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30章 我这越怎么穿的这么复杂!

    心乱,晚上睡得就不太踏实,上午没事儿就在家数钱做打算,?闺蜜来时我刚把办完的存折的收起来,她一进来就倚着房门内侧小声的叫我名字,“金妹子,金妹子?”

    我听声儿从卧室探头出去看她,“啥事儿。”

    “你来……”

    悬的忽的!

    我微蹙着眉走上前,“怎么了。”

    兰香低眉顺眼的抵靠着门,“你看我啥变化……”

    “什么变化?”

    绿围巾也没变,土?色对襟格子衫也是她每天都穿的,皮肤么?嗯,擦完雪花膏能水润有些光泽了……

    “嗯哼!”

    兰香不动声色的挺了挺胸,脸还垂着,“看出来没。”

    我顺着她的动作做出个大彻大悟的表情,“啊……你是,你也弄文胸啦!”

    “你不说小马甲么。”

    兰香悄声说着,耳廓通红,“明显不,是不是老明显了。”

    额……

    我想说还行,明不明显得看基数么!

    “这个,挺好的,你看穿完多挺拔啊,精神面貌都好了!小兰,你再接再厉,好好研究几个款式,保不齐你真能干个内衣厂!”

    兰香轻笑。“我开啥内衣厂啊,哪有那两下子,就是我家那口子回来了,我晚上想在家做点他爱吃的叫他回家,你不说了吗,我之前有点不温柔,老和他吵架,我合计,我……”

    没等说完她自己就不好意思了!

    我能怎么办。自然就是鼓励她了,“小兰,你这想法就对了,何意百炼钢,化为绕指柔,咱要是想好好和他过日子,就拿出咱柔情似水那一面!化他!降服他!那今晚……你俩是不是就要啪啪啪了?”

    “啊?”

    兰香愣了愣,“啥叫啪啪啪?”

    我挤眉弄眼的笑了笑,“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兰香娇嗔的打了我一下,“又开始说我听不懂的话了……不过妹子,我这个穿完,怎么和你穿的效果不一样啊,你看看我是不是做的……”

    “咳咳!”

    我呛得啊,看她要解扣子就拦住她的手,“那个,别别别,别脱……”

    “咯吱窝下面。得厚点,就,就是收的,你想啊,要是妹妹瘦了,怎么能显胖?是不是得多给她穿点衣服?当然,你也不能穿太多,要不太假……”

    我白活半天,只看着?兰香似懂非懂。最后我只能抬了抬手,“那个……你慢慢揣摩,啊……”

    “咋揣摩,妹子,要不你帮我看看我哪块没做对,好……”

    这能随便看吗,我鼻血很珍贵的!

    “小兰,我到点得上班了,回来再聊!!”

    ……

    走得急,到温远家的时间还早,我骑着车刚进他们小区就看到温远这小子自己正在旁边踢球,没急着喊他,而是腿支着地端量着他看了一会儿。

    现年这就算高档住宅区了,和温远差不多大的孩子也不少,大家都在外面玩,弹玻璃球啊,踢皮球啊,三五成群的,就温远的足球最好,也唯独他是单蹦,眉头一挑,也是,特性么!

    正想着,温远转脸就看到了我,眼里清楚的让我捕捉到一丝惊喜,随后就又跃起几分不屑,“叔叔,你怎么才来!”

    真是熊孩子!

    看他跑过来我就懒洋洋的开口,“自己踢球有意思吗。”

    温远顺着我的视线看了一眼在那弹玻璃球的孩子们就撇嘴,“我不乐意和别人玩儿,他们把我球踢坏了怎么办。”

    “是你不愿意,还是他们不想和你做朋友?”

    温远怔了一下,嘴里切了一声,“谁稀罕和他们做朋友,我不需要朋友。”

    我明白了,想想他这破性格……正常!

    没说太多。这孩子拗的厉害,我说多容易起反效果,老规矩,慢慢渗透,我不信我弄不明白他!

