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43章 你图什么

    ……

    没在病房里待太久,霍老还要休息,余梅送我出来时脸上已尽显温和,“小金啊,我真没想到就这么一小会儿你就能让我家这老革命高兴了,以后等出院回家静养了,你记着经常和小毅回家吃饭,啊。”

    我乖巧的点头直说记下了,重点词是抓着了,她用了‘回家’,我想,这就算是认可我了吧,咱这妻子演的应当算合格了,很简单不是吗。

    金大娘,当初怎么就能如履薄冰的呢?

    聊了一阵子余梅回了病房,霍毅还没出来,他在病房里还要看会儿霍老刚出来的检查结果,我无所谓,重要的是霍柔陪我出来了就成,她真是人如其名,说话声音不大。柔柔和和的,是我喜欢的那款。

    “嫂子,你怕不怕我哥啊。”

    我俩等着霍毅的功夫就倚着走廊的墙壁闲聊,我转头朝着她笑,“怕他做什么。”

    没好意思说怕,跟他在一起我是真怂。

    这兄弟刷新我二十九年谁都不吝的记录,各种不走寻常路。这一早上跟我玩了好几个花活儿,我能全须全尾的出门都得是我抗造!

    霍柔抿着嘴轻笑,“我还以为你得怕他呢,之前你和我哥站在一起头就没有抬起来过,想不到现在,变化这么大……哎,嫂子,你这嘴怎么了,破皮了?”

    “啊……干的,天干……”

    我嘿嘿笑着,咋好意思说你哥咬得,那就是个神经病!

    “你知道我给你哥起了个什么外号么。”

    “什么。”

    我挑了挑眉,“大?疯啊。”

    三个字,字字精准。

    霍柔不解。“我不懂啊,怎么是?蜂呢,我觉得,我哥应该是狮子吧。”

    我心里呵呵,妹妹啊,那是你不懂内涵啊

    聊了一会儿她就提起了夏雪菲,“嫂子。你后来一直没在见到雪菲吧。”

    “没有。”

    霍柔点了下头,“我真怕你后来去找她,说真的,你和她最好保持距离,她从小就喜欢我哥,我们呢,又是一起长大的,两家的长辈关系比较好,有些事,我也没办法去说她,其实,你真不用多想她和我哥怎么样,如果我哥真的和她怎么着了,那俩人早好了,也就不会最后等我爸爸安排……你明白我意思吧。”

    我懂,听她对夏雪菲的称呼我就猜出她们应该很熟,不过,霍柔提醒我,是怕我回头因为这个和霍毅吵架?不管咋说,这小姑子还真不错。

    “雪菲对我哥一直都挺执着的,只是,感情的事,没法强求,我妈也觉得雪菲有时太孩子气了,以前就不太赞成她和我哥,所以啊,嫂子你就放宽心,好好的跟我哥过日子……”

    我听的心不在焉。对霍毅身边的这些女人啊,我真没太当回事儿,特意把岔儿打过去,“哎,霍柔,你有男朋友吗。”

    “什么?”

    她愣了一下,“对象吗。”

    我点头。好奇的看着她,“应该有吧。”

    霍柔不好意思的笑笑,摇头,“没呢,我妈天天就这事儿烦我,就知道给我相亲,其实……”

    “你也知道妈着急啊。”

    身后忽的一冷,不用回头我都知道是谁,大?蜂驾到了!

    霍毅绷着张脸就站到我身旁,“妈让我和你说,徐处长给你介绍的这个年轻人她很满意,让你相处看看,不要再挑了。”

    霍柔垂下脸有些不甘愿,“妈怎么总那样啊,二十四就是老姑娘了?急什么啊。”

    “是啊,才二十四,不急。”

    我在旁边接茬儿,“这女孩子要是……”

    “金多瑜。”

    霍毅冷腔打断我,一副我在说话,你不要插嘴的教官相,我不甘愿的站着,想想也是,金多瑜现年才十九啊,这姑娘怎么都嫁的那么早,大好时光全浪费了!

    “哥!”

    霍柔有些无奈的抬眼,“我打听出那个庄少非就是个花花公子,说话还有些油腔滑调的,我感觉他不是真的喜欢我。只不过也是因为他家里催促他找对象……”

    “妹妹!”

    我清了下嗓子拍了拍霍柔的肩膀,“你听我说啊,这个男人啊,能说点不算什么,口才好说明人家幽?,你主要得看人品,知道吗。”

    霍柔怔怔的,倒是霍毅皮笑肉不笑的看向我,“你又明白了。”

    我抿了抿唇,看着霍毅轻轻一笑,踮脚,附到他耳边轻声张口,“明骚不叫骚,暗骚起大包。”

    霍毅眸眼微微一眯。寒光闪烁,唇角弧度略微勾起,“金多瑜,你再说一遍。”

    我呵呵一声,说的就是你!

    在这儿我就不信他敢对我做什么!

    “我想霍军医已经听清楚了,小柔,我先去上个厕所啊,你们继续聊……”

    语落我就闪了,也没去看霍柔有些云里雾里的表情,就是不爽,不爽霍毅那种拿腔拿调的样子!切!装什么一本正经!!

