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18章 契机

    憋着心里疑问我再次看向卷子,还行,这回有短文理解,阅读理解,还有些句子翻译,按照当代来讲,算是初三水平吧,比刚才的入门级是高了几层。

    我握着铅笔耐着心的答着,十分钟左右把卷子写完递给她,温姐接过卷子也没怎么看,折了几下装进包里看我笑笑,“行,谢谢你了小金,回头我有事儿,就给你打电话。”

    “好!”

    我心里琢磨着温姐的意思拎起行李袋,“温姐,咱这都认识了我还一直不知道您在哪工作呢。”

    “我在民政工作。”

    其实我知道,纯属明知故问的,佯装惊讶地点头,“好单位啊。”

    温姐很亲切对着我笑,“就是为群众分忧,小金啊,你有没有高中毕业证,要是想找工作啊,我可以帮你看看用人的工厂和单位。”

    “这个先不用。”

    我摆摆手,缕着往自己的事儿上唠,“温姐,我其实真有个不大不小的事儿想问问你。”

    “什么事?”

    我清了下嗓子,“就是,清河村啊,一年到头也没个自行车的指标,村里的干部去哪开会什么都不方便,所以我就想着,能不能弄到一张自行车票,这样,方便了干部工作,也可以更好的给村民谋福利。”

    “自行车票?”

    温姐听我说完就皱了皱眉,眼里透着一丝为难,“这个别说农村了,就是在城里工作,也做不到人人都拥有自行车啊……这样吧,我给你打听打听我在轻工局认识的朋友,要是谁有多出来的票,就帮你要一张。”

    话说到这份儿上我当然就剩感谢了,心里么,并没抱多大的希望。

    我和温大娘熟,但和现在的温姐并不熟啊,纯粹就是试试,实在是不认识别人啊!

    温姐送我出门,嘴里还柔和的叮嘱我,“小金啊,回去好好洗个澡,今天辛苦了,等我电话。”

    我应着,不用驮鸡蛋真是轻松不少,挥挥手和温姐道别,心是放下一大半的,甭管那自行车票能不能搞定,至少二十多块钱是赚到了,普通工人一个月的工资啊,我就一天!

    美啊!

    天渐渐的黑了,肚子也开始咕噜咕噜的叫,正想着回去后要不要好好的犒劳犒劳自己,远远的就看到了正站在大院门口翘首等待的黄兰香,“哎!妹子!妹子!!”

    一看到我,黄兰香先是定睛确定了一把,随后就疾步的跑上前,“你可算是回来了!”

    我笑笑从车上下来,嘴控制不住的一咧,我的大腿根儿啊!

    “着急了吧,是不是后勤部找你问车了。”

    黄兰香皱紧眉眼,“车不算啥,我就怕你丢了,这一天我都在合计,你得上哪去找清河村啊!”

    我推车跟着她往院子里走,“放心,别说清河村了,就是整个北宁市,我都丢不了。”

    现在看北宁是东南西北中五大区,未来却是九大区,清河村自然也被划分了,将来它也不叫清河村,人家是新宁区,天知道一夜之间出了多少暴发户!

    俱往矣的事儿你都不敢想啊。

    “反正见到你我就放心了,看你是从去市里那条道回来的,鸡蛋直接给送去了?二百个,全弄到了?”

    “必须的啊!”

    该吹就得吹!

    我三言两语就给黄兰香描绘了一个画面,“哥哥一进村那大姑娘小媳妇儿都抢着给我鸡蛋啊,我不要都不行,生扑啊,就是往你怀里塞啊……”

    黄兰香笑个不停,“妹子,咋哥哥都出来了,鸡蛋塞怀里不得碎了啊,就知道逗我……”

    眼看着快到后勤部她就喊了一声,“小魏!金妹子回来啦!车给你送回来啦!”

    我停住脚,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闻声后小跑着过来,等那人影跑近发现是穿着一身军装,接过自行车的同时嘴里吐出口气,“嫂子,你可算是回来了,一会儿部长好检查了。”

    借着院里的灯光我就愣住了,这五官……

    “你姓什么?”

