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42章 幸好哥们有才

    霍老对霍毅这表达模式也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我猜霍毅从小到大都那死德性,他们家人全都适应了,就瞧着霍老点了下头,“老子在战略上就没有出过错误,我当时一看这闺女就觉得好,长得好,旺夫!”

    “咳~”

    “咳!”

    我和霍毅居然同时咳嗦了一声,这霍老要不要这么有才,正腹诽着,霍老就小孩儿般看向我,“闺女,真会兄妹开荒,那可是我小三十年前听过的了。”

    “爸,我会。不过,我只有一个人,所以,只能唱唱,演的话……”

    “唱唱也行啊。我也算是过过瘾啦!”

    一见老爷子乐了,余梅就赶紧扶着他去了外面的会客厅,说是地方大,让我在那唱,霍柔还小声的问我紧不紧张,我想说这有啥紧张的,不过,看你我挺紧张的……

    只是环境不方便,没法和她太套近乎,只能告诉自己。来日方长!

    余梅还叫了一勤务兵进来,特意把茶几挪了挪,给我腾地方,准备就绪后霍老就坐到我正对面的沙发,表情那叫一个期待。“闺女,用给你准备点什么道具不。”

    “不用。”

    我笑着摆摆手,真准备的话这也弄不着锄头啊!

    旁边的余梅也是淡笑,霍柔则是坐在余梅身边的沙发扶手上,手正好搭在自己妈妈的肩头,能看出母女感情很好,一看就知道她是个贴心的小棉袄。

    至于霍毅,他是坐在霍老的另一边,双腿交叠,?耀着眸眼由此至终都对着我透出一丝丝的玩味。

    我没空去解读他看我那眼神啥意思,站定后特意清了几下喉咙,开嗓,没配乐,纯干来,还是无实物表演,假装自己扛着个锄头我就起上范儿了,脚下就是迈着秧歌步,脸上各种夸张的秋收喜悦啊!

    “雄鸡,雄鸡高呀妈高声叫~叫的太阳红又红”

    “对!就是这个!好啊!!!”

    霍老‘啪’的就是一拍手掌,吓得余梅赶紧提醒。“别激动,听着就好了么,血压,注意血压。”

    我手指张开,不停的伸向远方。脸部尽量四十五度角仰望,力求一种喜气洋洋之感,“扛起锄头~上呀么上山岗”

    一圈唱完在假装自己扛着个扁担,哥哥唱完妹妹上,脚下小碎步,脸上还拿着情儿,“太阳~太阳~当呀妈当头照送饭送饭,走呀吗走一遭”

    ……眼尾瞄到霍毅,这家伙已将骨节分明的食指置于唇上,眼底透出的居然是我这几回都没见过的率性笑意,我真是没想到,他还会这么笑啊,看的我还挺不习惯的呢!

    “好啊!好!”

    我自己一忙活完霍老就很捧场的鼓起掌,“就是这个啊,我几十年没看过啦,闺女啊,你知道这个是表现的什么吗!”

    “解放区大生产运动。”

    我学的时候顺便查的,当时配合我演的就是小美,她还一直纳闷儿,问我说为啥是兄妹开荒而不是夫妻开荒。我想,这大概是那年月的民风思想使然吧。

    “对对对……”

    霍老点着头就看向余梅,“你还记着不,我们俩刚认识的时候,还一起去宣传队看过这个样板戏的彩排,当晚就在联谊会上跳的舞,我邀请的你!你和我跳的时候还不太情愿!”

    余梅轻笑着点头,眼角的鱼尾纹都开始上扬,“记得,你不会跳还非得邀请我。比我大那么多,谁想和你跳啊……”

    我没想到自己这个兄妹开荒倒是开启了霍老的话匣子,或许,他想看,就是因为这里面有些比较珍贵的回忆吧。

    “不就是交谊舞么,三步,四步,我怎么不会,我现在还记得呢!霍毅,我回头教你。你到时候和闺女跳!”

    霍毅听完也没言语,只给我了一意味深长的眼神,余梅捂着嘴轻笑,“老霍啊,现在年轻人都不跳那个啦,人家跳探戈,跳……小柔那叫什么,哦,摇摆……你老闺女天天在家摇晃跳的,摇摆舞。你都没听过。”

    说实话,这老两口的互动到真的让我看出感情很好,霍老虽然每一嗓子都在和余梅喊,但只要她张嘴,霍老也是认真的听。“探戈?是咱跳过的那种探戈么。”

    余梅摆摆手,“我哪里知道啊,年轻人跳的,咱们都跳不了啦,时代变啦,忠字舞都成过去式了,老霍啊,咱们都老了,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啦。”

    霍老听完这些就有点不乐意,抿了抿嘴角。拿过茶杯喝了口水没接茬儿,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谁乐意听别人说自己老了?!

    我见状就特有眼力见的立马开口,“爸,其实探戈特别简单,我保证,您看一遍就知道怎么跳了!”

    “真的?”

    霍老惊喜的同时余梅也有些讶然。“小金啊,你还会跳舞呢啊,村里……这么开放了?你都在哪学的啊。”

    “额……我……自学的……”

    看了霍毅一眼,他没接茬儿,整个眼神就是饶有兴致。无声的说,你来,我看你怎么折腾。

    清了清嗓子我二话没说就拉起霍柔,小嫩手可算是扯上了,“来,我带着你跳一把让爸看看什么是探戈!”

    霍柔有些失笑的看我,头不停地摇着,“嫂子,我不行,我跳的不好,我家小蕊喜欢跳舞,我太笨了。”

    我给了她个无邪的笑脸,凑到她耳边小声的来一句,“我也不会,哄老爷子开心么,来,你随着我走就好了,配合我就成……”

    说完我对着霍老就起了范儿,头机械的在脖子上着前后晃动

    “探戈就是淌着走,三步一窜啊两步一回头!”

    “噗嗤~”

    霍毅没绷住就笑了一声,霍老更是惊讶的看向我,我带着懵懵圈配合的霍柔继续,手上对着她的小腰一搂,“五步一下腰啊!六步一招手!”

    心里偷着乐的同时还假模假式装的一脸正经扶起霍柔,“然后你就淌着走爸,这就是探戈~!”

    演完,我心满意足的看着霍柔夸奖,“小柔,你跳的很好啊!”

    霍柔捂着嘴不好意思的笑,霍老却是哈哈笑着拍手,余梅也乐的脸上皱纹明显,“小金啊,这是谁教你的啊。”

    “一位我很尊敬的赵姓老师。”

    我老实的回道,“只是现在,我不知道她在哪里。”

    只愿老艺术家她现时安好,我肖鑫只能用自己的方式聊表对她的敬意。

    “好啊,真好,小金啊,你真是多才多艺啊!!”

    我看着霍老笑起来的脸心里的一口气长呼而出,不枉我折腾的头上全是汗啊!

    说实话,真不容易,我这穿到八十年代等于是来卖艺了,幸好哥们有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