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16章 薄利多销,见利就走!

    “姐……

    红云在旁边紧张的拽了拽我衣襟,我知道她怕啥,一个村儿住着,弄僵了不好,我这边收到讯号立马见好就收,看大姐还要撸胳膊挽袖子和桂梅磕赶忙打起圆场,“大姐,这双袜子你就发扬下品格让就给桂梅吧,放心,我还有别的,啊。”

    大姐也不傻,瞄了眼自己拎来的鸡蛋心里快速的算了账,白了桂梅一眼后就没在吱声,心不甘情不愿的在那站着。

    桂梅倒是得意了,哼了一声从篮子里数了十五个鸡蛋换了我的袜子,完全忘了自己刚才还不想要这茬儿了!

    女人这心理真是难琢磨……

    这边消火了,可围观的村民还没过瘾啊,情绪完全被我这现场发挥的拍卖搞起来了,一个个都伸着脖子瞧着我行李袋看,“姑娘!真没袜子啦!”

    “袜子没啦!”

    我擦了把汗挥挥手,见大家脸上闪过失望就变戏法般的从行李袋里又拿出香皂,“不过有上海大品牌檀香皂!只要四枚鸡蛋就能换一块!四枚!”

    瘦姑娘又来了精神,“香胰子,我闻闻!”

    “檀香皂,宫廷御用,纯中药配方!”

    我递给她一块就再次发挥广告精神,“用这个洗完脸,那十里开外都能闻到香味儿!!”

    “要想皮肤好,早晚用香皂,大姑娘用完不用愁,如意郎君马上有!婚后的女人是块宝,用完香皂保养好!”

    “今年二十八,明年变十八!当家的心里乐开花!”

    这给围观的村民乐的呦!

    有站在门口的,蹲在墙头的,我说完一句他们就配合的叫声好,不知道还以为我就是来说单口相声的,喊得啥我自己都稀里糊涂,顺嘴就各种瞎秃噜,村民还不让我停,嘴皮子都让我白活薄了!

    效果不用说,一块香皂只要四个鸡蛋,远比袜子要好换,套句时髦词儿就是薄利多销,见利就走!

    重要的是我自己就一活广告,不,确切的说是金多瑜,有几个女人问我是不是每天都用香皂,我一点头她们就毫不犹疑的回家去取鸡蛋了,还得感谢金多瑜这先天皮肤好啊!

    热火朝天的忙活了一个多小时两百个鸡蛋就到位了,不止二百个,仔细一查,是205个,十双袜子换了105个鸡蛋,比预计的多了五个。

    香皂换了二十五块,100个鸡蛋,还剩了五块檀香皂,有女人看到了,还拿鸡蛋要换,我没同意,挥手告诉她们等我下次来再换,一次换太多鸡蛋我拿不了。

    围观村民走的那叫一个恋恋不舍,我想他们平常也是娱乐项目太少了,没电视,一年到头也就只能等着看两场露天电影,我的到来间接的倒成了他们消遣的一种方式了。

    吩咐着红云给我接了一大盆水,然后把换来的鸡蛋在放到水里看看下沉程度,这个是检验鸡蛋是否新鲜的方法,也是我以前在养老院采买常用的招,既然是给孩子吃的,就必须要谨慎,真出事儿了责任我担不起。

    检查了一圈见鸡蛋都是沉到水底的也就安心了,这说明都是新鲜的,看来清河村的村民是真淳朴,不忽悠人。

    红云找出了两个大号篮子,先在篮子下面铺上厚厚的稻草,然后在细致的把鸡蛋摆上,铺一层稻草,摆一层鸡蛋,205个鸡蛋,正好用了两个大篮子。

    “姐,两个篮子你骑车可以吗……”

    “行,后座绑一个,车把上挎一个,篮子能保证结实就成。”

    我嘴里应着,心里掂量着时间,约好了今天晚上给送到幼儿园的,不能食言。

    红云干活很麻利,帮我忙活的鼻头都出了层细细的汗,再加上之前就有的黑灰,脸蹭成了花猫儿还不自知,我看她这样就忍不住的想笑,觉得可爱,“红云,谢谢你了。”

    “谢啥。”

    红云牵着嘴角用麻绳帮我加固,“丽红姐她们都羡慕我呢,她们谁都没有城里的朋友,不但有自行车还给她们换了鸡蛋……”

    我没多说话,等红云干完了就拿过我的旅行袋,掏出两块香皂递给她,“送你的。”

    红云怔住了,脚下退了一步,“我不要,我又没……”

    “收着!”

    我塞到她手里,“都是朋友了还说这个!”

    她脸又红了,小心的把香皂放到鼻下闻了闻,“真香……姐,谢谢你……”

    “别叫我姐了,叫我肖鑫。”

    “肖鑫?你姓肖?”

