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25章 不能离!

    我狗腿的在林主任身后喊了几嗓子,回头心里就觉得憋闷,说不清楚什么感觉,明明做好了心里准备,可还是觉得霍毅出现的突然。

    慌吧,也不是。

    不慌吧,我还解释不清自己的一些举动,好在自行车这茬儿没捅出什么篓子,陪着魏大明把车修好我就上楼回去了。

    进门后我先是去洗了个澡,想着晚上霍毅应该就回来了,那我要怎么解释啊……

    温热的水流打在脸上,我闭着眼,脑子里一直酝酿自己的说辞,直到洗完,也没想出个一二三,擦干身子特意换上金多瑜那身结婚套装,捯饬完个人形象就深吸了口气朝着沙发一坐,等!

    二郎腿一开始是翘着的,我佯装他进来了,下巴微抬,“哎,姓霍的,你别以为我跑了是因为我怕你,实话告诉你。我不是那金多瑜,知道哥们是谁吗,哥们……不行!”

    神经病一样的调整了下坐姿,拿过大生产抽出一根儿夹在手指中间,眼睛故意的眯了眯,“霍毅,其实我以前都是装的,这才是真正的我。你肯定想象不到吧……不成!”

    这不给金大娘的个人形象抹?么!

    我挠了挠下巴,要不直接和他聊代沟问题?年龄差?

    站在金大娘的角度,这霍毅就比她大了八岁吧,这都几个代沟了,站在我的角度上更别提了,霍毅给我当爹我都嫌他大,要是……

    ‘咚咚咚’

    我心一提,看了看手里的烟往沙发垫子后一塞就挺直脊背坐好,“进!”

    撑着架势在沙发上坐着,眼睛盯着房门被人在外面拉开,一秒,两秒……

    喉咙没出息的就干了,直到来人进来,“妹子啊,咱是朋友不!”

    肩膀一塌,心口里的气‘噗呲’就泄了。我看着进来的?兰香自己还纳闷儿,不对,我怕什么啊!

    “妹子!你怎么了!!”

    我呆愣愣的看着她,“没怎么啊,你有事儿?”

    “咱是朋友不!”

    兰香满脸的不乐意,走到我身前跟讨伐似得,“这么大的事儿为什么不先告诉我!”

    “啊?”

    我还有些蒙圈,“我也不知道他回来了啊。怎么,你找霍毅有事儿啊。”

    “霍医生?”

    兰香也懵了,四处看了一眼,“霍医生回来了?他在家了啊!”

    哪跟哪啊!

    我尽量缕出些头绪,“你先说,你来找我是什么事?”

    “你找到工作的事儿啊,全大院都知道了,林主任逮到谁都夸你一通,说你没用院里给安排,自己就把工作问题给解决了,妹子,这么大事儿你为啥瞒我啊,你啥时候去找的工作啊!”

    我去!

    这心乱的啊!

    看着?兰香我先是吐出口气,“小兰,你还记得我第一次换鸡蛋的那个大姐么。”

    兰香点了下头,“记得,穿的很体面的,城里人么。”

    “对,就是周六日去她家帮着她看下孩子。”

    我说着还补充了一句,“算是临时工吧……”

    兰香哦了一声坐到我身旁,“我还纳闷林主任说的家庭服务员是干啥的呢,妹子,你这是不是就保姆啊,跟旧社会那使唤丫鬟差不多……”

    没等我和她解释,?兰香自己就摇头了,“那这工作你不能干,我最恨的就是这种人了,有手有脚凭啥她什么都不干就指使别人啊,给你几块钱她就了不得了?这种就是压榨……”

    妈诶,?兰香连马克思剩余价值论都知道?

    我忍不住笑着看她,“小兰,你说的那个是旧社会的资本家。是剥削,我和温姐是完全平等的关系,温姐也并没有压榨我,事实上,她反而帮助了我很多……你告诉我,这些话,是谁跟你讲的?”

    兰香没了动静,眼皮子慢慢的垂下去。“就是我一开始听院里别的家属说你要去给人当丫鬟,丢人什么的……然后我又看到了林主任,他说你是做家庭服务员,我也发懵,不知道啥是家庭服务员,就知道你找了工作,没告诉我……”

    得,这我心里就有数了。

    就说这话不像是?兰香能讲的,革命了这么多年,咋还不醒悟呢!

    “小兰啊,你忘了我和你说的小土豆了,我乐意怎么轱辘就怎么轱辘,对不对?”

    兰香抿着嘴笑,点点头,“我知道你现在谁都不吝,就是觉得不太好听……不过家庭服务员也没啥,之前你都不知道,医院的清洁工都好几个家属抢呢,争的头破血流的,我这么一合计,那工作还不如家庭服务员呢!”

    我搂了搂她的肩膀,熟悉了,一些举动也就很自然了,和她,真是纯友谊的。

    “小兰,我这个工作只是暂时的,以后啊……”

    “我们一起!”

    兰香眼睛亮了,“不管啥工作我都和你在一起……”

    说着,她自己还有几分心里没底的样子,“妹子,我得跟你在一起,我太笨了。还没脱盲,我怕自己出错,你聪明,林主任都说了,你是咱院里的家属典范,自学成才的,让我跟你学习!”

    我笑了一声,看她这样还是点头,“好,再说。”

    聊了一会儿?兰香就把话题扯回去了,“妹子,霍医生回来了?”

    提到他我就又郁闷了,嗯了一声,“看到他了。”

    “在哪看到的!”

