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35章 意料之外

    我哼了一声开门,站在外面的?兰香还一脸懵懂,“妹子,我昨晚不是和你喝酒呢么,一睁眼咋在自己家啊,我怎么回去的。”

    “是,霍毅……”

    我让了下位置好让?兰香进来,“昨晚他回来了,也是他给你送回去的。”

    这点很清楚,霍毅能把我弄回卧室,自然也会给?兰香送回家了。

    兰香愣了愣,站在门口没动,抻着脖子一看到已经坐回沙发的霍毅莫名就紧张上了,“霍,霍医生回来了啊。”

    霍毅又变成了严肃脸,你看他这样根本就想不到他能‘恬不知耻’的说出‘资源共享’,“女人酗酒非常伤身,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我眼尾白了他一下,?兰香却连连点头,“是,我知道,没下回,肯定没下回了。昨晚也是……既然霍医生回来了我就不打扰了,妹子,我先回家了啊,哎?你嘴怎么了,啊,是不是你们正……啊!你看我来的时间,不耽误你们两口子唠嗑了,我回了。回了啊!!”

    “哎!”

    两三句没说完?兰香扭头就闪了,说的什么跟什么啊,给我的感觉就是她怕霍毅,像他会吃人似得!

    我关上门,也是,这家伙的确是惹不起,手推着门把想了几秒,在转身我看向这大佛就直接开口,“霍毅,我真不想和你废话了,你我毫无感情基础,离婚是必然的,军人的作风就是干脆利落,我想你……”

    “与我们来说,没有攻不下的阵地。”

    霍毅的表情恢复清冷,薄唇一启。眉宇间皆是不可触碰的威严。

    我愣了一下,“阵地?这什么意思啊?”

    谁你阵地!

    我也想攻,而不是被拱!

    指了指自己,“你不会这么快就爱上我了吧!”

    哥们魅力这么惊人么?

    “你哪来的自信。”

    他冷起来的样子还真是零下九是一度的酷寒,看得我是撒哈拉漫天?沙啊。

    “我说的,仅仅只是兴趣,离婚可以,理由。”

    “理由!你家暴就是理由!!”

    我也怒了。这点破事怎么就搞不定了,没感情你还磨叽什么!

    “我肩膀是怎么脱臼的!你给我弄的!你还咬我!”

    谁要跟个疯子过日子!

    我从身心到精神,就连血液里的细胞都感受到了他的压迫!

    “我解释过了,不会在有下次。”

    霍毅说着就要朝我身前走,“要不,你咬回来?”

    我连连后退,哼笑了一声,“我咬你?大哥,你别逗了!你有本能防卫反应,回头保不齐就得给我来个大背!我在骨裂了呢!!”

    正好和马铁红在医院红尘作伴了!

    “哎哎哎!霍毅,你有话说话,站住别动!保持安全距离!!”

    他像是被我激的也出了火,绷着脸,站在原地憋了几秒后看向窗外,“我父亲身体不好,我不可能在这个时候离婚,会刺激到他。”

    “你父……”

    我怔了怔,对啊,霍老首长?!

    之前就是被金大娘气过去才离婚的么。

    哥们总不能为了离婚再给霍老爷子气的撒有哪啦一回,咱就干不出那缺大德的事儿啊!

    霍毅顿了顿,依旧没有看我,“你想离婚可以,等我父亲心脏做完手术,身体恢复,我们再谈。”

    这还像句人话,早这么说不完事儿了吗,又兴趣又阵地的,扯没用的,还不是你的借口,这才是关键么!

    我拧着眉看他侧脸,“得多久手术。”

    “这个没法确定,他现在血小板偏低。血压也有问题。”

    霍毅转过脸,语气很沉,“我必须要保证父亲的心情舒畅,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的身体尽快恢复到可以手术的标准,确保手术成功。”

    我懂,手术也得符合指标么,否则术中会有很多意外。下不了手术台儿,我当初就是不符合……

    算了,想自己干嘛!

    我思忖着张口,“那要不,一个月?一个月后我们在谈离……”

    霍毅的眼神我解读不出,“最少需要一年。”

    一年

    我心里快速算了笔帐,顶着霍毅妻子的头衔会让我少走很多弯路,说难听点就是说社会地位较高,好办事,相当初,温姐不就听完霍毅是军医才快速对我卸下心防的么。

    房子也不用找了,我可以心无旁骛的赚一段时间钱,先成万元户,多积累人脉,以后的路,就更好走了!

    “金多瑜,你要考虑到什么时候,这是我,最大的让步。”

    “成交!”

    我幕地抬起手掌,霍毅当然不会配合我击掌,眼神只剩无语,我给了他个装傻的笑,悻悻的放下手,貌似,这举动也的确不太合适。

    “那就这么定了。”

    我看了眼时间,“哎,你得去医……”

    “在你还是我妻子期间,我有权利和义务知道你所有的事。”

    霍毅打断我的话,站在那里的感觉跟座山一样,“听说你这段时间很忙,先解释为什么会在骑着院里的车在岔路上出现,你去了农村?”

    我想我犯不着给自己挖坑。“你去驻训处的时候我认识了个朋友,很意外认识的,一个小姑娘,看见她,就让我想起了远在老家的……邻居家的……妹妹,总之是朋友。”

    也不能太一五一十,换鸡蛋这茬儿不到万不得已就得憋着!

    霍毅眼神像刀子一样剐了我几遍后没在深究,“家庭服务员呢。”

    “这个……”

    我看了自己的包一眼,按照这哥们的侦查能力来看,应该看到英语书还有我给温远出的卷子,备课本,就会得出答案了。

    “你没看我包吗?”

