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40章 老年人之友!

    姑娘愣了一下,“嫂子,你怎么了?不认识我了?”

    嫂,嫂子!

    我耳旁那单曲循环终于结束,咳了一声看着这姑娘,支着霍毅胳膊的手肘一滑,身体好悬没栽歪了!

    脑子里开始迅速浮出东西,记起来了,是,霍柔,霍毅的大妹妹!

    见过一次,金大娘刚进城不久和霍毅的家人吃饭时见的,她就坐在自己身旁,关键词,礼貌。亲切!

    “哦,是霍柔,我记得,霍柔,我小姑子么。呵呵呵呵……”

    想哭啊!

    霍毅微蹙着眉头看我,“金多瑜,你不腰酸背痛腿抽筋么。”

    “那是和你开玩笑!怎么一点幽默感都没有呢!”

    我傻笑着看向霍柔,“比上次见还漂亮了!有这么好看的小姑子我很荣幸啊!”

    霍柔听着我的话没忍住就轻笑出声,“嫂子,你怎么还会开完笑了,上次见面,我问你什么你都不说呢。”

    “我上次,紧张,头一回进城么。现在就好多了,咱在握个手吧,来……”

    “坐下,刚才不是还疼的站不起来么。”

    霍毅没等我说完就压着我的肩膀让我坐回椅子上,“一家人你瞎客气什么。”

    说着。他眼睛就看向霍柔,“父亲今天情况怎么样?”

    我本来还想来劲,一听到霍首长就没了动静。

    “不太好。”

    霍柔脸上的笑意没了,“昨天刚从监护室出来,今天就要下楼,说什么都不听,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他以前打仗时看过的样板戏了,一直念叨,我妈想让他心情好点,就给文工团去电话,人家现在都是排歌舞,话剧,哪里还排样板戏啊,哥,你还是过段时间在带嫂子来吧,我怕爸在发脾气,别把嫂子给吓到了。”

    “样板戏?”

    霍毅紧了紧眉,“沙家浜还是智取威虎山。”

    “哪啊!”

    霍柔直接叹出口气,“要是近年的,人家就算没有演出任务排过都能很快捡起来。咱爸说的,是他打仗那会儿看的,叫什么,兄妹开荒!”

    “兄妹开荒?”

    霍毅轻念着就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我问问宣传队有没有排过。”

    “哥。你甭问了,妈都问过了。”

    霍柔的声音让霍毅的动作停了下来,“这个真是有年头了,四几年兴起,五几年文工团他们重新排过,这都小三十年了,现排出来也得两三天,哪里有人说会就会的。”

    “我会……”

    看着霍柔惊讶的脸,我举起手,“兄妹开荒不是吗,我能来。”

    “你……”

    霍柔根本就不相信,“嫂子,你怎么会这个啊,你在村里看过?”

    看什么啊,哥们正儿八经老年人之友!

    我控制着眼神里的得意,尽量装出一副谦虚而又内敛的样子,我们养老院多大的岁数的没有,五六十的都是年轻小孩儿,八九十正值壮年,上百岁的有两位。佛似得,得供着,我这兄妹开荒就为他们俩学的!

    甭说这老的,八大样板戏,我哪个都能来两嗓子!

    “金多瑜,你家那院坟山还真是能人辈出啊。”

    我咳了一声看向霍毅,尽量忽略他那揶揄的语气,“你不也说我多才多艺么,只是样板戏不是一个人来的,如果要求不高呢。我就自己试试,要求高的话……”

    “要求不高,就哄哄老头开心就行了!”

    霍柔隔着个办公桌恨不得握住我的手,“嫂子,你真会啊,不是骗人的?!”

    我看她这样心里那是相当的满足,“你们要不信……我在这就给你们唱两嗓子?”

    “不用!”

    霍柔摆着手笑笑,“我也听不懂,你会就行,那现在就去我爸那吧。嫂子,你真的能唱么,别看到我爸又不好意思了。”

    ‘不好意思’这四个字在我肖鑫的字典里就没有,哥们是怎么在郊县混的票券,全凭一条舌头,两瓣嘴,吆喝起来就是三字真言,不要脸!

    “放心吧,我说会就会,那个。你哥知道。”

    我笑的特没心眼的看向霍毅,“是吧……”

    霍毅镌刻般的五官习惯性的面无表情,只双眼似笑非笑的看我,不接茬儿,自然也就没话。我被他看的不适,嗓子眼都干了,好在这时霍柔开了口,“嫂子,你只要不紧张就成,对了,你是腿伤了吗,我听院里的人说你好像摔了,我哥是抱你过来的,方便吗。”

    “没事!”

    我起身稍微活动了活动。屁股这点疼看到美女就忘了!

    “那咱现在去吧!”

    霍柔说着就在前面带路,我点头应允,哄好霍老爷子对我来说也算是个大事儿!

    早把霍老爷子摆弄明白,哥们也算能早点脱身!

    霍毅倒是一直没说话,观察我走了几步才在后面跟上来。声音低低的划过我耳边,“金多艺,你除了这些还会唱什么。”

    “呦!那可多了!”

    我斜着眼看他,碍着霍柔在前面只能压低嗓子,“改天给霍军医唱唱十八摸?或者。再给你来点五更调?”

    霍毅眉锋微耸,“你唱,我就听。”

    嘿!

    他还真不会不好意思啊!

    ……

    霍首长的病房自然是高干特护,属住院部独立区域,七楼。环境考究,除摆设的绿植鲜花外中心位置有专职勤务兵把守。

    走廊上静悄悄的,甭管是护士还是专职护理人员走路都不会发出什么声响。

    说实话,我一接触这氛围就莫名的紧张,尤其是越靠近里面,越被路过的和霍毅打完招呼的医生护士打量,我这手心就越发冰凉,老革命啊,谁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心里正打着鼓,掌心却忽的一暖,我怔怔的转过脸,“你……”

    霍毅看都没看我,好似自己什么都没做。

    我见他这样也不在吭声,只是不动声色的把手往外拽着,谁让你扯小爷手了!

    “别动。”

    霍毅轻飘飘的扔出一句,“忘了我们的约定了么?”

    我张了张嘴,是指的妻子的义务,装恩爱?

    心里虽对他的举动有些无语,但也不得不承认,在这么陌生压人的环境下,和他这么拉着手倒是有了几分踏实感……

    咳!我只能让自己先忘了是肖鑫那茬儿,毕竟事儿和人都说好了,不能掉链子!

    走到最里面的一处红木门前,霍柔停下了脚步,转脸先给了我一个笑脸,“嫂子,到了。”

    “哎~”

    我一看她笑就跟着傻乐,习惯性的想甩开霍毅,结果很明显,没甩开!

    霍柔看着我们扯在一起的手也有些惊讶,眼神跃起看向霍毅,随后就笑了笑,“哥,你可不能欺负嫂子啊。”

    我斜了霍毅一眼,瞧见没有,你妹都看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