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8章 捷径

    上车这一路黄兰香都在叨咕这笔账,总结起来就是心疼我那钱。

    我没接茬,眼睛好奇的朝着窗外打量,黄兰香在村里长大,结婚进城直接就吃公粮了,对城里好多道道还不太懂,这年月,城里人都是吃商品粮的,也就还是凭票供应。

    改革后票证供需虽不像六七十年代那么严格,但一直到九三年才算是彻底宣告票证时代的终结,尤其是改革初期,物资匮乏,生产力比消费水平还低,不是说你有钱就什么都买得到,都得用票!

    拿粮票举例,一个正常重体力劳动者每月定量是四十斤,记住,我说的是重体力劳动者,普通工人也就是二十多斤,孩子才七八斤,定量还不全是大米,其中包括红薯,高粱米,玉米之类,拿粮票去粮店买粮,凭票证一斤只需花一毛多钱,那你不够吃怎么办?

    不要说我减肥,主食白给我都不吃,一个月家里有几十斤粮就够了,这是八零年,在此之前,我国曾遭遇重大饥荒,糠都吃不上,老百姓大多用槐树叶搀玉米面上锅蒸熟当主食吃,多割嗓子我就不说了,屎都屙不出!

    至于减肥这词儿在这年月有吗?

    有!

    不过那得是条件相当好的家庭子女所追求的另一层境界,饱暖了你才有心情去思淫欲吧,普通老百姓家里就没孩子嚷嚷这个,长时间的缺油少水儿饭量个比个的惊人,根本就不够吃,你在这时期能说出减肥那家长都得夸你有奉献精神!

    至于马铁红,我想她应属内分泌严重失调的产物……

    咳咳,书归正传,粮不够吃就只能去买议价粮,不需要粮票,但要四毛多一斤,也就是花市场价买粮,就像是我们当年考高中,考不上的就做议价生,多花几万去上,也能上学,我怀疑议价这个词儿就是打这来的。

    换言之,鸡蛋亦然,都是凭票定量的稀罕物,不够吃,就只能自己通过别的渠道去买,市场价肯定是高于ZF定价的,心里吐出口气,我这养老院的打杂的工作现在来看倒是给我提供了很多捷径,最起码已经被普及的差不多了!

    “呀!”

    这一声惊呼吓得黄兰香激灵了一下,“妹子,咋的了?!鸡蛋碎了啊!”

    “没……”

    我眼睛直盯着窗外看,是西门石楼柱子,现在还没拆呢!

    柱子里面就是北宁市的西菜市,这菜市场就在几幢小楼的后身,能看到骑着自行车的人从里面穿梭而过,车把上都挂着菜筐,里面是些蔬菜,叮叮叮的车铃声不绝于耳,黄兰香一劲儿问我怎么了,我含笑却没答话,想说我是听这地儿的鬼故事长大的。

    收养我的福利院长相当于我的养父,他知晓北宁市所有的鬼故事,这地儿现在就叫菜市口,以前是刑场,老北宁有句骂人的话,你个出西大门的!就是诅咒这个人得被砍头,建国前这地儿是个城门楼,后来被拆了,剩个石柱子,等我出生时石柱子都没了,菜市场最后也消失了,长大后路过这就只剩繁华。

    没成想,我倒是真有个机会能一睹这时代的真容。

    过了西门石柱公交车就快到市中了,路上能看到小型方正的汽车穿梭,我盯着车标看了一会儿,这就是拉达尼瓦,苏联进口,还有款车型和它比较相近的,人送外号小土豆菲亚特126P,也是当代万元户和影视明星的首选,外形有那么一丢丢的像后来的奥拓小POLO!

    桑塔纳皇冠现在从街上还看不到,那都是八三年以后出的了。

    “妹子,你这一路看啥这么高兴啊!咱不是来逛过吗!”

    直到下车我都没看够,谁穿越不好奇,尤其是一点点的去印证曾经那些长辈嘴里说出的东西,心情,真挺此起彼伏的!

    黄兰香拉着我的手要直接去百货公司,我示意她不着急,顺着人流走进百货公司后身的居民巷子,在一片红色住宅楼附近停住脚步,黄兰香问我找谁,我提了提手里的篮子看她,“这些不是得先处理了?”

    她睁大眼,“你要卖啊。”

    说完就赶忙控制音量,谨慎的四处看了一圈,见没人注意才扯着我的手小声道,“倒买倒卖可是投机倒把。”

    “投机倒把是指买空卖空,囤积居奇,制假售劣等非法行径,说白了,就是不劳而获,这帽子你扣给我合适吗。”

    我打量着身前路过的行人面无表情的回她,“谁不知道清河村泉水甘甜,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土鸡蛋营养价值你觉得会低吗?”

    “这……”

    黄兰香被我说的哑口无言。

    “我换她鸡蛋的确有看她们困难想帮助农民朋友的成分在,但这么多鸡蛋,你也说我吃不完,送食堂人家也得是看霍医生面子才能勉为其难的收下,最后这营养丰富的土鸡蛋反而变成普通养鸡场出来的鸡蛋被一勺烩了……”

    转脸我看向她,“你不觉得可惜吗?”

    黄兰香结巴上了,嘴张了半天,“妹子,你,你现在说话真是一套套的,我说不过你,但这种事,肯定……”

    “哎,大姐!”

