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21章 效果

    “妈呀!妹子,你真是……真是太厉害了!!”

    黄兰香脸都红了,自己在那激动半天,对着我的行李袋一拎,“就来回换几张票券你就……怎么这么沉?”

    袋子一拎她就发现不对,弯腰拿出行李袋最下面的东西,“骨头,你买大骨头干嘛?”

    我上前接过那袋子牛骨头放到地上,这是去温姐那取完自行车票回来特意在菜市口买的,“小兰啊,这事儿我还得求你呢,你能帮我熬些骨头汤吗。”

    “可以啊,你要喝啊。”

    黄兰香自说自话的点头,“也是,你得补补身子了,这些日子你就没闲着……”

    “不是我喝。”

    我淡声打断黄兰香的话,“这个汤你最好明早熬,熬完了我想拜托你帮忙给马铁红送去,我听说她那腰骨裂了,给她补补身体吧。”

    这都是我在食堂吃饭听到的,咋说都和那小马有点革命情谊,再说,她那腰……

    也的确是我给下的绊儿,虽说不是故意的,心里多少也不落忍。

    “你忘了她挠你那出啦!”

    黄兰香不乐意了,“我才不给她熬呢,骨裂是她活该!仗着体格大她就欺负人!一口一个农村的,我烦死她了!”

    “小兰……”

    我扯住黄兰香的手,“没有永远的敌人,你想啊,马铁红跟我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来找我麻烦呢。”

    “还不是因为夏雪菲,她们俩好么。”

    黄兰香气哼哼的,垂着眼嘟哝。

    我点头,“对啊,她们俩好,可是现在马铁红在这住着院,那个夏雪菲呢?”

    院里的家属都是心明眼亮的,背地里也叨咕夏雪菲是装病,晕一下就在总医不回来了。

    按理说,马铁红怎么着都算是替夏雪菲出气才摔的,作为姐妹夏雪菲应该义不容辞的就肩负起照顾的责任,可事实呢,夏雪菲别说照顾了,脸都没怎么露!

    群众普遍有同情弱者的心理,马铁红是烈属,听说家里就剩一身体不好的老母亲了,老太太拖着病躯还得照顾自己的女儿,谁看了心里能不别扭?

    我心里明白,夏雪菲不出院还是为了等我这傻帽送上门,就是难为了马铁红,这家伙忠心耿耿的上门来给我胸咚啊,还没咚明白,给我咚的上火,给她自己咚骨裂了!

    “夏雪菲不是……”

    黄兰香没说完就想到了什么,“妹子,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要给马铁红送汤是想拉拢她是不,这样她就会认清夏雪菲的为人以后不跟她一个鼻孔出气了!你这招好啊!”

    我心里苦笑,真没想这么多,就是觉得她那腰摔得和我多少有些关系,没说太多,黄兰香能帮忙就行,送点骨汤咱也算是尽到心意了。

    “妹子,你咋不自己去送呢,我帮你熬完你自己送马铁红不更得感动啊,这可是骨头汤!好东西!”

    我摇了下头,“我明天有事儿,还得去趟清河村呢,所以,这事儿就得麻烦你了。”

    黄兰香应了一声,拎着骨头又想起什么,“对了妹子,我其实找你是要给你东西的!你等我回家给你取!”

    话音一落她就跑出去了,我想是她洗干净的衣服吧,自己先走进卧室,拿出兜里的那张自行车票,明个等把这个给刘队长送去了还真得办个存折。

    现在还没百元大钞,最大就是十元面值的大团结,所以钱叫钱,很扛劲,扛花,抛除收藏价值先不谈,要是有个一万多块现金绝对得用小箱子装了,看着是真过瘾!

    “妹子!”

    我刚把车票还有今天换来的票据收好黄兰香就跑回来了,放下帮我洗干净的衬衫和那条军裤就红着脸递给我一团窝在一起的东西,“你要的……我做好了……”

    “什么啊。”

    她握得太紧,我一时没看出来,接过来提起才发现是我那天和她研究过的文胸,不禁笑出声音,“不错啊,就是这形状的!”

    仔细的看了看,肩带是弹力的,后面也有挂钩,黄兰香还在边沿处给我锈了一圈粉色的波浪状小花纹,手是真巧啊!

    她脸红够呛,低头也不看我,“你试试……看能不能穿……”

    “好嘞!”

    我很痛快的就回卧室了,脱下背心就朝着身上比划,以前也没穿过啊,弄了半天也没整明白,只能先从腰那里把挂钩先扣上,然后提起来再把那俩碗正到前面,蹭着提上来,双手是一个劲儿的忙活,一头大汗后才算是穿明白,对着镜子看了看,大小正好,双手在碗杯下一扶……我去,鼻子差点再次喷血!

