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47章 咋做的

    “黄蜂?马蜂啊!”

    黄兰香惊讶的迎上来,“黄蜂有毒啊,擦药没啊!看看,都这么肿了!”

    我叹了口气,词不达意的应着,“可不有毒么,此毒无解啊……”

    “啥意思啊,肥皂水洗洗,弄点红花油。”

    我开门让黄兰香进来,“我没事,就是心情不好,嘴不算啥。”

    “咋了你。”

    黄兰香怔怔的看我,“我都多长时间没见你这样了,是不是和霍医生出门闹啥矛盾了啊,妹子。你都跟以前不一样了,你现在是小土豆,我……”

    我差点没忍住就笑了,深吸了口气,抬眼看着她。“小兰,我跟你说句实话,你要不要听。”

    黄兰香嗯了一声,随后就笑了,“肯定又是不正经的,你是男的啥的!我知道!你就爱逗我!越这样越是要逗!”

    我有点笑不出来了,“我身体里,住着一个男人,但是灵魂里,住着一个女人。很矛盾,有时候,会打架,会让我变得不客观,不理智。你知道这种感觉吗。”

    黄兰香坐到我身边,“妹子,你到底怎么了,说的我都听不懂,什么男的女的,你现在就很好啊。”

    我没在开口,定定的看着黄兰香好一会儿,“小兰,我给你讲个笑话啊……”

    气氛被我带的都有些泛沉,黄兰香小心的看着我,没吱声,只点了下头,我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她,“有农夫种菜不活,他就去求助于有经验的菜农,菜农说,这不难,每颗菜下埋钱一文即活,农夫不懂啊,就问他为什么。你猜菜农怎么说的。”

    黄兰香木木的摇头,“不道,菜不活是土的事儿吧,要不就没上肥,埋钱干啥啊。我都没听说过,真埋了不得有人来偷啊。”

    我笑了笑,“有钱者生,没钱者死。”

    “……”

    看着黄兰香依然泛木的表情,我忽的裂开了嘴岔子,胳膊朝身前一抡,“轱辘吧!小土豆!!”

    黄兰香愣了一两秒,就咯咯笑着和我打闹了起来,她当然不知道我的想法,我只是不想在去纠结,前方形势一片大好,只要哥们有钱了,日后就能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这才是我重活作为先知的意义啊!

    在此之前,我肖鑫的人生态度就是两字,游戏,既然老天爷给了我机会,让我拥有了健康,那甭管是作为男人还是女人。我依然还是肖鑫!

    小爷我有这时间出去给自己开疆辟土大展宏图多好,何必在家里想的自己手脚冰凉,头昏脑涨,什么生理心理,有坎儿又如何!

    与其坐在家里干想,还什么都想不明白,倒不如怎么高兴怎么来,人生八字真言,‘没心没肺,活得不累!’

    如今在加上八字。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

    晚上霍毅没回来,不过倒是给我来了电话,我嗯啊的随便的应了两声就挂了,谁管他回不回来,庆幸的,反倒是他工作忙了!

    白天折腾的累,晚上我早早地就上了床,一夜睡的还算安稳,本以为自己会做恶梦也没做。早上依旧是伴着起床号迷瞪的爬起,锻炼清醒,刷牙洗脸。

    吃完早饭就开始忙碌自己的事情,貌似,什么都没变,我算是看出来了,只要霍毅不在,哥们这小节奏,就会把控的特别好!

    连续忙活了三四天,晚上我伏在霍毅的书桌上算完账还是习惯性的把存折拿出来看看。数字是在增加,但远远还没达到我自己的心理预期

    市区周遭的厂子跑遍了,太远的县镇暂时还做不到在一天之内打个来回,单靠现有资源,这种倒腾不是长久之计。一天百八十块的进账于我来讲也有些慢,现在连一千块都没有,真的算不上第一桶金。

    要搞,就得搞个大的。

    我有些犯愁的弓起手指微微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养老院的大爷大妈啊,给我点灵感吧……”

    ‘咚咚咚咚咚咚’

    看了眼时间,不用合计都知道是黄兰香来了,我起身收好存折还有剩下的票券,走到客厅开门,“小兰。”

    黄兰香拎着饭盒进来。“妹子,我看晚上食堂要关了你还没回来就去把剩下的包子都给你打回来了,刚才在家都给你热了,喏,你趁热吃……”

    “谢谢你了小兰。我回来时在外面吃完了。”

    嘴里说着,我还是接过了她的饭盒,黄兰香有些不满,“妹子啊,你在外面吃啥啊。没粮票都得多花……”

    “好啦!”

    我推着她的肩膀让她坐到沙发上,这个劲儿一来真像个老妈子!

    等她坐好了,我站在她身前背过手眨了眨眼,“小兰啊,为了感谢你每晚都不辞辛苦的给我送饭。我决定,送你个礼物!”

    “礼物?啥啊。”

    黄兰香说着自己就摆起手,“妹子,你可别乱花钱,我啥都不缺,真的!”

    我笑着看她,“反正我都准备完了,你不要也得要了,猜猜,是什么,”

    黄兰香失笑,“我哪能猜着啊,我上学那阵儿俺们老师就说我是大脑平滑,所以学习不好,哪有你这么聪明啊。”

    我差点没憋住,合计合计还是算了,不逗她了,回身从卧室拿出我的包,翻腾的拿出两个小瓷瓶放到她眼前,“送你一瓶,我自己留一瓶。”

    “呀!这不是宁霜么,你送我擦脸油?”

    宁霜,北宁市出产的化妆品,虽说没有大友谊那么声名远播,但胜在价格亲民,秋冬季节,擦脸擦手都可以预防皴裂。

    当然,这厂家现在看还算是运营良好,但没过两年就会因为竞争激烈而率先解体倒闭,也算是多少能折射出日后国货化妆品牌没落的趋势。

    “不对啊,妹子,你咋把贴着的包装纸给撕了,这瓶子我认识,就是宁霜的瓶儿……”

    我笑着坐到她旁边,看黄兰香打量瓷瓶就继续开口,“这个啊,算是我自己做的,你擦脸试试效果……”

    “你自己做的?滋润啊。”

    我笑了一声,“小兰,我不是说要做个雪花膏给你吗,咱哪,说话算话,你试试,看看效果怎么样。”

    黄兰香狐疑的看着我,试探着把盖子拧开,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嘴角一挑,“香。”

    香是肯定的,这年月的雪花膏,擦脸油个顶个的香气扑鼻,现年的消费者好像也得意这口,我又没加乱八七糟的东西!

    “那……我试试?”

    “试!”

    我一脸自信的看她,顺道,给她拿过个镜子立在到身前的茶几上,黄兰香对着镜子照着,指尖沾了点宁霜小心的往脸上抹着,“和咱俩之前买的没啥……妈呀!白了!是白了吧!妹子!你看出来了吗!”

    “擦,抹匀了,看看效果……”

    我淡笑着看她,黄兰香擦完就一脸的惊喜,拿着镜子不敢相信的对着自己照着,“真白了!不是擦粉那种白,就是……我形容不出……很自然,妹子!你这咋做的啊!太厉害了啊!!”

    为满900钻钻加更,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