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38章 肖鑫!

    肖鑫发誓,我从这一刻起,收回对这年代人们淳朴,保守,单纯等等诸如此类的笼统评价!

    眼前这个跟我只有寸距的疯子是真真的让我知道了什么叫做简单粗暴以及臭不要脸!

    我以为以前的我喜欢在口头上占占广大妇女同胞的便宜就够厚颜无耻了!

    没想到这哥们倒真是给我上了一课,身体力行的告诉我,手腕才是硬道理,一言不合就动手,动手不够还动口!

    完了,哥们这潇洒的小日子怎么就有了一种到头之感……

    金大娘还说他是什么白袍小将赛罗成,他哪里是赛罗成,他是赛脸!

    “霍军医,我敬你是个文化人,军人,你答应我的,可要做到啊,咱能……松开了吗。”

    霍毅仍旧面无表情,只眼神透着一丝饶有兴致。“怎么,你是要标签我?给我扣帽子?成分论?金多瑜,我们的约定,是我不会做过分的事,你现在是我的妻子,我抱着。扶着,过分吗。”

    我怔了怔,标签,我还以为这是新名词呢!

    看着霍毅的脸,眉宇硬朗,神情坚毅,要是再加上那身军装,走出去就能风靡万千少女,曾经,绝对是哥们我最致力成为的模样,例如身材,例如身份。例如身手……

    “在想什么。”

    我悠悠的回神,下巴还卡在他胸口的位置,这角度看他,我脖子都疼,“霍毅啊,你会打女人么。”

    “我说了。早上那次,是误伤。”

    一聊到这些,他语气又干冽上了。

    我哦了一声,故意拉长音调,尾线拖得很长,“我记得你说过,让我咬回来,是吧……”

    幕地低头,对着他的胸口恶狠狠的就咬了下去!

    霍毅没有吭声,给我的反应只是肌肉一紧!

    我咬不起,就牙生啃,恨不得嘴上长个钻头刨进去!

    你大爷的!当我好欺负啊!!!

    “金多瑜,看来你不难受了。”

    我咬得自己腮帮子都酸了才松开口,抬眼喘着粗气看他,“谁让你灌我烟的!疯子!松开!我要上厕所!尿急!!”

    霍毅的面无表情让我忽然就有一种没咬疼他的错觉,对峙了一分多钟,感觉他力道松了我就向洗手间冲去!

    跑的很急,说出来挺丢人的,我不想上厕所,但我怕这哥们在翻脸跟我玩什么防御术啥的误伤我!

    在厕所缓了好一会儿我才出来,我清楚起反应不算什么,只是心里不爽,走到洗手盆那里还是洗了把脸,顺便刷了遍牙!

    抬头时看向镜子里的自己。瓜子脸,杏仁眼,脸有些泛红,被水打湿的碎发紧紧的贴着前额,眼睛却是亮的,我太清楚金多瑜此刻这娇嗔中又略有些无辜的小长相对男人的诱惑力了。

    无辜感和呆滞木讷有时只有一步之遥。但我敢确定,在我成了金多瑜之后,她这双眼睛,没有木过,至少通过这张脸,我占了不少的便宜。

    例如和崔哥拿货,只要我稍微和他臭贫几句就可以讲到低价。

    去周遭的郊县,有几回碰上男青年还主动帮我拎行李袋,红着脸问我在哪个厂子上班。

    我承认自己有时候为了便利会说谎,会装傻扯犊子。

    当然,我也没有刻意去打扮过,只是以我肖鑫的眼光捯饬金多瑜,绑着个简单的马尾,看着率性活泼,穿的干净清爽,这就够了。

    我为什么没急着剪短发,以我的审美完全能预料到金多瑜短发的效果,身高够用,理个郭富城头也算是弄潮一把,走干练的中性风也没问题,可我没舍得!

    金多瑜的发质好,以前我特别喜欢看女人长发飘飘的样子,总想着女朋友一定要有一头柔顺的长发,没那机会。自己有了,也算是能过过干瘾,可我绝不能便宜任何男人,尤其还是那……

    这亏吃的,真是左一个,右一个,靠!

    从洗手间出来,霍毅正在换衣服,他那衬衫肯定穿不了,被我抹的都是鼻涕眼泪还有口水……

    我看着他系着衬衫扣子,胸口上的皮肤一闪而过,不过。倒是很清楚的让我看到了牙印,貌似,还破皮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真伤了心里才算舒服点,这把哥们欺负的,真没谁了!