    没等黄兰香把话说完我就把视线跳到她的身后,十多米外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女人领着个八九岁男孩儿的手正往这边走,那女人我一看就觉得面善,有点眼熟,烫的时髦小卷发,圆脸,微胖。

    当然,能让我开口打招呼的原因是她的穿着,深色女士套装,小粗跟儿皮鞋,手上还拎着皮包,男孩穿着拉绒的背带裤,白白净净,边走还边看书,等的就是这种带着孩子看上去就小康的知识分子人家!

    那大姐没意识到我叫她,直到我走到她身前才微微发怔,“小同志,你认识我?”

    “不认识。”

    我礼貌的笑着,提了提篮子,“是这样,我清河村的亲戚给我送了些土鸡蛋,我一个人实在是吃不了,拎回去还有些沉,想问您要不要,芦花母鸡下的,那鸡都是吃虫和包谷粒的,好多都是双黄的!”

    连带着,我还掀开篮子上的棉布给她看了看,“大姐,你看看这个头,这可不是农贸市场那种养鸡场供应的鸡蛋,平常您买都买不着,早上给孩子吃一个,再搭配喝一杯麦乳精,保证孩子学习能力大大提高!”

    她没急着应声,先上下打量了我一眼,随后才有些疑惑的皱眉,“吃包谷?农村的鸡现在都吃上包谷了?不磨玉米面?”

    我一看她没着急走就是有戏,“大姐,现在村里都包产到户了,家家户户都能吃饱了,所以这鸡啊,也都跟着加强营养了,玉米面该磨还会磨,几只鸡会吃多少包谷啊,清河村您知道吧,那泉水甘甜都出名的,这土鸡蛋您就给孩子吃吧,一枚土鸡蛋,比鸡场的两三个鸡蛋营养都要丰富!”

    这年头还没有转基因,食品安全绝对放心!

    大姐有些心动了,拿起我篮子里的一颗鸡蛋看了看,随后朝着一旁的小巷子给我使了个眼神,看来她多少还有些忌讳,我跟着她走进小巷,黄兰香没跟过来,不知道还以为我真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给她紧张个够呛!

    “怎么卖的?”

    我看着大姐手里的拿着的鸡蛋微牵嘴角,低声回道,“您会挑,这个就是双黄的,三毛一个。”

    “三毛?”

    她有些惊讶,“我在农贸市场……”

    “大姐,这是土鸡蛋啊。”

    我知道她要说什么,凑到她身前小声的强调,“您要不信我跟您回家开一个看看,您瞅瞅黄怎么样,跟养鸡场吃饲料下的那成色都不同,这鸡蛋炒完您就吃吧,哎呦喂,焦黄焦黄那叫一个嫩,入口那叫一个滑……”

    别的我不敢说,口才我自认还可以,说的这大姐都咽上口水了,一咬牙,“两毛五,我要二十个!”

    我傻笑,“数不好听啊,大姐,两毛八吧,我还不要票,这真是拿不动才……”

    “两毛六!”

    大姐拍板了,“你要行,就跟我上楼去咱先开一个看看,别是不新鲜的,觉得可以,我马上给你钱,不行的话就算了!”

    我一看这就差不多了,点头同意,跟着她进小区院门回头喊了一声让黄兰香在原地等我,她满脸紧张的站那点头,真不知道怕个什么劲,大姐倒是跟我聊了一路,问我叫啥名,哪个单位的,我实话实说自己还没工作,结婚嫁过来的。

    大姐一听我结婚了还有些惊讶,“看你岁数不大啊,到二十了吗?”

    “农村都结婚早。”

    她哦了一声,手上还扯着那个一声不吭就知道看书的男孩儿,“那你爱人是哪个单位的。”

    “他在西城的部队医院工作。”

    “军医啊!”

    大姐又惊讶了,我点头,哪个年代的人都有防范之心,我穿的体面是首要,其次还得靠那哥们的身份给我正下名。

    医生么,放哪都是个特体面而又受尊崇的职业,反正还没离婚,借他名头用用也没啥。

    大姐问的很细,职称军衔家属大院地址见我都答得上来这才微微的放心,进屋后还真是个大两居,没看到男人用的东西,大姐是单身?

    心里合计着,大姐放那男孩儿在客厅看书,她带我进到厨房,拿过一个碗磕开一个鸡蛋,嘴边这才笑开,“真是笨鸡蛋啊,这蛋黄颜色是跟农贸市场的不一样……”

    我笑而不语,大姐还仔细的闻了闻味道,确定新鲜后就小心的放下碗去客厅的皮包里拿钱,我跟在她旁边,顺便看了看桌面玻璃下压着的一些先进工作者的奖状,无意的撇了一眼她的名字,温明慧,这名……

    心里一惊,仔细的看向正数着钱的大姐,脑子里的人像逐渐重合,“……温大娘?!!”

    大姐愣了一下,钱还拿在手里,“什么?”

    我惊悚的看向那个看书到旁若无人的小男孩儿,“远哥?!”

    小男孩儿被我这一声打扰的有些不悦,“你叫谁呢,我叫温远,不是你哥。”

    “远远!!”

    大姐呵斥着小男孩儿不要没礼貌,我却在一瞬间浑身发凉,温远?

    这小子咋不是我哥呢,比我大十几岁,温大娘独子,定居美国的大律师么!

    “小金同志?你没事儿吧。”

    我拨浪鼓一般的摇头,一时间缓不过来,苍天大地啊,我就说怎么看她就面善眼熟了,合着她是我养老院的温大姨啊!

    清河村水质好土鸡蛋营养高怎么卖这茬儿就是她和我说过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