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10章 重要的人

    二十分钟后,我带着黄兰香摸索到附近的一所小学,站在门口看了看操场后面的三层小楼,墙体上还有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八个大字,脑海里的记忆纷踏涌出,这就是我长大的福利院,日后又变成了市区的养老院,就是没想到,前身居然是所小学。

    “妹子,咱来学校干嘛。”

    “找人。”

    扔下两个字我就去了校门口的传达室,正直午休时间,传达室里的老大爷边用搪瓷缸喝着茶水边看报纸,我小心的敲了敲窗户,见他看抬眼就礼貌的询问,“大爷,请问这学校里有个叫肖刚的老师吗?”

    “肖刚?”

    传达室大爷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教体育的肖刚?”

    我还真不知道他是教什么的,只记得他最早是个老师,有些激动的点头,“应该是,他中午在学校了吗?”

    “在啊。”

    我更激动了,“那您能帮我叫下他吗,或是让我进去找他!”

    传达室大爷看我的眼神有几分谨慎,“肖刚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爸爸!”

    顺嘴一出我就发现说错话了,刚要找补那大爷就激动的起身,搪瓷缸哐当落地,一脸见鬼的看着我,“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有你这么大一孙女!”

    “啊?”

    我懵了,“啥意思?”

    大爷气急,“我就是肖刚他爹!”

    我怔了下,“不对啊,肖刚没爹啊。”

    “那我是啥!”

    大爷恨不得吃了我,“王八羔子的!没爹他哪来的!”

    尴尬了

    黄兰香从不远处跑过来时我还在点头哈腰的和这大爷道歉,“妹子,出啥事儿了?”

    我摇摇头,转身离开时那大爷还在喊,“我儿子今年才二十一!再怎么使劲儿也出不来你这么大的闺女!!”

    哎呦我去了!

    黄兰香莫名其妙的回头看那被我三两句惹毛的大爷,“妹子,你说啥给他弄急眼了,不是要找人么,找着没?”

    我真是满脑门子黑线,脚下步伐飞快,怕那大爷撵上来削我。

    “没找着,他现在可能没在这学校。”

    福利院形成后才调来当院长的也有可能……

    走出很远,黄兰香还在问我,“是你家亲戚吗?”

    我嗯了一声,泱泱的,“对我很重要的人。”

    确切的说,是恩重如山的人,没他,就没肖鑫。

    “那没找着怎么办?要不在……”

    “算了。”

    我扯着嘴角看黄兰香笑笑,“不着急。”

    以后这里一定会变成福利院,到时,我自然会找到他,其实,我只是想抱抱他,弥补一些以为会永生错过的遗憾。

    自嘲的笑了笑,真的没想到,自己还会重生,从这个角度来看,还真是捡着了!

    不,应该讲,除了是女人这一点,其它都捡着了!

    调节了一下情绪我就张罗着先请黄兰香去吃饭,这姑娘怎么说都陪着我走了小半天儿,就近找了家饭店,名字特霸气,人民饭店,我推门就要进,黄兰香却拉住我的胳膊,“妹子,随便买两个包子就成,咱没带粮票,来这吃饭得多花钱,不划算。”

    我看着她笑笑,“多花点钱没事儿,总比十年前没有粮票就不让你吃饭的情形要好!走吧!”

    黄兰香有些没听懂,满眼的你这是啥逻辑?

    我没法跟她解释,在我看来,多花几毛钱根本不是问题!

    好不容易给她拉进去了,点餐时候她又别扭了,“妹子你看,阳春面没有粮票得三毛二呢,有粮票才一毛一,根本就……”

    “要肉丝面!”

    我没听黄兰香说完就对着服务员开口,黄兰香被吓得不轻,无声的给我做着口型,“你疯啦?”

    服务员眼睛都没抬,“没有粮票是六毛五。”

    我本想装一把给她一块五大爷般的来句不用找了,可一看这黄兰香已经白了的脸色只能规规矩矩的递过一块三,“两碗。”

    “两碗肉丝面!!”

