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17章 什么路子

    我愣了下转脸看去,来人五十岁左右,国字脸,戴着个蓝色解放帽,披着件灰色中山外套,颇有几分老干部的做派,没等我应声红云就先一步迎上去了,“刘队长,您有事儿啊。”

    队长?

    看红云有些紧张的模样我心里有了数,生产队的队长?

    这年月生产队长虽然官职没有村长大,但权利不小,主管的就是耕地划分,宅基地问题。

    “我就是来看看!”

    刘队长说着就看向我,眉宇间透着一丝意味不明,没笑没怒,让人吃不准他啥意思,“我听村里人讲红云家来了个城里女同志是能说会道,让我们村好生的热闹了一把,没想到啊,是这么年轻一个小同志!”

    “队长,她是我姐……”

    红云颤着音儿说着,“换鸡蛋,本来,是想给我换的,但是我家……”

    “你紧张啥!”

    刘队长看着红云皱眉,我见状就下车走到刘队长身前,掏出兜里带来的一包烟递给他,“刘队长,你抽烟,没想到我这头一回进村就惊动了您这么大干部!”

    说话间我给了红云一个没事儿的眼神,我自己应对就行。

    刘队长接过烟露出了笑模样,“呦,大前门啊,你个女同志还抽烟哪。”

    “我不会抽,这不是特地给刘队长准备的么!”

    刘队长哈哈了两声,“你都不认识我准备个啥,滑头。”

    我陪着笑,“队长,谁都知道清河村的山好水好人也好,这鸡蛋我吃过一回就念念不忘了,所以就惦记着来换些,我保证,绝对没有触犯什么……”

    “我知道。”

    他抽了口我递过去的烟回头瞄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红云,压了压声,“你在城里有工作吗?”

    “哪有啊。”

    我皱着眉,“有工作还能随便跑出来么,我就是住在城里,还没单位呢。”

    他点了下头,吐着烟雾又看向我自行车,“车是真不错啊。”

    我嗯了一声,琢磨着他的眼神,“队长,您这么大干部村里没给您配辆车?”

    “我算啥干部啊。”

    刘队长说着,眼神在我那自行车上流连忘返,“县里一年才给镇上十个自行车指标,哪里能轮的上我们,村里想配辆自行车方便工作,只能自己想办法买,可这票不好弄啊。”

    得,我算明白了!

    “队长,你的意思是想要张自行车票?”

    “你能弄到不?”

    刘队长眼睛歘的下就亮了,“一张就行,我们村干部轮着骑,不然这去镇上开个会都都不方便,搭不着便车就得硬走,一来一回,五六个小时,时间都浪费路上了。”

    这个……

    我不太敢夸海口,现年难就难在这儿,有钱没用,还是票!

    其中三转一响被称为四大件,也就是自行车,手表,缝纫机,收录机,算是最高档,最有难度的!

    见我没应声刘队长就继续开口,“我知道票不好整,镇里我是指望不上了,看你说话办事也活泛,还是城里人,门路肯定比我们农村人多,你要是能弄到,我这个数谢谢你。”

    说着,他就对我伸出了四根手指,悄声道,“四十。”

    我还是没吱声,他这心态我理解,城乡差距大的民情我也晓得几分,否则我鸡蛋也不能换的这么痛快,说白了,咱不就钻的物品稀缺的空子么!

    可我还不认识啥能人啊。

    找霍毅或许有用,对他来讲也不会算个事儿,真正的城里干部都快开始寻摸汽车指标了,但我和霍毅没交情啊,张嘴就和人要自行车票,找虐呢!

    刘队长大概是吃不准我在想什么,一咬牙,闷声道,:“五十,最高了。”

    没心动那是假的!

    “刘队长,我知道你想有辆自行车也是为了方便工作,心情我很理解,我现在只能说回去想想办法,具体能不能弄到,我不敢保证。”

    刘队长点头,“我知道难,就是想多试试,咱也不认识啥大干部,城里也没啥亲戚,所以就靠你费点心了。”

    我应着送刘队长出门,还记下了村部的电话,他要把烟还我,我没要,自己也不抽送他也没啥,直到刘队长走远,红云才迟疑的跟过来,“小鑫,我们队长和你聊啥了,鸡蛋不让换?”

    “不是鸡蛋的事儿。”

    我回了一嘴又和红云打听了一下刘队长平常的为人,知道他口碑不错心里就有底了,跨上自行车和红云道别,脑子里还在合计着自行车票的事儿,去哪弄呢。

    出村时瘦姑娘她们还在冲我挥手,意思我鸡蛋吃完了别忘了再来,她们还给我换,“下次要带围巾啊!短毛绒的!我想换围巾!!”

    “手套,我要线手套!”

    “同志,别忘了我的发卡,我想换个有机玻璃的发卡!”

    “好!没问题,等我下次来的!”

