是金妹子鼻骨被打断了!不能因为这个马铁红她爸是烈士你们就这么护着她,她爸是,她不是!昨晚挠完人就算了,现在呢!”

    “没事,没事,我鼻骨没事儿……”

    我一边擦着血一边示意黄兰香别激动……

    铁红同志的胸口绝对减震!

    “小马!”

    林主任没在看我,铁青着脸看向还在地上咧嘴呲牙的马铁红,“你怎么搞得!”

    “林主任,是她……

    马铁红艰难的指控,五官扭曲的不行,“她害我摔的,故意绊的我腿,我这腰,腰不行了……”

    “腰不行了还有劲儿说话,先起来,躺那像什么样子!”

    林主任绷的嘴唇都要开裂了,“昨晚的检查还没上交今天就又出来搞事情,马铁红,我警告你,这件事你必须解释清楚,否则霍医生深究起来,医院你也别待了!”

    “啊?”

    马铁红吓到了,忍着疼顶着满头的虚汗挣扎着大体格爬起来,“主任我……”

    “林主任!”

    我赶忙站起来,鼻血可算是止住了,“这事儿我可以解释,没您说的那么严重。”

    马铁红抛开她自己有的关系,更多的是受到那个叫雪菲的指使,可惜我没见过这个雪菲,接收不到细节,但清楚的是这个雪菲敢这么闹一定有啥后台,事儿整大了会很难看,霍首长那是心脏病,我绝对不能找麻烦。

    既然我成了金多瑜,那就不能走老路,瞄了一眼满脸紧张的马铁红,这货一看就是被当枪使了!

    酝酿了一下情绪,我看着林主任继续开口,“林主任,其实这事我也有错,我已经深刻的意识到了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解放我们自己,马铁红同志来找我谈话,其实是来帮助我进步的,我们俩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摩擦,只是她不小心踩到了地上的苹果导致了摔倒,如果要怪,那就怪我没还来得及打扫,错不在她。”

    音落,黄兰香已经呆若木鸡,林主任更是有些惊讶的看着我,而地上这疼的直冒虚汗的一位更是满脸发懵……

    神啊,真主,阿门,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林主任反应速度飞快,直接看向了地上的马铁红,“小马,是这样吗?”

    我看向马铁红,她明显没反应过来,但接到我眼神的讯号还是点了下头,“啊,我……”

    “那就行了!”

    林主任抬手打住她的话,僵硬的五官可算给了我一个笑脸,“小金啊,我听说你没上过两年学……没想到,觉悟很高嘛。”

    “那必……”

    清了下嗓子,我咽下差点出口的话一脸的虚心认真,穷白活呗,这种磕也就还能唠这一两年了,“林主任,虽然我和霍医生才刚刚结婚,但思想上,一直都是积极要求进步的,您放心,打今儿起,我肯定会再接再厉,争取自己的思想觉悟在突破一个新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