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28章 不好教

    ……

    “叔叔,他还在回头看你呢……”

    “废话,没给钱他能不看我吗。”

    我扯着温远的手走的飞快,尽量屏蔽后背的针芒。

    苍天保佑啊,幸好他一个患者家属来找他了,否则我真不知道找啥理由玩快闪,在那么和他待一会儿我尴尬的都要癌变了!

    “不对,他都知道你叫什么名,你们认识。”

    我真不乐意理他,“认识怎么的,谁还没几个朋友!”

    温远嘴里嘟囔,“可我感觉他不像你朋友。他看人不亲切……我不喜欢他……”

    小屁孩儿事儿还不少,也就我看你妈面搭理你,人家用你喜欢!

    心里腹诽,我这是什么命啊。怎么尽是措手不及的时候遇到他……靠!

    走出医院大门我回了下头,大楼上霸气的‘陆总’两字当即就扎了我的眼,点多正,多正!

    这能赖谁啊,纯送人手里的!

    “叔叔,感谢信你还写吗。”

    “再说吧!”

    我没好气儿的应着,这是感谢信的事儿么,回头保不齐我还得解释怎么多个大外甥呢!

    “叔叔。叔叔……”

    温远扯着我手站住脚,“你等等!!”

    我没耐心的看向他,“你又怎么了!嗓子又卡糖了啊!”

    这大下午让他给我吓得,魂儿差点没丢了!

    “不是……”

    温远态度端正了不少。看着我的眼也不像之前那么冒坏水儿了,:“你蹲下……”

    “干啥。”

    我横了横眼,“温远,你要是在和我扯犊……”

    “蹲下!!”

    温远梗了梗脖子,“快点!”

    介倒霉孩子!

    我压着怒火蹲身,眼睛则直瞪着他,温远也不看我,手在自己兜里摸了一阵找出一条手帕,我正纳闷儿他要干啥,就看他拿着那手绢奔我脸来了,怔了一秒就瞧着温远的很笨拙的用手绢帮我擦着脸颊耳朵附近,“这都有我鼻涕口水……”

    “臭小子!”

    我当时就笑了,扯过他的手绢自己擦了起来,“算你讲究!”

    温远脾气臭,脸皮儿却挺薄,听完我的话脸就红了。低头踹着脚下的石头子,“叔叔,谢谢你啊……”

    “谢什么,说起来也怪我……”

    我拿着手绢给自己脸侧耳朵擦干净。“下次吃糖还踢球不?不对,是玩的时候就不能吃东西!记住没!”

    温远没吭声,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小小年纪还挺傲娇的!

    我也点了下头,“成,那我也跟你道个歉,对不起,肩膀疼不疼了!”

    温远摇头,脸还低着,“不疼。”

    说着手伸了出来,“你擦完没,擦完把手绢还我……”

    我看了看手绢,“脏了,等我洗完在还你吧,这个……”

    “还我!”

    温远狗脾气又来了,“这是我大爷……”

    “给给给,还你!”

    手绢塞回他的手里。年纪不大在哪养成的炫富的毛病!

    温远对我的态度熟视无睹,手绢接回去还笑了笑,折了几下放回兜里,“回家吧,我……对了,我球呢!!”

    “球?!”

    我也愣住了,“对啊,你球呢!”

    温远脸抽了一下。“那可是我大爷从香港给我带回来的啊!这边买不着!”

    一听他那大爷我就无语,二话没说就朝着公园跑,温远还跑的很慢,我急的回头看他,“快点啊!!”

    他也不知道想啥,跑的跟半身不遂似得,气的我直瞪眼,“你到底着不着急!”

    “着急啊。你拉着我啊!”

    “臭毛病!”

    我扯住他的手就继续往公园撂,跑到刚才他踢球的位置心就放了,要不说八十年代的人淳朴呢,刚才给支招的几个大爷大娘愣是没走,其中一个怀里就抱着温远那足球呢!

    看到我们回来就人家就热心的围了过来,“姑娘,孩子没事儿了吧!”

    “没事儿了,谢谢你们。”

    “吓死我们了。你背着孩子跑得急,球都忘了……快,小同学,下次踢球千万要注意了啊。别吃糖玩儿,知道吗,看给你姐姐吓得……”

    温远接过球在我的提醒下才嘣出一句谢谢,听完那大姨的话就抬眼一本正经的看她,“她不是我姐姐,她是叔叔。”

    “叔叔?”

    大姨发懵,看着我,“姑娘。你这是怎么论的啊。”

    我笑的一脑门子汗,“这孩子爱开玩笑,他是我外甥,呵呵。呵呵……谢谢大姨了啊……”

    含含糊糊的解释一通等这些好心人散了我就看向温远,“你故意的是不,还跟我来劲,叫老师。要不就叫阿姨,什么叔叔啊,怎么论你也叫不了我叔叔啊,虽然这是……”

    事实吧。但要是让温姐听到了我怎么说!

    “你不说是你小名么!”

    温远抛着球又变成笑嘻嘻的样子,跑远了回头还朝我做鬼脸,“我喜欢这么叫,叔叔!叔叔!”

    我站在原地叉腰,“嘿!臭小子……你给我站住!”

    ……

    再回家都三点多了,课是没怎么上,好在温远配合的做完了卷子,算是让我知道了他什么水平,小子性格虽然不怎么地,还算是聪明,音标不好,所以习惯在一些单词后面用中文标注,自己玩死记硬背,这毛病我得给他板过来!

    我这边正给他讲我制定的上课时长还有大致内容温姐就开门回来了,正合计怎么跟温姐说温远嗓子卡糖的事儿她已经笑呵呵的推开温远卧室的房门,“小金啊,今天课上得怎么样。”

    “温姐,今天下午……”

    “挺好的。”

    我刚起身温远就坐在书桌旁眼睛都没抬的开口,“她比别的老师都强。”

    “是吗!”

    温姐很惊喜的走过来,皮包还拎在手里,“远远,你对小金老师很满意?”

    温远不吱声,眼睛还看着书,对他妈仍旧用习惯的哼哼声作为回应,温姐却没有觉得不妥,特别高兴的看向我,“小金啊,我真的没想到,谢谢你了啊,我儿子这还是头一次对我找的老师满意呢!辛苦了!!”

    “别这么说温姐……”

    我瞄了温远一眼,小子还挺上道的!

    留温远自己在屋里看书,我拉着温姐的手出门,把下午发生的事儿和她简单的聊了一遍,“温姐,您要怪就怪我吧,是我答应陪他踢球的,所以这就让糖……”

    温姐一听温远去了医院就有些紧张,回头又朝着温远的卧室看了一眼,“小金啊,不是没事儿吗,下次注意就好了,我知道,我儿子……不好教,他球特意朝你身上踢了吧。”

    我点了下头,就说他是惯犯么!

    温姐叹着气满脸无奈,“上个女老师啊,被他气得都跑我单位去哭了,说远远不但朝她身上踢球,还把鞭炮点着扔她包里了,给她吓得啊……别提了,为这事儿我单位领导都批评我了。”

    我听着温姐的话不动声色的挑眉,鞭炮他倒没往我包里扔,他要是敢那么干哥们就弄个二踢脚绑他屁股上,看他长不长记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