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41章 霍毅,你满意吗

    “敲门。”

    霍毅多一个字都没有,下巴朝门前示意了一下就冰冰的吐出两个字。

    霍柔似早已习惯他这风格,牵着嘴角抬手就咚咚了两声,我不自觉地就挺直腰板,三声后病房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率先出来的,是个五十岁的妇人。

    皮肤保养得很好,偏白,不胖不瘦,头发很光洁的都掖在耳后,一眼看去,就是个中老年女干部的模样。

    “妈,大哥带着嫂子来看爸了。”

    霍柔一看到妇人就微笑着开口,妇人的眼神随即就朝我探过,有些微的严肃,“小金来了。”

    我脑子里有了记忆,是霍毅他妈,余梅。吃饭时见过一面的,态度上不冷不热,毕竟,金大娘这儿媳妇儿纯空降的,还内向的不太会说话,你也指望不了这婆婆多喜欢她。

    “阿姨好。”

    顺嘴我就出来了。猛地意识到不对,就看着霍毅他妈干笑了一声,“小金,你来城里没多久倒是学会新词儿了,之前不是还叫婶子么,现在都一家人了,还叫什么阿姨。”

    “啊,妈,妈。”

    她怔了下,像是没想到我这么痛快的就改了口,点下头算是答应就看向了霍毅,“毅啊。你爸爸今天心情不好,一直和我闹别扭,今天就别让小金……”

    “妈,嫂子会兄妹开荒。”

    霍柔没等余梅说完就笑着看她张口,“老头听完肯定会高兴的!”

    “是么。”

    余梅听着霍柔的话就有些诧异的看向我,“你会兄妹开荒?”

    这段时间我净是看这表情了。点头,“会,妈,今天霍毅带我来得仓促,也没来得急去买什么东西,您别挑我理,正好,我给爸表演个节目,让他开心开心,也算是给我个机会让我能尽尽做儿媳妇儿的孝心。”

    余梅笑了,法令纹稍微有些明显,“别说,你这嘴儿是甜了不少,肯定不是小毅教的,那是跟谁学的?”

    没等我接茬儿,她就看了一眼霍毅那一直和我牵着的手,点了下头,“算了,看你有进步能照顾好小毅我们也就放心了,进来吧。”

    我心里吐出口气,还行,不是刁钻的婆婆,没给我甩脸子比啥都强,跟在余梅和霍柔的身后进门。我不动声色的看了霍毅一眼,无声的问他,哥们表现的怎么样?

    霍毅仍旧还是死人脸,要不是他和我扯着的手是热的,我真怀疑他就是个冷血动物!

    进门后不用说,压根儿就看不出是个病房。大套间,入眼的就是会客厅,皮沙发上还有年代感十足的白色搭巾和靠背巾,茶几是纯实木的,红色的地毯,你说这是个贵宾接见室都行。

    彻底进去后霍毅倒是松开了手,走到里间虚掩的卧房门前敲了两下进入,“爸,我带着多……小瑜来看您了。”

    谁?

    小瑜?

    我浑身鸡皮疙瘩差点起来,霍柔在旁边看我轻笑,悄咪咪的询问,“嫂子,我哥都叫你小名啦。”

    “哪有啊,我小名不是那个,你叫我……”

    我正要插空和霍柔聊几句,就听着卧室里传出个底气十足的男音,“谁!闺女来了啊!快让她进来啊!!”

    嚯!

    这声音透出的精神头也不像有病样儿啊!

    “嫂子,我爸叫你呢。”

    霍柔听着声就推着我朝着卧室里走,嘴里小声的提醒我,“老头性子急,你习惯就好了,对了,听说你结婚那晚和雪菲闹了些矛盾,这事儿你千万别说。老头一点气都不能生的。”

    我点头表示心里有数,一进内卧就见到位精神矍铄的老人,头发花白,很瘦,但脊背却挺着笔直,下身穿着病号裤子,上衣却披着件老旧的军装,看着我,笑的爽朗而又精神,“闺女!我可算是见到你啦!”