    我连连应着,骑出很远她们还在我后面喊,放到二十一世纪这就是被我俘获的粉丝。

    要不是时间有限我真想拿出个纸笔把大家的需求都记下来,对缝怎么了,你得找到缝了才能去对啊!

    岔道的土路我蹬的很慢,路不平,我怕把鸡蛋颠着,有些不好走的地儿我直接下车慢慢的推,必须确保把它们安全送达幼儿园,第一炮么,甭管钱多钱少,咱都得把事儿做圆满了。

    待上了大路,老天爷也开始给力,风开始不停的推着我的后背,蓝天空旷,路上一个人都没有,车子好骑了,我心情也是各种澎湃,几乎是一路都在高歌猛进,自嗨!

    没先回大院,径直路过医院再蹬车上了柏油马路,等到了温姐说的幼儿园,天地已一片昏黄,温姐看来早早的就站在那里等上我了,一见到我露脸就笑了,远远的就抬起手,“小金,这里!!”

    “哎!”

    我喘着粗气起到温姐的身前下车,小腿没来由的一软,温姐吓得赶忙扶住我,“小金,没事吧!”

    “没事,没事,蹬车时间长了,腿有点木!”

    温姐有些惊讶的上下看了看我,“小金啊,怎么弄这么脏啊,是不是摔哪了。”

    我低头看了看自己修炉子弄埋汰的衬衫,没心没肺的笑笑,“这都不算啥,您看看鸡蛋吧,两百个,任务我绝对是圆满完成的!

    “哎哟,辛苦了,辛苦了,太麻烦你了。”

    温姐唏嘘着就带我从幼儿园的侧门推车进去,叫来她朋友还有食堂的人把鸡蛋拿去看看,查查数量。

    孩子已经放学了,教室里都空荡荡,我坐在小课桌旁自己倒着气儿等。

    十分钟后,温姐笑意温和的走进教室,“小金啊,食堂的师傅说你那鸡蛋个保个的新鲜!两百多个鸡蛋,一个破的都没有,真的辛苦你了!”

    我笑了笑,“温姐,清河村的村民知道鸡蛋是给孩子吃的,也很高兴,谁都知道孩子是祖国的花朵,得悉心培养,我做的是两全其美的事儿,谈不上辛苦,不算啥。”

    赶紧结账让我回家躺会儿吧,腿已经自己哆嗦上了。

    温姐点了下头,刚要继续张口就有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女人敲了下门,我看过去,那女人便礼貌的冲我微笑了一下,温姐起身走到门口和她聊了几句,再回来时手里已经攥着几张票子,“小金,我朋友说鸡蛋很好,这是四十块钱,你数数。”

    我看见钱就精神了,接过钱连声的倒着谢,“不用数了,我信得过您!”

    那女人可能就是这幼儿园的园长,刚才肯定一直在检查鸡蛋来着,没想太多,见教室里现在就剩我和温姐转头拿过自己的行李袋,从里面拿出一块檀香皂和自己之前分出来的五枚鸡蛋,“温姐,这是我谢谢你的,谢谢您也信得过我。”

    温姐有些惊讶,“这个,我……”

    我一看温姐有掏钱的动作就按住她的手,“温姐,您千万别给我钱,说实话,咱萍水相逢的,您能交给我这么大的任务就是对我的肯定,这五个鸡蛋还有香皂,都是我感激您的。”

    温姐啧了一声,“这香皂得好几毛钱呢,还有鸡蛋……小金啊,你让我不好意思啊。”

    “您不收我就不好意思啦!”

    温姐笑的有几分无奈的看我点头,小声道:“成,那我谢谢你啦啊。”

    说着自己还感叹一声,“通过这件事就能看出来,你人品很好,我没看错人啊。”

    我没听懂她这话啥意思,反正人情也还了,辛苦也付出了,赚的钱也是心安理得的,心里就酝酿着准备告辞,刚要起身温姐就从自己的皮包里拿出一张卷子,“小金啊,其实,我还有件事儿想麻烦你……”

    这什么意思?

    我看向她手里的那张卷子,“英语卷?”

    温姐点了点头,还拿出一支笔递给我,眼神试探,“这是我儿子老师出的题,你看你会不会做。”

    我没吭声,接过她的卷子看了看,填空,连线,最难的也就才一般疑问句和否定句,一初中生就能完爆它!

    “温姐,你是想看看我英语水平?”

    温姐很直白的点头,“对,会做吗。”

    我没多说话,接过铅笔就写上了,就是手今天一直稳定车把有点抖,不然高低得给温姐炫炫小爷的圆体英文!

    “这么快!”

    接过卷子温姐还有些不可思议,“呦,这字母写的真好看。”

    我扯着嘴角笑笑,“温姐,说实话,这卷子太简单了,初一生都会的。”

    温姐听我说完就紧了紧眉,我正想自己是不是太不谦虚了就看温姐又从包里掏出一张卷子,“那这张你看看会做吗?”

    我倒!

    她这是玩什么路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