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7章 试水

    “好啊!”

    黄兰香眼睛亮亮的看我,看我的眼神甚至有些莫名崇拜,“妹子,我真觉得你跟变了个人似得,你以前都编俩辫子,现在这么整头发真好看……”

    头发?

    我伸手拨了一下用手绢束起的马尾,这是因为接收了金大娘的技能后发现自己的手指太笨,编辫子费劲,马尾都是练习了两三天才扎明白的,不过看着的确利索了,清爽。

    “妹子,真的,你眼神啥都变了,腰板都挺直了,以前我就说你别总缩着脖子,勾勾虾似得,你还说改不过来,这样多好,我刚才进来都看直眼了,那阳光就落你身上,你脸皮儿还白,老好看了,以前你走哪总躲在我身后,现在……”

    “好了,咱一会儿再聊,先出门!”

    金多瑜的这些变化我也不需要黄兰香给我复述,这几天出门去食堂吃个饭也会碰到那么两三个对我冷嘲热讽得主儿,长得难看没胸没屁股的我都懒得搭理,她们见我没表情反而悻悻的离开,转身嘴里叨咕着牛什么啊,不就认识个字儿被林主任夸了几句吗!

    女人这小心思我还真猜不透,城里看不起农村的,有工作的瞧不起没工作的,三五成群,拉帮结派的意味浓厚,动不动就拿小下巴冲你,别看我没当几天女人,还真挺想感叹一声,女人不易做啊!

    穿上外套,唯一能拿出手的就是结婚那晚的灰卡其套装了,显老,可也只能凑合,衣柜里那些个大红大绿的我真是欣赏不来。

    天有点凉,我又从这金多瑜结婚置备的行头里翻出一条她新买的绒线红格子围巾搭到脖子上,黄兰香直说好看,推着我到镜子前看了一眼,别说,真挺抬脸色儿的。

    抽屉里有霍毅给我留的钱,我没用,兜里有自己带来的二十块钱,出门绝对够了,这年月相当于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了!

    一锁好门黄兰香就搂住我的胳膊,小心的还在问我,“妹子,你真不生我气了吧。”

    我笑了笑,“我见不得女人哭!”

    黄兰香撇了下嘴,“你还不是女人……”

    走出大院我恨不得大口的呼吸,这真是泥土的芬芳啊,心脏舒服的滋味儿更是无以言说的爽,门口有哨兵站岗,我微笑的看过去,小伙子的脸当即就红了,腰杆笔直的给我来了个军礼,“嫂子好!”

    我赶忙回敬了一个,“辛苦了!”

    黄兰香咯咯直笑,“妈呀,妹子,你还敬礼,看给那小当兵整的,脸都通红!”

    我没说话,走很远还在回头看那小战士,那身军装也曾经是我的梦想啊,谁不想保家卫国金戈铁马,只是……嗨!

    心里唏嘘的看向路旁有些泛黄的白杨树,巴掌大的叶片正随风沙沙响动,阳光穿过,落下一地斑斓,黄兰香挽着我的胳膊走在树下,安逸中,却四处都透着蓬勃的生机。

    途经医院正门,走了八百多米的土道去柏油马路旁的公交站等车,黄兰香小声的说可以等医院中午去市里总医的车,坐那个不花钱,我没答话,是不花钱,可便宜也不好占啊,好说不好听。

    这地儿算是郊区,车少,二十分钟才能来一趟,等车的人也不多,更没出租,百无聊赖间听着黄兰香问我,“妹子,你不想霍医生啊。”

    我看着来车的方向轻飘飘的回了一嘴,“想他做什么。”

    又不认识。

    黄兰香捂着嘴笑,“你可得加点小心,霍医生长得好看,咱们院里的大姑娘小媳妇儿都得意他。”

    我心里切了一声,哥们以前长得也不差,人送外号韩国小欧巴。

    不过结婚合照上的那哥们长得还的确挺人神共愤的,鼻梁高挺,薄唇微抿,气质刚毅,眉宇间皆是凛然,我隔着个照片都感觉到一股子寒冽冷气迎面而来,本着同性相斥的法则,没太细看,就记着当时内心挺不岔的。

    关键自己现在是棵白菜啊,谁想被拱了?!

    就算答应帮金大娘重新打牌也绝对没必要在这方面委曲求全,早点散了那兄弟也解脱了,雪菲,雪琴,雪莉……他爱找谁找谁!