    服务员刚朝着后厨的玻璃窗喊完黄兰香便迫不及待的给我拉到一旁,“妹子啊,钱不能这么花,吃啥都能填饱肚子,不能败家啊。”

    我微微挑眉,“败家?吃个肉丝面就败家了?”

    黄兰香着急,“好女人得勤俭持家的啊,俺娘说一分钱都得掰成八瓣花,男人不让花你不能随便花,你之前都不是这样的,那个围巾,还是你咬了大牙才买的!”

    我还咬大牙,她这表情直接给我弄笑了,“小兰,我和你说个秘密你听吗。”

    “啥秘密啊。”立马就好信儿了。

    我看她凑过来的脸附到她的耳边,沉声道,“我是男人。”

    “噗!”

    黄兰香喷笑,抬手打了我一下,“扯淡!”

    我摇头,郁闷的应着,“这个真扯不了了。”

    黄兰香以为我和她开玩笑,笑了半晌才后反劲儿一般的看我,:“妹子,你刚才叫我啥?我比你大,你得叫我姐!”

    “面好了!”

    服务员喊了一声我就去端面,转头看着她一脸认真,“错,我其实得叫你姨……”

    黄兰香再次被我逗笑,和我各自端着一碗面找位置坐好,嘴里连说着拿我没办法,我变化太大了,她说不过我,爱叫啥就叫啥吧。

    我笑笑没多在多言语,眼神瞬间被这面吸引,一看就特有食欲,韭叶面条打底,肉丝刀工考究,量厚,点缀的葱花翠绿如翡,尝了一口后更是惊叹,汤浓面弹,色香味真是俱全,味道好的甩了那三十五年后的牛肉面几十条街,绝不忽悠!

    “人民饭店果然为人民啊,饱了!”

    放下筷子,心满意足!

    黄兰香挑眉,:“还剩半碗呢!别浪费啊。”

    我嘿嘿笑笑,“真吃不下了,饭我习惯八分饱的,不然心脏会……”

    眼见黄兰香又要拿好女人勤俭持家啥的说事儿,我是真怕了,扯了个要上厕所的绺子起身让她自己慢慢吃,出了门我就进了一旁早就瞄到的供销商店,直奔香烟柜台,脑残粉似得盯着烟就不放,乖乖,百分之九十都是没见过真身的!

    “大生产,大前门,劳动……现在市内卖的最好的是什么烟?”

    “大秦鸟,八毛八……”

    听听,最好的才八毛八!

    我真是惊呆了,连买了三包,也不管那服务员怎么打量我,揣着烟走人,出门这次找了个公厕,清了几下嗓子见没妇女同志就赶忙打开一包,抽出一根,真是没过滤嘴的卷烟!

    叼进嘴里,擦着火柴后吊儿郎当的站着,烟头火星一闪就迫不及待的裹了口……

    “妹子,你怎么去这么久啊。”

    再进饭店两个大碗都已经见底,黄兰香擦着油汪汪的嘴有些不好意思的看我,“你剩的我都吃了,不能浪费……”

    这饭量可以啊。

    我点头,鼻子还控制不住的吸了下,“美德……”

    黄兰香笑笑,刚要开口就紧了紧鼻子,“怎么有烟味儿啊,妹子,你去哪了?眼睛还这么红?”

    “哦,厕所有人抽烟……”

    我抬手又擦了擦眼角残留的泪,“给我呛着了。”

    “谁那么缺德啊,女厕所抽烟,那肯定是女盲流!”

    我哼哼了一声没答话,找出手绢继续擦着鼻子,女盲流就是我,呛坏的也是我,想着自己被刚才那口呛的涕泪横流就直感不堪回首,好悬没把肺咳出个洞来!

    一口啊!

    就这熊样了,揣着兜里的三包烟,我满心悲戚,这身体对烟太过排斥,吞云吐雾的日子算是一去不复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