    “我暂时还没有动你私人物品的习惯。”

    霍毅回的简单干脆,“所以,你最好实话实说。”

    优点!

    绝对优点!

    这我就放心了,这说明我藏在枕套里的存折还有剩下的布票他都没有看到,本能告诉我。我现时做的事,都不能让他知道!

    “是,我自己找的临时工,家庭服务员。”

    霍毅扫了屋子一圈,“你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了吗,辞了。”

    真是痛快!

    我屏着气想了一会儿,“不是单纯的家庭服务员,是给温姐家的孩子补英语,我知道没人会相信我会英语,我也不想解释,所以,对外我就是家庭服务员,如果你要问我,怎么会的英语,我还那句话,后院高人教的!”

    霍毅的脸看不出阴晴。“你家后院,是坟山。”

    “咳!”

    我还是没忍住咳了一嗓子,呵呵一笑,装傻到底,“是啊,那就是鬼知道我怎么会的了!”

    说着我几步拿过自己包,把里面的英语书给霍毅看了看,“很初级的,那孩子是小学生,你也见过,嗓子卡糖那个……”

    “他叫你叔叔。”

    我给了他一个大笑脸,“小孩子么,你永远猜不透他们的想法,别说他叫我叔叔了,他就是叫我二大爷,那也是人家的自由不是?”

    霍毅仍旧没什么反应。只是接过我的英语书翻了几页,“听说你姐的对象就是个初中老师。”

    我姐?我姐是谁?

    啊,那跑了的!

    我没点头也没摇头,他爱怎么推理就怎么推理,日后别总烦我就行!

    实话我是没法说,穿越,重生,我活腻歪了和人聊这个。他不信还好点,撑死当我发神经病,他要是信了更吓人,把我送去当实验猴了呢!

    “反正我会就是了,你以后也甭问我,我肖……金呢,打小就励志好好学习,但是家里困难,所以,我只能装着学不会,以我的绵薄之力,以此,为家里分忧,这个……”

    “你倒不如直接说与其用华丽的外衣装饰自己,不如用知识武装自己。”

    霍毅掀着眼皮就怼了我一句,“张嘴马克思。闭嘴恩格斯,才是你的风格,你很适合去情报处工作。”

    我真是被他的坦白顶的差点岔气儿!

    笑了笑准备回我的卧室,“既然咱俩这一早上都谈明白了是不是就该各忙各的了?您忙您的,我呢,再去补个觉……”

    抬脚,经过他身旁的时候却听他扔出了两个字,“等等。”

    “怎么?”

    霍毅放下我的英语书。“今天我上午休假,你收拾一下,我带你去见我父亲。”

    “……我不去!”

    本能拒绝,小爷要去各个郊县的,就等着他走我好出门,耽误我挣钱不是吗!

    霍毅眼底蒙阴,“理由。”

    “我身体不舒服!”

    我随便的扔着话就朝卧室走,我去聊什么啊。“肩膀脱臼了得养!等我有空再说吧!你……哎!!!”

    没等说完,胳膊被他拉扯着脚下后退了两步,身体随即撞到他的怀里,同一时间,他的小臂就横亘到了我的脖子上,困得我差点没上来气!

    “松开!!”

    我气的打他的胳膊,“霍医生,肩膀脱臼能接。脖子脱臼你就是杀人啦!”

    这人怎么一言不合就玩暴力!

    “金多瑜。”

    他站在我身后,脸微微朝我的耳朵靠近,低音儿沉磁,“我对你,已经拿出我全部的耐心,你记着,我们是军婚,如果我不同意,无论我如何对你,你都离不成婚。”

    我身体僵了一下,侧了侧脸,“你什么意思……”

    离的很近,可以说我的后背整个都贴在他的前胸,只是这角度,我没法看清他的脸,只觉全身瞬凉!

    “一天没离婚,你就得履行一天自己作为妻子的义务,我不管你变化多大,但,对内对外,你都得是好妻子,听明白了吗。”

    我咬了咬唇,他呼出的气温温热热,但说的话,却是阴阴凉凉,“妻子都什么义务。”

    “现在的金多瑜,不需要我解释。”

    “你先松开!!”

    “回答问题。”

    我不说话,咬着牙扯着他困在我前面的小臂,我活这么大真是最恨人威胁!

    别说你只是个搞技术的,就算你是带兵打仗的,我也不是你的兵!威胁谁呢,回答,回答!!

    “松开!你先松开!!”

    我较着劲,却觉得他抱得越发的紧,只是手臂下移,从我的脖子挪动到我锁骨附近,起码能让我倒出口气,但这姿势也太暧昧了啊,我手肘想顶他都撑不开!

    “霍毅,你松手听到没有,否则,你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没说话,但显然对我这种语气不爽,力气丝毫没有是松懈,我急了,别怪哥们下流了!

    心一横,我决意使出江湖公认阴招第一名,大姑娘小媳妇儿防身必练武功猴子偷桃!

    手朝后一抓,霍毅身体僵了的同时我双眼也倏地睁大,意料之外,心下惊叹!

    我去!!

    “金多瑜,你……”

    趁着他胳膊松劲儿的功夫我几步就冲到了自己卧室的床边,转身还没缓过神,木木的先朝着自己下面看了一眼,随后又愣愣的看向他,哥们佩服啊!

    吓死我……

    霍毅直挺挺的还站在门口的位置没动,脸虽然冷着,只是眼里,终于让我捕捉到了一丝名为惊诧的东西,“谁教你这招的。”

    这用教吗,打不过上三路,就攻下三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