    捡起刚才掉地上的包,连带着,还看了一眼那被霍毅整个都揉碎扔地上的烟,心里合计了一下我看向穿戴整齐的霍毅,“你不觉得,我们应该和谐共处么。”

    “那得看你。”

    他硬邦邦的扔出四个字。我没在言语,这意思是,我不能忤逆他是么,不然,轻则肩膀脱臼,五迷三道,涕泪横流,重则,那就不定咋回事儿了!

    成,玩硬的,哥们记下了,惹不起。我躲得起!

    从房间出来已经快十点了,我跟在霍毅的身后下楼,一路都有人和霍毅打招呼,奇怪的是他们看到我就捂着嘴偷笑,眼神都怪怪的,擦身而过后还在不停的看我。只要我一回头就会对上他们那一双双笑的意味深长的眼。

    我不明白咋回事儿,上了霍毅开来的吉普车就忍不住的发问,“他们为什么那么看我?”

    霍毅给了我一高冷的侧脸,启动车子后才吐出一句,“你早上叫的再大点声部队都不用起床号了。”

    “啊?”

    我懵了一下,“我叫的……合着他们以为我是和你……”

    “你还想去解释?”

    霍毅目不斜视,“我可以给你半小时,你需要吗。”

    我没动静了,解释个屁啊!

    跟人说叫唤是因为肩膀被弄脱臼了更丢人,别过脸看向窗外,算了,反正在大家眼里我就一已婚妇女。嘴唇子都被你咬破了我要怎么解释,不说不错,一说完那不更等着让人编故事么,我真是闲的淡疼!

    “还不是怪你……”

    我咬牙轻声念叨,就听着霍毅轻飘飘的回了一句,“你打也打了。咬也咬了,还没解气?”

    这哥们是什么耳朵!

    没在言语,等车子进了市区我才反应过来,“这谁的车?”

    “医院的。”

    “你可以随便开?”

    霍毅没答话,我却吧嗒了一下嘴,“霍军医果然是当代高富帅啊。让我等屌丝望尘莫及啊。”

    “屌什么。”

    霍毅的脸一冷,“金多瑜,说脏话的代价你知道,别逼我现在就……”

    “打住!你别吓我啊!”

    我立马解释,对他说到做到的作风深信不疑,“屌丝不是脏话。他是指普通,很普通的意思,高富帅你明白吧!说你又高,又帅,又有社会地位,我夸你呢!”

    霍毅懒得理我的模样,我小心的朝他身旁凑了凑,“霍毅,那个……你是不是挺喜欢那个叫夏雪菲的姑娘的?”

    他还是玩冷酷到底,只眼尾给我闪出几道寒光,我抿了抿唇,“你别多想啊,我是觉得吧,如果你们门当户对,那么,你完全可以放心大胆的去追求,我这边呢,是全心全意的支持……哎!!”

    呲

    这一脚刹车吓得我魂儿没飞了!

    “大哥,你嘛呢!咱能别总玩惊心动魄么!!”

    霍毅僵着脸慢慢的看向我,寒冽一过,前身直接朝我探来,紧张的我本能的贴向车门,随时随地做好下车就撂的准备!

    “金多瑜,你再说一遍。”

    隔着十多厘米的距离,他伸着胳膊抵在我的车门位置,像是早已猜到我的心理,“说。”

    这伙计也太没幽?感了吧!

    我身体不停的朝着座椅里侧窝缩着,“那个……嗯哼,我错了。”

    果断承认错误,硬碰硬的亏我吃够了!

    霍毅仔细的看我,“怕我?”

    我很用力的点头,略显浮夸,但怂,不是假的,他一靠近我这肩膀就不舒服!

    霍毅没在说话,回身坐好再次启动车子,过了一会儿,才低磁的嗓音开口,像是对我说,又像是自言自语,“不是都咬我了,为什么要怕我,金多瑜,我不吃人。”

    我心里呵呵,您这背景硬就算了,作风更甚,我是真惹不起啊!

    车子开进总医后院,在住院部附近停下,环境真不错,假山流水小树林,和2015年的总医相比,大体布局都没改变,翻修扩建是肯定的,不论现在还是将来,总医的名头都很响亮,我记着到这挂个号都特费劲!

    没等霍毅我就率先推门下车,打量着周围环境就朝着住院部走,总归有变化,心里是比较感慨的,正看着,就听到霍毅在后面喊了一声我的名字,“肖鑫!”

    我愣了一下,是我的名字,不是金多瑜!

    转头看着向我疾步走来的霍毅,“你怎么知道我……妈呀!!”

    下一秒,我就掉坑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