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19章 天空飘来五个字,啥都不是事儿!

    黄兰香听我白活一通后眼神发愣,“妹子,我没听懂,你能唠家常磕不……”

    接地气的呗。

    我挠了挠下巴,走到她身旁搂住肩膀,“打个比方,你就是颗土豆子吧,是不是都得朝前轱辘,既然大家怎么看你都是土豆子了,干嘛还要在乎别人的眼光呢!我乐意怎么滚就怎么滚,想怎么轱辘就怎么轱辘,反正钱赚完是自己的了,明白了吗。”

    “明白了。”

    看着黄兰香笑开的脸我拿出行李袋里最后一块香皂递给她,“小兰,这是送你的,谢谢你帮我这么多忙……”

    “我不要,这很贵的。”

    “拿着!”

    我塞她手里,黄兰香收下香皂就不好意思,非要帮我把衣服洗了,我也没太和她撕扯,自己也的确不太爱动,聊了一阵她抱着我的衣服回去,走到门口又想起什么看向我,“对了妹子,今天大院里的人都在谈论你呢。”

    “谈论我什么。”

    “说你厉害……”

    黄兰香抿着嘴角笑笑,“你刚来那阵儿都不敢看人的,没想到今天这么威风,他们说你不像以前那个金多瑜了。”

    我没接茬儿,记忆告诉我,这个时期真正的金大娘是经历着把公公给气死后的千夫所指,而我现在,却是和她走在截然不同的路上。

    当然,我个人,也没经历过这些,所以,现在的我,既不是肖鑫,也不是以往的金多瑜,要说像谁,那应该就是红云嘴里的,比较不怕事大的小鑫吧。

    “以前啊,你在大家眼里是这个……”

    黄兰香有些不好意思的朝我竖起小指,只一瞬,就话锋一转,竖起大拇指,补充道,“不过现在,是这个啦!”

    我笑了笑,大拇哥,还早。

    想着,我还是右手握拳抡到前胸,故意划出一道弧线,调高音量,“轱辘吧,小土豆!”

    黄兰香咯咯笑着出门,嘴里直念叨着我现在就知道逗,回炉重造的都没我变化大。

    门一关严,我就感觉全身的骨头架子要散了,没人也不用端着了,龇牙咧嘴的坐回沙发,这二十块纯辛苦钱啊,拿过一张张的看着,要这么下去,什么时候才能赚够第一桶金啊。

    再说,倒腾袜子也不是长久之计,这事儿也就能干一两回,尼龙袜弊端太多,忒不吸汗,要是汗脚的穿上,那真是春风十里,必闻气体。

    也就八十年代初还能热热,日后将彻底被丝袜以及混纺的袜子所取代,影儿都抓不着喽。

    铃铃铃铃铃铃

    我正枕着沙发靠背在那数钱哼哼,就听这电话铃又响起来了,拖着酸痛的腿起身,许是跟这环境还是不熟,听到这铃声响就有种说不清的紧张感,拿起话筒的同时还清了清嗓子,力求播音腔,“喂,你好。”

    “小金啊!”

    心里不自觉的就呼出口气,也不知道怕啥,“温姐。”

    “是我,没耽误你休息吧。”

    “哦,没有,休息还早着呢,您有事儿么。”

    难不成是和我做完的英语卷子有关?

    “啊,是这样,你那个自行车票啊,我问到了,我朋友已经有自行车了,所以她要车票也没什么用,可以让出来,给更有需要的人……”

    哎呦我!

    喜从天降啊!

    我抑制不住的激动,“温姐,是真的吗?那真的谢谢您朋友了!她在哪了,我请她吃顿饭吧,你说,这……”

    “不用这么麻烦,你不也说了吗,是为了村里的干部方便工作,是好事么,应该多帮忙的。”

    城乡差距这四个字我真是在这年代才设身处地的彻底感受到!

    刘队长为了这车票保不齐上了多大的火,结果到温姐这几句话就搞定了?还不用我请吃饭,你说说!

