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我变女人 小叙

第49章 你会坚守多久?

    ……

    霍毅换好背心出来就坐到了沙发上,瞄了眼饭盒又看向我,“给我准备的?”

    我懵懵圈的还站在原地,满脑子都合计给自己挖坑这事儿,该!让人虐了吧!

    “金多瑜。”

    “啊?”

    反应过来我就哦了声坐到沙发距离他最远的位置,“那个,包子还热的呢……”

    “你紧张什么。”

    霍毅打开饭盒就看向我,“输了心里不痛快?”

    “哪啊,你吃饭吧,包子是小兰晚上打完要给我吃的……我吃饱了,就没动,一下没摸过,你赶紧吃几个,别空腹睡觉。”

    我一对视他那眼睛就不自觉地吞口水,“打赌……愿赌服输么,那个,嗯哼,既然你都猜出来了,那准备提什么条件啊,我肯定配合,没意见。”

    “待定。”

    他轻飘飘的扔出一句。“等我想好时,会通知你。”

    我哦了一声,“那咱约定个期限吧,别日后你哪天正巧赶上要拿啥事儿压我……”

    对着霍毅的眼,我硬生生的咽了后面的话,一点脾气都没了,“成。我不说了,你随便来,一万年,只要我活着,哪怕成精了,都,都有效……”

    肖鑫,你纯自找的你!

    他没在就此多说,抬手将打开的铝饭盒盖子又扣上,包子也没碰,看来是不饿。

    “金多瑜,下次你最好不要在和我打这种赌,我见你这样,赢了。也没什么成就感。”

    我扯了下嘴角算是回应,呵呵。

    霍毅直看着我,“我们是夫妻,相机你想用随时都可以,这点小事,也不需要跟我报备和靠打赌来解决,至于靶场……你等我有时间在带你去驻防的射击场参观。这都不是问题。”

    “真的?!”

    我惊喜的看向他,“你真的能带我去?”

    “等我倒开时间。”

    霍毅的冷腔冷调在我此刻听来都变成了天籁之音,“金多瑜,你有必要通过打赌把这种小事搞得复杂吗,在你眼里,我很没人情味吗。”

    “没必要!”

    我顺着他话茬儿就聊下来了,“你老有人情味儿了!我就说霍军医人品好啊!怎么说我那天也算是出色的诠释了妻子的角色,哄得霍老爷子那么开心……”

    “哄得谁?”

    霍毅眸眼一狭我就见风使舵道,“咱爸!哄得咱爸是多么的开心,任务完成的那么好,军功章有你的一半自然也就有我的一半,咱不说别的,你多少也得给我点奖励吧,既然咱现在是一家人……”

    “得陇望蜀。”

    我立马就没动静了,这是听出我话里的意思揶揄我要贪得无厌了?

    霍毅那眼就没离开过我的脸,看我这样反倒轻轻一笑,“听说你给我起了个外号。”

    “……”

    “大?蜂?为什么。”

    “……”

    “金多瑜。”

    “你还好意思问我啊!”

    提到这个我就来气,我指了指自己的嘴,“那天都肿了!就你蛰的!我,我没记你仇就不错了……”

    关键是记仇也没啥用,我能做的就是尽快给自己洗脑遗忘!

    假装失忆。

    霍毅没在就此多言,垂眸似笑非笑的点了下头就朝着浴室方向走,“我去洗澡,想象力丰富点,可以增添夫妻情趣,不是坏事……”

    说着,走到洗手间门口的他顿住脚步回头看向我,“对么。肖鑫?”

    我怔了下,猛然想到重点,“你是怎么知道我还有个名叫肖鑫的?!”

    “我们要消灭众生的困苦和匮乏,带给他们愉悦和美丽……”

    霍毅说的不急不缓,眼神兴味盎然,“忘了?”

    我皱着眉想着他这句话,“是。我在书上写的那句话?我署名了?!”

    啊,好像是……

    刚寻思去他书房确定一下,霍毅就不急不缓的叫住我,眸光璀璀,手指在自己的左胸位置微微一指,嘴角斜斜的勾着,“你会坚守多久?”

    什么意思?

    心?!

    我呵了一声,“霍军医,您这个问题,越轨了……不过,我愿意回答你,你知道煤渣和?铜为什么提炼不出?金吗,因为化学反应只能改变分子不能改变原子,而我,你知道金多瑜,也就是肖鑫,我这个原子,自然不会……哎!”

    没等说完,霍毅就已经几步走到我的身前,手对着我后脖子一搂,呼吸当时就拂到了我的脸上,我身体僵的很,他手上发力,我就用力的绷着脖子中心后靠,直直的盯着他近在咫尺的眼,生怕他在咬下来!

    “霍医生,我,我要求。要文斗不要武斗……”

    声线又颤抖了!

