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24章 到底是谁

    “是嫂子啊?”

    陈连长大惊,“可你刚才怎么……”

    霍毅看着我扔出一记冷笑,“我也才知道金多瑜原来这么能言善辩,多才多艺,八面玲珑。”

    我眼神游离的不敢看他,耳根子都烧的通红,心里暗暗的想,这时候就别玩成语接龙了,赶紧找个地缝让我钻进去得了!

    霍毅说得自己兴致盎然,一副我越怂他就越有成就感的模样,说到后面语气还故意顿了顿,微狭着眸眼对我上下打量了一番,揶揄道,“金多瑜,你说我是夸你心灵手巧啊。还是对你私改我军服这事儿批评教育一通,嗯?”

    金大娘,你看你一见钟情这人!

    什么东西!!

    我吭吭的坐在那儿,眼尾瞄着还云里雾里的陈连长,嘴丫子幕地一咧。冲霍毅装蒜般笑笑,“马克思告诉我们,资源要共享么,霍军医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哈~”

    霍毅眼里的眸光微微一闪,冷笑的意味浓厚,“巧舌如簧啊。”

    你管我簧不簧的!

    趁着车子停下我推开门就冲了出去,几步奔到后备箱,手对着自行车后座就开始忙活,拽了两下愣是没拽动!

    正咬着牙使劲儿呢。霍毅面无表情的就过来了,手对着我的肩膀轻轻一推,无声的告诉我离远点,我也没客气,别着脸就朝着一侧让了几步。

    瞄着他一手提着车后座一手握紧横梁轻飘飘的就把我的大二八给抬下来了。挽起的白衬衫下露出的小臂肌肉随着发力那真是紧绷,我心里吧嗒了一阵嘴儿,线条练得还不错呢……

    别说,他这出儿倒是让我想起个二十一世纪名词儿,男友力,嗯,够用。

    抛除这哥们给我的臭屁第一印象,外表还真是特招小姑娘待见的,我那单相思的初恋不就得意他这一口么!

    那时她还和我说,肖鑫,你是个好人,可我现在只想好好学习……

    转头她就和我们学校那篮球队长卿卿我我上了,没多久下一代就整出来了!

    想到这我就尤为不爽,哥们就认定一点,但凡是金玉其外的,必定败絮其中!

    凭啥我们就只能在心上人旁边做个悲催的好人备胎他们却能有恃无恐的在人家的世界里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妈的,忒不公平了!

    “哎。”

    我这边正思绪乱飞呢,霍毅已经扶着自行车站到了我身前,“马克思又告诉你什么了?”

    “马克思说……”

    我愣了一下抬眼看他。这兄弟个是真高,肩宽,腰窄,腿长,一站我面前压迫感那是杠杠的啊。

    清了一下嗓子我就接过车子双手稳住车把。“他老人家说……那个……”

    “不对啊!”

    旁边的陈连长就跟后反劲儿似得,几步冲到我身旁,“小金同志,你刚才不是说你没爱人吗,为什么要说谎啊,马克思可没教导过我们要说谎。”

    额……

    我木着脖子看向陈连长,这个时候就不要火上浇油了好么,哥们给你唱一路还没摸到54已经够矬了!

    “是吧,霍医,嫂子刚才在车上是说自己没爱人的!”

    陈连长不嫌事大儿的转脸又看向霍毅,“这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是啊,我也想知道。”

    霍毅皮笑肉不笑的看着我,眼神却是透着一丝冷冽,“看来我对自己的新婚妻子真是一点都不了解,我真得查查,她是不是在情报处工作过。”

    情报处?

    想象力够丰富的!

    我手指用力的在车把上抠着,脑子里一阵乱转,究竟是谁跟谁玩了一路的潜伏!

    时间像是静止了几秒,我挺着腰板看着这俩莫名和我对峙的男人,一个好像是在探究我到底是谁。另一个,则纯粹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

    “嗯……那个,那个谁!你要找霍军医啊!!”

    我伸着脖子就对这俩男人身后的大院门口喊了一嗓子,不夸张的讲,部队门口的站岗哨兵都被我喊懵了!

    “啊!霍军医就在这了!!在这!!”

    趁着他俩疑惑回头的档口,我推起车就嗷嗷的撂啊,套句广告词就是风驰电掣,某某摩托!

    跑出七八米远还听到陈连长在我后面喊,“嫂子!你怎么还骗人啊!别跑啊!!”

    去一边子吧!

    我不跑还在这和你们聊会儿马克思啊,一会儿在唠唠科学是第一生产力呗!