    “小金啊,其实,我有件事,也需要麻烦你啊。”

    “啊?”

    我愣了下,“什么事?”

    就说这人情不能白给我么。

    温姐在电话那边笑了笑,“我跟你说句实话,我爱人啊,在我怀孕时发生意外去世了,我就远远这一个儿子,想要好好的培养……”

    我知道啊,还培养的很好,大律师么,只不过我现在不能说就是了。

    “现在政策好了,我希望孩子将来能出国学习,首先,最重要的就是英语,我想给他打好基础,可是找了几个老师都不行……”

    温姐讲的委婉,简单理解就是她想给温远找个英语家教老师,但温远太特性,男老师他不让进家门,女老师呢,还受不了温远那狗脾气,所以没一个辅导长的,导致温远现在还停留在音标学习阶段,一点进步都没有。

    她着急啊,那天看我会英语就挺惊喜的,再加上我瞧着温远摔门还没生气就动了心思,通过鸡蛋这茬儿呢,又让她看出我是个靠谱的人,能变通,人品还好,鸡蛋说几点给送到就给送到了。

    简而言之,就是她希望我周六日能去给温远补习。

    不愧是大单位出来的,不着痕迹的给我夸了一通还把自己用英语卷子试我水平的事儿给掩过去了。

    我就说温姐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给我介绍商机,两百个鸡蛋就这么咣叽落我头上了,价都不讲,合着她早就做好了打算想和我拉近距离好有求于我啊!

    “小金啊,现在英语好的年轻人太少,大学生啊,课业又多,我周末经常加班学习,陌生人进门还怕不知根知底,你爱人是军医,你算是军嫂,这方面,我信得过,周六周日远远上午会去我朋友家学习乐器,下午我想让他在家补补英语……”

    我微微挑眉,成功人士果然都是打小就被培养出来的,还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上课时长你可以自己安排,一个月,十块钱,你看可以吗。”

    我一直没吭声,老实讲,虽然我感觉到温姐和我玩了些套路,但受益人还是我啊。

    甭管是两百个鸡蛋还是那自行车票,便宜不都我占了么,再说,给个熊孩子补点初级英语也不算啥,日后保不齐还得用到温姐呢,这账怎么算我都不亏!

    “温姐,您就是不给我钱那都没说的,不提别的,光自行车票这一件事儿,您在我心里,那就是我亲姐了,您放心,温远这英语包我身上,甭管他怎么和我闹脾气我都不急不气,拿他当我的亲外甥,保证让他英语水平是芝麻开花节节高!”

    温姐忍不住的笑,“小金啊,你这嘴是真巧啊,滑的都不像是个小姑娘。”

    本来也不是啊!

    聊了一阵子温姐告诉我说自行车票得等几天去她家取,到时她在和我好好的商量下补课事宜,我没二话,撂下电话特兴奋地抱起我的那瓶小毛,“我的老家~嘿!就住在这个屯儿啊~我是介个屯儿里土生土长的羊”

    这叫啥,金手指吧,天空飘来五个字,啥都不是事儿!

    人逢喜事精神爽,腿也不疼喽,腰也不酸了,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儿啊!

    嘚瑟了一阵儿脚下再次一顿,怔怔的转脸看向电话,眉头一拧,“票……对啊,票!!”

    小心的放下毛台我就坐回沙发,刘队长的这张自行车给了我提示,这年头票据太过重要,拿工业券举例,正常的工人是按照工资配比发券,也就是说每个月十块钱工资或是二十块工资才能配一张券。

    城里人都是攒着的,工业券不光可以买尼龙袜,还有很多大件儿,小到锅碗瓢盆大到手表缝纫机,都得要券,也就是耐用消费品,大件往往需要很多张,这也就导致了家家户户互相借着用。

    你家里有人结婚要买缝纫机,得凑个几十张券才能花钱买,他家里有人要买手表,也得先凑券

    我摩挲着下巴苦想,由此推断,各类票据,都有它自己的需求和市场,嘴角慢慢的牵起,我哒的打出个响指,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