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5章 痛快的给我一刀吧!

    “嗯,不错,不错啊。”

    林主任赞许的点头,事实上,我记忆里这个林主任貌似不太待见金多瑜,不过也正常,按照金大娘那畏首畏尾的性子哪里还会捡领导爱听的唠?

    “小黄啊,你看看人家,都是从农村过来的,你这结婚大半年了还没人家一个月思想进步的快,要要多跟小金学习,知道吗!”

    黄兰香有些犯傻的点头,不认识一般的看了看我,哦了一声。

    林主任没在多教育,在客厅斗柜那里看到电话就拨内线叫来了两个勤务兵,很有领导派头的指挥着俩人把哼哼叫着的马铁红搀扶起来送医,我看着那俩小战士被压弯的脊背还挺唏嘘的,得亏这医院离得近啊……

    走到门口,马铁红还不忘回头看了我一眼,没说话,眼神里疑惑和吃不透的意味很浓,我是不太敢看她,尤其是她那俩……

    算了,说多了都是泪啊!

    林主任目送他们走远,再看向我的眼里也有了亲切,“小金啊,你放心,小马后面的工作我还是要做的,以后,她肯定不能再来了,你这个,鼻子真没事?”

    我赶忙张口,“鼻子没事,组织上不用为我这点小事儿费心。”

    林主任微微点头,对我的态度是相当满意,看了一圈客厅这被马铁红压完更加惨不忍睹的地面,“是这样,小霍啊,昨晚接到电话去总医那里帮忙做了个手术,今早呢,又赶到野外驻训处那里了,你也知道,他是我们院最好也是自我最要求最高的的外科医生……”

    我知道个屁啊,我跟那哥们压根儿不熟好么!

    “所以啊,小霍这工作会很忙,不过部队这次拉练不会太久,半个月左右差不多就能回来,小金啊,你要多理解……”

    我低眉顺眼的站在林主任身前,等他一说完我就点头,“主任,你放心,我全心全意支持霍医生的工作。”

    当谁听不出来啊,这结婚双方父母都没出面凑凑合合的就算了,他还把新婚妻子给晾上了,摆明不把金多瑜当回事儿么!

    不过这哥们现在不回来正好,我也需要时间把这些事儿吸收沉淀,给自己以后铺铺路,等他回来了,我好在和他商量商量离婚的事儿,大家早点把话说开了也省的麻烦了!

    我这鼻血就流的够窝囊了,回头再让一老爷们上了,奶腿的,不用活了!

    “小霍一直都是和同志们站在第一线的,他可是我们院的楷模啊,小金啊,你能理解我就放心了,生活上要是有什么难处或者是需要,直接找我就行,内线号码都知道吗?”

    “嗯……”

    我看了一眼电话机,这年头家里能标配一部电话就足矣说明地位斐然了,“有号码本,我可以看。”

    “你识字?”

    林主任又有些惊讶,:“我记得你不是……”

    “自学的!”

    可别拿那没上过两年学说事儿了,听着头都疼!

    “好哇!”

    林主任恨不得竖大拇指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会研究原子弹呢!

    “小黄啊,你看到没!”

    黄兰香再次躺枪,云里雾里的站在那,跟做梦似得又被林主任拎出来说了一通,没等她清醒,林主任就看向我,“小金,你识字就什么都好办了,一看你啊,就是个积极要求进步的好同志,回头,一定要给小黄还有那些部队随军的家属做个好榜样……”

    搞政治的就是能谈话,林主任一个人说了小二十分钟,还特意告知我等霍毅回来他会带我去见在总医住院的霍首长,最后还叮嘱了我一番让我尽量和夏雪菲保持距离,最后这句话他表明是霍毅交代的,说时的表情也是委婉复杂。

    一直到林主任走了我才搞清楚,原来这个夏雪菲的爹就是这附属医院的副院长,难怪马铁红还牛叉叉的提了一嘴,职位是比霍毅大,但跟霍老爷子是比不了,简单理解就是,霍毅怎么得罪夏雪菲都没事儿,我是惹不起的……

    心里只能叹息,果然到哪年月都得拼爹啊。

    只是有一点我没想明白,这个夏雪菲,我听到了全名,可脑子里对她的长相还是模模糊糊的,就记得长得挺白净的,还有昨晚的动手,我脑子里的画面都跟打了码似得,否则也不至于认不出那马铁红来,看来真得见到本人才能让金大娘的记忆在我脑里彻底融会贯通。

    “妹子,你听到林主任的话了吧,黄鼠狼专咬病鸭子,夏雪菲她们就是看你好欺负呢……”

    我这正合计着事儿,反应过来只觉得黄兰香这话说的稍微有些逻辑不通,也没多想,对着镜子看到自己的脸上还都是擦干的血渍就去洗脸,扭开水龙头想起我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丈夫,他虽然和金多瑜没情分,但也算让人来特意交代金多瑜别去理夏雪菲了,可结果呢……

    记忆告诉我,金大娘当初可没等这个林主任到自己颠颠的就去总医找那个夏雪菲自投罗网了,总医?我心里呵了一声,她就晕一下犯得着去总医住院吗,眼巴前儿的附属医院治不了吗,还不是因为霍老在总医,这坑啊,金大娘怎么就跳的那么干脆利索呢!

    洗干净脸,发现黄兰香一直都在旁边不解的盯着我看,“妹子,你刚才和林主任说的那些词儿是哪来的啊,我怎么觉得你打从昨晚开始就怪怪的。”

    能不怪吗,配置都换了!

    我没心没肺的笑笑,“我那都是顺嘴说的,行了,你先回去吧,回头我在好好谢谢你啊。”

    黄兰香不想走,“妹子,鼻子真没事儿啊……”

    “没事儿,你放心吧!”

    嘴里敷衍的应着,推着黄兰香出门我就奔近了洗手间,憋的我啊!

    拉开门的瞬间我还挺诧异的,没想到这洗手间这么宽敞,虽不是马桶,但里面却有个陶瓷的浴缸,还有花洒头,这生活条件够可以的!

    没时间多做感慨,站在那里我就解开了裤腰,手习惯的向下一掏……

    只一瞬,空气中的冷风就再次带着枯叶嗖嗖而过

    惊悚的低头看去,昨晚被刺激过得小心肝再次被碾压成渣……

    “啊!~”

    我仰天长啸,嗓子里嘶吼着哭腔,“你快回来!我一人承受不来!!”

    “妹子啊!你咋的啦!!”

    黄兰香居然折返了回来,“我回来啦!!!”

    我无语的捂住自己的双眼,苍天啊!痛快的给我一刀吧!

    “没事儿……”

    “喔,我合计你肯定没吃饭,食堂打好的饭给你放桌子上了,妹子,你一会儿别忘了吃啊!”

    没吭声,隐约的听着脚步声出门了才无比屈辱的蹲了下去,牙齿咬着下唇,脸高高的仰着,肖鑫,你废了你,目前最重要的不是先去考虑时代经济,而是……

    女人要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