    上楼,课上的挺顺利的,温远虽然总给我一副欠扁脸,但学东西悟性很快,我想他脾气坏也多少有些聪明人的傲气在里面。再加上温姐惯的邪乎,所以就让刚接触的人难以忍受。

    一节课刚下来他就说饿,我指了指饼干,“饿了就吃,你妈不都给你准备好了吗。”

    这小条件,我都羡慕。

    “我想吃热乎的……”

    “热乎的?”

    我挑眉,“让我下楼给你买包子去啊。”

    “不是,你给我做。”

    “美的你!”

    “那我不学了!”

    温远说着就推开书本,“我妈问我我就说你不教,你还老骂我……”

    “嗨!我什么时候骂过你!”

    我瞪着眼,“小兔……嗯哼!”

    温远低着头坐着,嘴瘪着像是憋笑,“看,骂了吧,你脾气本来就不好,昨个都把我肩膀踢青了,我都没告诉我妈……”

    “你肩膀青了啊!”

    温远点头,拉开自己穿着的线衣领子,“你看……”

    我探过头,还真是青了一大块,“这……”

    “我没告诉我妈!”

    温远看着我抿了抿嘴,“你能给我做饭吃吗,面条就行,我家有挂面……”

    得!

    看在我下脚重的份儿上我让让他,看他确定,“真是饿了?没骗我!”

    温远连连点头,“嗯。”

    没辙,我挽了挽袖子去了他们家的厨房,在锅里烧上水就开始翻找挂面,“温远,你家挂面在哪了!”

    “柜子里!”

    温远在卧室里喊了一嗓子才磨磨唧唧的过来,倚着门框看我,“不好吃我可不吃。”

    “你不吃我……”

    我轮着找到的一封挂面就回身瞪他,温远却笑嘻嘻的,“你做的好吃我就吃,你是不是不自信。”

    “小屁孩儿懂得不少。”

    我念叨着活动了下筋骨。“给你露一手,让你知道知道什么是厨神!”

    温远笑个不停,别说,这臭小子笑起来倒是有几分孩子该有的天真,想想他将来,一水的名牌西服,挺有气质的,貌似,找的女朋友年纪还不大,名字远哥说过,叫什么来着?

    “叔叔,你怎么不炝锅啊,我妈都炝锅的……”

    “我这不是炝锅面!”

    我回了他一句就继续用开水煮面,煮熟后捞起放到盘子里,面上淋少许酱油,加点白糖,看到花生又顺便拍了点花生碎加在面里,香葱切丝置于最上面。烧油,轻微白烟后我看了好信儿的温远一眼,“让开!”

    待温远朝一侧闪了几步就直接起锅,将烧热的油刺啦一声浇到面条葱丝上方,一时间葱香味儿四起,温远很配合就发出了‘咕噜’咽口水的声音,我笑了笑,“筷子!”

    “在这儿!”

    接过温远递来的筷子拌面,白糖提鲜,酱油润色,葱油增加口感,花生碎,则用来补充营养,几秒拌完,我把盘子朝着温远轻轻一推,“尝尝~”

    温远狐疑的看着,拿过筷子挑起几根儿,“不用放盐?”

    “不需要。”

    我答了几个字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厨房。眼尾瞄着温远先是试探的吃了小口,随后就刺溜刺溜的抱着盘子闪了!

    “叔叔!你这叫什么面啊!”

    “叔叔面!”

    我顺嘴胡诌,这是看什么电视学的来着,就是图个方便,没想给温远倒是忽悠着了!

    等我忙活完回到他卧室,看着光溜溜的盘子还有些惊讶,“吃完了!?”

    温远拿着书装腔作势的在那坐着,“我饿了么,还不错,再接再厉。”

    我佯装抬手要打他,温远吓得立马捂住脑袋,“你干嘛!我夸你呢!”

    “让你给我装小大人……”

    你一言我一语的不自觉的和温远倒也亲近了几分,他吃饱了也配合,下午的课上的效率很高,我看了眼时间,四点多就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明天还得去郊县继续发展我自己的宏图大业,忙啊!