    “我姓魏啊。”

    “魏什么。”

    通讯员擦了把额上的汗,指着黄兰香还笑了笑,“不为什么,我爹我爷就是姓魏啊,兰香嫂子知道的。”

    黄兰香看我不解,“是啊,小魏么,妹子,你咋的了。”

    “小魏……”

    我抬眼看着他这方头大耳的长相,“魏大胜……”

    他怔了下,“嫂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叫魏大明,不认识魏大胜。”

    心里咯噔一下,差点脱口而出你咋不认识,你儿子就是魏大胜,那我铁哥们!

    当年这还是一个梗呢,大胜总说,他爸给他起的这名毫无技术含量,知道的他是儿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哥俩呢!

    仔细的看这通讯员五官,像啊,真他妈像!

    大胜啊,你爹年轻时候也挺威武雄壮的啊,哪里还是我见过的那个萎靡不振胡子拉碴的酒蒙子啊。

    我真是不正常了一路,上楼时连腿疼都忘了,记着大胜说过他爹是当过兵,但因为啥被部队开除了,后来自己又来的北宁,打工成家,背了这段黑历史属于郁郁不得志干啥啥不成最后就会借酒消愁那伙的。

    后来他爹和他妈离婚,没事儿就喜欢揍大胜一顿,弄得大胜这童年比我个孤儿还不幸福……

    没成想,大胜他爹就是在这当得兵,院后勤部通讯员?

    那是因为什么被开除的?

    “妹子啊,妹子!!”

    黄兰香的声音拉回我的注意力,我懵懂的看向她,猛地想到了什么!

    穿越,不是白穿的!

    手指附上开始跳跃的太阳穴,温姐是养老院的温大娘,崔哥我也像是听过他的姓氏,红云,还有红云,养老院有好几个姓孙的大娘,难不成……

    如今在看到魏大胜他爹!

    我啪的拍了下手,“契机啊!我就说不能白来,这里肯定有事儿!”

    截至目前为止,我遇到的,都是我的贵人啊!

    黄兰香整个就一没听懂,“妹子,你咋的了!”

    “啊?”

    我彻底回神,发现已经到家门口了,“小兰,我刚才……”

    黄兰香苦着脸指着我,“你是掉煤堆里了吗?这白衬衫咋黢黑黢黑的!”

    我愣了一两秒笑出声音,拿出钥匙开门,“小兰,咱别这么可爱成吗。”

    幸好重点让她忽略了!

    进门她就催促我赶紧换衣服,借着灯光一看属实太脏,除了炉灰土灰还有汗渍,三下五除二先把脏衣服换了,黄兰香很贴心的给我打好了饭,“妹子,以后别这么折腾了,咱怎么说都是半个军嫂,出去卖鸡蛋啥的不好听……”

    我知道她潜台词就是干个体太丢人,狼吞虎咽的吃着饭,没说话,掏出兜里的四十块就放到饭桌上,“我赚的。”

    黄兰香眼睛直了,“这,这么多钱?!卖鸡蛋赚这么多?!!”

    我点了下头找出手绢擦了擦嘴,“确切的说是赚了二十四。”

    “咋赚的啊,这比医院护士一个月工资还高啊!”

    我笑了笑起身把饭盒收到一旁,“所以啊,不要小瞧任何行当,但凡是改革,就需要先驱,街上的口号都是社会要发展,人类要进步,我们作为个人,只要不偷不抢不愧对良心,照顾好自己,那就是进步。

    今天我不但赚了二十四,还解决了幼儿园孩子们的营养问题,更让清河村的村民们收获了快乐,得到了他们平常买不到的东西,促进了物资的流通,你说,我是不是同时也为社会发展做了贡献?”

    黄兰香被我说的发懵,“这,这是投机倒把……”

    “我解释过,如今我在问你,你确定你很懂这四个字的涵义?”

    黄兰香无言,我却忽然想起了在书里看到的一句话,中国历来缺少勇士,大多都是在君子万众怒吼时也跟着怒吼,在万马齐喑时也跟着闭上了嘴,思维,永远跟着大多数人走,间接地让自己成了个木偶。

    这保守的想法或许没错,但,这也造就了八十年代胆量经济四个字的由来,也是为什么,会先富起来一小部分人。

    太多人瞻前顾后停滞不前了,黄金十年,有多少人走过才会喟叹,又有多少人通过这十年改头换面,我想,我得是后者。

    不然老子不白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