    窗户开着,阳光整个都倾泄了进来,我一眼。便看到了床上的豆腐块,老爷子没坐在床上,站着的腿旁是插着小旗子的沙盘

    一股莫名的崇敬感在心里升腾而出,我看着眼前的霍首长,即便他现在很瘦,但眉宇神态,俨然苍劲如松。

    视线,很自然的会被老爷子旁边的霍毅吸引,他逆光而站,军装笔挺,阳光勾勒的面部棱角越发分明,我看不清他表情。但一进来,就会感受到他内敛而又沉着的气息,跟霍老站在一起,虽是一老一少,但身上都有一种让人不敢小觑的军人气质。

    “爸。”

    我恍惚了几秒就看着霍老开口,脑子里自然有了印象,霍老是霍家第一个对金大娘笑的,也是最亲切的,只不过说话嗓门大,金大娘很怕他,只在老家见过这霍首长一面。

    进城后,因为霍首长身体欠佳一直住院。出不来,所以,她就再没见过,直到,她在医院和夏雪菲闹出了事情,惊动了正在静养的霍老。所以……唉!

    “闺女!你叫我什么!”

    霍老爷子听完我这声爸显得特别高兴,几步走了过来,有点急,吓得霍毅母亲连忙扶住他,嘴里不停的说着慢点慢点,霍老不在意的撇嘴,“慢什么慢!你们就知道关我禁闭!”

    我脑子里有些印象心就算是彻底放了,真不知道金大娘以前怕什么,说话声大怎么了,人上了年纪或多或少都会有点耳背,张嘴就像喊似得,根本不叫事儿。这老头多有意思,一点毛病没有!

    “闺女,你再叫一遍!”

    我看着霍老很贴心的张口就来,霍老听的却是一脸感慨,“闺女啊,看你这样我就放心啦。说实话,我就怕你在我这受了委屈,我会对不住老金的嘱托,在老家我看到你的时候啊,问你什么你也不说,我这啊。在医院还不出去,你结婚呢,我也没法去现场,你别怪我,啊。”

    “爸,是我对不住您啊。结婚有段日子了,我这才来看您……”

    “哎!”

    霍老挥了挥手,“你来看我也没用,在那禁闭室啊,一天除了小护士别人我谁都见不着,他们关着我,不让别人进……”

    “老霍!”

    余梅有些无奈的挽住他的胳膊,“哪是禁闭室,那是特护病房,不是为了你的身体吗。”

    “就是禁闭室!”

    老爷子来了脾气,“老子是不能动了吗,心脏既然还能动,你们为什么不让我下楼,我想去走走,看看我的老战友……”

    “他们不是天天来么。”

    “我要去看他们!我得……”

    “好了好了,老霍,当着孩子们的面你别总这么激动。”

    余梅抚着霍老的胸口安抚,像是已经习惯他这模式,嘴里连连的说着,“你不是想看兄妹开荒么,小金啊,说是她会,要给你演呢!”

    霍老愣了一下,看向我,“闺女,你会样板戏?”

    我嗯了声点头,余梅在霍老旁边就笑了,“别说,这小金啊,我这回一见真跟变了个人似得,别说她会样板戏,嘴甜了,最主要的是人精神了,我们家的儿媳妇儿,就是要像现在这样,大大方方的。”

    “我选的儿媳妇儿还会有错!”

    余梅的话音一落,霍老就斜了她一眼,说着还看向霍毅,“霍毅,你满意吗!”

    霍毅仍站在窗前,逆光的表情我还是看不清,只见他微微颔首,清冷的吐出两个字,“满意。”

    看,这说的话和声音表情永远都不配套,满意不应该是喜悦吗,你家喜悦是冒寒气儿啊,跟喜丧似得!

    还说我能演,这家伙更是说谎都不会脸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