    红云有些懵懂的看着我,“我十八,你应该比我大,得叫姐啊。”

    我挠了挠头,“红云,我大名啊,叫金多瑜,这个小名啊,叫肖鑫,三个金的鑫,咱是朋友了么!以后你直接叫我小名肖鑫就行了,我就比你大……一岁,别叫姐了!”

    红云嗯了一声,没多纠结,“那姐……肖鑫,你啥时候还来?”

    “这个……”

    我紧了紧眉,“不一定,我一会儿把电话号给你留下,你有事儿可以给我打电话。”

    “我们这就村部就有电话,不能随便用的……”

    差点忘了,就连我这低头族都已经适应没手机的日子了。

    “那给你留个地址吧,回头你有急事可以去找我。”

    红云笑了,“好,我去拿纸笔记一下!”

    我跟在她很后进门,入眼就是黑黢黢的景象,本来我看这房子外表已经做足了心理建设,进去后发现还不敌外面!

    有句话叫做穷的叮当响,红云家连个响都够呛能弄出来!

    黄泥的土炕,高粱秸秆做的炕席,墙上粘的都是褪色的年画还有旧报纸,左一层右一层糊的就和生疮一样,泥地就算了,还不平整,家具也就是个炕柜还有个破桌子,连把像样能坐的椅子都没有。

    这些都可以克服,要命的是这屋里感觉压人,我抬眼看了看,棚顶很低,糊的也是各种废旧报纸,四边低,中间凸,兜满水似得还沾了一层的苍蝇屎,再加上那根儿吊死鬼般悬挂的泛黑灯泡……

    要是有手机我高低发个朋友圈,让大家看看美好生活是多么的来之不易,且行且珍惜啊!

    正腹诽着,就听到头顶传出嗵嗵嗵声响,我死盯着纸糊的吊顶不放,怎么忽然就跟大军压境了似得!

    “什么声儿啊!”

    红云正翻着抽屉找本,转头看我不好意思的笑笑,“是耗子,在棚里折腾,没事儿,白天掉不下来……”

    我匪夷,“晚,晚上能掉下来?”

    红云嗯了声,沾着黑灰的小脸透着一丝习以为常,“有时候睡睡觉感觉脸痒了扒拉一下耗子就跑了,不咬人的……肖鑫,我家是不是太破了?””

    我后脊梁麻了一下,安逸日子过久了,冷不丁看这环境真有种说不清楚的不适感,扯着嘴角笑笑,“住什么样的房子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在一起,过的幸不幸福,这才是最重要的。”

    有情……饮水饱么,擦!

    红云笑了笑,拿笔在一个脏兮兮的田字格本上记下我的暂住地址,我扫了眼她写的字,挺娟秀的,只是小,小鑫?!

    我还蜡笔呢!

    合着她以为……哎,算了,只当她叫我昵称了!

    刚要告辞就又听到了哐当一声,我心里冷汗,真得收回穷的没响这句话。

    走上前发现是厨房烧炉子导烟用的铁皮筒倒了,此刻正扁扁的躺在地上,“我来时你在修炉子?”

    红云点头,“冬天得烧,我家是接的火墙,有点堵了,我正修呢,没想到你就来了……”

    我就说她鼻上怎么有黑灰,转脸看向她,“这活怎么你来干,你父母呢?”

    “去世了……”

    一看她低头我就不在多问,瞄了眼院里的阳光判断下时间我挽了挽袖子就朝着厨房走去,“我给你修吧,这粗活不是女人干的。”

    红云愣了,“你会修炉子?”

    “会!”

    “不行!你城里人细皮嫩肉的更不会干!衣服好脏了!”

    我笑着就把那铁皮烟筒拿到院子里,找到块石头蹲下铿铿!开砸,弄圆了后找根铁丝又通了通内壁的灰,起身再回到厨房踩着灶台和通风口衔接,“用这东西一定要谨慎,否则容易煤烟中毒……”

    红云呆呆的看着我,直到我干完拍了拍手她还没反应过来,“小鑫,你怎么干的这么利索?”

    我笑笑没答话,看了看自己的杰作,心里暗想,哥们现在也算是个好女人吧,修的了炉子,换的来鸡蛋!

    这叫啥,上得厅堂,下的厨房!

    红云内疚我衣服修炉子脏了,一个劲儿让我换下来她给我洗,我摆摆手说没事儿,弯腰又从包里拿出一块香皂递给她,“对了,这块香皂你帮我给桂梅,就是那短发的姑娘。”

    “桂梅?”

    我点头,“她不是多拿了五个鸡蛋吗,当时也是顶到那了,送她块香皂吧,一码是一码,我不能占人这便宜。”

    红云连说着谢谢,最后吐出句和黄兰香一样的话,“小鑫,你真好!你是个大好人。”

    我没多说话,好人算不上,普通人而已。

    胡思乱想的跨上自行车,回头正再次确定篮子松紧门口就传出一记底气十足的男声,“你就是那城里过来换鸡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