    脑子里正信马由缰,眼尾扫到路旁一个蹲着的十七八岁女孩儿一直在探头探脑的打量我,在她身边还有个坐在地上系着头巾的老太太,身前放着个盖了棉布的篮子,也不知道她俩在那待了多久,小姑娘那双黑色布面板鞋已经蒙了一层的土灰。

    见我看她,小姑娘连忙别开眼,躲闪着低头去抠自己的手指头,两三分钟后,我眼尾瞄到小姑娘凑到老人家的耳边说了什么,还指了指我,老太太看过来,咧着嘴笑笑点头,小姑娘这才像是受到鼓励的起身,手指揉搓着自己的皱巴巴的衣襟满是紧张的走到我的身前,“姐姐,你要鸡蛋吗……”

    我怔了怔,“鸡蛋?”

    她涨着脸点头,回手指了下老人家身前的篮子,脚趾因为紧张都在板鞋里不停弓起朝着内八字使劲儿

    我微俯脸看了眼她的穿着,墨蓝色裤子短了很多,膝盖处打的黑布补丁,脚踝都在外面露着,露出的绿色线袜都是缝补的布头,这行头一看就是村里过来的,“你要卖我?”

    “不是!”

    她眼睛还不太敢看我,两根麻花辫上也都是灰突突的尘土,指了下我的脖子“我想换,姐姐,我用一篮鸡蛋换你的围巾成吗……”

    没等我开口黄兰香就在旁边皱眉,“鸡蛋才多少钱,这条围巾三四块呢!”

    小姑娘有些着急,“我家的鸡蛋都是家里养的芦花母鸡下的,好些都是双黄的,我和奶奶不舍得吃,攒了一筐想去市里,可是路太远了,我们早上三点就出门了,我奶腿不行,走不动了,坐车还得花钱,我和我奶……”

    我抬手示意黄兰香不要说话,看着小姑娘有些红了的眼不免心疼,“一筐多少个?”

    “五十个。”

    小姑娘受到我态度的鼓舞,想拉我的手去看还有些不好意思,“姐姐你去看,篮子给你都行,我家就住在里面的清河村,你打听老孙家就找到我了,我叫孙红云……”

    黄兰香在后面扯我,小声的道,“妹子你买鸡蛋干啥啊,咱吃公粮的,霍医生不在家你又不开灶,犯不着……”

    “先看看。”

    我扔下几个字就走到那老太太身前,小姑娘献宝般红着脸掀开篮子上的棉布,我拿起几个鸡蛋挨个打量,还真有挺多是双黄的,以前我经常帮养老院后厨采买,这东西都会看,合计了一阵看向小姑娘娇娇俏俏满含期待的脸,“我要了。”

    “真的啊!!”

    小姑娘兴奋的恨不得跳脚,“奶奶,这姐姐要了……”

    老太太饱经风霜的眼里满是慈爱,“姑娘,谢谢你了。”

    我没多说什么,解下围巾递过去,她接过时掌心还先在裤边用力的蹭了两下,生怕给弄脏了,“好软,谢谢姐姐……”

    见她不太会系,我抬手就帮着她将围巾先绕着脖子松垮的缠了一圈,左右下摆再搭到胸前,看起来像个文艺女青年,映着她脸更是红绯绯的,“这么围着好看……”

    红云羞红了脸,连忙弯腰把篮子递给我,“姐姐,这鸡蛋给你,篮子也给你了。”

    我没急着接,脑子里自然有金多瑜给我的现时物价,从兜里又掏出两块钱递给她,“篮子算你送我,至于五十个鸡蛋,这里供销社凭票供应算是一毛一个,我这围巾怎么说都系过一次,所以,再补给你两块钱。”

    红云怔住了,看着我手里的钱呆呆的愣是不敢接,我笑着看她,“拿着啊。”

    她回过神,抬手居然勾住我脖子对脸叭的亲了一口,“姐姐你真是好人!!”

    这下换我懵了,“你……”

    直到她搀扶着那老太太走远才反应过来,靠!早说啊,早说这么谢我再多给两块我也愿意啊!

    “妹子你就是心好啊,围巾就够贵了,还多花了两块钱!你看给那姑娘乐的,蹦高了都要,这冤大头让你当得啊!”

    黄兰香拉回了我的注意力,我美滋儿的摸了摸自己得脸,转眼看向黄兰香,“你觉得我赔了?”

    “能不赔吗,那围巾我陪你买的,三块呢,再加上你给的两块,都够一个月的伙食费了!”

    看着黄兰香气急的脸我却笑了,“走,去市里。”

    “啊?不把鸡蛋送回去啊,拎着多沉啊,要不回去我帮你问问食堂收不收吧……”

    我没多说话,看车来了拉着她手就上了,小爷我正好用这筐鸡蛋试试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