    “妹子!你换好了吗?”

    我应了一声,仰头拍了拍额头,肖鑫,看自己的你激动个球!

    找到个衬衫穿上,开门黄兰香的眼睛就直了,指了指我的胸口,“里面,就是穿得那个?”

    我嗯了一声,脊背稍微一直,“怎么样,是不是一下就挺拔了!”

    黄兰香直愣愣的看着,“妈呀,太明显了……这,这多不好意思啊……”

    我差点没憋住笑,不好意思?

    日后的小姑娘都恨不能生挤出来!

    “妹子,我,我能看看你穿的效果吗?”

    黄兰香观感了一阵外面就抬起眼,“里面……什么样的……”

    这个,还真有些不好意思,心一横,算了,反正黄兰香也是女人,我当男人的时候也没怕看过!

    扫了眼房门我就解开几颗扣子,露出沟壑,“就这效果……”

    黄兰香就跟自己没有似得在那死盯啊,“好白啊,妹子,我能摸摸吗……看着,想摸……”

    “那可不行!”

    我后退了一步,赶紧系上扣子,她那眼神突然就让我想到了女铯魔,怪怪的呢!

    “那个,你不也有吗……”

    我系好扣子老脸也跟着红,自摸呗!

    不知道为啥,明明很正常个事儿整的就跟限制级似得!

    黄兰香低头看了看自己,又有些神往的看向我,“妹子,穿上……就能像你那样了?看着,就特别……显得……大?”

    这话让她说的,真是吭哧瘪肚的啊!

    我咳了一声,连说带比划的,“小兰,这个东西吧,不是为了看的,主要是穿衣服显得精神,然后呢,有安全感,它可以很好的,保护你这两个……小妹妹,你明白吗?”

    “小妹妹?”

    我真是没法活了!

    稀里糊涂的和黄兰香解释了一通,也不管她听没听懂,文胸这东西普及是迟早的事儿,就跟肚兜似得,早晚都得穿么!

    待彻底的送黄兰香出门,我自己还不自觉扯开衬衫的领口低头,抿着嘴看了几眼就只剩心酸,好白菜啊,这得便宜哪头猪啊!

    想法一出我就轻打自己一巴掌,“你还想被拱啊!”

    欲哭无泪啊,这生活也太他妈不容易了!

    ……

    早上仍旧是就着起床号睁眼,胳膊朝着床边一动摸到水泥地闭着眼撑着身体往前挪动,上身悬空后就开始做俯卧撑,这是我以前就有的习惯,成了金多瑜后力气差了很多,进步就是能从两个做到五个了。

    起来后在伸伸四肢,热身完毕人也精神了,刷牙洗脸,吃饭前给刘队长去了电话,响了几声那边就接了,“清河村大部队,我是老刘。”

    “刘队长,我是小金。”

    “哎呦!小金啊!!”

    刘队长这石破天惊的一嗓子震得我耳膜都嗡嗡上了,右眼皮子一阵乱跳,感觉兆头不好,没等我开口刘队长就在那边继续说着,“我这几天就等着你电话呢!那自行车票……咋样了?”

    说到最后,他声音可算是下去了。

    我摸了摸自己乱蹦的右眼皮,“是这样,我正好认识个大姐,就把你的事儿和她聊了聊,她一听说你是村干部,需要辆自行车也是为了方便开展工作,就愿意把这张车票给让出来,也算是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做点小贡献。”

    “哎呦喂!小金同志啊,我真是谢谢你啦,城里人的思想觉悟就是高啊!”

    我嗯啊的应着,纯瞎白活的,总不能说我点幸正好认识个明白人,那不擎等着落话把么!

    刘队长说着就要借拖拉机开来,说是自己来取,不要麻烦我去送,我哪能让人那么折腾,就让他在村里等我,中午前肯定会到!

    放下电话我就去食堂吃了早饭,魏大明现在看我去借自行车都习惯了,嘴里连问着,“嫂子,你是在城里找到工作了吗,每天都这么忙。”

    我想说没有,一合计要给温远辅导的事儿还是点了下头,“是,找到个活,。”

    “什么工作啊。”他还挺好奇的。

    “就是……”

    我要说给人辅导英语他不得惊得下巴掉下来啊。

    “看孩子。”

    魏大明拧了拧眉,“家庭服务员?”

    “对,家庭服务员!”

    我扔下几个字就骑着车走了,魏大明还在后面喊着,“小金嫂子!这工作你还是别干了,霍医生未必会同意的!”

    关他屁事!!

    我瞥了下嘴,眼皮子又开始跳,心里不爽,怎么老跳右眼啊,哥们这可是去挣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