    兰香倒是有些激动,“真好!”

    说话间她还故意撞了撞我的肩膀,笑着压低声音。“可以入洞房了……”

    妈爷子诶

    我这一听‘入洞房’这三字儿眼前都是一片漆?!

    “妹子,你怎么不高兴啊,霍医生回来是好事儿啊。”

    我叹口气,看着自己的指尖,“小兰啊,我把你当朋友,所以,一些事我也不想瞒你,老实跟你说,我得和霍毅离婚……”

    “什么?”

    兰香惊了,笑脸整个僵住,“离,离婚?你,你……你疯啦!!”

    我没想到她反应会这么大,一炸毛差点把斗柜撞翻了,斗柜倒不要紧。我酒在那儿了!

    起身赶紧把我的小毛抱到怀里,一直没舍得喝呢,碎了咋整!

    “怎么了,这么激动干嘛啊。”

    “妹子,我看看你是不是发烧了!”

    兰香说着就要来摸我的头,我躲闪着抱着小毛坐回沙发,“我没发烧,好着呢!”

    “你好个屁!”

    兰香像是被我气着了,“打从你结婚那晚被马铁红挠完就不对劲儿了,人变机灵了,能挣钱了,还动不动就说我些听不懂的话,这都算了!我只当你开窍了,可你怎么会有要离婚的想法啊,你知道离婚的女人是什么吗,那是二婚头子!会被人戳脊梁骨的!这辈子就毁了啊!”

    我抬眼看向她。“毁了?嫁给个不爱自己,或是自己不爱的人过一辈子,就不是毁了?”

    兰香急的眼睛都红了,“俺娘说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扁担你就抱着走,妹子。你不能胡闹!我不同意你离婚!”

    我真没想到她反应会这么大,赶忙安慰,“小兰,我就是跟你说一嘴,这不还没找到离婚由头么……”

    “离婚要什么由头!就不能离!!”

    我怔住了,“你说啥?”

    兰香瞪着眼,“不能离!”

    “上一句?”

    “不能离!”

    兰香愤愤的,“死活不能离!!

    我差点没忍住就笑了,是理由嘛!

    对啊,离婚需要什么理由?

    不爱就是理由么,再说,霍毅也不待见我啊,那更不需要理由了,我这智商怎么忽然就不在线了!

    看着?兰香这样,我伸出胳膊搭上她肩膀,“小兰。这样,咱这事儿先放放,你别在给自己气出个好歹的。”

    “那你答应我,不许再提。”

    我想了想,还是点头,“好,哎,对了。汤马铁红喝了没。”

    兰香没啥心情提她,插着腰还一副要教育我的样子哼哼,“能不喝么!假模假式推两下自己都造了,都没够!”

    我笑的有几分无奈,“那就行,小兰,我离婚那事儿你只当幻听了,咱翻篇……”

    一直到?兰香走。我还想着她刚才那个义愤填膺的样子,这或许,就是八十年代离婚率比较低的原因吧,正如?兰香所讲,离婚,是被人所不齿的,所以女性大多秉持着隐忍原则。

    我其实挺理解不了的,不就是离个婚么。怎么享受的却是潘金莲的待遇?

    上哪说理去!

    当然,没谁会提倡离婚,只是观点在碰撞间也会嗅到价值观改变的由头,当物品不在稀缺,温饱不在是首要问题,人追求更多的也就是精神层面的东西了。

    就说我那女闺蜜小美,她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就是,合则来,不合则去,谁离了谁不能活啊!

    你要是跟她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她都得问你,这鸡有多少家产,那狗能不能给她买个豪宅?抱扁担走?可以啊,扁担有几间公司?否则她凭什么任劳任怨的伺候着!

    别说离婚了,大家早已笑贫不笑娼了,扭曲的,只剩现实。

    说实话,大背景下,我真的很喜欢八十年代,人有朝气,又淳朴,姑娘们笑的干净而又灿烂,就像是清晨沾附在花蕾上的露珠,街上绝对没有?丝诱惑,每个姑娘都会把衬衫的扣子系到脖颈,但你看着,就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禁玉的美感。

    不知道怎么就想远了,最后窝在沙发上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结果很明显,霍毅依旧忙自己的没把我当回事儿,而我,差点把自己当盘菜了!

    想通这点我心里也就有数了,他爱回不回,回来我也不用跟他解释什么,就离婚,这样,我做啥也跟他没关系了。

    只是,唯独有些不方便的是离婚我会离开这里,现在找房子很?烦,没城里户口就别提租房和买房,压根儿没戏。

    这还只是其一,还有别的事儿呢,例如魏大明,我要怎么提醒他要注意别被部队开了?

    金多瑜背后的那些对我来讲还很模糊的家人呢……

    按这社会趋势,我要是忽然离婚了温姐会不会也对我戴上有色眼镜?

    想的我脑仁子都疼了,最后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尽人事,听天命吧!

    连续两天我都没怎么出门,备课,白天抽空我还特意去了温姐家一趟,取钥匙,她说怕温远不给我开门,让我到时候自己进来就行。

    说这些的时候温远就在沙发上自己看书,温姐特意和温远介绍,“远远啊,以后要好好的和小金老师学英语,知道吗。”

    温远压根儿就不搭理我,鼻子哼哼了一声算是回应,没礼貌形容他都是轻的,温姐让他给我倒杯水,这孙子往里面吐痰,还当我面吐得!

    他要是我儿子,老子一天都得揍他八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