    霍毅的唇还是斜斜的弯着弧度,只是手不断的在我后脖颈处发力,声凉凉的刮过我的耳畔,“金多瑜,你一口一个霍医生,霍军医,难道,你忘了我的本职工作就是动刀子?需不需要,我帮你做个手术……你是想裂变,还是聚变,我都可以帮你达到要求。”

    我挑着眉看他,“核反应?”

    改变原子的状态是么,这哥们行啊!

    霍毅就这么近距离的打量着我,看得我后脖颈恨不得仰出天际。他几乎没发什么力,就让我累的个半死,给自己挣扎的像个小儿麻痹。

    约么过来十几秒,他终于慢慢的放开了手,我心兀的吐出口气,好在,他没做什么过分的,“金多瑜,你现时的文化程度可以堪比大学新生,我不管你究竟是在哪里学的这些,但我喜欢你这改变,居然和我说化学反应,你真的不像女人,不过。着实让人惊喜。”

    我没应声,站在那还得调整会儿呼吸,这磕让你唠的,你是真不害臊啊!

    还大学程度?现在的教材和我学的那阵儿能一样吗!

    咱再说共同语言,爷也觉得和你有,虽然兄弟我心里住着个诗人,但军事枪械科幻物理……光看你书房就知道都是我喜欢的,你随便拎出一样咱俩都能聊一宿,可问题的关键是,你是我丈夫这就尴尬了啊!

    我这原子,不还没裂变么!

    霍毅看着我一直没动,半晌,弓着指节就敲了下我的额头,听到我咝了一声才慢悠悠的开口。“想太多容易焦虑,有话可以说出来,我不介意多听,先去洗澡了。”

    我捂着脑门各种无语的看着他转身走进浴室,“我说了!要文斗不要武斗!你我之间禁止动手!!拿我当什么了,哎呦我去你大……”

    眼见着霍毅的头一回,我没出息的居然吓得退了两步。“我没说脏话啊!哎呦我去是我的口头语,就相当于服了的意思!大哥!我服你!赶紧去洗洗睡吧!!”

    说话间我还手掌贴拳,一副好走不送的神情!

    霍毅颇有几分无奈的看我摇了下头,带着那身腱子肉可算是进了浴室,我眼巴巴的一直等到门里传出发闷的水声响起才算是喝出一口长气。

    揉着脑袋先去了他的书房,找出那本星际航行概论,翻着眼睛想了一下霍毅说过的页数,打开在下面果然找到我写的铅笔字,是写的钱老的话,只是署名

    小,小鑫?

    我皱了皱眉,“我神经病啊,写小……哦!对了!”

    想起来了,是换完鸡蛋回来那晚。我接到了温姐电话,自行车票意外搞定,我兴奋的睡不着,在书房看到这本钱老的书就写下了这句话,总觉得,自己做的事,也是在带给大家愉悦和美丽。连带着,想到了红云,她叫我小鑫。

    我现时走的路,既不是金大娘的老路,也不是肖鑫想过的路,所以,写完那句话后。随手就在后面署上了新名,小鑫,不怕事大的小鑫。

    这两个字写的很小,鑫写习惯性连笔,但那哥们最初问我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提小鑫这茬儿啊?

    我想了几秒把书放回原处,或许他当时以为是这个人教我的这句话吧,然后呢。从我掉坑里这事儿推断出我叫小鑫的?

    摇摇头,懒得再去推理,霍毅心细我是领教到了,扫了一眼他那单人床铺,被子叠的虽不是正宗豆腐块,但床单真是练个褶都没有,这兄弟肯定有强迫症!

    至于洁癖么,医生,正常!

    想着,我扫了一眼浴室洗手间方向,抬脚先回了自己的大房间,锁门,这茬儿绝对不能忘!

    关灯,身体对着床铺一躺,手习惯性的抱过自己的枕头,这是我的财富啊,傻兮兮的笑了笑,肖鑫,肖爷,未来的北宁首富,你敢想吗,我呼呼地闷在被子里笑,自娱自乐,不敢想啊!

    ‘咚咚~’

    敲门声一起我抱着枕头就坐起来了,“什么事?”

    “我有要换的衣服在衣柜里了。”

    我坐着没动,“明儿再说吧!我都睡了!”

    竖着耳朵听到脚步声回到书房了我才躺下,开玩笑,防火防 盗防隔壁啊。

    哥们在你回来前就做好准备了,没锁门这茬儿吃多少亏了!

    晚上睡得很安稳,屋子里很静,完全没有让我感觉多了一个人,清早,迷迷糊糊的仍旧是在起床号响起时伸动胳膊,身体翻身一趴,手摸索着对着水泥地面就去了,撑着地,我迷瞪着眼在心里暗数,一,二,三,四……

    “肩膀不会不舒服么。”

    “不会啊,习惯了,不做我才……”

    胳膊一个摇晃,我这嘴差点没啃上水泥地!