    关键我来的就不科学啊。在这情境下相遇更不科学!

    “嫂子!!”

    我腿上就跟按了马达似得,不知道还以为敌军正在后面撵我,陈连长越喊我撂的越快!

    要不是这车爆胎了我都准备掏裤裆骑着跑了!

    几十米后我回了下头,霍毅穿着白衬衫还标杆溜直的站在车旁,什么表情我看不清,就看着他单手插在军裤的兜里,高大的身材很是显眼,咬牙转回脸,心里还是不停的骂着自己,丢人啊。这脸真是丢到太平洋了!

    一开始看到那医药箱我就应该能想到车里坐着谁了啊,尤其是还闻到他身上的消毒水味儿……

    怎么就跟脑袋缺弦儿了似得,该!让你嘚瑟,出门忘吃药了你!

    回到家属大院我跑的已是上气不接下气,看了眼家属楼我又觉得自己没出息,对啊,跑什么啊,跑能解决什么啊,可是不跑……

    我苦了苦脸,怎么解释自己的不正常?

    霍毅是知道金多瑜是哪里人的。也清楚她在这里没熟人,要怎么解释我骑着自行车在那岔路口出现,我还说的是见朋友!

    真想给自己掌嘴,要是霍毅好信儿去打听了在知道我倒腾鸡蛋这茬儿了呢。

    他要是给我下个绊儿,那分分钟断我财路啊。

    “小金嫂子。今天这么快就回来啦。”

    回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后勤部了,我看着魏大明懵懂的点了下头,“啊,我今天……”

    “你怎么出这么多汗,骑得多快啊。”

    我看着他疑惑的脸忽的有些不好意思,“大明,我有个事儿得跟你说,这车我骑半路压着钉子了,车胎揸爆了。真不好意思啊。”

    “车胎爆了?”

    魏大明说着就蹲下身去看,我连连点头,“对,都是我不小心,你有胶皮子么。我给你黏上,我会补胎……”

    “小事儿!”

    魏大明抬眼就给了我一个憨厚的笑脸,“你不会是因为车胎爆了心里紧张就急着推它跑回来的吧,这不算啥,我会修的。你先回去休息吧,看你这汗流的……”

    我心里直过意不去,“大明,你们部长会不会就这事儿批评你啊,要不。我现在去找他……”

    “这不算啥,不就是爆胎么,小事儿,啊!”

    魏大明很有样儿的朝我挥了挥手,自己回到办公室打了盆水就准备修补车胎了,我倒着粗气自愿留下陪着他忙活,胎是我弄爆的,哪好意思回去当没事人,正干着,就听到了林主任的声音,“小金啊,在这忙活什么呢。”

    转头,我看到了林主任就赶紧说了自行车的事儿,错误又忙不迭的承认了一遍,林主任温和的表情倒是让我彻底宽了心,“能修好就行,你也不是故意压着钉子的,别那么紧张,听说你找到工作了?”

    我看了魏大明一眼,这传的挺快啊,起身看着林主任点头,“嗯,是,我……”

    “小金啊,你真是家属的好典范啊。”

    没等我说完林主任自己就上听了,“我们院的家属有几十个,没脱盲的是真不好给安排工作,今天这个来找我,明天那个也来问我,和你关系很好的小黄都找我好几次了,说真的,我头很疼啊,要都能有你这觉悟就好啦!”

    合着他重点在这儿啊,也是,有份工作就有个营生,干待着谁能待的住?

    “主任,我这也不是啥好工作,就是周六日帮人看个孩子……”

    “哎!”

    林主任领导架势很足的抬起手,“工作不分贵贱,小金啊,都是为人民群众服务啊。”

    我陪着笑点头,“是,为人民服务……”

    还是别说太多了,保不齐这林主任还以为我也想?烦他给安排个所谓的好工作呢!

    聊了一会儿林主任就要上楼,我见缝插针的多问了一嘴,“主任啊,我今天看到霍毅了,野外驻训处那边不是还得拉练一个星期么,他可以提前回来?”

    “是么,小霍回来了啊。”

    林主任听完我的话也有些惊讶,“那可能是总医那边给他去了电话有什么手术需要他做……不过,小金啊,我听你这意思……不太希望他回来?”

    “哪啊!”

    我发傻的笑着,“我是怕他为了我在耽误工作,结婚了更得起榜样带头作用啊,他不是一直都冲在前线的么,我不能扯他后腿啊。”

    林主任很赞赏的点头,“小金,你真是越来越让我刮目相看!行了,有事去找我,我先走了。”

    “哎,您忙着!林主任您放心,我绝对不会给组织上添?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