    顺着走廊的提示牌我找到洗手间就进去了,哼着小曲解决,讲真,打我来这儿。甭管我是装疯卖傻还是运用先知,虽说有点像是闯关模式,但哪一步都是很顺的,唯独弄不明白的就是霍毅。

    可有句话怎么说的,失之东隅,收之桑榆,焉知非福。

    我和霍毅八字不合,但暂时也的确得借点他的势,先忍忍吧,撑死一年,哥们回去立马就读孙子兵法,先学金蝉脱壳,明哲保身!

    脑子里胡乱想着洗手,抬眼。我差点没吓死!

    眼前的大镜子里忽然多了个女人,就站在我身后的位置,无声无息的不知道站了多久!

    见我看她,她居然扯起嘴角笑了笑,“金多瑜,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是……夏雪菲?”

    信息终于明朗,我仔细的看着镜子里的她。身高一米六左右,披着长发,下巴很尖,的确是白白净净的,如果你忽略她此刻怨恨的眼神,会觉得这姑娘气质清纯,但现在,反而给了我一种刻薄之感。

    “装什么不认识啊,结婚那晚,你不是还打我么。”

    她似笑非笑的看我,手旁还扶着个移动输液杆,上面悬挂着一瓶液体,配合她这一身病号服,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孱弱。只是,晕了那一下,住到今天还没好?

    “这不是高干病房区吗,你也住这层?”

    够格么。

    她悻悻的,没回我话,我心里却蓦然明朗,得。我明白了,就是那大?蜂抱我这一路招摇的,她得信儿了可不就追来了么,就跟捕猎似得,不定伺机多久了,见我一个人来上厕所这就寻味儿扑过来了!

    “金多瑜,你说这些有意思吗。我命令你,现在马上给我道歉!”

    “道歉?”

    我嗤笑了一声,也没给她好脸色,一来呢,是对她这长相不太感冒,二十出头时喜欢过,随着年龄增长自然就喜欢霍柔那款了!

    当然。最主要原因是这姑娘叫夏雪菲,她可是毁了金大娘一辈子的元凶啊。

    看到她,金大娘带给我的思维就会反感,抵触,厌恶,会从骨子里让我增生出一种愤怒,我在怜香,也怜不到她那儿。

    “你什么病啊住到现在,挂的什么药啊,我可告诉你,是药三分毒,你别给自己毒着了。”

    夏雪菲咬牙切齿的朝我走近两步,“金多瑜,这就是你的真面目吧,不是装的内向怕人吗,不是就会哭么,好像我欺负你似得,是你,给我推到了!我要你道歉,我血压不好你知不知道!!”

    “哎呦!你这么年轻血压就不好了啊!”

    我惊悚的看着她,“妹妹,那你可得好好调养啊,这血压不好啊,上了岁数指不定就得脑出血,脑梗塞,口眼歪斜容易中风,生活不能自理,哈喇子每隔几分钟就得让人擦一下,走哪都跟要和人划拳似得,你可千万要注意啊,我先回了,不打扰你住院了啊,慢慢住,就把这当成你自己的家,别着急上火,啊……”

    说完我就转身准备离开,论口才哥们磕碜你一天都不带重样的!

    “金多瑜!!”

    我这刚到门口,夏雪菲就呼哧着胸口朝我喊了一嗓子,“你结婚那晚打过我还不够吗!!”

    怔了怔,我回头,这什么意思?

    夏雪菲红着眼脚下忽的踉跄,“你还打我!还打我!!”

    我睁大眼,戏这么足?谁动你了!

    也就一两秒的事儿,夏雪菲‘噗通’一声自己就坐到在地,身旁的输液杆也随着她身体摇晃了两下歪斜着栽倒,‘啪嚓’一声巨响,那瓶液体没浪费,全贡献给厕所的下水道了!

    老实讲,我真懵了,就听着走廊上传出急促的脚步声,“怎么了!谁在洗手间了!!”

    夏雪菲用力的扶着自己的额头,病号服裤子都被点滴瓶里的液体沾湿了,我两步奔到她身前蹲下,看着她扭曲的脸,“夏雪菲,你以为这么做霍毅就会喜欢你吗,你图什么。”

    她表情痛苦异常,声音却平稳的从嘴里小声的吐出,“我得不到的,你也别想得到,金多瑜,你也配……啊,我晕啊。”

    我咬了咬牙,只听着门口传出嘈杂的声音,洗手间的门也把手也被人同一时间扭动,“门怎么锁了!谁在洗手间!”

    刚要起身,夏雪菲却一把扯住我的胳膊,阴冷着眼,嘴里嘶嘶个不停,“救命啊……救命啊……”

    你妈!

    我诧异的看着她这爆表的演技,直盯着洗手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撞开

    心一横,在门大开的瞬间我一头栽倒在地,用力的搂住自己的膝盖,“啊!!啊!我这腿啊!!!”

    谢谢路过酱油铺的水晶鞋~今日更完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