    “叔叔。你昨天说的崔大爷是谁啊。”

    “和你说你也不认识,带你去还远……”

    我敷衍的应着往我包里装着书,手掏了两下发现包里多了个盒子,温远不自然的在旁边咳嗦,我愣了愣,拿出盒子打开一看,是块电子表,?色的,这年月正经紧俏物!

    “这是……”

    “西铁城的。我大爷从香……”

    “得得得,你不炫耀大爷能死是吧!”

    温远被我噎了一下有些不自然,“反正我送你的,省的你戴我妈的表了,这个还有闹钟功能呢!”

    我拿着表摆弄了一会儿,幕地一乐,伸出胳膊圈住温远的脖子,“小子!你是要拉拢腐蚀我是不!告诉你,我不吃这套!英语,我答应你妈好好教了,甭跟我玩花样!”

    说着我就把表给他放到桌子上,就说做面那阵儿这小子刚才在屋里墨迹什么呢!

    “不是……”

    温远狡辩,“我是想……”

    “想学我那歌,是吧!”

    我笑着看他,“这样,咱俩来个约定,你们学校没英语考试吧。”

    温远摇了下头,“现在没有。”

    “嗯。这样,等一个月后,我会告诉你妈我教你的范围,让你妈妈呢,找人出套卷子,你要是答得分高了,给金老师我长脸了,我就教你那歌,还教你弹。你要是没及格啊,得,哪凉快哪待着去,明白没。”

    “考试没问题,可是……”

    我起身背上包,“可是什么。”

    温远闷闷的拿起手表,“你真不喜欢啊,这可是西……行,我不说了。就是,我谢谢你给我做面条,还谢谢你背我去医院,送你的……”

    我笑笑给了他前胸轻轻一拳,“行,心意金老师领了!在家好好待着,等你妈回来,别乱跑啊!”

    小小年纪就知道送礼了!

    温远没答话,拿着表有些别扭的站在那。我走到门口回头看他,“哎,多教你个单词。”

    “什么。”

    看看,又不高兴了。

    我拿出钢笔在掌心上写下几个字母,“team,团队的意思,你喜欢踢球,但那是集体运动,需要配合,某种程度上说,想赢,就是团队作战,换言之,任何集体,都是团队,相互作用,相互依赖。

    可是这单词里没有i,就是没有我,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个性,但在团队中就要收敛,协同作战,才能加大胜率,给予别人帮助,就是给自己方便,懂了吗。”

    温远拧着眉看我,“没懂,你干嘛和我说这些。”

    我深吸了口气,“你需要朋友,这样,才能收获更多的快乐,他们会陪你踢球,会让你精神层面得到愉悦,你需要做的,是收敛你自己的脾气……”

    “嘁。”

    温远那劲儿又出来了,“我不需要,我自己也能赢,我在班里考第一。”

    我耸了耸肩,“那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其实,这个单词,还是你告诉我的……”

    “我?”

    我没答话,转身开门,当初我们养老院要涉及到一起医疗纠纷,差点把我们整个养老院拖垮,最后是你带着你的律师团队帮着打赢的这场官司,你给我讲team,讲团队协作,可我真的没想到,小时候的你,如此独来独往!

    “叔叔!”

    温远忽的喊了我一声,我回头看他,只见温远眼里带着几分认真的看我,“我和你也是team啊,你当我第一个朋友好不好?”

    我笑着点了下头,“好啊,也算是你的小进步了,再接再厉,争取让我们这团队继续扩大!”

    温远扯了扯嘴角没在多说,我推开门的一刹却有些发怔,难不成,是我……改变的他?

    乖乖,这不符合常理啊!

    我敲了敲额头,时间不可能逆行啊,除非时空是在各个时间点同时运行的,我既生活在2015,也在1980?

    靠,这不是我能研究明白的范围了啊!

    别人穿越都是吃香喝辣,我这越怎么穿的这么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